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时刻为你准备着
    周沫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在收集盛南平怠慢她的那些记忆碎片,越想越伤心。

    她用力晃了晃头,还想盛南平干嘛呢,是觉得盛南平不够残忍,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愚蠢啊!

    周沫转移注意力,去翻看手机。

    微信上有几条信息,有乔娜发过来的,“姨已离开,叩谢。”

    其余的几条都是段鸿飞发过来的,“沫宝,还生气呢?别气了,我做那些事情都是为了帮你的!”

    “今天上午的事情被我姑姑知道了,她打电话臭骂了我一顿,呜呜,我好伤心的,你别再跟我生气了!”

    “我这么舍生忘死的帮你,请大小姐赏脸,我们一起吃个饭呗!”

    “到底行不行啊?回个话呗!”

    “小死崽子,说话啊!”

    ......

    “饿晕中......我还在等你呢......”

    周沫盯着段鸿飞絮絮叨叨的一长溜信息,想着盛南平的悄无声息,心里渐渐泛起一阵悲酸之意,咬了咬牙,给段鸿飞回复了信息,“你在哪里呢?我想去吃海鲜!”

    段鸿飞大概一直握着电话呢,秒回周沫,“我就在你们片场外面呢,时刻为你准备着!”

    周沫看着这条信息,冰冷的心终于感觉到了一些温暖。

    她忽然发现,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做一件愚蠢至极事情,放着对自己好的人不要,并且连踢带踹的往外撵,巴巴的去追寻肆无忌惮伤害自己的人,一直在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每个女人都应该被人捧在手心,爱得像颗钻石,她为啥要像杂草一样被嫌弃啊!

    盛南平,是你先冷落我的,没有人会在原地一直等你的!

    周沫用微信给段鸿飞传达指使,“你别在我们片场门口嘚瑟了,今天大家都认识你了,你们先去找吃饭的地方,注意隐蔽性啊,然后把位置发给我,我等会就过去。”

    “真的吗?你不会是耍我吧!”段鸿飞不太敢相信,今天周沫咋这么说话啊,不应该啊!

    “你别疑神疑鬼的了,马上去安排吃的,现在大闸蟹还很肥吧,我要吃大闸蟹,麻辣小龙虾,烤肉串,蒜蓉扇贝,烤鱿鱼,记着,再给我准备两杯酵素。”

    妈蛋的,她今天被盛南平伤害的太狠,需要好好补一补,才能恢复女超人的体力!

    “得嘞,你就等好吧,我的沫宝宝!”段鸿飞一听周沫这话,是真心要跟他出去吃饭啊,回答的声音又甜又脆的。

    赵国栋就坐在段鸿飞身边,陪着段鸿飞枯等周沫两小时了,听着段鸿飞含糖量十足的声音,知道这是周沫给段鸿飞好脸色了。

    看着段鸿飞心花怒放的样子,赵国栋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今天在片场,盛东跃嘲弄赵国栋跟段鸿飞是同性,因为这件事情,段鸿飞出来后差点没揍赵国栋,把赵国栋骂的狗血喷头,并且不许赵国栋再跟着他。

    赵国栋自从见过段鸿飞,不知道为何,就着迷一样想黏着段鸿飞,对身边的吃喝玩乐,莺莺燕燕都没有了兴趣。

    他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偏偏还手段阴狠凌厉,杀人时候都是隐隐带着些笑意的,这样的段鸿飞是男性的,是邪恶的,也是诱人性命的。

    赵国栋身不由主,魂不守舍的就想跟着段鸿飞,明知道段鸿飞讨厌他,只是在利用他,并且分分钟会拿他当出气筒,他还是愿意跟着段鸿飞。

    他好不容易把段鸿飞劝到帝都来了,当然不肯轻易跟段鸿飞分开了,“飞飞啊,你不要听那个盛东跃瞎比比了,他就是嫉妒你有我这么死心塌地的左膀右臂,他就想离间我们,飞飞啊,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赵国栋话还没说完,脸上忽然挨了重重的一下,他被打的眼前都是一花,随后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懵逼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一记耳光是段鸿飞打他的啊!

    “我特么的跟你说过多少次,别叫我飞飞,你有没有一点儿记性啊!”段鸿飞一脸阴狠的看着赵国栋,“你现在就特么的给我滚犊子,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宰了你!”

    段鸿飞这个人喜怒无常,心狠手辣,向来翻脸比翻书还快的!

