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巨大的诱惑
    段鸿飞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哈哈,小沫沫,你这样贼头贼脑的干什么啊?我又不是你的姘头,你至于这样小心......”

    周沫气的要死,咬着牙根说:“别特么的废话了,有事就说,有屁快放!”

    “干嘛啊?你家老男人在家呢?你就那么害怕他啊?他是你的祖宗啊?”段鸿飞阴阳怪气的说。

    “你再不说人话,我就挂断电话了啊!”周沫还真有些害怕盛南平,盛南平不喜欢她和段鸿飞交往过密的。

    “我擦,墙都不扶,我就扶你,一天天活的跟做贼似的,你是找个老公啊,还是找个管教啊......”

    “滚犊子!”周沫低骂了段鸿飞一声,随手挂断了电话。

    她知道自己的态度过于粗暴了,这样对待段鸿飞有些不厚道,但现在是个很重要的时刻,绝对不能让这个死小子坏了她的大事。

    很快的,段鸿飞又打电话过来,周沫随手将电话掐断了,段鸿飞又打电话,周沫直接把段鸿飞拉进了黑名单里。

    没过多久,周沫收到了一条微信,段鸿飞发过来的,“小死崽子,你可别后悔啊!”

    周沫随手把微信删除,直接无视了段鸿飞。

    盛南平和小宝在书房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就带着小宝到室内游泳馆里游泳去了。

    周沫知道盛南平有晚上健身的习惯,至少要锻炼四十分钟的,她抓紧时间跑回卧室,将笔记本拿出来,硬盘安好,快速的将硬盘里的东西销毁掉了。

    拿着废掉的硬盘,周沫若无其事的从卧室走出来,到室内游泳馆那边看看,见盛南平带着小宝还在水里游着,她快速的溜进书房,将硬盘放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做完了这一切,周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周沫清楚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盛南平,但她真的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年纪的乐云逸受那样非人的待遇。

    她觉得盛南平那样对待乐云逸是不对的,却没有把握劝服盛南平,只能采取这样极端一点儿的手段,就算为两个孩子积德了。

    盛南平带着小宝游泳回来,洗过澡的小宝更加俊帅了,唇红齿白,标准的小帅哥一枚,小小年纪就很有杀伤力了。

    周沫欢快的迎了过去,对着盛南平甜甜的笑了,主动亲亲盛南平的脸颊,然后低头去亲小宝,“我的小男神啊,你真是帅呆了!”

    小宝对着妈妈腼腆的笑了一下。

    “宝贝,游泳累不累啊?看看你现在,像个小水鸭子一样呢......”

    屋内暖气充足,花香幽幽,娇妻爱子,这样的太平盛世,这样的温馨祥和......

    盛南平不断的自我催眠着,让自己像往常一样伸手揉揉周沫的头,柔声说:“你带孩子们玩吧,我去书房看看文件啊!”

    周沫一听说盛南平要去书房,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一手揽住盛南平的胳膊,娇嗔的说:“老公啊,难得我们今天都回家里来了,你不要再看文件了,我们一起陪孩子玩吧!”

    盛南平看着周沫黑亮的眼睛熠熠生辉,她柔软得不可思议的身体靠在他的身边,整个人都像八爪章鱼一样依偎着他......

    他的理智思维就像不受控制了一样,不自由在的说着,“好,我今天不看文件了,陪你和孩子玩!”

    “老公万岁!”周沫踮起脚亲了亲盛南平的脸颊。

    小宝开心的笑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雪儿了。

    他们一家四口,来到家里自建的豪华儿童游戏城堡里,嗨皮的玩了起来。

    周沫年纪小,玩心还很重,跟两个孩子互动的玩了一会儿,就把她偷拿硬盘的事情忘记了,同两个孩子在游戏城堡里跑来跑去,玩的不亦乐乎。

    盛南平没有心气带着两个孩子玩了,他跟在后面照应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负责给他们拿毛巾擦汗,送水喝......

    周沫有两个孩子在身边,自然无比开心了,时不时的开怀笑着,笑声清脆又愉悦,如同珠落玉盘。

    盛南平循着笑声看过去,就能看见周沫娇嫩的小脸上笑靥如花,眉眼弯弯,仿佛洞庭上最美的桥。

    而两个可爱的孩子跟在小妻子后面活泼恣意的玩耍,时不时的会跑到他身边来撒娇,亲昵,这是种什么滋味啊!

    娇妻爱子,天伦之乐,还有什么能比这个诱惑来得更巨大!

    孩子们充满生命力的笑声,妻子如花般娇艳的脸庞,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幸福吗!

