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丧心病狂的宠爱
    立即,片场里所有的目光都看向这边,许多人都觉得是周沫在摆臭架子呢,随着肖悦奇一起攻击周沫。

    “见过能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能装的!”

    “至于吗,在剧组里面还带着保镖!真把自己当国际影后了!”

    “片场原本也没有多大,还被她划分出一片殖民地去,真够霸道嚣张的了!”

    “就是啊!我们家奇奇姐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她一个破花瓶脸也太大了吧!”

    .......

    周沫闭着眼睛,听着这些句句扎心的话语,委屈又郁闷。

    她没想搞特殊化,只是不想肖悦奇再拿胡菱儿的事情刺激她,她现在一想到胡菱儿,就没有办法好好拍戏,就会发挥失常。

    曾景瑞是混迹片场多年的人,经历过无数的勾心斗角,也看过无数的尔虞我诈,自然看出这是肖悦奇煽动大家的情绪,故意孤立周沫。

    他手里拿着剧本,假装跟周沫对剧本,很自然的走到周沫身边,“周小姐,等下有我们的戏,我跟你碰一下剧本。”

    “好啊!”周沫马上站起来,跟曾景瑞讨论起了剧本。

    有了这一幕,大家也不好再说周沫划分私人领地,明明曾景瑞走了过去啊!

    肖悦奇恨恨的瞪了曾景瑞一眼,曾景瑞这是成心在跟她作对啊!

    一个过了气的男演员,身上还背着那么多负面新闻,想要给他弄出点事情出来,简直易如反掌了!

    肖悦奇暗示自己的助理,给周沫和曾景瑞拍了很多错位的照片。

    周沫这一天的戏拍下来,可谓身心俱疲,她现在也渐渐认清了,在这个圈子里,女人和女人之间几乎没有友谊可谈的,即使有,也得是一方已婚,或者奇丑无比,对另一方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老大,我们已经查到了......”费丽莎有些兴奋的一把推开盛南平办公室虚掩的门。

    偌大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盛南平背对着门口站在落地窗前,正看着窗外的景色。

    费丽莎没有见盛南平的脸,但一走进盛南平的地界,她从头到脚就被一股浓郁的森寒之气给笼罩住了。

    这样的气息压抑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这表示着盛南平此刻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状态中……

    她真是高兴的过了头!

    费丽莎强撑着惧意,低声对盛南平说:“对不起啊,盛总,我看你办公室门没有关,就直接进来了!”

    盛南平没有接费丽莎的话,问道:“结果出来了吗?”

    “是。”费丽莎极力掩饰着心中的兴奋,尽量让自己保持语气正常的向盛南平汇报,“在凯瑞的帮助下,我们追踪到这个黑客最后一次上线的ip地址,在康庭雅苑.......就是现在夫人住的地方……夫人或许只是好奇你电脑里有什么,并没有做什么复制盗取的事情……只是……”

    “只是什么?”盛南平忽的转过头,一双眼睛精光毕露。

    费丽莎被吓得一哆嗦,怯怯的说:“夫人只是把你保存的一段视频给彻底的粉碎了。”

    “什么视频?”盛南平眉头轻轻一皱。

    “是乐云逸接客时候的视频。”费丽莎轻轻的回答。

    “乐云逸!?”盛南平念叨了一下乐云逸的名字,想了想又问,“夫人没有做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窃取其他商业机密?”

    费丽莎眼睛转了转,说:“夫人把当年乐盛那些犯罪证据也销毁了,关于乐云逸和乐盛的资料,大多数都被夫人粉碎掉了,而且粉碎的很彻底,就算凯瑞也没有办法将那些东西还原了!”

    盛南平沉默下来,房间内又恢复了刚刚坟墓般的沉寂和阴寒。

    费丽莎无比期待的看着盛南平,见盛南平薄薄的唇紧抿着,仿佛有无限怒意......她盼望着盛南平还能像前一次那样,暴跳如雷,狠声下令狙杀了周沫!

    过了好半晌,费丽莎听见盛南平有些飘渺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不准对任何说,就这样吧!”

    “呃……”盛南平这样的反应,太出乎费丽莎的意料了吧。

    面对自己的妻子再一次的背叛,这个强势狠辣的男人表现的有些让人大跌眼眶了!

