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山雨欲来
    周沫心思百转,抿着嘴唇,又看看手机,盛南平依然没有给她回话,她胸口有郁气盘旋了!

    盛南平这是在同她怄气吗?但是他先动了她的电脑啊,是他不信任她啊?他竟然还生气了?

    周沫正愤愤不平的想着,脑中突然电闪雷鸣,莫非盛南平发现她黑他的电脑了!

    一瞬间,周沫的大脑一片空白!

    如果她真被盛南平发现了,依照盛南平的脾气,应该来找她算账啊!

    周沫皱眉想了半晌,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抓紧时间把那个硬盘找出来,不然之前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了。

    她稳稳心神,将家里的房门反锁上,又将卧室的门反锁了一下,然后拿出自己的小笔记本,开始工作。

    周沫很小心的再次黑进了盛南平的电脑里面,继续着之前的工作。

    因为有了之前的搜寻结果,周沫这次寻找很顺利,终于确定了拷贝这段视频的硬盘型号,之后按照这个硬盘型号,查找这个硬盘最近一次的操作记录。

    这些东西说着简单,其实超难无比,如果不是周沫这样无所不能的电脑高手,根本查不到这些天马行空的东西。

    每当周沫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就会全神贯注,她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没没有听见家里的房门什么时候被人打开,卧室的门,也无声无息的裂开了一道缝隙......

    周沫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查到了这个硬盘最近一次出现在互联网上的时候,她顺藤摸瓜一找,发现ip地址竟然是盛南平现在的那个家里。

    艾玛,她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她怎么就忘了盛南平家里还有个幽静神秘的大书房,那里更可能藏着盛南平的诸多秘密啊!

    周沫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那个硬盘一定就在家里书房的某个地方。

    终于要大功告成了!

    周沫转动着僵硬的脖子,伸了个懒腰,一抬头,见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word天啊,六个小时后她还要去片场呢!

    周沫匆匆忙忙的跑进洗漱间,洗了脸,敷了片面膜,然后就躺在床上觉觉了。

    她没有注意到卧室的房门开了道缝隙,没有看见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盛南平,也没有看见盛南平混在夜色中的黑沉脸庞。

    盛南平之前虽然被周沫气个半死,但周沫那条微信给了他一丝安慰,他觉得周沫还是在意他的。

    周沫的保镖告诉他,周沫回到家里了,并没有跟段鸿飞走掉,盛南平郁闷的心情又得到了些纾解。

    这个小丫头无论怎么任性,终于还是知道回家的,而她跟段鸿飞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段鸿飞千里迢迢的来到帝都,他们见个面,吃个饭,也无可厚非的。

    而他这样不声不响的就夜不归宿了,也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啊!

    他是大男人,不能跟小丫头一般见识的!

    盛南平不断的自我调节,安慰着,叫司机送他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盛南平想好了,他不跟周沫怄气了,这个黑客未必是周沫,一切只是他的凭空猜疑,不能捕风捉影的定罪周沫啊,伤了他们夫妻感情......

    但是,现在总是很残忍,盛南平想好不行,就在他要到家的时候,接到了费丽莎的电话,“盛总,你的电脑又被黑了!”

    盛南平眉梢突突的跳了两下,沉声问费丽莎,“你能查到是谁黑了我的电脑吗?”

    费丽莎声音虚弱的回答,“对不起啊,老大,我......我技不如人,只能发觉电脑被黑了,但查不到对方的踪迹,这一定是个高手.......”

    “我的电脑里现在有什么损失吗?”

    “应该没有什么损失,我正在做对抗修补,黑客没有窃取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的!”

    “那这个黑客现在呢,消失了?”

    “是,当我发觉的时候,她刚刚从你的电脑里撤出去!”

    盛南平眼中的怒火,呼啦啦的燃烧起来,“我的电脑是公园啊,还是游乐场啊?任凭这些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一年砸那么多钱给技术部门是干什么的?你,马上给我调来国际上最顶尖的高手过来,一定要揪出这个自由出入的人是谁?”

    “是。”费丽莎很汗颜的答应了一声。

    她听出来了,盛南平口头上骂的是那些技术人员,实际上是在骂她无能。

    盛南平每年给费丽莎开的薪水是几千万的,年终还有分红,福利,加一起也得上亿了,但她却防范不住这个黑客!

