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生无可恋了
    周沫是见过盛南平冷酷无情的一面,就是当她以为他爱上她的时候,而盛南平却对她冷眼旁观,任凭她在这里撕心裂肺,哀哀痛哭。

    这样的苦头周沫已经吃过几次,只可惜她不长记性,屡教不改。

    鸡汤文中有句话,走错了路,要记得回头;爱错了人,要懂得放手!

    她呢,是不是早就走错了,却一直执拗的不肯放手呢!

    盛南平今天这一上午,还真是超级的忙碌,一个会议接着一个会议的开。

    致远国际的大会议室里,公司众多高层还围坐在会议桌旁,面前摆放着致远国际下属药业集团同留洋院士合作开发抗癌新药的文件。

    下属药业集团的负责人江大志正在做投资生产介绍,评估师和精算师在同步做着利润和风险的分析,其他人都满脸严肃的做着记录。

    但盛南平却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电话,好像有点心不在焉,江大志的报告他好似并没有听进去。

    会议室中的其他人,眼睛都是偷瞄着盛南平的,大家纷纷奇怪,这样工作态度的盛南平,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讲了二十多分钟的江大志有些饿了,他偷看了眼盛南平,见盛南平好像没有听他的介绍,他精神一松懈,嘴下念错了一个数据,将饮片投资中成本的百分之8.95,读成了百分之5.98......

    “那多出来的百分之2.97的成本,你准备自己承担吗?”盛南平凌厉严肃的声音,骤然响起,吓得江大志一哆嗦。

    江大志五十左右岁,也是身价上亿,全国知名的药业集团的老总,此时被盛南平冷声教训的,宛若一个犯错的孩子。

    他完全被盛南平的气势所摄,声音低低的说:“对不起啊,盛总,我一时口误了……接下来我会注意的。”

    会议桌旁的众多高管,也被盛南平这一嗓子吓了个半死。

    大家都知道盛南平精锐机智过人,脑子跟打印机一样,凡是他看过的东西,保证过目不忘,对数字又有着超强的敏感。

    但他们没想到,盛南平在走神溜号的时候还能秒间纠错,不但听出江大志说错话了,并且瞬间计算出了江大志的误差值......

    艾玛,这简直太凶残,太可怕了!

    别人家的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眼前这位老虎,即使他在打盹,大家也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盛南平今天的心情明白不好,声音微微提高的又来了一句,“怎么了?都急着要去吃午饭啊?你们是想砸了这里的饭碗,出去要饭了?”

    大家立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出一副我不饿的样子,精神抖擞的继续开会。

    盛南平今天真是有些惦记周沫的,他几次想给周沫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一想到周沫这两天的所作所为,他就觉得郁闷,打消了这种想法。

    爱之深,责之切,盛南平迟迟没有联系周沫,却一直用手机联系着盛东跃,问询着盛东跃片场那边的情况。

    在片场对周沫进行监控保护的事情,自然不是盛东跃想出的办法。

    这次周沫回来后,盛南平真对周沫上了心,他不想做周沫的绊脚石,阻止周沫追求理想,又想确保周沫的平安,就命保镖明里暗里的保护着周沫,甚至对周沫进行了监拍。

    盛南平命人监拍周沫,主要目的是在他想周沫的时候,随时通过远程监控看见周沫,另一个目的是看看周沫跟什么人在一起。

    要知道,跟周沫拍戏的那些男人都是年轻俊美的!!!

    他这个醋吃的,也是没谁了!

    盛南平把监拍的视频交给了盛东跃,叫盛东跃亲自出面去处理这个事情,谁知道盛东跃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被段鸿飞抢占了先机。

    会议终于结束了,盛南平有些烦躁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他想自己必须得给周沫打个电话了,不然他得自我纠结折磨死。

    他走进会议室,想给周沫打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先给周沫发了条微信,“你吃午饭了,今天上午......”

    盛南平的信息还没有编辑好,有人敲他办公室的门,敲门声还比较急促。

    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盛南平放下电话,坐到椅子里,喊了一声,“进来!”

    小康推门匆匆的走了进来,“哥,s市那边打电话过来,乐云逸逃走了!”

    盛南平的俊脸迅速阴冷下去,鹰隼般的黑眸锐利的盯着面前的小康。

    小康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惴惴不安的看着盛南平,喃喃的解释着:“这件事情吧......其实不规我负责的......乐云逸并没有跑远,我们还可以把她抓回来的......”

