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证明性取向
    正在这时,一道带笑的戏谑声音响起,“矮油,段先生啊,你贵人事忙,我家艺人的清白就不需要你来证明了!”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外披一件粉蓝色的风衣,白裤子花衬衫,无比骚包的盛氏传媒大总裁,盛东跃在众多保镖的簇拥下,无比拉风炫酷的登场了。

    艾玛,这不是盛东跃吗?他怎么来了啊!!!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么大的人物都惊动了!

    ......

    “盛总,这是什么香风把您吹来了!”

    “盛总,你亲自驾临我们片场,真是令这里蓬荜生辉啊!”

    “盛总啊......”

    ......

    看了半天热闹的黄启明和几个副导演,制片等人,一看见盛东跃,都如梦方醒一般,马上热情的迎了上去。

    盛东跃很有派头的对众人挥挥手,“好,好......大家好啊......”如同阅兵的领导人,就是穿的花哨了一些。

    周沫看见花里胡哨的盛东跃,只觉得无比辣眼睛,这个二货怎么对鲜艳跳脱的衣服如此热衷啊!

    大冬天的也穿得这样艳丽多彩,他就不能跟他那黑白灰为主色系的大哥中和一下吗!

    片场众人都是认识这位盛世影业,身价百亿的大总裁,看着盛东跃又是敬慕又是惊诧又是激动,众人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这么大座金山,亲临他们的片场了!

    盛东跃一路穿花拂柳,潇潇洒洒的走到段鸿飞和周沫的面前。

    段鸿飞看着盛东跃鄙夷的笑笑,真是够能嘚瑟的了,你特么这是要孔雀开屏啊!

    “段先生,没想到你还有追星的癖好呢,呵呵,我以为你有了赵公子就此生足以了呢!”盛东跃这个人看着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骨子里面暗藏着盛家人的精明,他瞧出了段鸿飞不友善的眼神,他的话语里也带着浓浓的调侃味道。

    段鸿飞最忌讳的就是这件事情,俊脸上的笑意悉数褪去,依旧是倾城绝色的脸庞,但已经寒风呼啸了,“盛先生,你是想让我热烈的追求一下你家艺人,来证明一下我的性取向吗?”

    盛东跃哈哈一笑,“段先生不是自负最了解我家艺人吗,难道不知道我家艺人有多难追吗......”

    说到后来,盛东跃稍稍压低了声音,好像在跟段鸿飞亲昵的耳语,“如果你能追得到她,就不用等到今天了!呵呵呵!”

    段鸿飞被重重的噎了一下,这次轮到他差点吐血身亡了。

    周围的众多看官,见段鸿飞和盛东跃熟稔又剑拔弩张的热聊着,更加确定段鸿飞是他们都惹不起的大人物了,不然怎么跟高不可攀的盛家二少有种异常的亲热啊!

    段鸿飞气恼的看着桃花眼翻飞的盛东跃,轻哼一声,“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种话啊?事情的经过是怎么样的你不清楚吗?第一次是她爹卖女求荣,第二次是为了救那个生病的孩子,你真以为你哥有什么了不起吗......”

    在盛东跃心里,盛南平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抗衡的地位,他一听段鸿飞敢说他哥不好,整个人都像冒着烟的火车头,嗷的一声就炸毛了,“你说什么呢......”

    艾玛,这是要开撕的节奏啊!

    “停,都先别说话了!”周沫一见事情不好,连忙站到盛东跃的身边,冷声对段鸿飞说:“先生,我家老板来了,这边的事情由他解决就好了,请你先离开吧!”

    远近亲疏,立竿见影啊!!!

    小死崽子,你原来处处维护你那扑克脸的老公,现在连特么小叔也成了宝贝了啊!

    段鸿飞双眸倏忽一紧,黑幽的眸底有剧烈的情绪震动!!!

    他最受不了周沫这样公然的忽视他,疏远他,背叛他,虽然已经公然背叛他无数次了,而他又贱兮兮的回头来找周沫无数次了。

    段鸿飞阴沉着脸,眸子里的厉光仿佛在周沫身上戳了无数个血窟窿,他用手指点了周沫两下,碍于周围耳目众多,没有骂这个“小死崽子”,重重的冷哼一声,带着他的人,愤然离去了。

    肖悦奇和她的助理小樱桃见恶魔一样的段鸿飞终于走了,都不由的悄悄松了口气,肖悦奇紧绷的脊背陡然放松了几分。

    她精神放松后,人也变得聪明了一点,她给小樱桃一个眼神,要小助理马上离开片场。

    那个小助理已经被段鸿飞吓破了胆子,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想转身离开,却被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人拦下来了。

    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你先别走,盛先生有话要说呢!”

