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往死里弄
    这样近距离的一接触,盛南平才发觉周沫只披了件浴袍过来,里面竟然是完全清凉真空的,他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略带薄茧的大手,近乎野蛮粗暴的抚上那片柔软。

    周沫极熟悉盛南平的肢体语言,此刻的盛南平,这绝对是要发动情的前兆了。

    虽然这个地点很不合时宜,但心里上的负罪感让周沫没有办法拒绝盛南平,只能依附着身边强而有力的男人,任凭盛南平为所欲为了。

    盛南平今天的动作急切又粗暴,甚至等不及回到卧室,周沫被他反身压制在冷硬的书桌上。

    冷硬的书桌磕碰的周沫有些疼,她对书房的隔音没有太多信心,因为担心外面的佣人听见屋内的声音,周沫紧紧的咬着嘴唇。

    操练周沫的动作,盛南平早就纯熟无比了,而这个新开辟出来的战场又带给人强烈的感官刺激,他有种要将周沫撞碎的噬血渴望。

    周沫听着身后的气息越来越沉,如同大难要临头一样,不由紧紧的握住拳头,果然,盛南平的力道是极其粗重,突如其来的浩大疼的周沫闷哼一声。

    盛南平终于舒服了一些,他倾下身,啃咬着周沫的脖子,肩膀......仿佛要把周沫生吞进腹一样。

    周沫后背的肌肤又白又嫩,很快就出现了许多血红的点子,盛南平看着这些红痕只觉得更加兴奋,动作不由的更重了一些。

    “啊......别......别这样......”周沫吃痛不已,再也忍不住了,带着哭腔叫出了声。

    听着周沫颤抖的哀求声,盛南平心中的愤懑,委屈,悲哀好像得到一些纾解,这个冥顽不灵,可恶狡猾的女人,她也有痛苦难受的时候吗!

    好,他就让她知道,他到底有多痛,有多恨!!!

    周沫身下是办公桌,冰凉侵骨,而身后的人却热情如火,周沫如同处于冰火两重天之间的可怜小鱼,逃不脱,躲不掉。

    她痛的实在不行了,随手攥住盛南平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整个人都是瑟瑟发着抖。

    盛南平听着周沫隐忍不住的娇喘,看着浑身溢着妩媚小女人,越发的野了起来。

    他这样倨傲又高冷的人,一直藏得极深的珍贵感情,一旦捧到一个人面前,是绝对不容许被轻慢忽视的,可是这个小丫头竟敢如此对他,他一定要讨回这个公道!

    周沫觉得盛南平今天格外的折磨人,他的大手就像老虎钳子一样掐着她的腰,如同她是他的仇人一样,往死里弄。

    她疼的要死,双手撑在桌面上,勉力地的向前挪动,试图脱离盛南平粗鲁的霸占。

    盛南平怎么可能让他砧板上的小禁脔跑掉呢,大手往后一扯,周沫更加悲剧了,吃痛的叫出了声.......

    到了后来的时候,周沫已经昏昏欲死了,她迷迷糊糊的感觉,是盛南平给她裹好了浴袍,把她抱回到卧室的。

    她的眼皮发沉,身体酸痛,也没有精力考虑佣人们是不是看见他们这副暧昧混乱的样子了,脑袋一沾到枕头上,很快速的睡着了。

    周沫实在太累了,第二天早晨醒的自然就晚了,一睁开眼睛,看见壁钟上的时间已经早晨八点半了。

    艾玛,她十点有通告呢!

    周沫‘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下面猝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疼的周沫小脸皱巴成一团。

    她在心里问候着盛南平的祖宗十八代,龇牙咧嘴的去洗漱。

    周沫在穿衣服的时候,发现侧后方的脖颈上有两枚红紫的暧昧痕迹,她气的要死,只能围了条大围巾遮挡一下。

    她走出卧室,见大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盛南平上班走了,小宝上学了,雪儿被佣人带去做锻炼了。

    周沫拿了牛奶和三明治在路上吃,直接就赶往片场了。

    坐到车上了,周沫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她将手机连上充电宝,过了两分钟,手机开机。

    “滴滴......滴滴......”不断有短信提示音响起。

    什么情况啊,这么多人给她发短信!

    周沫拿起手机翻看。

    “沫沫姐,你在哪里呢?你手机怎么关机了,全世界的人都在找你呢!”周沫最先看见了苏苏的短信。

    周沫诧异的瞪大眼睛,她惹什么麻烦了吗?全世界人都在找她!

    “周沫,如果看见信息,请速回电话!”

