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特别性福
    “是!”盛南平很标准的给周沫敬了个礼,随后一下把周沫扑倒在床上,“我的小宝贝啊,你可别闹腾了,你可想死我了......”

    周沫虽然听了盛南平的解释,还是觉得气不顺,对着盛南平拳脚相向,“你走开啊,别总仗着身高体壮在我这里耍流氓,盛南平,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多了,我讨厌这样强行的......

    你现在就出去,自己去开房间,我是出来玩了,不是为你来献身了,你马上走,走......”

    盛南平一见周沫这副疯狂撵他走的架势,好像不能再霸王硬上弓了,而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像个经常半夜撞入的暴徒,不适宜故技重施了。

    他被周沫打了两下,突然用手捂着胃,脸上表情无比的痛苦,“哎呀......啊......”

    “你怎么了啊?怎么了啊?”周沫停止了手上对盛南平的暴打,疑惑又紧张的看着盛南平。

    “我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胃疼......”盛南平气息明显微弱下去。

    “啊!?”周沫知道盛南平有胃病的,她连忙坐直了身体,慌慌的说:“我给餐厅打电话,叫他们给你送点粥过来吧!还是我去给你买胃药啊?”

    “不用了,这么晚了,别麻烦他们了,你也不用去买药的,我在床上趴会就好了!”盛南平说完,真捂着肚子趴在了床上。

    他不是笨蛋,他要博取周沫的同情,让这个小丫头心疼一下,免得又要骂他,打他,撵他走,没完没了的跟他算费丽莎的账。

    “噢!”周沫点点头,不放心的又问盛南平,“你这样真的可以吗,不然我叫保镖去给你买点胃药吧!”

    “没关系的,胃病就怕气,我需要养着的......”

    周沫听了盛南平这句话,多少有些了然盛南平的意思,她靠在床头,仔细打量盛南平的脸色,半信半疑的问,“你是不是在装病啊,你真的胃疼吗?”

    盛南平立即微微皱起眉头,看似有些不悦了,虎着脸说:“我,盛南平,堂堂致远国际的大总裁,我会装病吗?我需要装病吗?”

    我看你好像是会的!

    周沫嘎巴了两下嘴,终究没敢说出这句话。

    盛南平自知他的身份地位高,但他自幼就生在大富之家,受人恭敬,反倒对这些都习以为常,不以为意了,从来不会拿他的身份说事。

    今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以身份地位压人,压制他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妻子。

    看着周沫吃了憋一样,嘟着花瓣般的小嘴,脸颊上的梨涡一闪一闪的,盛南平将脸埋在枕头里,偷偷的笑了, 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但此刻却是温良无害的。

    盛南平现在终于知道女人为什么都喜欢撒娇装可怜,因为这招确实能有所收获,达到既定的目的。

    周沫隐约感觉到了盛南平对她的欺骗,想要发作,忽然想起了乐云逸的一身风尘疲惫之色,想到乐云逸身上浓烈的廉价香水的味道,想到乐云逸每天要面对的羞辱,还有那些变态的人和事......

    她心中一抖,忍下怒意没有发作,此时此刻,她不能再跟盛南平闹僵了。

    周沫默默的躺到床上,但和盛南平保持了一点儿距离。

    盛南平见周沫不再撵他走了,他暗暗的松了口气,想了想,又低低的‘哎呀’了两声。

    周沫很想不理睬盛南平的,但盛南平的叫声近在耳畔,她没有办法装聋子,只能问了一句,“怎么了?你的胃还疼啊?”

    “嗯,还是有些疼的......哎呀......老婆啊,你帮我揉揉呗......”盛南平声音虚弱的说。

    周沫刚想伸手去为盛南平揉胃,猛然想到,乐云逸所有痛苦的来源,就是躺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并不是胃疼的病人,他的虚弱,他的痛苦都是假象,反之,他强悍,霸道,心狠手辣,计谋百变,如果他真的想摆脱此刻的病痛,会有千千万万种办法,绝对不需要她出手相助的。

    周沫的心在瞬间就凉了,硬了,她淡淡的说:“如果你胃很疼的话,不要在这里哼唧了,叫外面的保镖给你买药,或者直接送你去医院,我很困了,你不要乱叫影响我睡觉啊!”

    盛南平被重重的噎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演技太差,还是小丫头的心太狠,怎么对生病的他漠不关心的啊!

