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办公室不宜
    盛南平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到费丽莎对他的试探之意呢!

    如果不是因为费丽莎救过雪儿一次,救过他一次,盛南平都不会给费丽莎这样试探的机会。

    就算费丽莎救过他们父女两,他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绝对不能让周沫再因为费丽莎的一些行为吃醋生气了,再误会他和费丽莎的关系,所以费丽莎要去中东,盛南平很痛快的同意了。

    盛南平推开办公室的门,见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人,他嘴角忍不住上挑,放轻脚步,慢慢走向周沫所在的休息室......

    周沫正聚精会神的敲着各种代码,她找不到盛南平的那个硬盘,只能从这里查询一点儿踪迹,找到拷贝盘的数据。

    忽然听见有开门的声音,周沫吓了一跳,猛的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盛南平,周沫身体骤然发冷,下意识的随手合上了笔记本。

    “怎么了?”盛南平自然看出了周沫的紧张变化,但他站在门口,没有马上过来。

    周沫很庆幸自己是面对着门口坐着的,盛南平看不见她电脑屏幕上的东西是什么,她对着盛南平干巴巴的笑笑,“我......我查一下我姐姐的资料,我这次回来以后,怎么没有看见她啊?也没有听见她的消息?”

    在周程程这件事情上,周沫还真没有说谎了,最近这些天,她一有空就查查周程程的事情,也顺便查了周广东和寇静的情况,但这三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踪影了。

    盛南平听周沫突然提起周程程,眸光闪了闪,淡淡的说:“你上次出事以后,我一心寻找你,找了很久,也没有顾得上你姐姐和你爸爸那边,后来他们好像是出国了,再就没有了消息。”

    “出国了?我姐姐没有嫁给陆侯吗?”周沫记得,她在出事前,周程程曾经跟陆侯打的火热,一度都要谈婚论嫁了。

    “我对陆家的事情不太关心,还真不知道你姐姐和陆侯有没有结婚。”

    盛南平这个谎言说的一点儿都不高明,在这个城市,陆家和盛家原本是势均力敌的对头存在,盛南平怎么会不注意陆家接班人陆侯的状况啊!

    但盛南平不想说的事情,周沫也没有办法,她‘哦’了一声,点点头,“我这几天都忙,等哪天得空了,我会自己去打听一下姐姐的去向。”

    盛南平眉头稍稍皱了一下,淡笑着说:“你姐姐那样的人物,无论在哪里都不会吃亏的,你不用惦记她了!”

    “我是可以不惦记她,但我会想她啊!”周沫轻轻的叹了口气,“周程程跟我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苏菲菲跟我是同母异父的姐妹,按原则来追究,我妈妈对不起周程程的妈妈多一些,周程程应该恨我的,她应该像苏菲菲一样阴我,算计我的,但事实呢.......”

    周沫摊摊手,苦笑一下,“原来我并不觉得姐姐有什么好,我甚至讨厌她的虚荣,世故,滥情,但跟苏菲菲一比较,周程*是太好太好了,我现在真的很想她......”

    盛南平指指周沫的电脑,“你刚刚是怎么查找的周程程,正常查询,还是用你的方式查找的?”

    周沫见盛南平注意到她的笔记本了,而且还问询到她查询的方法了,她不由紧张,“我.....我就是用普通方式查查,我已经很久不做那种事情了,那种事情不能随便做.......”

    她一边说话,一边将笔记本放进了她的大包里,以免盛南平冲过了强行打开她的笔记本。

    盛南平那样洞悉世事的人,自然看出周沫在紧张,在防备他,他哪里舍得难为周沫,站在床头的地方没有动,目光温柔的看着周沫。

    周沫做贼心虚啊,总怕盛南平发现什么,她主动凑到盛南平的身边,亲了亲盛南平的脸颊,娇嗔的说:“老公啊,你工作累不累啊?”

