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情动心必伤
    这些天,因为周沫对盛南平的温柔以待,盛南平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热情生活,用从未有过的心情注重自己的衣饰打扮。

    那些两情相悦,甜蜜温馨,时时刻刻都萦绕在盛南平的心头,让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突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任凭盛南平怎么坚毅强悍,终究也是伤心欲绝了。

    情动心必伤!

    盛南平的自尊心又一次重重受挫,他忽然觉得很无力,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他根本hold不住周沫a ……

    他和周沫之间,存在的隐患太多,时不时就会发作一场。

    现在怎么办?

    要他来成全她吗?

    盛南平一想到放任周沫跟段鸿飞走,他就觉得痛不可抑,可是不放周沫和段鸿飞走,他们这样藕断丝连,盛南平又咽不下这口气.....

    周沫为了上镜好看,不敢随便的大吃大喝,她怕胖,弄了点白水煮菜慢慢的吃着。

    段鸿飞见周沫不太吃东西,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对着桌子上的美食也没兴趣了,“我就搞不明白你了,怎么就愿意做这个演员,吃不能好好吃,睡不能好好睡的,你如果缺钱,对我说就可以了啊,遭这份罪干什么啊?”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做不做演员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这么一句话,让段鸿飞的挫败轰然而至,他最恨周沫跟他说‘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又将他们划出天南海北的距离了。

    段鸿飞看着周沫的脸,咬了咬牙,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没有跟周沫大吵大叫。

    周沫用筷子戳着盘子中的白菜叶子,抬头看段鸿飞,突然很惊讶的发现,“咦?你的白毛吗?怎么染黑了?”

    段鸿飞立即捂着心口,表示心口中了一箭,满脸委屈的嚷嚷,“我已经见到你一个多小时了,你才发现我的头发变黑了,你也太不重视我了!”

    周沫也觉得自己有些厚道了,轻咳一声说:“你说你生病了,我一直在关心你的身体,就忽略你脑袋了!”

    段鸿飞轻哼一声,郁闷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赵国栋在旁边对周沫眨眨眼睛,“飞飞为了来看你,特意把他最爱的银发染黑了!”

    “艾玛,这个锅我可不背啊!”周沫一脸好笑的样子,“他无论黑发,银发,黄发......甚至秃脑袋,什么造型我的都见到过,为了见我还换个发型?你在这搞笑呢?”

    “唉,飞飞说了,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他的银发太显眼,怕给你带来麻烦,所以把头发染黑了,一切从简,低调出行。”

    周沫没想到段鸿飞竟然如此有心,伸手揉揉段鸿飞的脑袋,“你还是梳黑色的头发好看,感觉不那么欠揍了!”

    段鸿飞一扬手,打开周沫的胳膊,“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好赖话听不出来了,你看看这点出息!”

    “你有出息啊!现在是大明星了,瞧不起我了,是不是啊?”

    ......

    赵国栋一见这二人又要掐起来了,连忙做和事佬,“你们两个快点吃东西吧,一会儿菜就凉了,吃过饭我请你们二位唱歌去,这里新开了一家好的......”

    “我不去了,我明天还要拍戏,得早点回家去睡美容觉呢!”周沫很干脆的拒绝了赵国栋邀请。

    段鸿飞一挑眉,不甘示弱的说:“我也不去了,我得回酒店倒时差,养养我这衰弱的神经!”

    你就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倒个p屁时差啊!

    周沫轻哼一声,没愿意戳穿段鸿飞,他爱装比,就让他装好了!

    想着等下回家的事情,周沫突然想到之前盛南平给她打的那个电话,不由的心里一惊啊!

    她怎么把那么大的人物给忘记了!真是被段鸿飞气糊涂了!

    “你们慢慢吃着,我去个洗手间啊!”周沫拿着自己的包包起身。

    段鸿飞立即变了脸,手里筷子往桌上一摔,“你想给你老公打电话就明说,说谎骗人就不好了吧,你把我们哥两当智障啊!”

    “恩,我把你们两个当一个大歌星了,伍佰!”

    周沫真要被这个坏小子气死了,做人懂不懂得婉转一点儿啊!

    赵国栋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段鸿飞,“她什么意思啊?好像是说咱们二百五呢!”

    段鸿飞恶狠狠的瞪了赵国栋一眼,“就你聪明!闭嘴!”

    周沫走到没人的地方,立即给盛南平拨过去一个电话,只是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

    她又打,还是无人接听。

    盛南平是公司有事情在忙?还是睡着了?还是生气了?

