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遇见第二春了
    赵父想着儿子以前的花天酒地,胡作非为,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勤,也放下了心,转移注意力到段鸿飞身上,“今天的事情,真的小飞误会你了?而不是你惹小飞生气了?”

    “哎呀,你还不了解小飞的臭脾气吗,我还敢招惹他呢!”赵国栋委屈的嘟囔着。

    他现在已经离不开段鸿飞了,而他又不敢去求段鸿飞,看着眼前的爸爸,赵国栋狡黠的神经又活跃了起来,央求着说:“爸爸,你能不能给小飞打个电话,让他别跟我生气了,我还想跟他一起玩呢......”

    “我给小飞打电话?”赵父微微皱眉,感觉不妥。

    他的身份和地位摆在这里呢,怎么能主动给一个小辈打电话求情呢,而以段鸿飞的坏脾气和狂傲的个性,就算他亲自给打电话,那孩子也不一定会给他面子的。

    “小飞既然不想你跟他一起,你就不要天天的缠着他了,你很久没有去公司了 吧,老大不小的人了,不要每天就想着玩,该做点正事了......”

    赵国栋一见爸爸不肯给段鸿飞打电话,眼睛转了转,说:“爸,你也知道小飞那臭脾气,霸道狂傲,习惯了横行无忌!

    他在东南亚的时候,有我查姑姑罩着他,没人敢招惹他,但这里是帝都啊,如果我不在他身边,他恐怕是要吃亏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你在我查姑姑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赵父听了这话,神色果然变了变,沉思了一下,指指门口,“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赵国栋在心里暗自得意,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他也同样了解老爷子,只手遮天的老爷子也是有软肋的。

    半个小时后,躺在酒店休息的段鸿飞接到了查秀波的视频邀请。

    段鸿飞不情不愿的打开视频,叫了声:“姑姑!”

    “你又在帝都惹事了?”查秀波坐在阳光充足的花园里,优雅的喝着茶。

    段鸿飞翻了个白眼,“赵国栋那个贱嘴告诉你的吧?”

    查秀波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你这孩子,自己心术不正,把别人也往歪处想,那赵国栋比我都维护你,他会跑来告你的状吗?”

    段鸿飞还是了解查秀波的,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 你被绕来绕去的了,直接说事吧,你想要干嘛?”

    查秀波的语气稍稍严厉了些,“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段鸿飞立即不高兴了,“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刚来几天啊,就回去?”

    “你在那边惹是生非,仗势欺人,如果不想死的太快,就赶紧回来,你呆的地方是帝都,不是你家,容不得你那么放肆!”查秀波冷声提醒段鸿飞。

    “我不回去!”段鸿飞断然拒绝。

    “因为周沫吗?要不要我给周沫打个电话啊?”

    尽管查秀波声音带笑,半是调侃,段鸿飞还是‘嗷’的一声就炸毛了,“姓查的,你要再敢给周沫打电话,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查秀波早就习惯了段鸿飞这种癫狂般对周沫的维护,她轻哼一声,“我不给周沫打电话可以,你想呆在帝都也可以,但你要让赵国栋跟着你!”

    段鸿飞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质疑,好像洞悉到什么奥秘了,冷哼一声,“干嘛啊?你跟老赵头好上了!

    矮油,这后妈还没当上呢,就开始替继子争取利益了,你愿意讨好姓赵的那对父子,尽管去讨好,但不要拉上我啊!”

    “小孽障,别给你点笑脸,就顺嘴跑火车啊!”查秀波收起笑脸,瞪了段鸿飞一眼,“你也太看不起他们了,时至今日,除了你,我还用讨好谁啊!

    姓赵的当年意气风发,年轻有为,没有妻室,跪下来向我求婚我都没有嫁,现在,呵呵,我会去讨好他!”

    段鸿飞也知道查秀波说的对,但他死犟着不想领情,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查秀波语气幽幽的对段鸿飞说:“你这个孩子任性骄纵,做事不管不顾的,我让赵国栋跟着你,只是想利用下他们父子在帝都的势力,免得你在帝都吃亏。”

    段鸿飞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没有他们父子,我在这里还活不了吗?”

    “我知道你能活着,但我想让你过的跟滋润,更自在些。”查秀波半哄着段鸿飞说“我以前总想把你*成人,总想让你变的精明强干,将咱们家的事业再发扬光大。

    现在我想开了,我们已经有这么多钱了,钱多的几辈子人花天酒地的都用不完,我干嘛还一定要你成材呢,为什么还要让你生活的不快乐呢。

    你以后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想怎么胡闹就怎么胡闹吧,只是有一条,无论做什么,都要保证自身的安全,我这辈子也没有其他奢求了,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着就好了!”