    小樱桃吓得一哆嗦,差点又跌坐到地上。

    不好的预感迅速涌上肖悦奇的心头,今天,她是不是再劫难逃了!

    走了一个神秘阴狠的段先生,又来了盛氏集团权势滔天的二少爷,周沫这个死女人背景到底有多强大,到底有多少男人替她撑腰啊!

    肖悦奇僵硬着脖子,欲哭无泪的看向盛东跃和周沫。

    盛东跃恼恨段鸿飞说他亲哥坏话,但见周沫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他的这边,立即开心起来,对着周沫一笑,“小嫂......”

    “咳咳......”周沫立即重重的咳嗽几声,掩盖并且打住盛东跃的声音。

    盛东跃也算是机灵的,马上改口说:“小子......太猖狂了,没有教养,狂妄自大!”

    周沫连忙抬头看看,确定段鸿飞已经上了车,听不见盛东跃厥词,她才算放下心。

    这一上午,真真比一出狗血剧还*迭起!

    段鸿飞走了,盛东跃站在这里,照样的震慑人心,之前的段鸿飞是靠惊艳狠辣,盛东跃靠的是盛家牛掰的no1.地位。

    “各位,今天耽误大家一会儿时间,听我来说点事情啊。”盛东跃严肃起来,神似威严倨傲的盛南平,也是很有上位者的架势滴。

    众人都是敬畏盛东跃的,先是一阵唯唯诺诺,随后四下里一片肃静。

    “我们大家都身处八卦横行的娱乐圈,都知道谣言猛于虎的道理,而周沫小姐之前在《御剑》片场受了重伤,差点丢了性命,所以周沫小姐这次来这里拍戏,我们公司那边做了个小小的防范措施。”

    众人皆是一愣,不知道盛东跃说的这个小小的防范措施指的是什么,但也没人敢开口问,只能静等盛东跃的后话。

    “为了保证我们旗下艺人的安全和声誉,我们为她安排了监控设备,随时注意着她的一切,对于这件事情,其他人不要多虑啊,我们只是针对我们自己公司的艺人进行监控,对其他人没有兴趣也没有影响的,你们也知道这种监控很昂贵的......”

    对其他人有没有影响,价格昂不昂贵,谁又敢对盛家二少发出反驳质疑的声音呢,除非是再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下面我叫人把周小姐昨天在片场的监控视频播放一下,大家就都真相帝了,而是谁背后做的手脚,大家也就一清二楚了。”

    肖悦奇的小助理听了盛东跃的话,浑身又哆嗦了起来,脸色青白,整个人就像抽了羊癫疯一样。

    段鸿飞和盛东跃接连的两次超负荷,大马力的恐吓活动,真的比直接给她一刀还要可怕呢!

    肖悦奇此时也完全懵逼了,紧紧咬着嘴唇,全靠一丝侥幸的念头在那死撑着呢!

    盛东跃绝对是有备而来的,就在他同大家讲话的时候,他的几个助理已经快手快脚的在不远处摆放好了大屏幕播放器,随后,画面里出现了昨天片场的情况。

    大屏幕上先出现了周沫的近镜头,她坐在椅子上休息,认真的看着剧本,长睫微微垂着,一双大眼睛好似一泓秋水,波光潋滟,流转间仿若星辰。

    “小嫂子,你还真是很上镜,看着就赏心悦目啊!”盛东跃凑到周沫耳边,嬉笑着低语。

    周沫嘴角微抽,她也真是服气了盛东跃的大脑回路,关注点果然与正常人不同的,此时此刻竟然有心思说这些。

    从这段视频中可以看见,肖悦奇和另外几个女演员在远处窃窃私语。

    没过多久,曾景瑞拿这剧本走过来,他和周沫两人拿着剧本开始讨论着。

    虽然他们交谈时的距离近一些,但也是保持在正常的交流范围内,从头到尾并没有任何逾越的动作,也没有任何暧昧的话语。

    众人看着这段视频,不由全部恍然,看来新闻里发的那些照片,全部都是借助错位拍摄,用来混淆视听,黑化曾景瑞和周沫的。

    可这件事情又是谁做的呢?!

    盛东跃收敛嬉笑的神色,又朗声开口了,“我们为艺人做的监控措施,只为了保护我们自家艺人,并没有监视其他人秘密的想法,但为了证明我家艺人的清白,我们只能在视频里做些调查和特殊处理了。”

    随后视频出现了慢镜头的回放,处理后的滤光,圈点处指向周沫身后方的一个女人,此处再做一点点的放大处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