    “你手机怎么关机了,看见信息马上给我回电话!急急急!!!”这两条信息都是乔娜发来的。

    周沫来不及翻看下面的一串短信,马上给乔娜回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乔娜接听起来,“娜姐,你……”

    乔娜语速飞快的打断了周沫的话:“你今天又上新闻了,有人发了你和曾景瑞在片场的暧昧照片,你马上告诉我,你和曾景瑞是怎么回事?我们这边好做危机处理!”

    “啊......我和曾景瑞?”周沫不由诧异,但很快恢复了镇定,她已经习惯这样突然的变故,突然招黑的事情了,“我和曾景瑞什么都没有,如果有照片,要么是剧照,要么是错位照片,我们除了拍戏,只在一起讨论过剧本的。”

    “好的,我知道了,你以后在剧组要小心一点儿,曾景瑞负面新闻缠身,你不能同他传绯闻的。”

    周沫屏住气,郑重答应,“好的,娜姐,我知道了。”

    “我会处理后续的事情,你马上联系苏苏,让苏苏陪你一起去片场,你见到记者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冷着脸子,苏苏比你经验多,她会帮你应付一些事情的。”

    “恩。”周沫答应着乔娜,放下电话,联系苏苏。

    “沫沫姐,你在哪里呢?”

    “我在去片场的路上,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已经快到片场了,我在路边等你,我们等下汇合啊!”

    苏苏叫周沫为沫沫姐,只是一种尊称,实际上苏苏比周沫还要大一些,她应付这些事情比周沫有经验,老练,考虑事情也周到,成熟。

    周沫告诉了司机苏苏的位置,正要翻看手机里面的信息,盛南平的电话打了过来。

    “沫沫,你去片场了?”盛南平的声音沉稳低冷。

    “是。”周沫有些懊恼昨晚盛南平的暴行,淡淡的回应盛南平。

    “新闻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

    “需要我这边帮忙处理吗?”

    “不用了,我有公关团队的,娜姐那边会处理的。”

    “好,你有事情就及时给我电话啊。”

    “恩。”

    盛南平利落的挂断了电话,周沫盯着手机,郁闷又委屈。

    这个男人是冷血啊, 还是压根没把她当回事啊?昨晚把她折腾的半死,今天又早早的去上班了,好不容易来个电话,连一点儿关心和体贴都没有的吗!

    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都是特么的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主!

    周沫气的要死,如果盛南平在她面前,她一定要抓花盛南平那张高贵冰冷的脸。

    她气呼呼的拿起手机翻看网页,见她和曾景瑞的照片确实占据了娱乐版的头条。

    照片中曾景瑞微微低着头,而她则好像尽力的仰着头,好像是努力去亲吻曾景瑞一样,因为照片是在她的侧后方拍摄,谁有看不见他们到底是不是亲上了!

    尼玛的,谁他们这么黑心啊,她刚进这个剧组就往她身上泼脏水啊!

    周沫咬牙切齿的翻看着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昨天照的,是曾景瑞过来找她碰剧本的时候照的.......

    黑她的人到底是谁呢?

    周沫不由想起了之前跟她闹矛盾的肖悦奇,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那个死女人!

    她看过了网上的照片,随手翻看没有查阅的短信,见有一条信息是段鸿飞发来的,“小死崽子,傻眼了吧,活该,谁让你昨天不肯跟我好好通电话了!”

    妈蛋的, 见过落井下石的,没见过这么缺德的,掰开伤口往上撒盐面呢!

    周沫气的要死,抬手给段鸿飞回了条信息,“我是活该,我愿意,我死也不用你管,我们绝交,滚!”

    发过这条信息,她依然觉得不解气,重重的把手机摔在座椅上。

    司机看见了路边的苏苏,停下车子,让苏苏上了车。

    “沫沫姐啊,你别着急,娜姐那边已经在处理了啊!”苏苏一上车,就贴心的安慰周沫。

    “恩。”周沫对苏苏笑笑,“这次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啊!”苏苏无畏乐观的笑了。

    车子一开到片场附近,远远的看见已经有很多记者等在这里了,一看见周沫的车子纷纷围了过来,周沫下意识的绷紧脊背,面色紧张。

    前面的坐着的保镖石磊对司机,“我和楚静带人下车,为你们开路,你别停车,直接开到片场里面去,里面不许记者随便进入的。”

    随后,石磊,楚静带着两个保镖利落的跳下正在行驶的车子,随手将车门关好,他们在前面驱开挡路的记者,司机直接把车子开进了片场。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