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你是有老公的人
    餐桌旁边的盛南平有条不紊的吃着东西,举止间带着天生的尊贵优雅,眉眼中是醒目逼人的英俊,同平时并没有什么异样的。

    周沫喝着粥,琢磨着,她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盛南平压根没有发现她做什么啊!

    盛南平随意地瞥了周沫一眼,淡笑着问:“段先生这次过来是游玩还是有公事啊?”

    “啊!?”正在想心事的周沫被盛南平问的愣了一下,慢半拍的对盛南平笑笑,“他......他能有什么正经事啊,我也没细问他,不知道他来做什么了!”

    盛南平清俊的眉宇间掠过一丝失落,但一闪即逝,转瞬又温和的笑了,“段先生难得过来帝都,你看我们要不要请他吃个饭?或者邀请他到家里来玩一玩啊?”

    “不用了。”周沫立即摇头否决了盛南平的提议,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了,她轻咳一下,说:“他那个人特别自恋的,给点阳光就会灿烂,我们如果主动请他吃饭,他不定又要闹什么幺蛾子呢!”

    “段鸿飞是你的好朋友,这件事情我尊重你的意见。”盛南平很好说话的点点头,浓密的长睫毛垂下,遮住了他眼中的神色。

    周沫轻轻松了口气。

    她不想段鸿飞和盛南平见面,段鸿飞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而盛南平又高冷严苛,他们两个到了一起就会火花四溅的,她实在疲于应对了。

    吃过早餐,盛南平和周沫一起下楼,盛南平语气不疾不徐的对周沫说:“我今天还有些时间,送你去片场吧!”

    周沫摇摇头,“不要了,片场那记者太多,让他们看见你不好!”

    盛南平这个早晨,被周沫拒绝了几次,还好他心里有了准备,不介意的笑笑,一如往常的给周沫一个临别拥抱,“在片场遇到事情别自己死撑着,记着,你是有老公的人,你的老公是盛南平。”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并没有听出盛南平话里的深意,心中不由一暖,想了想,撒娇的说:“老公啊,我想孩子了,今晚我们回家去住吧!”

    盛南平闭了闭眼睛,声音微沉的说了一个字,“好。”

    周沫心中暗自欢喜,她这几天都要想办法住回家里那边,这样就方便她找出那块硬盘了。

    因为昨晚出去吃饭了,周沫在车上一直看着今天要演几场戏的剧本,她今天有两场重头戏,非常考验演技,这是她到这里遇见的第一个硬仗,一定的演好!

    这场戏是周沫和沈放撕比大战后,知道了彼此是失散多年的兄妹,要演出震惊,惊喜,又尴尬的情绪来。

    周沫从车上下来时,还在低头琢磨着剧本,不小心撞到一个人,“对不起啊!”她道着歉,抬起头,看见眼前站着冷脸子的肖悦奇。

    “周小姐,麻烦你认真走路!”肖悦奇冷冷的说。

    周沫压着气再次道歉,“对不起啊!”

    肖悦奇冷冷的哼了一声,“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出一副纯洁无害的样子,胡菱儿是怎么死的,我们大家心知肚明!”

    周沫突然听见胡菱儿的名字,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秘密吗?我告诉 你,圈里的人都知道是你黑了胡菱儿的电脑,放出的那些照片,胡菱儿就是间接被你害死的!”

    周沫如同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子,嘴唇都有些哆嗦了,“你胡说什么?你这是血口喷人!”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最清楚了!”肖悦奇冷笑了一声,“我警告你啊,别跟我玩阴的,我不是胡菱儿,不会让你算计的去自杀!”说完,轻蔑的看了周沫一眼,踩着高跟鞋,娉娉婷婷的走掉了。

    周沫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了,胡菱儿的死是周沫的一块心病,她总觉得胡菱儿的自杀是因她而起,愧疚和不安一直纠缠着她,差点把她弄抑郁了。

    这些日子没人在她面前提胡菱儿,周沫渐渐把这份愧疚不安压在心底了,今天肖悦奇的这番话,如同挖沟机,将那些过往连血带肉的翻腾了出来。

    最最重要的是,肖悦奇怎么知道是她黑了胡菱儿的电脑呢?这绝对不是肖悦奇这样的绣花枕头,能凭空猜测出来的啊!

    周沫心神恍惚的走进化妆间,助理苏苏已经在这里等她了,“沫沫姐,你快点来化妆吧,今天第一场戏就是你......沫沫姐,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呢?”

    “我没事,来的路上有些晕车了。”周沫虚弱的笑笑,压下心慌意乱,低头看着剧本。

    周沫一再的控制情绪,但在上场拍戏前,看见了倚在化妆间门口,对着她冷笑的肖悦奇,周沫瞬间又想起了死去的胡菱儿,想起了心中的疑惑......

