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男人有两处不能打
    周沫现在有些害怕段鸿飞提这茬了,对着段鸿飞晃晃小拳头,“你再敢提这件事情,我揍死你!”

    段鸿飞嘎巴了两下嘴,没有再提这话题,委屈的说:”你也忒狠了,这顿无影脚把我踹的,差点把我的踹断子绝孙了!”

    “活该!谁让你装病了!你活蹦乱跳的,刚刚都能把赵公子活活掐死了,你哪里有病啊?”周沫没好气的怂段鸿飞。

    段鸿飞对周沫眨巴两下眼睛,含情脉脉的说:“我真有病啊!沫宝宝!”

    “把舌头撸直了好好说话!别叫我沫宝宝,说,你到底什么病?”

    “我得了相思病啊!周沫,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

    “滚!”周沫气的要死,碍于这里人太多,她不能再对段鸿飞拳脚相向了,干脆不理段鸿飞了,扯着她的大包就往外面走去。

    “你别走啊......沫沫......”段鸿飞马上起身要去追周沫,可是赵国栋这个没眼色的,坐在段鸿飞的外侧没有动。

    段鸿飞气恼的推推赵国栋,“你特么的瞎啊,还不快点起来啊!”

    赵国栋磨磨蹭蹭的站起来,低声嘟囔着:“要我说你就别追她了,她对你不是打,就是骂的,你追上她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搞不好她还得揍你......”

    “你给我滚一边去,你知道个屁啊!”段鸿飞没好气的一把将赵国栋推开,见周沫已经快走出门去了,他又气恼的在赵国栋的大屁股上踢了一脚。

    赵国栋都要委屈死了,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跟在段鸿飞身后的扎蓬抱怨,“你们少爷这么发疯,你们怎么不劝劝他啊,你们刚才没看见他挨揍啊!平日里都是你们少爷揍别人的,现在他这是去找揍了!”

    扎蓬呵呵一笑,“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少爷只要跟周小姐在一起,必然是挨揍的货,一路被揍了这么多年了,你慢慢就习惯了!”

    段鸿飞真是被周沫揍习惯了,他一点儿不觉得周沫揍他有什么不妥,疾步追上了走到门外的周沫,“沫沫,你干什么去啊?我千里迢迢的过来,我们刚见面,你就甩开我啊......”

    周沫知道自己现在是公众人物,出门可能遇见记者的,她快步走着,假装不认识段鸿飞。

    段鸿飞哪里是那么容易被甩掉的,他撩开长腿,紧追着周沫,“哎呀,你这个小狼崽子啊,你对我就这态度啊......你马上给我站住,不然我就扯开嗓子喊了......周......”

    “你闭嘴啊!”周沫要被没皮没脸的段鸿飞气吐血了,她转头机警的四处看看,嗔怪的对段鸿飞低吼,“你别嚷嚷,这里可能有记者的!”

    “那你别跑啊!快点,车上请,我们上车说话!”段鸿飞指指旁边一辆车牌霸气的豪华房车,“这是赵家的车,记者们都认识车牌的,你上了这辆车子,就算被人拍到了,也没人敢爆你的料啊!”

    周沫权衡了一下利弊,选择上了赵家的豪华房车。

    段鸿飞随着周沫上了车子,见周沫安安稳稳的坐在自己身边,他又来了嘚瑟劲,嬉笑的看着周沫,“这样就对了吗,我们都那么久没见面了,你就不想我吗?看到我突然出现,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啊?”

    “惊喜你妹啊!不够你张狂的了!”周沫气恼的一挥手,段鸿飞往周沫这边一探头,周沫的小拳头实实在在的砸在段鸿飞右侧脸颊上。

    赵国栋和扎蓬打开车门,正看见这辣眼睛的一幕,赵国栋一咧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周沫这一挥手力度不轻,打的段鸿飞龇牙咧嘴的,段鸿飞皮肤很白皙,脸上马上就有了淤青了。

    原本一肚子气的周沫,看着段鸿飞脸上的青痕,心一下子就软了,她今天对段鸿飞下手确实太重了,就算段鸿飞骗了她,她也不应该这样揍段鸿飞的。

    以段鸿飞的脾气,没有跟她吵闹,翻脸,也算是不错了。

    “你没事吧......要不要看看去啊......”周沫声音中带着歉意了。

    段鸿飞摸着脸,委屈的嘟囔,“你还好意思说呢,有你这么心狠手辣的人吗,你想打死我啊,从小打到,就你这么下死手打我,我姑姑那么狠的人,都没有这么揍过我的......”

