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我家牧羊犬来了
    周沫看着肖悦奇心花怒放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她太了解段鸿飞的劣根性了,这个小子一肚子的坏水呢,他能把你捧得多高,就能让你摔得多惨!

    终于,段鸿飞意态潇洒的站在了肖悦奇的面前,潋滟的凤眼看着肖悦奇,带点勾魂夺魄之势。

    肖悦奇被段鸿飞这一眼弄的没了魂,脸上都是小女人的娇羞,紧张地抬头看着眼前如同神袛一般的男人,羞涩的开口,“你……你来了......”

    段鸿飞凤眸幽幽的看着肖悦奇,还没他等说话,片场那边又有车子引擎响,这次驶进来的是一辆耀眼的限量款兰博基尼reventon。

    片场众人看到这辆车子后,心脏都要激动的停止跳动,要知道,这款兰博基尼reventon在全球只生产了二十一辆,还有一辆存放于博物馆里面了,这车子的价值也是超千万滴!

    艾玛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富豪大聚会啊!

    姐妹们啊,咱们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日子到来了!

    片场内的女人们不由自主的悄悄整理衣服,昂首挺胸的往前面凑了几步,就连来找周沫算账的姚丽云,也感觉出气氛不对劲了,站到了一旁,好奇的当起了观众。

    兰博基尼车门上升,从车上走下两位衣饰华贵,风流倜傥的公子哥,片场众人对段鸿飞不熟悉,但对眼前这两位还是无比熟悉的。

    他们两个就是帝都高调,张扬的四少之二——赵国栋,刘景荣。

    “哎呀,赵公子,刘公子,欢迎二位大驾光临我们这小片啊!”导演黄启明马上笑容可掬的去共赵国栋和刘景荣打招呼。

    片场内的制片人,副导演,沈放等人,只要跟赵国栋和刘景荣能攀上点交情的,都热情的上前跟二位贵公子打招呼。

    “好......呵呵......”赵国栋虚虚的跟这些人点着头,脚步一刻不停的向段鸿飞这边走来,看见段鸿飞转头看他,一张脸马上笑成了花,声音中都带着几分讨好,“段先生,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给你办好了......”

    段鸿飞冷冷的打量了赵国栋两眼,有些不悦的开口,“你做事情越来越慢了!”

    赵国栋歉意的对段鸿飞连连哈腰,“是,是我不好,我的动作有些慢,刚刚路上又堵车了,我这一路......”

    “别废话了,把东西拿来!”段鸿飞阴沉着俊脸,对赵国栋丝毫不假辞色。

    “好,好,来了......”

    场面所有人,看着段鸿飞的眼神不由变了几变。

    众人都已经看出段鸿飞身份不一般了,但却没想他可以随意驱使傲娇狂妄,肆意横行的京城四少。

    而赵国栋的身份背景,为人作风大家都是清楚,赵国栋是根红苗正的红色贵族,在帝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他仗着家里的权势一贯的目中无人,骄纵蛮横,但对这位段先生却如此的恭敬讨好,俯首帖耳......

    这个比女人都要漂亮几分的段先生,一定是身份极其尊贵的啊!

    赵国栋小跑到段鸿飞的身边,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漂亮的锦缎盒子,盒子做工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物件。

    “看看,我把东西给你取来了!”赵国栋献宝一样把盒子交到段鸿飞的手上。

    段鸿飞有意无意的撇了眼站在他身边的肖悦奇,一抬手,将锦缎盒子打开。

    “啊啊啊......”

    “我的妈啊.......”

    “我擦......”

    一颗硕大的粉色梨形钻戒在阳光下闪着耀眼夺目的光,这颗钻戒的切割角度完美精致,每个侧面都折射出斑斓绚烂的光。

    肖悦奇激动的脑袋一阵阵的发晕,飘飘然的深陷在段鸿飞这个炫目男人带来的光环里面。

    她已经兴奋的晕头涨脑了,自以为是的认为段鸿飞就是来追求她的。

    肖悦奇俏脸绯红,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那鸽子蛋大小的璀璨钻戒......

    没想到啊,没想到,命运之手太奇妙了,在这样一个离奇的上午里,她就要走上人生的巅峰了。

    段鸿飞随意的拿着那个锦盒,对着肖悦奇一挑眉,将那个锦盒若有似无的往肖悦奇面前递了递。

    肖悦奇早就对这枚大钻戒垂涎三尺了,一见段鸿飞把钻戒往自己这边移动,立即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抓向那枚钻戒,声音颤抖的开口,“谢谢你......”

    就在肖悦奇的指尖要碰触到那枚钻戒时,段鸿飞倏然将钻戒收了回来,像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肖悦奇,“小姐,你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偷抢我的钻戒啊?”