    盛南平原本就是一直忍着呢,周沫这样一主动,他再也撑不住了,他亲吻着周沫,幽幽的女性气息催发着他的情热,狼吞虎咽一般的就行动起来了。

    周沫一见事情不好,连忙叫停,“不行的,这是你的办公室啊!”她真怕有人进到盛南平的办公室里面来,羞辱感无比浓重。

    盛南平倾身吻着周沫,喘息着说:“乖啊......宝贝,这里没人会进来的......放松点,就像在家里一样啊......”盛南平已经有了反应,哪里肯放过周沫啊。

    “这里怎么能跟家里一样呢......别闹了,我们等下就回家了......”周沫对着盛南平又是推,又是捶打,“别这样.....啊.....”已经被盛南平进去了。

    “你总是这样......”周沫气的要死,盛南平的霸道**在这件事情上体现得特别充分,态度强势,不容拒绝。

    周沫又气又疼,在盛南平坚实的后背上挠出了几道血印子。

    盛南平早就习惯周沫小野猫一样的性子了,火辣辣的痛由肩膀处传来,盛南平不觉得气恼,反倒越发的兴奋,大手一动,就把柔软的周沫折成一个无比妖娆的姿势,让她的身体更契合他的需要。

    周沫被折腾得要死了一样,她后悔的都想撞墙而死,她怎么就犯贱的先去亲吻盛南平了呢!

    她呜咽的求盛南平,“盛南平,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快点吧......”

    “你叫我什么?”盛南平骤然发力,疼的周沫‘嗷’的一声叫出来,“啊......”

    “我问你呢?你叫我什么?盛南平!!!”盛南平很生气,动作更加粗鲁莽撞了。

    “啊......老公......老公......”周沫立即娇娇弱弱的叫着,以为盛南平会快点结束这样的排山倒海。

    可是盛南平听着周沫婉转娇媚的声音,让他更加不肯善罢甘休,嫩呼呼的紧让他尝不够,热血沸腾的恨不得把把周沫揉碎了吃下肚去,恨不得要上她几百万次.......

    周沫浑身酸软的跌趴在床上,盛南平一离开她的身体,立即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盛南平奋战的汗流浃背,一结束就进到浴室冲了个澡,他冲过澡后,想抱着周沫来洗洗,见周沫闭着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竟然睡着了。

    他的嘴角不由微微上翘,带着笑意为周沫盖上薄被,又亲了亲周沫的脸颊。

    此时,盛南平这边已经下班了,他想要躺在周沫身边,搂着周沫睡一会儿,等周沫睡醒了,再带周沫去吃饭。

    盛南平坐到床上,无意间一撇,看见了周沫鼓鼓囊囊的大挎包,盛南平马上想到了被周沫放进包里的小电脑,还有当时周沫明显不对劲的眼神和脸色。

    他做了那么多年的特工特警,一眼就看出周沫有事情瞒着他,防着他,而这件事情并不是周沫嘴里说的周程程的事情。

    盛南平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下,低头仔细看看周沫,见周沫确实睡着了,盛南平长臂一伸,把周沫的大挎包拿了过来。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卑鄙,但周沫是他的妻子,他必须得知道周沫在做什么,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盛南平用他所谓的理由,理所应当的打开了周沫的笔记本。

    笔记本屏幕一片漆黑,无论盛南平按哪个键子,周沫的笔记本就是没有反应,盛南平根本打不开这个笔记本,更别提发现什么秘密了。

    盛南平无比挫败的把周沫的笔记本合上,放进了周沫的大包里面。

    他郁闷的躺到周沫身边,看着周沫粉嫩可爱的小脸,咬了咬牙,小丫头片子,看着年少无知,纯情可爱,其实可恶着呢!

    一个破笔记本还设置的那么机密,明显是在防备他吗!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最亲的丈夫!

    盛南平越想越气,干脆起身,到外面的办公室去工作了。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的,在梦里还在输入着代码,破译着盛南平电脑里的文件,突然,盛南平走了进来,厉声呵斥她,“周沫,你在做什么呢......”

    “啊!”周沫一惊,从梦中醒了过来,忍着狂跳的小心脏,四处看了一圈,并没有看见盛南平在身边,她闭了闭眼睛,松了口气。

    周沫喘息了一会儿,猛然想到了自己的笔记本,暗骂自己是猪头,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盛南平吃干抹净,而且她还睡着了!

    她立即从床上坐起,将自己的大包扯过来,见小笔记本还在大包里,周沫才算放下心来。

    周沫知道,以盛南平的电脑水平,就算把笔记本拿到手里,他也打不开的,除非盛南平把笔记本拿给他身后的高手。

    就算知道盛南平打不开这个笔记本,周沫还是将笔记本开机运行起来,因为她的笔记本是有特殊设置,如果有人碰触笔记本上的任何键盘开关,或者试图开机,笔记本都会自动记录的。

    周沫想要看看,盛南平到底相不相信她,有没有动过她的笔记本!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