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为女神出头
    周沫讨厌姚丽云,但她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段鸿飞把姚丽云给废了。

    她知道,现在这些人里,没有人能够阻止段鸿飞的弑杀成性,赵国栋都不行,只有她了。

    赵国栋在没有遇见段鸿飞之前,也是个肆意张狂的主,可遇见段鸿飞后,赵国栋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他原来自以为是的骂两句娘,揍几下人,在段鸿飞这里根本不算事,太小儿科了,段鸿飞谈笑间就可以杀人的!

    而段鸿飞杀人真同杀个小鸡一样,反正也不用段鸿飞承担责任,段鸿飞只负责拿钱摆事,而段鸿飞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今天跟着段鸿飞来的这些个保镖,都是跟随段鸿飞多年的人,当然清楚段鸿飞对周沫的看重。

    以往的时候,在段鸿飞和周沫同时向他们发号施令的时候,这些保镖都会选择听从周沫的命令,因为听了周沫的命令,段鸿飞并不会真恼他们,过后只会笑骂他们几句,但如果听了段鸿飞话,气跑了周沫,那他们也就等着滚蛋走人吧!

    擒着姚丽云的保镖一听周沫开口喊停了,他自然不敢乱来了,握着刀没有割下去,随后就被周沫大力推开,将姚丽云解救出去了。

    按理说,周沫是没有办法在身强体壮的保镖手里解救出姚丽云的,但这个保镖哪里敢同他们段小爷的心尖肉较劲啊,顺势就放开了姚丽云。

    姚丽云被刚刚那恐怖的一幕,吓得心神俱裂了,屁滚尿流了,她离变成哑巴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而且,而且还是被人活生生的割掉舌头.......想想就心疼的要碎了......

    艾玛,姚丽云吓得手上的疼都忘了,惊魂未定的看着解救她脱离灾难的周沫,眼泪直直的掉了下来,呜呜咽咽的想对周沫说声谢谢,却无法发出标准的声音。

    姚丽云此时模样真是狼狈极了,头发凌乱,妆容哭花,下颌裂开,像中风患者一样,从嘴角流着涎液,滴滴答答落在她名贵的银狐衣领上。

    周沫说不出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扭头又命令那个保镖,“你快点将她的下颌复位了!”

    保镖看了段鸿飞一眼,见段鸿飞阴测测的笑着,不置可否,保镖犹豫了一下,选择听周沫的话,走过去,‘嘎巴’一声,利落的将姚丽云脱臼的下巴复位还原。

    “呃......”姚丽云终于发出一声属于正常人类的叫声。

    周沫见姚丽云疼的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嘴唇都没有了颜色,手还在不住的流血......

    她焦急的四处环视,大声叫着:“谁是跟她一起来的,快点送她去医院吧?”在这样拖下去,姚丽云恐怕要出事了。

    一个司机模样的男人,听了周沫的喊话后,在不远处怯怯的伸伸手。

    “你?是吧,快点过来扶着她,带她去医院吧,流血过多会死人的!”周沫招呼着那个司机过来。

    司机探了探头,眼睛畏惧的看着段鸿飞,没敢往这边走。

    周沫真要气死了,转头瞪了眼段鸿飞,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飘过了!

    如果不是他们在假装不认识,周沫都想揍这个死小子一顿,真是太放肆,太残忍了!

    段鸿飞就算是为了帮助她,也不能这么高调啊,这么狠毒啊,稍稍谦逊和蔼点活着会死吗!

    段鸿飞见周沫的眼神有毒,担心周沫过后跟他发飙,对着那个司机一颔首,不紧不慢的说:“你过来吧,把她送到医院去,如果想起诉我们,找到这个赵国栋,就能联系上我们了!”

    赵国栋显然已经习惯段鸿飞的颐指气使和陷害栽赃了,很配合的从衣兜里掏出名片,递给战战兢兢走过来的姚丽云的司机。

    哼哼唧唧的姚丽云被司机搀扶走了,现场恢复了寂静,周沫努力压制下怒火,转头看向段鸿飞。

    “周小姐!”段鸿飞看着周沫凤眸含情,目光柔和,同刚刚的凶狠毒辣判若两人。

    周沫双手交握着,生怕自己会失控的挥手揍段鸿飞,“这位先生啊,我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但你的这种做法我实在不能接受,你的行事方法太残暴了,你没有权利这样对别人的!”

    段鸿飞很无辜的嘟嘟嘴,说不出的暖心可爱,“周小姐啊,这样可恶的女人,就得用这种方式对待她!”

