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恨从心头起
    周沫看着盛南平这个开心的小表情,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盗取盛南平的硬盘,一定会被盛南平发现的,不知道那个时候,盛南平会是什么表情了。

    她振作了一下精神,吩咐司机去盛南平的公司。

    在周沫的强烈要求下,大康不再负责看护周沫了,改由其他两个高级别的保镖跟着周沫了。

    盛南平考虑杰森的余孽作乱可能性小了,而大康总跟着周沫也不事,对大康来讲是大材小用了,而周沫对大康是又怕又烦的,盛南平就把大康叫了回来。

    周沫为了盗取那个硬盘,这些天是一门心思的讨好盛南平,她见路边有家高档男装店,她快速的跑进去为盛南平选了两件衬衫。

    盛南平的衣服整体都是黑白灰为主色调,高冷又严肃,周沫给盛南平选了两件颜色和款式都年轻活泼许多的,想着盛南平穿上衬衫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了。

    周沫到了盛南平的办公室的时候,盛南平并不在办公室,屋内却有股浓重又熟悉的香水味道,周沫不由疑惑的皱起眉头......

    这个香水味很熟悉啊,是谁身上的呢?

    周沫稍稍一想,就想到了费丽莎了,想起了费丽莎娇艳的脸庞,上扬的语调,诱人骄傲的身材......

    这个女人就像蟑螂一样存在于周沫和盛南平的中间,让人恶心厌烦,却没有办法根除。

    周沫甩甩头,决定不想令她心烦的费丽莎了,得抓紧时间去找那个硬盘。

    她走到盛南平的办公桌前,刚要打开盛南平办公桌的抽屉,听见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连忙坐到盛南平的老板椅上。

    办公室的门一开,呼啦啦走进来一帮人,盛南平,凌海,盛东跃,姜安迪,大康,小康,费丽莎......

    周沫没想到会进了这么多人,顿时有些尴尬了,刚想从椅子上站起来,盛东跃已经咋咋呼呼的嚷嚷开了,“矮油,小嫂子啊,你坐在这老板椅上,比我哥可有气派多了,啧啧啧,简直就是一个商界女强人啊......”

    你叫唤个屁啊!

    周沫瞪了盛东跃一眼,人高腿长的盛南平已经走到周沫的身边,宠溺的揉揉周沫的头,“在这坐着,下面有零食,吃吧!”

    然后,盛南平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周沫前几天坐的小椅子上,面色平静的招呼大家坐下。

    周沫自然知道这样不妥的,她还想要站起来的,到里面的休息室躲会,但一看见瞠目结舌的费丽莎,周沫坚定坐在盛南平的椅子上,没有动。

    费丽莎瞪着一双美目,红唇微抿着,这么冷的天气,依然穿着一身性感的短裙,勾勒完全的线条,胸前山恋起伏,若隐若现,引人遐想连篇。

    这个女人确实有本钱,她的美超过了一般的范围。

    妈蛋啊,她穿成这样在公司里乱转,明显是在勾引盛南平啊!

    凌海和大康等人都已经习惯盛南平对周沫没有底线的宠爱了,他们都很淡定的坐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盛东跃坐在周沫的对面,则对着周沫挤眉弄眼的。

    盛南平一个眼神扫向自己的亲弟弟,目光锋利如刀。

    盛东跃吓得一缩脖子,真怕他哥为了这个小女人把他大义灭亲了,盛东跃连忙正襟危坐的看着盛南平,不敢再招惹周沫了。

    周沫仰靠在盛南平舒服的老板椅上,拿着薯片咔嚓咔嚓的嚼着,手里拿着小游戏机,神情悠然。

    凌海和大康都能保持淡定,一本正经的听着盛南平的训话,盛东跃,小康,姜安迪几个人就不行了,脸上的表情是愤愤然的!

    周沫竟然把盛南平这么高大上的办公室当成了她的休息室了,吃喝玩乐的太逍遥自在了吧,跟周沫一比,他们这些人的待遇就太尴尬了……

    他们几个原本在盛南平的眼中还是很被看重的,各个如同金子一样闪闪发光,在其他同事面前可以耀武扬威的,但跟这个小丫头片子一比,小丫头就是天上的明月,他们是地上的沟渠了。

