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无语问苍天了
    周沫同沈放说着话,手里的罚单已经开好,夹在跑车上面,“记住了,去交罚款!”然后转身就走,还背对着沈放挥挥手,无比潇洒。

    沈放气的咬牙切齿,却拿周沫无可奈何,只能恨恨的盯着周沫的背影叫,“黄毛丫头,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咔!”黄启明声音激动了喊了一声,然后很开心,很大声的说:“周沫这段非常棒啊!动作干净利落,眼神转化到位,表情极其符合人物设定和年龄,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一旁的编剧邱丽艳也压抑不住欣喜,点头说:“最重要的是气质气势皆具备啊,既有女警察的正气凛然,又有女孩子的俏皮可爱,而且还不用替身演员,一个娇柔的小姑娘,竟然过肩摔了高大的男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哈哈哈,我这次算是赚大发了,周沫真是文武全能啊!”黄启明开心的大笑着,他觉得自己捡到了宝,周沫好像天生就是为演戏而生的。

    黄启明夸赞了周沫一翻,又拍拍沈放的肩膀,“放子,发挥稳定,表现不错啊,刚刚那一摔没事吧!”

    “没事的!”沈放若无其事的笑笑,心中已经有一万头草泥马飘过了。

    你们都特么的注意到那女人演的好了,谁顾及一下劳资的感受啊!

    之前不是说好动作戏用替身的,毫无准备让一个女人给摔了,我也是七尺高的汉子啊!现在可到好,屁股是火辣辣的疼,脸是火辣辣的热啊!

    沈放不经意般瞟了旁边的周沫一眼,见周沫正低头整理着衣服,小脸微微泛着红晕,白里透红,如同三月的桃花,诱人采摘......

    呸呸呸,想什么呢想什么呢?

    沈放暗自唾弃自己,这个胆大妄为的小丫头,太不尊重前辈了,找机会一定修理她一下!

    黄启明又看向肖悦奇,“奇奇这段也演的很好啊,眼神表情都非常到位,没想到你们三个人在一起,真的碰撞出火花来了!”

    肖悦奇对着导演的时候,自然笑颜如花,嘴甜的说:“都是导演营造的氛围好啊!”但实际上她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

    刚刚的表演当然到位了,因为那就是本色表演,她是真真切切的嫉恨周沫,造不!

    周沫这个狐狸精,她倒是小看了她!

    肖悦奇自己演技虽然不佳,但别人的演技是好是赖,她还是能看出来的,尤其刚刚周沫那充满实力的一个过肩摔,肖悦奇不得不服气了。

    肖悦奇原本以为周沫就是花瓶般的存在,她如果表现的好一点儿,完全可以夺了周沫女一号的风采,那样报道出去,她的风头可算出大了,结果,周沫这么一摔,就算累死她也追不上了!

    尤其导演和编辑又是这样的夸赞周沫,肖悦奇简直就跟吃了一斤翔一样的难受。

    周沫听着大家的夸奖和赞扬,不禁想起了林领。

    如果没有林领,就没有周沫今天漂亮的过肩摔了。

    过肩摔这个动作不需自身有太大的力量,讲究的是四两拔千斤,最最重要的是技巧性,对于肩膀的位置,身体的高低,脚的方向,动作的连贯性和速度都是有很专业的要求。

    缺少这其中的一项,可能完不成这个动作,也可能完全的很难看,人不是从肩膀处翻过去的,而是从旁边硬扯过去的。

    如果不是林领的倾囊传授,教会了周沫很多的技巧,带着周沫做了无数次的练习,周沫是无法轻松完成这个动作的,并且受到这么高的赞誉。

    周沫想着林领黑而端凝的脸庞,很想给林领打个电话,但想到盛南平妒火中烧的样子,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黄启明受到了鼓舞,接下来选了两场周沫和沈放的戏来拍,都是周沫和沈放成年后重逢的场景,都是周沫在欺负沈放的戏。

    周沫很放的开,行云流水般,演的不错,但沈放好像有些别扭,被导演喊‘咔’了两次。

    黄启明见沈放脸色有些不对劲,就喊过来沈放,“放子,怎么了?不舒服吗?”