    每一点,每一滴,都仿佛焕发着快乐而幸福的光!

    每个人的生命里,是否都有这样牵动真心的时刻,如同黑暗中璀璨夺目地光亮,吸引着人去靠近这份温暖心灵的力量。

    盛南平看着这母子三人,脸带微笑,沉默着。

    周沫带着两个孩子玩的很惬意,考虑到雪儿年幼,容易累,还需要早点睡觉,她才恋恋不舍的带着两个孩子从淘气堡里面出来。

    盛南平体贴的为这三个人递上毛巾擦汗,递水解渴,如同世间最普通的爸爸,丈夫。

    周沫玩的嗨了,比比划划的向盛南平说着小宝和雪儿搞笑的事情,雪儿也忙不迭的向爸爸表达着情绪,小宝则开心的在旁边笑着。

    盛南平就算心如钢铁,此刻也不由动容了,他先伸出胳膊挽着周沫的手臂,用这条胳膊抱起雪儿,令一只大手牵着小宝,一家四口幸福快乐的走回到大屋去。

    周沫和佣人们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漱,准备休息前的事情,盛南平进了书房。

    他站在书桌前,静默了半晌,才慢慢的打开那个放着硬盘的抽屉,看见了将他们夫妻关系破坏彻底的一小块硬盘。

    盛南平迟疑了一下, 还是将硬盘放在了电脑上,开机。

    小丫头的动作真是很快,硬盘上的东西都被她抹掉了。

    盛南平用修长的手指在太阳穴和眉心处狠狠的按了几下,重重的闭了闭眼,而后才缓缓的睁开。

    接下来周沫会怎么办?通知乐云逸逃跑吗?

    还是要联合乐盛,段鸿飞在他这里再干上一票大的?

    要知道,当年段鸿飞和乐盛可是一伙的,在这个时候,段鸿飞来到帝都,难保是因为乐盛的事情而来的!

    在周沫帮助乐云逸这件事情里,盛南平是可以阻止周沫,或者揭穿周沫的,但代价就是夫妻反目,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温情都将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盛南平不想毁了这个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家,可是要明察秋毫的盛南平咽下这口气,要有多难......

    向来自负冷静沉稳的盛南平,一颗心好像被突来的暴雨席卷了一变,过境处一片凌乱,满目疮痍。

    周沫把两个孩子送到床上,她也回房洗了澡,同孩子们玩的太嗨了,如同做次汗蒸似得,满身是汗。

    她躺在舒服的按摩浴缸里,静下心来想今晚发生的事情,回想自己有没有什么纰漏和疏忽地方?会不会被盛南平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周沫自觉没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但她的对手是精锐强悍的盛南平啊?

    她一想到盛南平此刻就在书房里面,更加的不安了,连忙从浴缸里面站了起来,胡乱的擦了擦身体,穿上睡袍就走了出去。

    周沫见书房的门紧紧的关着,她眼睛转了转,到厨房给盛南平热了杯牛奶,然后端着来到盛南平的书房门口。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紧张不安,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盛南平的声音清冷利落。

    周沫端着牛奶,笑意温存的走进书房,“老公啊,你工作一天也累了,喝杯牛奶吧!”

    盛南平有些诧异的看着为自己送来牛奶的周沫。

    周沫的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清香,一张粉嫩的脸仿佛三月娇花,脸颊上梨涡忽闪,水润的红唇在对他说着贴心的话语......

    这种事情如若发生在前几天,盛南平得激动得死,幸福的要死,但现在,他的心里却涌上浓浓的自嘲和悲哀。

    周沫对他所有的好都是有目的!她此时端着牛奶来书房,只不过想看看她的丑行有没有暴露而已!

    “......老公,你不喜欢喝牛奶吗?”周沫已经把牛奶摆在了盛南平的面前,瞪着眼睛看向微微失神的盛南平。

    “哦,喜欢喝。”盛南平笑笑,端起牛奶杯子,一饮而尽。

    周沫借机认真打量盛南平的神色,见盛南平喝过牛奶的唇边留有一点儿白色的痕迹,忍不住伸出手指去为盛南平擦去,盛南平对她露出招牌式的温和笑容。

    这个笑容不足以安抚周沫的紧张,她心慌意乱,三十六计,此时美人计是首选了!

    周沫俯身就吻上盛南平薄薄的嘴唇。

    盛南平只觉得一股幽香袭来,让他身上的血迅速的涌向了一点,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周沫抱进怀里,热切又急躁的回吻了下去。

    周沫没有做任何反抗,而是顺从的伸出双臂,搂住了盛南平的脖子,整个人都柔软的贴服在盛南平的身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