    段鸿飞是个非常变态的人,听见查秀波这番话后,他没有任何感动,反而对查秀波起了疑心。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啊?她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她不应该对自己这么好啊?这不科学啊?

    她可不是善良之辈啊?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查秀波是什么人啊,一见段鸿飞疑疑惑惑打量自己的目光,就知道段鸿飞在想什么。

    她轻哼一声,“在这个世上,你唯一不怀疑的人大概就周沫一个吧,连亲妈的话你都不会相信的!”

    段鸿飞发现今天的查秀波对他特别的和善,无论他什么态度,她对他一直温情脉脉,推心置腹的说话,而且还放他自由的生活了!?

    他盯着视频仔细看看,见查秀波肌肤红润,气色很好,眉宇间隐约带着笑意,再加上国色天香的模样,妩媚风情从她保养得宜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如同三十左右的美少妇。

    段鸿飞打趣的问:“姑姑啊,你是不是遇见了第二春了?”

    查秀波用手支着下颌,很少女感的对段鸿飞一笑,“你怎么知道的呢?”

    “能让你一个杀人如麻的女人突然温柔下来,除了爱情,还有其他吗?”段鸿飞意识到自己猜对了,心里隐约有些不是滋味了。

    查秀波难得的露出一脸的娇羞,“我家飞飞就是聪明,我正想找机会跟说这件事情呢!”

    “艾玛,还真难得,真有人敢喜欢你呢,牵出来溜溜吧,我看看是哪路妖魔鬼怪!”

    “别瞎说!”查秀波娇嗔的瞪了段鸿飞一眼,风情无限,“刚刚册封的拿督。”

    “拿督?陈少伟?”

    “是的。”查秀波脸上露出少女般的娇羞。

    “他好像是比你小几岁吧?”段鸿飞有些不可思议了。

    “小八岁。”

    段鸿飞咧咧嘴,“你脑袋进水了,还是被他的花言巧语哄骗了,小八岁,你也不怕他对你是另有所图......”

    “我怎么会给他另有所图的机会呢!”查秀波挑了挑眉,又恢复了她惯有的高深莫测,“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的人,我已经把所有财产都转移到你的名下了,你不要把我辛苦一辈子赚来的东西,拱手送给周沫就好!”

    段鸿飞抿抿嘴,有些郁闷的说:“我倒是想送给她,她得肯要算啊!”

    查秀波轻笑了一下,她精于算计,早就知道周沫不会要段鸿飞的钱,而段鸿飞也绝对不会把钱给其他人随便花,所以她才敢把全部家当给了段鸿飞。

    段鸿飞想到周沫,心里有些小伤感,顺带着对查秀波态度好了些,“我要那些钱也没用,不然你就给你情人一些,免得他难为你!”

    “他敢难为我?”查秀波笑得花枝乱颤,“就算我已经一无所有,他还要给我六十六个亿做聘礼呢!”

    “六十六个亿???‘段鸿飞吃了个大惊,“艾玛,你真确定你是要嫁人,而不是打劫吗?”

    “既然他说爱我,想娶我,就得拿出点诚意来啊,空口无凭,是不是啊?花言巧语没用,真金白银才是男人表达爱的最真诚方式!”查秀波轻轻的笑着,“六十六个亿,我也转到你户头上去了。”

    “我的姑妈妈啊,你还真帮衬我啊!”段鸿飞平白得了六十六个亿,心里却越发的不舒服了,闷闷的问,“你们是不是趁着我不在家,已经住在一起了?”

    查秀波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是,他想举行个仪式的,但我不喜欢。”查秀波其实是担心引起段鸿飞的反弹。

    “我说你这么痛快的答应我来帝都你,原来你是存心支开我,成就你们两个的好事啊,你也太阴险了吧!”段鸿飞阴阳怪气地哼笑着,“那个姓陈的还年轻,你们在一起,是不是还准备要个孩子啊?”

    “说什么混话呢,这辈子,我的孩子只有你一个。”查秀波的声音很轻,却很郑重,“你记着,这世上让我真爱的只有两样,第一是你,第二是钱,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

    “好,你记着今天说的话,别一把年纪了,整出个小崽子来恶心我,我可没兴趣给任何人当哥哥,也没兴趣照顾任何人!”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