    沈放用手揉揉脸,闷闷的说:“恩,有些不舒服。”

    “哦,那你快坐下休息一会儿吧!”黄启明又喊来助理,给沈放到了杯热水。

    沈放坐下休息了,导演要看看曾景瑞和周沫搭戏的感觉,安排了一场戏叫曾景瑞和周沫演。

    曾景瑞可是个真正有颜值有演技的实力派演员,而且他很珍惜这次复出的机会,剧本被他吃透于心,同周沫对起戏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而周沫一站在曾景瑞的对面,突然找到与兰宴搭戏的感觉了——跟这样的高手在一演戏,周沫都不用太琢磨自己该怎么演,话要怎么说,当他们看着她的时候,她就自然的入戏了,跟着他们演就行了。

    周沫和曾景瑞的第一场戏,是周沫放假后, 从警校回到家里,看到阔别数日,十分想念的叔叔时,周沫欢快的扑了过去,抱住了曾景瑞,“叔叔,我回来了!”

    曾景瑞眼中露出一抹欣喜,凝视着怀里女孩的容颜,琉璃般的眸子里满是深情,但很快就变为了哀伤之色。

    之后就非常长辈似的揉了揉周沫的头,不着痕迹的推开了她,“小吃货,是想我了,还是想我给你做好吃的了!”

    “我都想啊!”周沫黏腻的挽上曾景瑞的胳膊。

    曾景瑞伸手在周沫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你先去洗澡,我给你做红烧排骨!”

    “叔叔,你真好!”周沫对着曾景瑞甜甜的一笑,蹦蹦跳跳去洗澡了,曾景瑞看着周沫的背影,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咔!”黄启明开心的喊了一声,“不错啊,你们在一起感觉很搭,而且配合的很默契,不错!”

    围观所有人看了这场戏也都是满脸叹服。

    曾景瑞的演技真不是吹出来的,真是爆表啊!

    接下来又拍了曾景瑞和周沫的两场戏,全都非常顺利的一次通过,两人默契得就好像合作过无数次了一样。

    导演很开心,周沫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第一天拍摄还算顺利,这也可以算作开业大吉了。

    黄启明今天只是想试一下几个主演的戏,感觉很是满意,就早早的收工了。

    “今天咱们剧组第一天聚在一起,等下我请大家吃饭啊!”黄启明很豪气的说。

    周沫正琢磨着要不要去吃饭呢,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一看来电显示,是盛南平打来的。

    周沫连忙找了个安静角落接电话,“喂,干嘛啊?”

    “你贼兮兮的干什么啊!”同周沫的小声小气,紧张不安比起来,盛南平的声音坦然而安稳。

    我靠,你大总裁太不知道民间疾苦了,我身边都是人,以为是你一个人唯我独尊的豪华办公室呢!

    周沫没时间跟盛南平计较这些事情了,问:“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

    “你们拍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盛南平这两天一直跟周沫呆在一起,周沫为达目的,又一直哄着他,顺着他,跟他说着甜言蜜语,盛南平跟周沫呆习惯了,周沫突然拍戏走了,他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

    “我们拍完戏了,但导演要请我们去吃饭……”

    “不去。”盛南平铿锵有力的说。

    周沫给气的,都想拿鞋底子削盛南平的脑袋,“大哥啊,导演可是我们这里的老大啊,我的衣食父母啊,他攒的饭局我都不去,我找死呢!”

    “以后这种饭局你都不用去的,我会给你想办法解决掉,你等下回来就行了。”盛南平说完,很强势的挂断了电话。

    看着挂掉的手机,周沫真要无语问苍天了,遇上这样强势的老公,她真的好无奈啊!

    周沫先去化妆间换衣服,在化妆间门口看见了肖悦奇,肖悦奇微微低头摆弄着新作的手指甲,一副无比轻蔑的样子,把从身边经过的周沫完全当空气一样。

    混了好久的娱乐圈,周沫见多了这种人,也算见多不怪了,她也没有理睬肖悦奇,直接走进了化妆间。

    周沫真的不想仗势欺人,但如果这个女人一再挑战她的底细,她可不在乎做个腹黑的小女儿,要找她的男人保护她呦!

    很快的,黄导演的助理过来歉意的通知,“对不起大家了啊,黄导刚刚接到电话,要去谈点重要的事情,黄导只能改天请大家吃饭了,对不住了,各位......”

    盛南平办事果然是稳妥周全啊,他会从导演那边入手,不用周沫感到一点儿的为难,反过来还要导演来跟她说对不起了!

    周沫重新高兴起来,坐到自己的车上,喜滋滋的给盛南平发微信,“亲爱的,我这边结束了,你在哪里呢?”

    盛南平很快就回复了周沫,“我在公司,这边工作很快处理完,等下我就回家去。”

    周沫眼睛一转,给盛南平回复,“老公啊,你忙工作吧,不用急着回家了,我去你办公室陪你吧!”

    盛南平很快回复了周沫,“好!”附带着一个开心笑的表情。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