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凶残变态的护花
    姚丽云是见惯无数风浪的女人,她猛然意识到,自己今天遇到硬茬子了,以她的机敏圆滑,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应该示弱回避的。

    但今天片场的人太多,最重要的是曾景瑞还在这里,她被段鸿飞骂了人尽可夫了,当然不能做缩头乌龟的!

    她凤眼一瞪,愤恨的盯着段鸿飞,“这位先生,你说话要放尊重点,你少说一句话,可能会长命百岁的!”

    “矮油,你这是在威胁我了!”段鸿飞对着姚丽云一挑眉,笑了。

    “word妈啊!”

    “啊......”

    他这一笑,整张脸立即散发出夺人的光彩,将他那原本就美艳倾城的脸庞,衬托的更加魅力无边,可是他这笑容里却给人一股诡异的感觉,宛如带着天使面具的恶魔,笑容里掺杂着血腥的邪恶。

    周围的人看着段鸿飞这个笑容,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姚丽云有些畏惧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真把自己当成翻手是云,覆手是雨的大人物了?以为自己真是人生赢家无人敢惹了?”段鸿飞很是倨傲的上下打量了姚丽云两眼,然后好像很嫌弃的弹了弹他洁净如新的衣服,“我是不屑跟你这种女人斗嘴的,我喜欢用事实说话。”

    狂!我特么让你狂!你都狂的没边了,还敢招惹我家沫沫宝贝,今天我就让你跌回深渊!

    段鸿飞对着身后一个保镖招招手,那个保镖马上拿出了手机,巴拉巴拉的开始读起来----

    “一九九八年四月,姚丽云还是郊区农村的一朵野花,方圆几里也算小有名气,后家乡兴建水库,她去工地上打工,用甜言蜜语哄住了已婚总工程师薛某,成功踢走工程师原配夫人,进到城里,上了大学。”

    姚丽云听着保镖的朗朗诵读,神色不由一愣,因为保镖读诵的这些真就是她的人生起步时候的经历,此时突然听别人道来,弄的她心神一阵恍惚,整个人都好像被带到那遥远的过去了。

    周围众人对姚丽云狗血故事一般的人生都很好奇,现在听有人精确的说出故事的时间,地点,起因......都不由自主的侧耳倾听。

    “......二00二年五月五日,姚丽云为了获取大学毕业证书,同t大在任副校王某去四季酒店开房,房间416,开房人姚丽云。”

    “二00二年五月十三日,姚丽云在富丽华酒店开房,房间608,约会对象开放商徐某某,事后,开放商徐某某送姚丽云天水花园三居室公寓房,姚丽云成为徐某莫情人,两人姘居三年.......”

    姚丽云恍惚的听着,听着听着,听出保镖诵读的事情不对味了,她神色大囧,高声叫着,“闭嘴!!!你们这是造谣,污蔑,青天白日的,你们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啊,我要去告你们.....”

    段鸿飞此时已经点燃了一支烟,正姿势潇洒的吸着烟,他听姚丽云这么说,陡然一个阴森的眼神射过去,生生吓得姚丽云噤了声。

    然后,他漫不经心的对另几个保镖挥挥手,那些保镖立即从衣兜里掏出一沓子文件式样的纸张,随手发给现场看热闹的人,还发给姚丽云,周沫,曾景瑞各一份。

    周沫很好奇纸上写着什么,饶有兴致的翻看着。

    只见上面白纸黑色打印着保镖叙述的事情,下面附带着姚丽云开房时候的身份证据,监控截图。

    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但姚丽云这些年保养的太好,身上还遗留着年轻时候的影子,任谁都可以看出,监控中的那个年轻女子,就是姚丽云。

    段鸿飞保镖还在铿锵有力的诵读着:“......姚丽云利用徐某低价买房,高价卖出,通过徐某获利八百六十多万元。”

    “二00二年七月四日,工程师薛某施工时因公殉职,姚丽云四处奔走,独吞了政府给薛工程师一大笔抚恤金,存款,总计价值约三百六十万人民币......”

    “二00二年七月六日,薛某尸骨未寒,姚丽云就迫不及待邀请知名药厂负责人史某来到家里......”

    “别说了,别再说了!”姚丽云眼里几乎喷出火来,她像疯了一样,刺啦刺啦的将手里的几页纸撕成碎片,然后怒不可遏的冲向段鸿飞,“我跟你有什么仇啊?你要这么对我啊?你为什么......”