    盛南平狠狠的盯了小康几分钟,颓然的闭了闭眼睛,“算了,放她走吧!”

    小康有些诧异的看着盛南平,他明明在盛南平冰冷低沉的语气里,听出了冻结人心的恨意啊......怎么就放乐云逸走了呢!

    但盛南平的决定,没人敢质疑。

    小康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出盛南平的办公室,去给s市那边下达命令了。

    明明知道周沫偷走了他的文件,明明知道周沫会帮助乐云逸逃走的,可是听见乐云逸逃走的消息,盛南平还是觉得怒不可遏。

    周沫压根不认识乐云逸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乐盛吗?

    还是段鸿飞?

    周沫同乐盛还有联系吗?她不知道乐云逸和乐盛是他的杀母仇人吗!

    还是周沫甘愿受段鸿飞的左右,每次都为了段鸿飞欺瞒他,背叛他!!!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在周沫心里到底算什么啊?

    所有的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什么???

    无所不能的盛南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愤懑和无力,他看着手里握着的电话,看着编辑了一半的信息,突然扬起手,恨恨的将手机摔在对面坚硬的墙上。

    打过电话的小康和凌海一起走进盛南平的办公室,想要叫盛南平出去吃午饭,正看见盛南平将手机忿然的摔在坚硬的墙上,零件四下纷飞。

    “妈呀!”饶是小康胆大顽劣,也被吓得一缩脖子,差点就跪了。

    凌海跟盛南平虽然无比熟稔,依然被吓得吞咽了一下,不敢说话。

    盛南平冷峻脸色都成青白色了,黑眸中带着懊恼狂乱,明显是生气到了极点,他们跟随盛南平多年,很少看见盛南平如此失常的时候。

    摔过了手机,盛南平才看见走进门的小康和凌海,他一言不发,定定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小康和凌海硬生生的被盛南平看出了一头的冷汗,小康到底年轻些,被盛南平这个阴狠的眼光看得受不了了,慢慢的挪蹭到了凌海的身后。

    盛南平看着小康惊恐躲避的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走到酒柜前,倒了大半杯的格兰菲迪,一口就喝了下去,利落的如同江湖侠士一剑杀人,快意恩仇。

    凌海见盛南平又要去倒酒,他实在稳不住了,商量着盛南平,“南平啊,你大半天没有吃东西了,胃还严重不好,不能这样喝酒的!”

    盛南平还算是给凌海面子的,静默了一下,随手把酒杯放下,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车辆川流不息的大街,红尘陌陌。

    半晌后,发出声音,“你们都出去!”

    小康听着盛南平毫无温度的命令,如获大赦,像兔子一样,‘蹭’的一下就窜出了总裁办公室。

    凌海有些担心盛南平的情绪和身体,可盛南平现在要吃人的样子实在太渗人,他轻声提醒了一句,“我吩咐人把午饭给你送到秘书台,你别忘了吃!”

    吃,吃,吃,你们这就知道吃!

    现在给我吃云南白药,也弥补不了心灵的创伤了!

    盛南平忍着胃里**辣的刺痛,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着窗外。

    周沫心中有事,午觉也没睡成,没过多久,苏苏过来通知她,今天要拍的几场戏做了调整。

    原本今天是要拍两场周沫和沈放,肖悦奇的戏,还有两场周沫和曾景瑞的戏,现场全部调成为周沫和沈放的戏了。

    肖悦奇被剧组彻底的开除了,剧组对曾景瑞还不置可否,只说让曾景瑞先休息两天,稳定一下情绪,估计是在看舆论那边的反应。

    如果曾景瑞受姚丽云连累,人设彻底坍塌,剧组一定会换人了。

    周沫和沈放拍戏还算合拍,两人的演技也是可以的,但受今天大环境的影响,他们发挥的都不算好,四场戏,一直拍到天黑才完工。

    终于听见导演喊“咔”了,周沫重重的松了口气。

    她抬头看了眼天空,黑沉沉的,压得她仿佛透不过气来,这样的黑沉,仿佛是要吞没她。

    周沫回到化妆间,一边卸妆一边翻看手机,盛南平那边还是毫无音讯。

    “**!”周沫低声咒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骂盛南平,还是在骂自己。

    真不知道她对那样冷酷无情的男人,还有什么好期待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