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相思病
    段鸿飞笑吟吟地俯视着周沫,眉毛一挑,眉眼间芳华尽现,“沫宝,你不想早点见到我吗?”

    周沫上下打量了段鸿飞几眼,这个家伙站的笔直,神采飞扬,气色好的很啊!

    她脑中警铃大作,有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呢!

    “段鸿飞,你是不是没有病啊?你在跟我装病啊?”周沫疑惑的看着段鸿飞,这个坏小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段鸿飞的俊脸立即垮下来,神色恹恹的坐到周沫对面,语气带着些撒娇的味道,“沫沫啊,我怎么会没有病啊?我病的很严重呢!”

    “我......我刚才看你很精神的样子啊?”周沫不太肯相信段鸿飞的话了。

    “我是不想你担心我啊!”段鸿飞往前探探身,一双潋滟灿烂的眼眸近在周沫的咫尺,“你不懂我的一片苦心,尽冤枉我,你之前答应我的话,你都忘记了吧!”

    周沫抿了抿唇,决定先不跟这个妖孽斗嘴了,“你的病例呢,拿给我吧,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段鸿飞见周沫神色很严肃的样子,他踢一脚坐在身边的赵国栋,“我的病例呢,拿给沫沫看看!”

    “病例......”赵国栋一脸懵逼的样子,眼睛转了一下,立即回答说:“我已经托熟人帮飞飞找医生了,飞飞的病例我叫人送给医生了。”

    周沫知道赵国栋在本市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而且还是红色贵族加身的人,由他来找医生,自然无比稳妥了。

    但想到段鸿飞刚刚骗自己,说他人在老家呢,周沫还是有些郁闷,瞪了段鸿飞一眼,“你为什么要说谎啊?你人都在帝都了,还说你在老家呢!还说有下属要来见我?你一天不说谎能死啊!”

    段鸿飞嗔怪的瞪了周沫一眼,“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人家这是想给你个惊喜啊?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想见到我啊!”

    周沫被段鸿飞这副嘚瑟样弄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考虑到段鸿飞是病人,她没有骂段鸿飞,对段鸿飞还算温柔的笑笑,“我也想见你的,我最近就是太忙了,不然就给你打电话了。”

    “你看看,我们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知道你想我了,我就主动送上门了!”段鸿飞一喜,漂亮的眼睛露出晶灿然的光。

    赵国栋坐在段鸿飞身边,一直定定的盯着段鸿飞,见段鸿飞笑的这样生动开心,他弱弱的说了一句,“飞飞啊,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这样笑一次啊!”

    “你滚一边去!”段鸿飞立即瞪了赵国栋一眼,“现在已经回到帝都了,你别再跟着我了,你劳资不给你打电话了吗,你赶紧滚蛋!”

    赵国栋显然被段鸿飞骂皮了,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对着段鸿飞嘿嘿笑着,“我爸爸说了,让咱们两个一起回去!”

    段鸿飞立即凶相毕现,用手指点赵国栋,“谁要跟你一起回去啊,你给我滚,滚滚滚,十万火急的马上滚!”

    赵国栋好像很害怕段鸿飞揍他似得,连忙往后躲了躲,“我爸爸说了,我在南边麻烦你那么多日子,你这次过来玩,一定要到我家去住的......”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段鸿飞一伸手,就掐住了赵国栋的脖子。

    赵国栋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说:“飞飞啊,你还病着,不能这样生气的,我不敢在你面前提病字,我怕你心焦......”

    “我靠,你这个智障,还特么的瞎比比,你个二百五的玩意,我不让你跟我来,你偏跟我来,我让你比比,我掐死你.......”段鸿飞咬牙切齿的骂着赵国栋。

    周沫第一眼看见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段鸿飞时,就怀疑段鸿飞没有生病了,赵国栋一句‘你这次过来玩’,几乎坐实了周沫这种猜想。

    而段鸿飞此刻的恼羞成怒,赵国栋的越描越黑,让周沫无比确定,段鸿飞就是没有生病。

    周沫坐在桌边,一手支着下颌,冷笑着说:“段鸿飞,你用力掐他,有种今天就真把他掐死!”

    段鸿飞一侧头,潋滟的眼睛扫到了周沫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谎话露馅了。

    他对着周沫一挑眉,“我最听沫宝的话了,既然沫宝让我掐死他,那我就掐死这个啰嗦鬼!”

    说完,大手越发用力,赵国栋的一张白脸都涨红了,“啊......啊......”

    ……

    周沫眼见着赵国栋的脸色由红变紫,眼睛直翻,整个人都快窒息了一样,而段鸿飞的神色丝毫不变,眸子里透着一丝令人心惊的杀意。

    旁边的保镖都发出低低的吸气声……

    周沫看着赵国栋实在是撑不住了,捏了捏眉心,烦躁的说:“段鸿飞啊,你发什么疯啊?快点放开他啊?”