    场记那边已经喊预备了!

    周沫深吸了一口气,摁了摁头上戴着的警帽,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大步的往前走去。

    三分钟后。

    “咔——”导演黄启明大喊了一声,看着周沫皱了皱眉头,“周沫啊,你刚才演的不错,但你情绪如果再饱满一点儿会更好的,我们再来一次!”

    “抱歉啊!”周沫烦躁的捏了捏眉心,歉意的对跟她演对手戏的沈放说。

    “咔!”

    “咔!”

    ......

    周沫连续被导演‘咔’了六次,最后沈放对导演一摆手,不耐烦的说:“黄导,我渴了,让我喝口水吧!”

    因为沈放在戏里一直激动又饱满的喊着,“妹妹?你真的是我妹妹啊!”

    “好。”黄启明的脸色有些黑了,看看周沫,“你们先休息会,待下儿再来!”

    周沫的脸火烧火燎滴,都没敢看沈放的黑脸,咬着嘴唇,抹了把汗回到休息区。

    ”艾玛,真是蠢出新高度,这样一场戏都演不好,还当什么女一号啊!”有几个跟肖悦奇关系很好的群演开始对周沫指指点点了。

    “就是啊,我以为是多么厉害的主角呢,也不过如此吗?”

    “早就说她是个花瓶了,当初挖了自己亲妹妹的墙角,抢来了这个位置,后来一路各种潜规则才有戏拍的!”

    “呜呜,心疼我家放放男神一百次,竟然同这样的女人演对手戏!”

    ......

    周沫听着周围的议论,咬了咬牙。

    没办法,今天确实是她状态不佳,也难怪大家这么议论她。

    肖悦奇的眸光微闪。

    看来给自己消息的人说得还真对,一提胡菱儿,周沫果然心神大乱了,莫非胡菱儿的死,真的跟周沫有关啊!

    肖悦奇心中不由激动起来,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坐实了,想要搞臭周沫就易如反掌了。

    她的心情大好,借着这个好心情上场演戏,都是同沈放情意缠绵的戏,拍了三场戏,都是一次性就通过了,博得了众人的喝彩声。

    “奇奇姐好厉害啊,绝对是演技炸裂啊!”

    “奇奇可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哪里像那些靠闹新闻上位的花瓶啊!”

    “是啊,还做什么女一号的,演技被奇奇姐甩了好几条街,还好意思在这里充当女一号!”

    ……

    肖悦奇在大家的夸赞声中,越发嘚瑟了,满脸嘲讽的看了一旁的周沫一眼。

    周沫很是烦躁了,接过苏苏递过来的矿泉水,大口的喝下了一些,然后起身去找导演。

    她今天还有一场打戏,她想借着这场打戏宣泄一些情绪,调动一下演技,这样再拍下去就会顺很多。

    黄启明对周沫的态度还是不错,按照周沫的提议,先拍了一场打戏。

    周沫受林领培训多日,在打戏上还是很有优势的,尤其此时心中的愤懑和懊恼,让她动作施展起来更加顺畅洒脱了,将面前的匪徒打的落花流水。

    “好!”一幕戏拍下来,黄启明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嗷……我的天啊!这个周沫好像很能打的样子啊!”

    “讲真啊,她绝壁是史上最帅的女警了,简直把男主角的风头都抢了!”

    “崩溃,一个女人这样能打,还想不想嫁人了啊!”

    ……

    周沫才不理会大家的议论, 一场戏顺利通过了,她的心情大好,趁热打铁,主动要求拍下面的两场戏。

    各部门准备,拍摄开始。

    这两场戏周沫都拍的很顺利,都是一次性就过了,黄启明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连续拍了几场戏后,周沫终于可以歇息会了,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休息区坐下。

    周沫见肖悦奇迈开腿又要往她这边走,立即示意跟着她保镖楚静和石磊,把要走过来的肖悦奇拦下。

    她绝对不能让肖悦奇再影响她的情绪了。

    楚静和石磊两个人冷着脸,形成一道屏障,拦住了肖悦奇。

    肖悦奇羞恼的一瞪眼睛,“我要到那边去,你们凭什么拦住我啊?这里是姓周的底盘啊?”

    楚静和石磊好像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一样,面目表情的组成一道移动人墙,阻挡着肖悦奇走到周沫那边去。

    “哼,还真把自己当成影后了,在片场还带着保镖,还隔离出专属区域了,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吧!”肖悦奇恼羞成怒,提高音量嚷嚷着。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