    姚丽云还没等接近段鸿飞的身边,斜刺里冲出一个保镖,重重地一把将姚丽云推开,穿着高跟鞋的姚丽云哪里经得起训练有素的保镖一推,狼狈的向后踉跄几步,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

    段鸿飞冷笑看着姚丽云,眼神好像锋利的刀片,在姚丽云身上一刀一刀地划着:“我跟你没有仇的,我只是想让你记得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别以为你现在兜里有几个钢镚,穿上几件好衣服,你就变得高贵了,你就成了单纯富有的小公主了,你就可以手眼通天了!

    我告诉你,你永远都是低贱肮脏,不知廉耻,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攀附着一个又一个男人走到今天,平日不知道收敛自省,还跑到这里来羞辱我的女神!

    死女人,你记着,我们今天这只是开始,我还有调查你那两任丈夫的真正死因,看是不是你图财害命......”

    “你胡说!”精明泼辣的姚丽云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挽在脑后的发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披头散发的,如同街边的粗野泼妇,“你无凭无据的,不能这样陷害我......”

    段鸿飞的声音骤然提高,浑身上下好像都迸发出嗜血的杀机,“你刚刚诬陷我家周沫女神,说她害死了胡菱儿,你有什么凭据吗?”

    姚丽云被吓得一哆嗦,喃喃着:“我......”

    “死女人,小爷我是不屑对付你这种垃圾的,是你自己跳出来自取其辱的,你去给我家沫沫女神赔礼道歉,今天咱们就算翻篇了,要不然,我让你在帝都名誉扫地,一无所有!”

    姚丽云同段鸿飞隔着一段距离的,但她仍然能感觉到段鸿飞犀利如刀的眼神,身上犹如野兽一样具有侵略性的阴鸷杀机。

    她相信段鸿飞有能力让她一败涂地,她这样的女人最为明智狡猾,两害相权取其轻,就算眼前丢些人,也总比失去一切要好。

    姚丽云挣扎着起身,脚步蹒跚的走到周沫面前,身上的鞠躬才对上坐在椅子上的周沫,“周小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你无礼了,要打要骂随便你......”

    周沫看着姚丽云凌乱的头发,残花了的妆容,恐惧又羞窘的表情,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无论姚丽云都么可恶,最终的原因还是为了一个男人,为了留住一个男人的心。

    姚丽云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段鸿飞已经将她难为的够呛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周沫站起身,对姚丽云笑笑,“姚女士,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只要记着两件事情就好,第一,我和曾景瑞之间是清白的,第二,胡菱儿不是我害死的,你以后不要再被其他人唆使,利用了就好!”

    “是,是,谢谢周小姐大人大量!谢谢周小姐肯原谅我!”姚丽云自知今天丢死人了,一刻都不想在这片场呆了,对着周沫鞠了一躬,转身就往片场外面走。

    “你站住!”段鸿飞冷喝一声,“我让你走了吗?”

    姚丽云窘迫又惶然的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的转头看着段鸿飞,神色不安。

    “你给周小姐的道歉没有什么诚意吧?你刚刚用手指点周小姐了,又用嘴巴骂周小姐了,你的手指和舌头都很灵活啊,都是留下来做个纪念吧!”段鸿飞对着姚丽云笑着眨眨眼。

    正在姚丽云不明所以的时候,段鸿飞眉目一冷,只见一个保镖伸手擒住姚丽云的右臂,出手如电.....

    姚丽云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人擒住了,右手上突然一凉,随后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啊......”

    “啊!!!”

    “啊!!!”

    旁观的众人也是一阵惊叫——姚丽云的右手已经缺了两截手指,鲜血迅速的涌了出来。

    这样血腥恐怖的一幕,把所有人都吓懵了!

    但那边保镖并没有放开姚丽云,反手又捏住姚丽云的下颌,稍一用力,只能‘嘎巴’一声,姚丽云的下颌被拽脱了臼。

    “呜呜......呜呜......”痛彻心扉的姚丽云只能发出含糊的惨叫,而保镖伸手就扯住姚丽云的舌头,抬起握着锋锐尖刀的手......

    现场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保镖要做什么,有些胆小的女人直接蒙住了双眼。

    “住手啊!”周沫一声怒吼,几步跑向姚丽云和那个保镖身边。

    这些个保镖都是跟随段鸿飞多年的人,当然清楚段鸿飞对周沫的看重。

    这个坏小子真是本性不改啊,无论哪次出去耍帅,不见点血,就不是他凶残变态的个性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