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妖孽得了绝症?
    周沫把笔记本打开,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着——半个小时前,有人试图打开笔记本。

    盛南平!

    这个人不作他想!

    一瞬间,周沫的大脑晕眩而又恍惚,仿佛空白一片,只是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笔记本。

    她觉得此刻的感觉就像当初盛南平要狙杀他时一样的,愤懑,酸楚就像井水一般,从心头迅速泛滥,直冲她的喉咙鼻尖。

    盛南平终究是不信任她的,所有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被不信任击的粉碎。

    周沫眼前有些模糊,她抬手擦了一下眼睛,才发现已经满脸的泪水。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望和难过,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她木然的下了床,走进卫生间去洗了脸,然后化了个淡妆遮住哭过的痕迹,拎着大包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盛安平并不在办公室里面,周沫不由轻轻的松了口气,她现在并不想见到盛南平。

    她想了想,留了个字条给盛南平,“影城那边有急事,我先走了。”

    盛南平为了周沫进出他这里方便,在他那部私人电梯上给周沫安置了指纹特权,周沫伸手按了一下,电梯就开了,周沫乘着电梯下楼了。

    跟着周沫那几个保镖,知道周沫一旦上了楼,就由总裁大人亲自照顾了,而周沫必然会跟总裁大人一起离开的,就算周沫不同盛南平一起离开,盛南平也会打电话给他们的。

    这几个保镖精神懈怠的在一旁玩着小牌,并没有注意到周沫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致远国际。

    夜色迷漫,华灯闪烁,空气中有种洒水车过去后冷嗖嗖的味道,寒风瑟瑟的吹着。

    周沫背着她的大包,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婚姻好像人的身体,总是潜伏着一些病菌,命好的,免疫力强大压制着病毒,一直不发做,命不好的,不经意间就来势汹汹的闹一场,要么就大病一次伤了元气,更甚至,直接呜呼挂掉了。

    此时已经入冬了,北方城市的冬天显示出它的威力,衣着单薄的周沫有些冷了,用手紧紧了衣服,考虑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哪里。

    回家?

    恐怕盛南平等下就要回家去,她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表情面对盛南平,如果不回家,她又能去哪里?

    周沫突然一阵懊恼,她又吵又闹的从盛家搬出来,就为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怎么现在这个小窝又被盛南平占领了!

    她在伤心,难过的时候依然没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啊!

    不行,她要么再找地方安身,要么把盛南平从家里撵出去!

    周沫正抓狂的想着,手机响了,她下意识的以为是盛南平给她打来的电话,掏出电话一看,电话是段鸿飞打来的。

    矮油,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啊!

    周沫正惦记段鸿飞,很快的将电话接听起来。

    “小沫沫,这么快就接听电话了,你一定是想我了吧!”段鸿飞很开心的在电话那边笑着。

    周沫心中面对段鸿飞时的抓狂感被唤醒了,她和段鸿飞真是分开太久了,她只记得段鸿飞的好,几乎忘记了段鸿飞的讨厌。

    她磨磨牙,冷哼着说:“自恋狂!你在那自做多情呢!”

    段鸿飞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并没有炸毛,戏谑的说:“我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东西,你一定想我了!”

    “段鸿飞,你真有本事,总是让我有要揍你的冲动!”周沫被段鸿飞的自以为是弄急了。

    “小沫沫啊,你这样骂我就伤心了!”段鸿飞做出一副委屈状,“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你的新闻,可你倒好,这么久都不联系,你也不问问我的情况......”

    周沫被段鸿飞说的有些惭愧了,声音变柔和了一些,“你现在怎么样啊?这段时间忙什么了?”

    “你还知道关心我啊?”段鸿飞很委屈的轻哼一声,“我都已经病了好些日子了,在床上躺了很久,你都不说关心我一下的!”

    周沫立即紧张的询问,“你什么病啊?严重吗?”

    “我也不搞不清楚什么病啊,医生没有告诉我啊!”段鸿飞期期艾艾的说。

    周沫脑袋‘嗡’的一下,医生都不肯将实情告诉段鸿飞了,莫非他得了绝症!

    “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啊?”

    “我浑身无力,白天吃不下东西,晚上不想睡觉,干什么都没有精神,提不起来兴致,我浑身哪里都不舒服啊......”