    他被周沫的态度激怒了,微微抬起点身,懊恼的斥责周沫,“我是你丈夫啊,我生病了,你怎么对我不闻不问,漠不关心的啊?”

    周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紧不慢的说:“盛南平先生,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大总裁,请你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说话。

    首先,我没有对你不闻不问啊,我刚才已经问你了,你怎么了,你说你胃疼,其次,我没有漠不关心,我关心你了,我想要给你叫粥,叫人买药,但都被你拒绝了,你还想我怎样啊!”

    盛南平差点吐血三升了,他知道小丫头牙尖嘴利,但从来没觉得她这么可恶过啊。

    他气吁吁的说:“我是拒绝了你的那些帮助,但我现在想你帮我揉揉胃,你都不肯吗?”

    “我不是不肯帮助你,而是怕把你的病情耽误了,你是大总裁,身娇肉贵的!揉胃,其实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如果揉就能治好胃病,还要医院干什么啊,还卖胃药干什么啊?都在家里揉就行了!”

    盛南平气的一翻白眼,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小丫头片子,算你狠!

    周沫见盛南平不再说话了,更加确定盛南平是在装病了,她索性也不理睬盛南平了,抬手关了台灯,闭着眼睛就睡觉了。

    盛南平抿着唇,生了会闷气,渐渐的感受到了黑暗中周沫甜香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好像罂粟似得,混着他的心魔,一点点催开了渴望的花朵。

    他喉咙紧了紧,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般,抬手摸向周沫。

    周沫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被盛南平这样一摸,一下子就醒了,第个一反应就是向后缩了一下。

    “你......你又想干嘛啊?”周沫气恼的质问盛南平。

    盛南平也觉得挺尴尬的,舔舔嘴唇,说:“我冷啊,你把被子分我一半啊!”

    周沫这才注意,确实是她自己拥着大被入睡呢,“啊!”她答应一声,把被子往盛南平那边让让,盛南平也不客气,掀开被子往里面一进,就来到了周沫身边。

    “啊......”周沫意识到危险的时候,盛南平已经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盛南平不等周沫说话,他先抢着开口,“老婆啊,还是你身上暖和,抱着你,就像抱着小火炉子,我的胃舒服多了!”

    周沫没有办法再推开盛南平了,只能做盛南平的小火炉子,可是盛南平的手脚却不老实,而且越做越出格,

    “你干什么啊?别这样......哎呀......”周沫开始挣扎。

    “那你想怎么样啊,这样……还是这样啊……”盛南平声音涩哑的问,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挺不要脸的,像无耻的登徒子,不堪的大流氓,但没有办法,他想她,想要她,根本控制不住。

    “你不是胃疼吗?还发什么神经......啊......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周沫喘息着警告盛南平。

    “我很快就好的......”盛南平压根听不进去任何话了,呼吸开始变得粗重了,为了不让周沫那么讨厌他,他尽量压抑住冲动,轻轻的动。

    他知道昨晚有些失控了,而周沫不大喜欢也不大习惯他那个样子。

    周沫被盛南平困在柔软的床铺上,很快的,额头上就出了细细的一层汗,呼吸开始不稳了,脸也开始发热了,她的身体已经被盛南平*出来了,阴阳摩擦产生的电流迅速在她全身蔓延,她身体诚实的悸动着。

    盛南平对周沫的身体无比了解,立即像得到了鼓励一样,压抑的渴望骤然爆发了,周沫随之发出靡魅而痛楚地叫声......

    周沫被折腾得筋疲力尽,呜咽求着盛南平:“别......你饶过我吧......”可这样婉转娇柔的哀求声音,引得盛南平更加兴奋,更加不肯善罢甘休了。

    盛南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以前并不热衷此道的,但只要一碰到周沫,他就像着了魔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即使周沫如此抗拒他,他还是控制不住。

    他在感官上无比愉悦的一刻,周沫已经累的软软跌趴在了大床上,盛南平心满意足的抱着周沫,大手摩挲着周沫的头发,邪魅的坏笑着,问:“沫沫,我好不好?有我这样的老公,你是不是特别性福啊?”

    周沫哪还有精力回答他这些问题,整个人昏昏欲睡的窝在盛南平的怀里,这个时候的她倒是极其乖巧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