    赵国栋是知道段鸿飞的狠辣无情,这个长的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在这世上只会惯着一个人,但绝对不是他。

    他见段鸿飞真急了,也不敢在段鸿飞身边赖着他,委屈又难过的下了车。

    赵国栋一离开段鸿飞,心神瞬间被悲伤疼痛的情绪占据了,差点掉下眼泪来,他脑子里面一时是抱怨,一时是思念,浑浑噩噩的回家去了。

    偏赶上,今天赵父在家吃午饭,逮到了三魂丢了七魄的赵国栋。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赵父,已经很多天没有看见赵国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还记得这里是你的家啊?很多天没有看见你的人影了,你真是比我还忙啊?”

    赵国栋是家里的独子,极其受宠,就算是几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父,也是很宠爱这个儿子的,赵国栋的妈妈更是爱子如命,恨不得把赵国栋宠上天。

    赵母一见儿子回来,不顾尊贵的形象,一阵风般从卧室跑了出来,欢喜的摸着儿子的胳膊,嘴里连声说着,“宝贝啊,你可回来,妈妈都想你了,你可回来了......“

    赵国栋有些烦躁的推开妈妈的手,坐到矮椅上来换鞋子,声音懒懒的说:“妈,你去休息吧,我想静一静……”

    赵父将手里的报纸重重的摔在茶几上,腾的一下站起身,看着赵国栋厉吼一声,“你在跟谁说话呢,这么多天不回家,回家就耍态度,我和你妈都要受你的气啊!”

    赵国栋先被段鸿飞揍了,整个人就如同失恋了一样,完全不好了,此时又被爸爸这样吼了一嗓子,内外交困,急火攻心,他迈步往前走,忽然脚下发软,晃了几下,多亏赵母一手扶住他。

    赵母自然看出赵国栋的不对劲,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儿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啊,儿子,你这脸是怎么了啊,谁打你了吗......”

    赵父洞悉世事,也感觉到赵国栋的异样,精神和身体都好像出了状况,再看看儿子半边红肿,带着手指印的脸,更加震惊了!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在这帝都,谁敢打赵国栋的脸,这是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吗......

    赵父是绝对的老奸巨猾,心思一转,就知道是谁打了赵国栋了!

    他对着赵国栋招招手,“你,跟我到书房来。”

    赵国栋也当即明白了老爹的意思,他们父子两个谈论段鸿飞的事情时,都是背着赵母的。

    赵父端坐在书桌后面,看着儿子脸上印着的五根指印,“你跟小飞吵架了?”

    赵国栋被父亲这样一问,顿时觉得委屈无比,瘪瘪嘴,说:“我没有跟他吵,是他跟我吵,不让我再跟他一起玩了......”

    赵父皱了皱眉,轻叹一声,“小飞那个孩子啊,脸子急,性子狠,下手重,心术还不太端正,他不跟你玩也好,你就不要再理睬他了。”

    这几句贬义词说的,语气宠溺的跟夸奖似得!

    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他知道位高权重倨傲阴沉的爸爸心里是喜欢段鸿飞。

    如果老头子这样喜欢其他家的孩子,赵国栋得嫉妒死,他得在地上打滚放泼,但老头子喜欢的是段鸿飞,赵国栋还是很开心的。

    赵父沉默了一下,说:“你不是想出去欧洲吗,我这里正好......”

    “我不去欧州,我哪里也不去!”赵国栋粗暴的打断了爸爸的话,倔强的眼睛里带着一层水雾,里面都是凄冷。

    如果因为其他事情,赵国栋敢这样跟赵父犟嘴,赵父早就一大嘴巴抽过去了,但因为段鸿飞,赵父还是理解那种心情的,就像当年他初见查秀波......

    前尘往事像炸开了记忆之门,蜂拥而出!!!

    与卿初相见,犹如故人归。

    三生又三世,独她一帜。

    赵父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他对查秀波的感情很特殊,爱屋及乌,愿意包容和爱护狂妄放肆的段鸿飞,也乐见自己儿子同段鸿飞走近。

    “今天小飞因为什么打你啊?”赵父缓和了神色问赵国栋,对于这个顽劣的‘犊子’,他也是很心疼的。

    “因为别人嘲笑他,说我们是同性......哪个啥的......”赵国栋有些担忧的看了眼爸爸,害怕爸爸接受不了这个说法。

    果然,赵父威严的浓眉立即拧了起来,惊怒的问赵国栋,“你们两个真是那种关系吗?”

    “当然不是了。”赵国栋不是傻子,他怎么会承认呢,“是别人看我们关系好,想离间我们,你也知道的,我有那么多女朋友呢,怎么会跟小飞呢......”

    赵父很明显的重重松了口气,他很喜欢段鸿飞,也愿意赵国栋跟段鸿飞亲近的玩耍,却无法接受赵国栋和段鸿飞那个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