    费丽莎再仔细看向盛南平,诧异的发现盛南平神情中的愤怒懊恼已经褪去,脸色有些发白,隐隐带着疲倦,就连一向锋锐逼人的眼睛,此刻也只剩暗灰的无奈,索然,萧瑟,还混杂着一丝伤心......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仿佛都沾染上了悲伤的情绪。

    只是,盛南平并不是诗情画意的男人,伤感来的快,去的也快,他见费丽莎没有什么反应,那双黑漆漆的眼眸陡然冷了下来,厉声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费丽莎觉得自己立即被罩在一片杀气腾腾之中,她忽然意识到,盛南平不是不生气了,相反的,盛南平此刻非常生气,只是他这个气不想撒在周沫身上了,很可能会殃及他们这些无辜的池鱼......

    “我......我就想问问总裁,需不需要凯瑞为你电脑做防火墙,凯瑞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电脑高手,他做的防护墙......”

    盛南平微垂眼睫,抬了抬唇角,果断的回答,“不用。”

    “呃……”

    费丽莎真的好受打击啊,盛南平不用凯瑞给他电脑做防护墙,是还想给周沫提供方便吗,是把致远国际的核心主机让周沫当做后花园来玩吗!

    这样的宠溺,是不是太过丧心病狂,目中无人了!

    她嫉恨的气血翻涌,忍不住对盛南平说:“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请凯瑞过来了,就让他帮你做一下防护系统,你这个电脑里面有很多致远国际的机密,而我的段数又不够跟夫人抗衡的,以免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防患于未然啊!”

    大概听到关系到致远国际的安危了,盛南平才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属于总裁风范的表情,抬了下手,“你把凯瑞请过来,我要亲自跟他谈谈。”

    “哦,好的,我这就去请凯瑞过来。”费丽莎心里有几分高兴的,好像盛南平这个态度,能证明盛南平不那么宠爱放纵周沫了。

    周沫拍了一天的戏,身心疲惫,很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家里好好睡一觉,但想到答应乔娜的事情,还有身陷窘境的乐云逸,她打起精神来,在网上速购了些优质的儿童用品,玩具,然后带着这些东西,由保镖们掩护着她,回家去看孩子。

    盛南平原本是要同周沫一起回家的,他临时有个视频会议,告诉周沫他要稍晚些回家。

    周沫听说盛南平不同她一起回家了,不由暗暗窃喜,盛南平不在家里,她寻找那个硬盘就方便很多了。

    她一回到家里,粉嫩可爱的雪儿跑出来迎接了她,“妈咪,我好想你啊!”

    “我的小甜心,妈妈也好想你!”周沫弯腰将雪儿接住,心肝宝贝地抱进了怀里。

    她跟雪儿并没有分开几天,但做妈妈的想孩子是无时无刻的,恨不得每天都跟孩子黏在一起,这份柔软的爱让她永远都不舍得放手。

    周沫抱着孩子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逗着雪儿说了几句话,她一直都没有看见小宝,低头问雪儿,“你哥哥呢?”

    “哥哥在书房学习呢!”雪儿胖乎乎的小手指指盛南平书房的位置。

    周沫一听说‘书房’两个字,眼睛不由一亮,“你哥哥在书房学习什么呢?”

    “哥哥说是爸爸留给他的功课。”雪儿奶声奶气的说。

    盛南平给小宝留的功课?

    周沫不由好奇了,抱着雪儿到书房找小宝。

    盛南平的书房宽敞明亮,小宝端坐在电脑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屏幕,人虽然小小的,但端凝的小脸,已经有了些盛南平的风范了。

    雪儿一进书房,立即欢快的大叫,“哥哥,妈妈回来了,我和妈妈来看你了!”

    小宝转头看见了周沫,严肃冷然的小脸上马上露出属于孩子的稚气笑容,“妈妈!”他从高大的椅子上出溜下来,一头扎进周沫的怀里,好像小鸟投林一样。

    周沫一手抱着雪儿,一手抱着小宝,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喜悦和幸福。

    她抱着两个孩子说了会话,然后就坐到小宝之前坐的地方,看看盛南平给小宝布置了些什么作业。

    财经新闻!

    股市答疑!

    最近五年经典商业案例!

    ......

    我擦,狗日的盛南平啊,有你这么虐待孩子的吗,小宝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你就给他看这些,这不是剥夺孩子童年的快乐吗!

    你特么到底是不是小宝的亲爹啊!

    小宝的性子集中了盛南平和周沫的优点,聪明又敏锐,他一见妈妈脸上露出了不悦和抓狂,连忙在旁边说:“妈妈,是我自己要看这些的,我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的。”

    “你......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周沫指指枯燥高难的财经新闻,很痛苦的看着小宝。

    “对啊,我很喜欢呢!”小宝翻阅着财经新闻,黑亮的眼睛中露出兴奋的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