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女版陈世美
    餐厅内开着中央空调,室内温暖如春,周沫听着乐云逸的话,后背薄薄的渗出一层冷汗来。

    她知道盛南平有多狠的,这件事情如果败露出去,她,乐云逸,乔娜,谁都别想善终。

    盛南平现在真是形如大魔王一般的存在了。

    “乐阿姨,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说的。”周沫郑重的对乐云逸保证着。

    “好,那就谢谢你了!”乐云逸感激的点点头,她又对周沫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先行从这里的侧门离开了。

    乔娜去吧台买单,周沫拿出手机看看,见上面有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盛南平和大康打给她的,还有盛南平发给她的微信。

    “沫沫啊,你们去哪里玩了?”

    “沫沫,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周沫,为什么不接听电话,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周沫,你马上给我回信息!”

    ......

    盛南平信息中的语气一条比一条严肃,周沫撇了撇嘴,轻哼一声,阴狠毒辣的独裁者,我干嘛要听你的话啊!

    “沫沫,我们走吧!”乔娜买完了单,亲昵的挽上了周沫的胳膊。

    她们两个也从侧门离开了这家私房菜馆,走出好远之后,周沫想了想,给大康回了条短信,“我们刚刚逛街吃东西去,很安全。”

    她可以不在乎盛南平的,但她怕回去以后大康冷飕飕的盯着她看。

    周沫发过信息后,就不时的拿着手机看,大康没有搭理周沫,没有给周沫回信息,但盛南平的微信很快发过来了,“沫沫,把你现在的位置发给我!”

    干嘛啊,又想让保镖跟踪我!

    我就不发!气死你!

    周沫轻哼一声,不理睬盛南平,但忽然想到了答应乐云逸的事情,她现在不能再跟盛南平较劲了。

    她想了想,给盛南平回了条短信,“我们马上回酒店了,还发位置干什么啊?”

    盛南平秒回周沫,“你们没什么事情吧?”

    “能有什么事情啊,太平盛世的,你不要那么胆小紧张了!”

    盛南平握着电话,看着周沫回的这条信息,一口老血都卡在嗓子眼里,气咻咻的把电话仍到了一边。

    这辈子,第一次有人说他胆小紧张,如果不是因为在意小丫头,他至于紧张胆怯吗!

    盛南平抿着唇生了会闷气,还是忍不住把手机拿过来,给周沫发来条信息,“你们怎么回酒店?”

    在发信息的时候,盛南平就想到了,周沫可能还跟他怄气呢,不会回他这个信息,果然,周沫真的没有回复他。

    盛南平盯着手机,忽然想到了一个词——“贱男!”

    他以前看见哪个男人在女人面前低声下气的犯贱,他都想一飞脚过去踹死那个没出息的东西,结果今天,他也成了这样贱兮兮的男人。

    盛南平揉了揉脸,贱男就贱男吧,无论哪个男人,一生中总有犯一次贱,或者犯几次贱的。

    他豁出去脸皮了,又给周沫发微信,“你们走到哪里了?你们吃饭了吗?”

    周沫不回信息,盛南平又发,“沫沫啊,你别生气了,行吗?等下你回到酒店,我给你打电话,我们好好谈谈!”

    女人是要作一些的,但要会作,要懂得适可而止。

    周沫马上要有求于盛南平了,不能跟盛南平太作了,她懂得适可而止的。

    她见盛南平连续给她发了几条信息,她适当的给盛南平回了一条,“我跟你这样的独裁**者无话可说,谁喜欢听你说,你就找谁说去吧!”

    盛南平压根不在乎周沫的冷言冷语,见周沫肯给他回信息了,他就开心了。

    他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着,看不够似得看着周沫发过来的短短一行字,看了几遍后,盛南平砸吧出不对味了。

    “沫沫,你什么意思啊?谁喜欢听我说话啊?我跟谁说去啊!”

    周沫这次倒是极爽快的给盛南平回了信息,只是爽快的盛南平顿时气结,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呸,老奸巨猾的男人,别装糊涂了,你自己做什么事情,你心里没数吗!”

    现在周沫跟盛南平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提这个‘老’字,这是盛南平的一块心病。

    盛南平郁闷至极的问周沫,“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真的嫌弃我老了啊?”

    呃......大总裁的关注重点……怎么有些异于常人啊……她说了那么多个字,他就关注到这个‘老’字上了啊!