    费丽莎恨恨的咬着牙,她高度怀疑这个黑客就是周沫,苦于没有证据。

    该死的周沫,等我请来顶尖高手抓住你的,我会让盛南平再杀你一次的!

    盛南平此时已经来到周沫家的楼下,他习惯性的仰头往楼上一看,见周沫卧室的灯还隐约的亮着,盛南平的心莫名的一抖。

    他站在周沫的家门口,犹豫了一下,从衣兜里掏出钥匙,缓慢的开门。

    房门没有打开!

    盛南平又试了一次,发现房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他闭了闭眼睛,心仿佛一下掉进了无底的深渊。

    反锁的房门是难不倒盛南平的,他下楼找了两样工具,在大康和小康诧异的目光中,把房门悄悄的打开了。

    客厅里的灯幽幽的亮着,照在盛南平的身上,他好像一下子又变成了那个心思深沉,果决阴狠的男人。

    盛南平走到卧室门口,都没用钥匙,直接用他的工具,无声无息的将卧室的房门打开。

    他抬头看向卧室的动作相当缓慢,很迟疑,很不愿意对卧室内正在进行一幕的真实性进行确认。

    通过窄窄的一道缝隙,盛南平看见周沫端坐在电脑前,两只小手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的,电脑屏幕上闪烁着一串串代码,还有一组组数据......

    盛南平虽然没有做过黑客,但他是见过黑客工作的......

    黑了他电脑的人,真的是周沫!

    周沫今晚同段鸿飞见面了,她为什么又回到家里?是因为她窃取的信息不能让段鸿飞满意,所以她又重新回来黑他电脑了?

    有那么一瞬间,盛南平真想冲进屋内问问周沫,为什么屡次三番的黑他电脑?为什么一定要跟他作对?她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老公看待?

    可是看着周沫单薄娇小的侧影,盛南平又心软了,他如果现在冲进去,一定会吓坏聚精会神的周沫。

    盛南平不想曾经的惨烈重演,他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同周沫谈谈。

    他慢慢的往后退,退到客厅的沙发处,无比疲惫的坐下。

    盛南平准备在这里等着周沫,等着周沫发现他回来了,主动跟他来坦白交代。

    结果,他一直等到天都快亮了,周沫才结束战斗,而小丫头压根没有往卧室门口看,收拾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盛南平此刻的感觉,就像积蓄强大力量的一记重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堆里了。

    他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愤怒,懊恼,郁闷,伤心......一股脑地涌上来,都攒在他握紧的拳头里。

    盛南平忍了再忍,过了好一会儿,才压下这口气。

    他慢慢的走到卧室门口,听见周沫在床上竟然打起来小小的鼾声,盛南平单手扶住门框,说不出来到悲哀让他的身体都微微的颤抖。

    过了好半晌,盛南平才缓过这口气,他走到窗户旁,一把将窗户打开,冷风飕飕地灌了进来,吹在盛南平的脸上,带着凛冽的疼。

    但是,比夜风更冷的寒意,早就让盛南平的满腔热血都凝成了冰。

    周沫担心去片场迟到了,睡觉前定了闹铃,第二天七点半就起床了,她麻利的洗漱之后,打开卧室反锁的门。

    “啊......”周沫一出卧室,低低的惊呼一声。

    她看见盛南平稳稳当当的坐在沙发里,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报纸,早晨的阳光照在盛南平深邃精致的脸上,冷硬的如同雕像一样。

    周沫的心骤然提了起来,磕磕巴巴的问盛南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今天早晨四点多回来的。”盛南平神色自然的放下报纸,还对周沫温和的笑一下,“昨天公司有个重要的会议,我忙的忘记给你发信息了,今早一开完会,我就赶回来了,害怕影响你睡觉,我在书房睡的。”

    “哦!”周沫点点头。

    四点多啊,还好,那个时候她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而她卧室的房门还是反锁的,看来盛南平并没有进到卧室里面去。

    “你今天要去片场吗?”盛南平跟平日一样,体贴的问询着周沫,走到周沫身边时,亲昵的揉揉周沫的头。

    周沫提心吊胆的点点头,“是啊,十点就有通告了。”

    “那过来吃饭吧,吃饱了东西才能更好的展现你炸裂的演技啊!”盛南平很自然的同周沫说着笑话。

    周沫的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坐在餐桌边吃着东西,时不时的看向盛南平一眼,盛南平今天表现出来的随和亲热让她摸不着底,她总感觉有种山雨欲来前平静的味道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