    周沫不想向段鸿飞认错,嘴硬着说:“谁让你骗我了,还诅咒自己生病了......”“我那是跟你开玩笑,你还真心希望我得了绝症啊!哼,还不如我真得了绝症呢,也好过这样被你揍!”

    “你别胡说八道了啊!”

    段鸿飞听周沫的语气软了下来,他又上来了轻佻劲,往周沫身边凑,“那你也不能这么打我啊,都打肿了......你摸摸看.......你摸摸......”

    “我摸什么摸啊......”周沫被吓得连连往后躲了躲。

    但段鸿飞很熟稔的抓着周沫的手,直接就贴到他脸上受伤的地方,“小狼崽子,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都肿了,你看看你下手有多狠吧......”

    周沫虽然跟段鸿飞很熟悉了,但这样肌肤相亲的接触还是不多的,她只觉得手下段鸿飞的肌肤又烫又软,好像在烧灼着她一样。

    “哎呀......就这里了......”段鸿飞依然握着周沫的手,让周沫在他的脸上来回摸着,“摸到了吗......你感觉一下,是不是都肿了......”

    两人此时距离的非常近,段鸿飞年轻俊美的脸,亲昵的嗔怪,湿热的气息......处处都好像透着暧昧,让周沫忽然觉得很不自在,她猛的一下把手扯了回来。

    段鸿飞有些不高兴了,又抱怨,“你干嘛啊,还想不认账了,男人有两个地方是不能打的,一个是脸,一个是.......今天你都给我打到了......”

    周沫尴尬的要死,车上还坐着赵国栋和扎蓬呢,她懊恼的瞪了段鸿飞一眼,“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啊!”

    “我为什么不能说啊,你都把我打肿,你说吧,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啊......”

    周沫听来听去,听明白了,段鸿飞的重点在这里呢!

    她轻哼一声说:“你别绕来绕去的了,直接说吧,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或者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想让你跟我回家去!”段鸿飞毫不犹豫的说出他心心念念的想法

    “你灭了这个痴心妄想吧!”周沫一抬手,段鸿飞吓得一缩脖子,赵国栋在旁边一把拉开段鸿飞,担心段鸿飞还会挨揍。

    “那好吧,我说点切合实际的要求,你现在就要陪我去吃饭,明后天有时间陪我去玩,还要......”段鸿飞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可以讲条件的好机会了。

    周沫一见段鸿飞这架势是要狮子大开口啊,她连忙制止段鸿飞,“好了,我饿了,我们先去把今天的晚饭解决了吧,其余的事情等会再说。”

    段鸿飞觉得自己挨了通暴打,能换得周沫的一顿晚饭,也是很值得的,点头去吃饭了。

    他们这边开开心心的去吃饭了,却没有看见跟随在他们车子后面的一辆黑车。

    盛南平坐在车子里面,脸上如同挂了一层冷厉的寒霜。

    在不久之前,盛南平还幻想着可以同周沫恩恩爱爱共白头呢,没想到残酷的事实来的如此的快。

    盛南平在离开休息室后,刚刚坐到办公室不久,就接到了费丽莎的电话,“盛总,你的电脑一个多小时前被人黑了!”

    费丽莎在黑客方面的段数也是很高的,她虽然不能追踪到周沫,但盛南平电脑的防御系统是她做的,她那边能察觉的盛南平电脑被黑。

    盛南平眉梢都连着跳了两下,尽管他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怀疑, 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周沫,想到了周沫坐在床上慌张的神情,想到了周沫加密的电脑......

    他不敢再分析,不敢再多想,凡事都要以事实为依据的,他放下电话就去找费丽莎了。

    费丽莎的办公室离盛南平的办公室不算远,费丽莎指着电脑上的数据,很无奈的对盛南平说:“这个黑客手段极高,我只能察觉到你的电脑被黑了,但却没有办法追踪到她!”

    “我电脑里面有东西丢失吗?”盛南平冷声问,他电脑里面的东西,都是致远国际的核心机密,这也是他发现费丽莎有些不妥后,依然留着费丽莎在这里的原因。

    费丽莎的电脑技能太高,定然早就把他电脑里面的东西都复制过去了,这个女人不能跟轻易废弃的。

    “我没有查到有复制和拷贝的痕迹,对方不像是来偷窃东西的,也不像夫人之前做的那样......不是来示威挑衅的,至于其他,我还得仔细的查一查。”费丽莎说话的时候,故意提到了周沫。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