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眼神杀
    盛南平揉着周沫的头发,声音低沉又温柔的教训着周沫,“沫沫啊,你以后不能再这样任性了?不能这样说跑就跑了啊!”

    周沫真的是又困又累了,她没有力气同盛南平犟嘴,只能哼哈的答应着盛南平,“恩。”

    盛南平心中一喜,又说:“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商量,我们可以交流的,不能赌气沉默,那样只会让矛盾越来越多的!”

    “恩。”

    盛南平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而且是连续作战,身体消耗也很大的,但他高兴的睡不着。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这样乖巧,可爱的周沫了,他抱着周沫,同她低声轻聊着,也没什么重要事情,不过将他的一些观点输送到周沫的脑袋里。

    周沫一一懒懒的嗯啊答应着,她觉得盛南平的声音好像有种催眠的作用,没过多久,她就眼睛一闭,睡着了。

    这个晚上,周沫做了个梦,梦里的事情乱七八糟的,好多人影和事情纷至沓来,她看见了贵气优雅的乐盛,他对着她笑,“周沫,你把我都忘了吧!还记得我帮助过你吗?”

    “乐盛,你现在在哪里呢?还在监狱里吗?你妈妈的事情,你知道吗?”周沫心急火燎的问着。

    乐盛一下变了脸,面目狰狞的盯着周沫,咬牙切齿的说:“你还好意思问我啊,都是你老公害了我,害了我妈妈,你还好意思问我啊?

    周沫,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盛南平的,我一定让你们付出雪的代价.....”

    周沫吓得连连往后退,感觉自己碰到一个人的身上,她一转头,看见了披头散发的乐云逸。

    乐云逸面容凄楚,衣不蔽体,颤颤巍巍的跪倒在周沫面前,“你救救我吧,你应该救救我的,是你丈夫把我害得这么惨的,你救救我吧,不然我真的要被他们折磨死了啊......”

    说着话,乐云逸突然口鼻流血的扑向了周沫,周沫吓得“啊”的一声惨叫,急急喘息着睁开眼睛。

    盛南平立即醒了过来,抚着周沫的脸,为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湿,“沫沫,作恶梦了吗,别怕啊,我在这里呢......”

    周沫回想着梦中可怕的情形,心脏依然在突突突地颤动着,恐惧感还十分清晰。

    但看着盛南平近在咫尺的俊脸,她不知道是该投入到盛南平温暖宽厚的怀抱里寻找温暖和安慰,还是远离盛南平这个可怕阴狠的男人,躲开心里的愧疚和不安。

    盛南平没有周沫那些想法和顾虑,已经伸手把周沫抱进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拍哄着周沫,“宝贝,别怕啊,我在这里呢......”

    他的胸口贴着周沫的胸口,可要清晰的感觉到周沫心砰砰跳得很快,看来这孩子真是被吓坏了!

    “沫沫啊,你要不要喝点水啊?”盛南平想办法分散周沫的注意力。

    周沫轻轻的‘恩’了一声,盛南平马上下床,给周沫倒了一杯水,周沫就着盛南平的手一口气将水喝光,感觉气息和心跳平稳了许多。

    盛南平重新上床把周沫抱进怀里,哄着周沫,“沫沫啊,你胆子太小了,一个噩梦都能吓到你,我真的不放心你自己住在外面,你明天就跟我回去吧......”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无声的冷笑一下,你无情将我狙杀的时候,怎么没考虑到我的胆子小,我一个人疲于奔命,会怕的要死啊......

    但她还是轻轻的点点头,她要抓紧时间帮乐云逸脱离苦海,盛南平恨乐云逸,想要惩罚乐云逸,这些周沫都可以理解,但用这样的方式周沫真心不能苟同。

    周沫也知道自己答应帮助乐云逸有些莽撞了,如果她帮不上乐云逸,恐怕乔娜和乐云逸都会对她有想法的。

    如果她成功帮助了乐云逸,盛南平一定会发觉的,之后就会追究责任到她身上,想到上次盛南平对她的无情狙杀,想必这次盛南平也不会轻饶了她。

    但周沫真的没办法看着乐云逸受着那样非人的摧残而坐视不理啊!