    说完,他转头环视现场一圈,又变脸一般,阴狠的杀机从瞳孔中迸发出来,“以后无论是谁,再敢欺负我的女神,我就用同样的方法惩治她!”

    在段鸿飞面前吃了瘪的肖悦奇,被吓得一哆嗦,她原本觉得自己丢尽了面子,羞窘的要死,可同姚丽云一比,她觉得段鸿飞真是善待她了,她是幸运儿啊!

    而片场众人在段鸿飞阴暗血腥的目光中,同时不寒而栗了,都暗暗检讨着自己,这两天有没有得罪周沫的行为。

    妈蛋的,周沫这个粉丝实在忒强悍凶猛了!

    周沫知道,段鸿飞这是在为自己打场子,在为她扬名立万,让她以后的影视之路顺遂太平。

    她虽然心中懊恼,也不能太责备段鸿飞了,她对段鸿飞点点头,“谢谢先生对我的帮助,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还要拍戏,请你带着你的人和这些花花草草的,先离开吧!”

    “周小姐,那可是不行的,我还不能走啊!”段鸿飞晃着头,眨着眼睛的样子,像个别扭又呆萌的小暖男。

    我擦,你个混世魔王,还在这里装什么天真无邪啊!

    周沫暗暗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段鸿飞,“先生,你为什么还不走啊?”

    “我还没找到陷害你的人呢?”段鸿飞又露出他魅惑又邪恶的笑容,“周小姐,我了解你的为人,知道今天新闻里传出你的照片和消息都是假的,一定是有人在陷害你。

    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找到陷害你的真凶,没想到这个死女人敢跑到你面前叫嚣,我顺便警告了她一下,我主要目的是要找到陷害你的人,没找到那个人之前,我不能走的.......”

    段鸿飞的话音还没落,肖悦奇身边的一个小助理‘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不住的瑟瑟发抖。

    而肖悦奇也一脸的紧张惶恐,嘴唇都有些哆嗦了。

    她们刚刚都见识了段鸿飞残忍血腥的手段,而那只是在警告在周沫面前叫嚣的人,如果被他查出是她们陷害的周沫,艾玛,那后果......

    周沫斜睨了一眼惊魂不定的肖悦奇,心中基本有数了,段鸿飞今天已经把姚丽云修理的够惨了,这个场子也为她打的够大了,她不想段鸿飞多惹是非了。

    “先生,清者自清,我不需要你帮我查什么真凶,我们还要拍戏呢,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开吧!”

    肖悦奇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喜欢周沫,这个傻帽女人真是傻的太可爱了,竟然不需要段鸿飞为她做调查,竟然撵段鸿飞走!

    阿弥陀佛!观音菩萨保佑,这个妖艳诡异的男人快走吧!

    只可惜,菩萨没有听见肖悦奇的祈祷。

    “不行,我不能走!”段鸿飞收敛了笑容,铿锵有力的拒绝了周沫,“我这辈子第一次追星,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偶像,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女神被任何事情沾染,我一定要向所有人证明你的清白,还你一个公道的!”

    周沫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里,看来,这个段鸿飞是要跟她耍赖皮缠啊!

    这个熊玩意,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好心的来帮忙,他就来给她添堵的!

    周沫不想再跟段鸿飞装友善了,干脆冷下了脸,“先生,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无关的!”

    段鸿飞就像没看见周沫愤怒的目光和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的脸色,好脾气的笑着,“周小姐,你是我的女神,我是不会打扰你们拍戏的,你们拍戏吧,我调查我的!”

    说完,挥挥手,让那些保镖把绚丽名贵的玫瑰花放到合适的地方,然后保镖们都到一旁整齐站好,做出一副绝对不会碍事的架势。

    周沫气绝,她太清楚段鸿飞的刁钻难缠,如若是平日,她早对段鸿飞恶言恶语,甚至拳脚相加了,但今天情况特殊,他们是两个陌生人......

    段鸿飞还对着周沫一往情深的笑着,他就是看准了周沫今天不敢随便炸毛,所以死活就不肯走。

    周沫往段鸿飞身边凑了凑,咬着牙根低声说:“你滚,马上滚!”

    “哈哈,周小姐,你真幽默啊,我就喜欢幽默风趣的女孩子,我真是更加迷恋你了!”段鸿飞张扬的笑着。

    迷恋你妹啊!

    周沫真想一拳把段鸿飞打飞了,她不敢再靠近段鸿飞低声说话了,怕自恋狂段鸿飞在臆想出‘她喜欢他’一类的话语。

    “这位先生,我再跟你说一遍,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周沫这次真是动了气,声音都微微变了调子。

    段鸿飞见周沫真要急了,眨巴着眼睛,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见好就收......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