    周沫听着段鸿飞有气无力的声音,急的都要哭了,“你现在在哪里呢?身边有名医给你看病吗?不然你来帝都吧?这里的医疗水平还是很高的!”

    “我到帝都的话,你会见我吗?”段鸿飞可怜兮兮的说着。

    “我当然会见你了!你快点来吧,叫你姑姑送你过来......”

    “那盛南平呢,你不怕盛南平骂你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提他啊?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你快点到帝都来吧!”周沫真是担心段鸿飞, 一想到段鸿飞可能有事,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沫宝啊,你不用那么担心我的,你现在人在哪里呢?我先派人去联系你,你们给我联系医院去啊!”

    周沫看看四处,说出了自己的位置,“......我这里有家星巴克,我到咖啡厅里面等你的人,他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先用电话给你联系医生......”

    “沫宝啊,你先别给我联系医生,你不知道我的病情到底怎样,等下去人会带我的病例去的,你等着他然后再联系医院啊!”

    “好的,你吩咐手下动作快点,你也别磨蹭了,你不是有私人飞机吗,赶紧飞过来吧!”周沫连声催促着段鸿飞。

    “那我飞过去以后,你要保证不再打我,骂我,不能冷淡我,不能撵我走啊.....”

    周沫走进星巴克,找了个僻静点的座位坐下,刚刚在外面一会儿,已经要把她冻僵了。

    听着段鸿飞的唠叨,周沫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冷血动物啊,你都病成这样了,我还会骂你,打你的!”

    “那你就要对我好,给我买好吃的,好穿的,带我出去逛街,带我去爬长城,爬香山......”

    周沫听着段鸿飞这番话,感觉他像是临终前要完成一些心愿似的,心里一酸。

    她忽然想起段鸿飞第一次来帝都看她的时候,也央求着她带他这爬,那爬的,但她为了盛南平,果断的将段鸿飞撵走了。

    想着盛南平对她的不信任,对她的哄骗,周沫越发觉得对不起段鸿飞,她暗暗下了决心,这次段鸿飞过来,她一定要对段鸿飞好,段鸿飞无论要求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

    “好的,只要你能配合看病,我会答应你任何条件的,你别跟我磨叽了,赶紧派人准备飞机,飞过来吧!”周沫跟段鸿飞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柔声细语的哄着段鸿飞说话。

    “好嘞!”段鸿飞乐哈哈的答应着,然后又嘱咐周沫,“你一定要在星巴克等着啊,电话千万不要关机啊,一会儿就有人去找你了!”

    “我知道了,你快点来帝都吧,路上注意点!”周沫挂断了电话,就开始按照段鸿飞说的那些症状查询,看看段鸿飞到底是什么病。

    但按照段鸿飞的说法,他的身体具备很多病的特征,看着像胃癌,又像肝癌,又像肿瘤......

    周沫看着这些可怕的字眼,吓得浑身冒冷汗,想着段鸿飞那倾国倾城,如花似玉的脸,那么神采飞扬样子,无以伦比的气势......

    艾玛,段鸿飞不会英年早逝吧!

    周沫正觉得肝肠寸断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她以为是段鸿飞派来的人打给她的,拿起来一看,是盛南平打给她的。

    一定是盛南平回到办公室,发现她不见了!

    周沫本想接听盛南平的电话,但她担心段鸿飞派来的人打电话给她,干脆按了拒听键子,给盛南平发了条信息,“现在忙,稍后回复你!”

    盛南平大概看见了信息,不再打电话过来了。

    周沫盯着电话,无比焦急的等待着,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段鸿飞派的人还没有来,周沫有些着急了。

    她正要给段鸿飞打个电话,只见咖啡厅门口走进来两个无比耀眼的男人,前面走的男人高大挺拔,明亮的灯光落在剪裁精良的衬衫上,越发衬的他玉面如画,妖娆俊美,富贵逼人,仿佛眉目都带着电。

    跟在他身边的男子也是一身华服,风流倜傥的样子,但因为前面这个男人太过醒目出挑,硬生生的将他身边的帝都第一少,比成了二货小跟班了。

    这两个人正是段鸿飞和赵国栋。

    段鸿飞就像一道炫目的光,将满场女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而他自然早就习惯了大家惊艳倾慕的眼神,脚步一刻不停的奔着周沫走过来。

    周沫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段鸿飞,傻傻的发问,“你......你怎么在这里了?你刚刚在电话里说的......派人过来的,你不是在老家那边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