    周沫莫名其妙的皱皱眉,暂时不理睬盛南平了,转头同乔娜聊天,往酒店走。

    盛南平一见周沫不说话了,以为周沫这是默认了呢,双手狠狠拍在办公桌上,办公桌上面的东西都跟着抖了抖。

    他气吁吁的又给周沫发信息,“周沫,反了你,你竟然敢嫌弃我老!”

    乔娜和周沫各自买了盒双皮奶,吃的正欢快呢,压根没看见盛南平怒气冲冲的回复。

    盛南平盯着手机看了半天,见周沫还是没有说话,一腔愤懑都变成了委屈幽怨,“你忘了过去喜欢我时候说的那些话了,现在我被你睡的多了,你就对我没有新鲜感了吧!”

    “周沫,你这是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周沫,你说话啊,你哑巴了啊!”

    ......

    周沫和乔娜回到酒店,一进酒店大门,她先小心的四处看看,见大康并没有站在门口等着教训她,一溜烟的跑进电梯里,迅速的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她这一路上都感到手机在震动了,但她懒得搭理盛南平,回房后先冲澡,敷了片面膜躺在床上,然后才拿起手机。

    看见盛南平这么会工夫,巴拉巴拉的给她发了这么多条消息,有的语气强势,有的语气幽怨,软硬兼施的,活生生的把她说成了女版的陈世美了!

    盛南平如此发飙,这到底是因为毛啊!

    周沫往上爬了爬楼,终于找到原因,都是她那句‘老奸巨猾’惹的祸啊!

    她轻笑一下,给盛南平回了条信息,“老太太过马路我都不服,我就服你了!这小心眼呢!”

    盛南平那边没有给周沫回话,周沫以为盛南平睡觉了,她把手机往旁边一扔,闭上眼睛睡觉了。

    周沫睡着,睡着,感觉身边好像有人,在抱着她,亲吻她,抚摸她......

    哎妈呀,她是做春梦了,还是真有人啊!

    周沫一惊,猛的把眼睛睁开,近在眼前真有一张极其熟悉的俊脸,一个本应该在帝都的人,竟然出现在她的身边了!

    正小心翼翼亲吻周沫的盛南平,很快察觉到周沫醒了,索性用力的亲吻了周沫两下,笑着问:“宝贝,想没想我啊!”

    周沫诧异的看了盛南平一会儿,猛的抬手狠揍了盛南平几下,“我想你妹啊......”

    盛南平被周沫打的有些疼了,往后躲了躲,懊恼的问:“你干什么啊?是不是打我打习惯了啊!”

    “没有,我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周沫一本正经的说。

    盛南平被气笑了,“那你应该掐你自己啊,如果疼了,就证明不是梦。”

    “打你也一样的,看见你疼了,我就知道不是梦了。”

    盛南平伸手抱住周沫,“坏丫头,你是故意打我的.......”

    周沫一把推开盛南平,气恼的瞪视着盛南平,“我就是故意打你的,打你个臭流氓!你是不是有病啊,为什么总是半夜三更爬上我的床啊!谁让你进来的, 你经过我容许了吗?”

    盛南平被周沫骂的有些没面子了,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你是我老婆,我进你的房间,还需要你容许啊!”

    “我是你老婆吗?你不是说我勾搭林领了吗?你不是我喜新厌旧了吗?我这样的女人不配做你的老婆!你根本就不信任我,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啊?”

    盛南平微微皱了皱眉,刚想要发火,忽然想到自己是来找周沫和解的,不是来吵架的,而他连续两天晚上偷偷进周沫的房间,手段确实不光彩。

    他压下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宝贝,对不起啊,我不该怀疑你和林领,其实我也没有怀疑你们,我就是看不得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我就是太在乎你了......”

    女人的心都是软的,周沫听盛南平这样说,气消除了一大半,而她还有求于盛南平,不能跟盛南平一直硬扛着。

    她抿了抿唇,轻哼一声说:“盛南平,你太霸道了,你总是恶人先告状,你说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你受不了,那你怎么去给费丽莎过生日啊!”

    盛南平伸手捏捏周沫的鼻子,苦笑着说:“我的小祖宗啊,我和费丽莎的关系你就不要怀疑了,我要真喜欢她,我直接跟她结婚就完事了,我还用跟她这样偷偷摸摸的吗!

    再者了,我对你都什么样了,你没长心的啊,还是没有感觉的啊,你竟然还怀疑我了啊!”

    周沫翻了翻眼睛,还是觉得气不顺,“以后你再因为私事去见费丽莎,必须提前跟我打招呼,你们不准再私下见面!你知道不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