    段鸿飞闻言,对着周沫露出一个倾城倾国的笑容来,缓缓的放开了赵国栋,“好啊,沫宝让我放人,我就放人喽!”

    “咳咳咳......”一得到新鲜空气的赵国栋,立即不住的咳嗽起来,用畏惧又伤心的眼神看着段鸿飞,好像刚刚被主人狠揍了一顿的小狗。

    周沫实在气不过了,抬脚在桌下踢了段鸿飞一下,“你疯了,怎么往死里掐他啊!万一真把他掐死呢!”

    段鸿飞低头揉着腿,很委屈的看着周沫,“是你让我把他掐死的,我已经听你的话了,你干嘛还要踢我啊?你之前都答应我了,不会再骂我,打我了......”

    “我呸,你这个谎屁精,你还舔脸提之前的事情......”周沫碍于旁边有人看着他们,她又是公众人物,不能随便动粗,只能抬脚在桌子下面对着段鸿飞一顿乱踹。

    “你不提我都忘记了,你这个混蛋,我让你骗我,你还敢逞凶伤人,你以为你是谁啊......”

    “哎呀......你别踹了.....沫沫......你听我说啊......”段鸿飞连连躲闪着,但这只是一个卡座,位置下面的空间狭窄,段鸿飞又坐在了里面,他人高腿长的,无处躲闪的只能被周沫狠踢了几脚。

    赵国栋这会工夫已经缓过气来了,他同段鸿飞坐在一侧,清楚的看见段鸿飞被周沫踢打了好多下。

    他震惊的都要瞎了,眼前的这一慕对于他而言犹如看见黑人当选为总统了——这世上竟然有人敢如此爆踹高傲自大,张狂狠毒的段鸿飞!而且还踹的这么凶!踹的这么认真!

    而嚣张暴虐的段鸿飞呢,竟然一点都不敢还手!

    赵国栋以前就知道段鸿飞对周沫格外的看重,特别的在乎,但没想到在意到如此程度,任由周沫打骂,像他家老爷子打他一样啊!

    他本想吆喝周沫一嗓子,震慑一下周沫,但见段鸿飞都没舍得呵斥周沫呢,他还是乖乖的哀求周沫吧!

    赵国栋低声下气的为段鸿飞向周沫求饶,“周小姐,你别打飞飞了,这些主意都是我出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你别怪飞飞了......”

    “你闭嘴吧,你哪里有那个脑子啊!坏事都是段鸿飞这个缺德玩意做的......”

    赵国栋默认,周沫还很是了解段鸿飞啊!

    “沫宝啊,我错了,别踢了......”段鸿飞不敢还腿,他怕没轻没重的踢坏周沫,只能连连求饶。

    周沫气的要死,一脚使劲揣出去,没想到踹的远了一点儿,剐到段鸿飞的命根子上了......

    如果段鸿飞不是勤于锻炼的主,快速的往后面一躲,今天真要被周沫揣残废了。

    “啊!”段鸿飞疼的痛叫一声,扭曲了一张俊脸。

    周沫见踢到了段鸿飞要害,抿了抿嘴,总算是停止了脚下的动作。

    “飞飞啊, 你怎么样啊?你要不要紧啊?我带你去医院吧!”赵国栋紧张兮兮的看着段鸿飞。

    “滚犊子......去你妹医院啊......”段鸿飞把一腔的怒火又撒向了赵国栋,抬手狠揍了赵国栋两下。

    “啊啊......”赵国栋被段鸿飞打的嗷嗷叫唤,依然不忘记关心段鸿飞,“飞飞啊......”

    “你再特么的管我叫飞飞,我把你牙打下来!”段鸿飞潋滟的凤眼里都是狠戾。

    赵国栋被吓得一哆嗦,舔舔嘴唇,怯怯的说:“鸿飞啊,你好点了吧......”

    周沫第一次发现,赵国栋竟然有这样受虐的偏好啊,完完全全成了段鸿飞出气筒了。

    段鸿飞缓过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周沫时,眼中的暴戾转为幽怨,“你个小死崽子,你是女流氓啊?你就会使这点下作手段啊,我告诉你,今天我要废了,我要你负责一辈子!”

    周沫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色厉内荏的轻哼一声,“谁让你说谎骗我啊?你明明没有病的,为什么要装病啊?”

    “谁说没有病啊,我真有病了!”段鸿飞一副被冤枉的要死样,随后对这周沫来两个飞眼,“我就算没有病,也被你揣出病来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