    周沫想了想,又给盛南平发了条微信,“你在忙什么呢?段鸿飞来帝都了,我们在一起吃饭呢,我等下就回家。”

    段鸿飞不是省油的灯,张扬嘚瑟,他来帝都这件事情,一定瞒不过盛南平,与其被盛南平调查出来,还不如她主动坦白呢。

    盛南平此时就拿着手机看呢,他的手机一直放在身边,潜意识里,他是一直在等着周沫给他回电话呢。

    周沫给他打了两通电话,盛南平用了这辈子最大的克制力才没有去接听,看见了周沫发来的这条信息, 郁闷地奄奄一息的他,终于缓过口气来了。

    但想着周沫黑他电脑,拒接他电话,急匆匆的去见段鸿飞,盛南平还是很生气。

    这个小丫头,绝对不能轻易的原谅她了!

    周沫等了一会儿,见盛南平没有给她回微信,她只能返回餐桌,远远的看着段鸿飞在对赵国栋说什么,赵国栋的很乖顺的连连点头。

    这个赵国栋和段鸿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周沫真心有些看不懂他们,看着赵国栋对段鸿飞言听计从,关爱有加的样子,很像是被段鸿飞给掰弯了!

    但段鸿飞的性取向周沫再了解不过了,而且绝对不会接受那种事情,赵国栋如果敢打段鸿飞的主意,估计都得让段鸿飞给他给阉了!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嘀咕什么呢?”周沫疑惑的打量着一看见她走回来,就正襟危坐的段鸿飞和赵国栋。

    “没什么,飞飞就是想......”

    “你特么闭嘴吧,我想什么用你来逼逼叨叨的啊!”段鸿飞抬手就揍了赵国栋两下。

    赵国栋被段鸿飞打了两下,龇了会牙,咧了会嘴,然后就若无其事,一切如常了。

    周沫真要恭喜段鸿飞了,竟然毫不费力的得来了个出气筒,正可以缓解他的爆脾气。

    “你们两个不用鬼鬼祟祟的嘀咕了,我明天要去片场,先回家了,我走了,你们有什么话大方的说吧啊!”周沫对这两个人挥挥手,拿起大包就要走。

    段鸿飞一把扯住周沫的大挎包,对着周沫一挑眉,阴阳怪气的说:“你这么急着走,是你老公催你回家了吧?”

    “你又要犯病是不是啊?要不要让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必须得听我老公的话,我老公就是我的天啊?”周沫对着段鸿飞一瞪眼睛,“你以后都不想跟我好好的玩耍了,是不是啊?”

    段鸿飞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他转头示意赵国栋结账,他跟着周沫走了出来,“天已经很晚了,我必须把你平平安安的送回家去。”

    周沫知道自己没带保镖,也就没有拒绝段鸿飞,边走路边调侃段鸿飞,“赵国栋还真听你的话啊?任你打,任你骂,还得好吃好喝的伺候你啊!”

    “他愿意!”段鸿飞一副没良心的样。

    “怎么说赵国栋也是京城四少之一啊,他怎么就屈服于你了呢?说说呗!”周沫狡黠的对段鸿飞一挑眉。

    段鸿飞多精啊,立即领悟了周沫的意思,对周沫一挥拳头,“小死崽子,你想什么呢?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拖走,证明一下我的性取向啊!”

    “滚!”周沫脸一红,小跑的上了赵家的车子。

    车子一路把周沫送回家,她下车后对段鸿飞和赵国栋挥挥手,“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可以上楼的!”

    “这么急着回家干嘛啊?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呢!”段鸿飞紧跟着周沫下了车子,月光下,他一双潋滟的凤眸幽深莫测,如同猫头鹰一般发着幽幽的光。

    周沫立即倒退两步,警惕的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啊?快点说,别啰嗦!”

    “沫宝,你别忘了我的病,只有你能治的!”

    周沫差点被气吐血,看傻逼一般的眼神看着段鸿飞,“你吃错药了,跟我这发什么神经!”随后,背着大包匆匆的跑进公寓楼里。

    她心里惦记着盛南平,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拿出手机看,盛南平依然没有给她回电话,也没有回微信。

    这不科学啊!

    盛南平从来都是秒回她微信的!

    莫非盛南平回家睡着了!

    周沫跑上楼,打开家门,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一点儿人气都没有。

    “盛南平!”

    周沫一边换鞋子,一边叫盛南平。

    无人应答。

    盛南平这个老男人竟然夜不归宿,而且连个消息都没有给她。

    什么意思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