    “好的,我明天跟你回家。”周沫点点头,虚软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

    盛南平心中一喜,眉目舒展,没想到周沫做了这个噩梦,给他带来意外的收获。

    第二天上午,周沫叫盛南平带人到楼下的车里等她,她去给乔娜告别,“娜姐,我想快点找人帮忙乐阿姨,所以今天就要回帝都去。”

    “沫沫,你真是我的好妹妹,我和乐阿姨都要谢谢你!”乔娜伸手抱抱周沫,“我今天在这里再停留一天,买些纪念品给亲戚朋友,我明天也要回去的,《来人可期》剧组来通知了,他们要提前开机,我得回去做一下前期准备,你回去以后也调整一下状态,随时准备进组。”

    “好的。”周沫点点头,她很庆幸乔娜没有说同她一起回去,那样她必须同乔娜一路同行,恐怕又要惹盛南平不高兴了。

    盛南平是乘坐私人飞机过来追周沫的,周沫同盛南平一起坐私人飞机回帝都去。

    周沫见盛南平在飞机上还在处理公事,转了转眼睛,亲自给盛南平倒了杯牛奶,送了过去,“老公,你辛苦了!”

    盛南平看着周沫巧笑嫣然,看着周沫手里的牛奶,喉结都耸了耸,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小丫头终于知道心疼他了!

    周沫这次回来以后,对盛南平的态度一直不太友好,几乎从未主动关心过他,而此刻,由周沫送到盛南平眼前的这杯牛奶,看在盛南平眼里堪比玉液琼浆。

    “谢谢老婆!”不太爱喝牛奶的盛南平,接过牛奶杯子,一饮而尽。

    “你公司事情很忙,等下回去你直接去公司吧!”周沫坐到盛南平身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心中一荡,有些不舍与周沫分开,迟疑着没有马上说话。

    周沫把头靠在盛南平的肩上,轻声的说:“要不......要不我跟你去公司吧,做你老婆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去过你公司呢!”

    “欢迎夫人去视察!”盛南平笑了,笑得心花怒放的。

    周沫其实很不喜欢去盛南平公司的,她不是个张扬的人,怕别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也不想借着盛南平的身份狐假虎威。

    “我们有没有办法分开走啊?或者,不让别人看见我去你的办公室啊?”周沫靠在盛南平的肩上,同盛南平柔声商量着。

    “当然可以了,你可以乘我另外一部电梯上去,直达我办公室,没人会看见你的。”盛南平放下文件,握住周沫的手,与周沫来个充满柔情蜜意“一眼万言”的眼神杀。

    周沫心虚,有些不敢面对盛南平的眼睛,急忙闭上眼睛,装作亲昵状,偎向了盛南平的怀里。

    盛南平只觉得幸福极了,也闭上眼睛,伸出胳膊搂抱着周沫。

    他的大手紧扣着周沫的小手,安静地沉浸在这份突如其来的甜蜜之中,心情好的也是没谁了。

    周沫随着盛南平一起来到致远国际,看着如剑一样拔地而起,直入云霄,气势磅礴的办公大楼,周沫抿了抿唇,这个大楼跟它的主人一样,华贵,冷硬,带着逼人的寒气。

    她深吸一口气,跟着盛南平从侧门走进了致远国际的办公大楼,七绕八拐后,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有部直达盛南平办公室的电梯。

    周沫知道,在致远国际宽敞恢宏的一楼大厅,有部漂亮的总裁专属电梯,这个地方的电梯,大概是盛南平留的后路。

    狡兔三窟,盛南平果然够狡猾。

    盛南平这一路上,一直沉浸在很幸福甜蜜的感觉里,大手紧紧握着周沫的小手,并没有太注意周沫的表情。

    电梯门一开,周沫眼前霍然开朗,迎面就是盛南平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的装修风格很盛南平,黑白为主色调,看起来高冷又禁欲,办公桌,书柜,沙发,没有任何与办公无关的杂物。

    周沫走出电梯,眨巴着眼睛打量着盛南平的办公室,脸上不觉露出嫌弃的神色。

    这是人呆的地方吗,简直就是禁锢人工作的牢笼啊!

    盛南平多精啊,伸手捏捏周沫的鼻子,“小丫头,你竟然还嫌弃我这办公室啊,你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做梦都想来到这间办公室见我,预约的人从这里能排到巴黎去了!”

    周沫撅撅嘴,轻哼着说:“他们跪着求你又怎样?排到巴黎又怎样啊?他们都不是你老婆啊!”

    盛南平今天心情好极了,难得开朗的大笑出声,“宝贝,言之有理,无论盛南平怎么英明神武,最终还是拜倒在你面前了!”

    周沫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推开盛南平的手,转悠着参观整间办公室。

    盛南平也知道他这办公室是非常无趣的,推开里面的一扇门,对周沫说:“这里有休息室,你可以在这里玩的!”

    周沫探头看看,休息里就一张大床,别无他物,有什么好玩的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