    而费丽莎则一直聚精会神的听着盛南平的讲话,双眸定定的看着盛南平的眼睛,好像她的世界里只有盛南平,其他人都是空气。

    盛南平把这些人重要的人叫到他办公室开小会,自然是有特殊的事情要吩咐,而且都是台面下见不得光的买卖。

    有周沫在身边,盛南平加快处理事情,长话短说,简明扼要,而且语言很隐晦,他其实是不想瞒着周沫什么,他怕周沫听见这些事情后会害怕。

    周沫摆弄着游戏机,耳朵却听着盛南平说话,有些事情盛南平虽然说的隐晦,但她还是能听懂的,因为段鸿飞原来就是做这些的。

    而段鸿飞那家伙还抱着要周沫做他媳妇的心思,为了让周沫做好他的贤内助,证明给他姑姑看,特意用心教过周沫这些暗语都代表什么的。

    周沫听懂了盛南平说的话,也听出来了盛南平对她的回避,盛南平有些事情不想让她知道的。

    她听着盛南平用隐晦的话吩咐着费丽莎,心里骤然一紧,盛南平口口声声说爱她,什么都愿意给她,但还是防备着她,宁可把这些事情告诉费丽莎,也不告诉她。

    盛南平和费丽莎才算是志同道合,才算是信任贴心吧!

    周沫突然站起身,拿着游戏机走向了休息室,她听见小康低声的说:“艾玛,总算是走了,咱们可以好好说话了!”

    而周沫也清楚的听见,盛南平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些,也不再那么隐晦了。

    周沫走进休息室,索性将休息室的门关严实,既然不想让她听见,她就一点儿不听了。

    她坐在大床上生了会闷气,然后就开始翻腾休息室里的床头柜,电视柜,床铺下面......憋着一口气似得翻找可能藏着硬盘的地方。

    对于偷盛南平硬盘的事情,周沫原本还心存点愧疚呢,现在一点儿愧疚都么有了,盛南平这样心机深沉的男人,压根就没有把她当做妻子看,她也不用把他当丈夫看了。

    周沫气呼呼的翻腾了一会儿,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找到的,休息室干净的连片废纸都没有,很符合盛南平严谨的性格和作风。

    她愤懑的捶了一下床,听见外面那些人有离开的声音,她立即躺在了床上,假装玩游戏。

    很快的,盛南平走了进来,坐到了周沫身边,伸手将周沫的游戏机抢了下去,笑着训斥,“别躺着玩游戏,累眼睛!”

    周沫翻身滚到盛南平的怀里,娇嗔的叫着:“我不用这个玩,用什么玩啊?把你电脑让给我玩游戏啊?”

    盛南平沉默了一下,说:“我叫人给你装一台最高配置的电脑,送到办公室来,你想玩什么有些都可以的!”

    周沫头埋在盛南平的怀里,心却慢慢的沉下去,盛南平无论嘴上怎么说爱她,终究还是防备她的,终究不会像段鸿飞那样,对她完全的不设防。

    过去的那些年里,周沫生活在段鸿飞的身边,段鸿飞开什么会都不会背着周沫,他的电脑随便周沫动,办公室和家里随便周沫进出......

    周沫突然有些想段鸿飞了,难怪人家都说从小的夫妻好,或者喜欢跟发小相处,还真是这么个理,从小一起长大的人,还真不隔心的。

    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

    段鸿飞这个坏小子不知道忙什么呢,已经好久没有给周沫打电话,发信息!

    周沫忽然觉得自己够差劲的,这些年一直是段鸿飞在毫无条件,毫无保留的对她好,而她对段鸿飞却爱理不理的,用到段鸿飞了,就呼之即来,不用段鸿飞了,就挥之即去了。

    段鸿飞会不会真的遇见什么事情了?

    周沫这么一想,有些担心了,想着等自己有空了,一定要给段鸿飞打个电话,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呢!

    “我不要电脑了,你也别叫人买了,太麻烦,我也不会过来几次的。”周沫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一颗心也慢慢的变冷了。

    周沫真要狠下心对付盛南平,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她曾经是响彻国际的曼珠沙华,只要一本电脑在手,就可以横行天下的。

    她从床上坐起来,推推盛南平,“你去工作吧,我来也不能影响你工作啊!”

    盛南平多敏锐啊,马上察觉到周沫态度的变化,认真的看着周沫的小脸,“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我做错什么事情了?说错什么话了?”

    “啊......有些累了,好多天不拍戏了,第一天拍戏有些累了。”周沫对盛南平笑笑,“你别担心我了,快点去工作吧,我先睡会!”

    盛南平见周沫脸色不太好,好像真是累了,他点点头,“好,你先睡吧,忙完这点事情,我带你去吃大餐!”

    周沫笑笑,将头埋在枕头里,她实在有些装不下去了。

    盛南平走出了休息室,周沫马上将休息的门轻轻的反锁上,然后拿出了她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