    瞬间……

    四周一片死寂。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突变的画风弄傻比了……

    段鸿飞不是来追求肖悦奇的吗?段鸿飞不是要把钻戒送给肖悦奇吗?

    事情跟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啊喂……

    肖悦奇满心欢喜的去接钻戒,却没想到被段鸿飞当做贼看待,她顿时目瞪口呆,脸涨的通红……

    怎么会这样啊!

    难道这个英俊多金的男人不是来追求她的!

    艾玛啊,她刚才做了什么,可真是丢死人了!

    周沫一直在旁边沉默的站着,心中暗暗好笑,这个死小子,果然是一肚子坏水的,但她今天觉得段鸿飞的坏很可爱呢……

    在众人错愕的神色中,段鸿飞对着身后那些捧花的男保镖挥挥手,一片绚烂的花海移动了过来。

    大家此时都被段鸿飞弄懵圈了,不知道段鸿飞这些名贵鲜花,奢华的钻戒是准备送给谁的?

    肖悦奇的助理不甘心肖悦奇就这样被废弃掉了,凑到段鸿飞面前,仗着胆子问,“这位先生,刚刚同你说话的是肖悦奇小姐,你确定不是来找她的吗?”

    段鸿飞转着黑眼珠子,看了眼小助理,又扫了眼再次燃起希望,满目期待看着他的肖悦奇,不屑的轻笑一下,“你觉得.....我的审美有这么低级吗?”

    “我的审美有这么低级吗?

    这句一被段鸿飞说出口,现场大多数人都替肖悦奇脸红,都不敢去看肖悦奇青一阵,白一阵的脸。

    你妹啊,你要不要这么毒舌啊!

    就连非常厌恶肖悦奇的周沫,都觉得段鸿飞对待肖悦奇实在太凶残了,不管怎么说,肖悦奇都是女人,段鸿飞这么怂她,让肖悦奇以后还怎么混啊!

    段鸿飞不是善男信女,他才不会管肖悦奇以后要怎么混呢,这个死女人敢阴他的沫宝,他得好好让她难堪一下。

    他觉得把肖悦奇碾压的差不多了,才随手抽出一只白玫瑰,嘚嘚瑟瑟的走向周沫。

    他将洁白漂亮的玫瑰花和炫目的大钻戒,双手捧到周沫面前,一往情深的说:“美丽的周沫小姐,我一直都是你的倾慕者,追随者,你的忠实粉丝,我对你的过去,现在都非常了解,我知道你是个善良,正直,单纯,美好,勇敢,聪明,温柔的女孩子,我真心想同你做个朋友!”

    周沫被段鸿飞夸奖的全身恶寒,多亏段鸿飞及时的停止了夸奖,不然周沫真要伸手捏住他这张嘴巴,或者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她淡淡的扫了段鸿飞一眼,很矜持的说:“这位先生,谢谢你对我的支持,但我不能和你做朋友,也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为什么啊?”段鸿飞错愕的看着周沫。

    周沫像正义女神一样,很严肃的对段鸿飞说:“我对你并不了解的,而我的工作也不容许我交朋友,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你的工作?”段鸿飞一脸不赞成的看着周沫,“你这叫什么工作啊?动不动就被人黑,被人诬陷?”

    他随手指指一旁的姚丽云,“随便一个跳梁小丑给你拍几张照片,就能把你送到风口浪尖上;一个半老徐娘都敢跑来羞辱你,说你抢了她的男朋友,还诬陷你杀了胡菱儿,你这个工作啊,不要也罢了!”

    姚丽云那样精明的人,自然看出段鸿飞不是普通人物了,她本不想招惹段鸿飞的,但被段鸿飞这样指着鼻子骂,她当然要有点反应了。

    她抬起下颌,声音警告的说:“这位先生,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不要跟我过不去啊!”

    “啊!我们无冤无仇?!”段鸿飞等的就是姚丽云接他的话茬呢,他漆黑的双眸好像两个无底的玄冥寒潭,放出嗖嗖的阴风,砭人骨肉,“谁说我们无冤无仇啊?我们的冤仇深了!”

    围观的众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下升起来。

    周沫一见段鸿飞露出这副模样,她慢慢往后挪了挪,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歇着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没她什么事了,以她对好战份子段鸿飞的了解,接下来,段鸿飞会像嗜血的藏獒一样,把现场内所有得罪她的人,撕扯的遍体鳞伤了。

    妈蛋的,让你们欺负我,我家牧羊犬来了,咬死你们!

    段鸿飞眯着眼睛,凶狠的盯着着姚丽云,“就你这样不择手段,人尽可夫的心机银妇,也敢跑到片场来欺负我家爱豆,我告诉你,你敢欺负我倾慕的女神,我们就有不共戴天的仇!”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