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狠的六亲不认
    周沫听着自己公爹的一段风流过往,窘迫又不安的双手交握着,听见乐云逸说出盛南平的名字,她不由用力的咬咬嘴唇。

    “盛南平的出生,让盛家上上下下都很开心,暂时粉饰了太平,而我也在那个时候来到了帝都。

    实话实说,盛华庭和盛家都给过堂姐很多钱的,堂姐把大部分钱都拿回了家,让他们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整个山沟的人都羡慕他们家养了个好女儿。

    我当年真是特别羡慕堂姐,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一家人的命运,我发疯了一样的学习,终于考上了帝都一所三流学校。

    但我家里当时也很穷的,堂姐死了,大伯家里也不能接济我们多少钱,只够我交学费的,我只能自己出去打工赚生活费,我没有堂姐的英语好,为了多赚钱,就到夜总会去工作了。”

    说到这里,乐云逸对着周沫和乔娜解释着,“我当时不是去做小姐的,我是做招待的,靠向客人推销酒水赚钱。”

    周沫和乔娜都笑笑,表示相信乐云逸说的话。

    “我做了两天酒水招待,真的赚了些小费,正在我暗暗欢喜的时候,我在夜总会遇见了麻烦,有个又肥又老的男人死缠着我,一定要我出台去陪他。

    我当然不愿意了,我向夜总会的领班求助,但他们说那个老男人很有些势力的,他们也不敢得罪客人,没有人为我出头。

    那个老男人抱着我死命的往外面拖,我又哭又叫,正在最危急的时候,盛华庭如同天降神兵一样出现了。”

    乐云逸说到这里,眼中露出异样的光彩,神情都是甜蜜幸福的。

    周沫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就是冤孽啊,无论哪个女人,遇见这样英雄救美的梗,都会怦然心动的。

    “因为我和堂姐长的有些像,盛华庭毫不迟疑的救下了我,把我从夜总会带走了。

    他把我带到了一间咖啡厅里,问询了我的情况,知道我是乐云静的妹妹,立即答应以后都会照顾我。

    盛华庭不许我再到夜总会工作了,他给我钱供我读书,日常花销,还会送我各种礼物,带我出去吃饭……

    我是从山沟里出来的女人,第一次见到盛华庭这样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出手大方,温柔体贴的男人。

    而盛华庭一直对堂姐的死心存愧疚,他大概也把我当做堂姐的替身了,对我越发的呵护,宠爱,只要我喜欢的东西,不管多贵都会买下来送我,我还在读书呢,他就送了我房子,车子。

    我在不知不觉中爱上风流倜傥的盛华庭,我们两个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很自然的就在一起了。”

    乔娜和周沫事先都知晓了这个结局,听乐云逸说到这里也没有什么惊讶的,都目光期待的看着乐云逸,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乐云逸沦落到这个地步。

    乐云逸喝了口咖啡,继续说:“盛华庭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对我说了,他除了不能给我盛夫人的身份,其余什么都能给我。

    事实也是这样的,盛华庭给我带来了人间天堂般的奢华生活,我们还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女人该拥有的一切,我都拥有了。

    在这期间,盛华庭的妻子华玉清同他吵过,闹过,但盛华庭此时已经大权在握,完全掌握了致远国际,根本不在乎华玉清怎么样了,他甚至干脆大大方方的搬出来跟我同居了,气的华玉清得了抑郁症。”

    乐云逸说到这里时,神态中不自觉的露出得意之色。

    周沫原本很同情乐云逸的,但看见乐云逸露出这份神色,心里不由一阵反感。

    不管乐云静死的多么冤枉委屈,都跟你乐云逸没有任何关系的,你凭什么心安理得的抢了人家华玉清的老公,而且还毫无羞愧的样子。

    乐云逸很敏感的察觉到周沫神色的变化,她立即做出一副很歉意的样子,撩了撩头发,说:“我知道这件事情后,也觉得非常歉意的,但在我和盛华庭的关系里,我起不了什么主导作用的。

    其实,盛华庭除了我以为,在外面还有好多女人,一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只是把我当做了姐姐的替身,他觉得姐姐是被他和他的家人害死的,对我比其他女人要好一些。

    我同盛华庭在一起,也要忍受许多寂寞,痛苦,嫉妒的煎熬,各中苦楚,只有我自己知道的。

    我对华玉清的事情很是愧疚,也不想再看着盛华庭胡作非为了,于是央求着盛华庭让我和孩子搬到国外去住,我想这样对大家都好一些。

    在这些年里,我和带着孩子一直生活在国外,我和盛华庭的关系也渐渐变淡了,我真的想不再回来的,但盛儿慢慢长大了,他觉得自己是盛家的孩子,他要回来寻根。”

    周沫觉得乐云逸这段话说的还算靠谱,乐盛确实是个不安分的主,当前就是乐盛先跑回过来的,还来招惹她好多次呢!

    “乐盛是孩子心性,这些年一直想认祖归宗,回到国内就开了家公司,他想要做一番事业给盛家的人看,但他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遭人恨,越遭人烦。

    他自己在国内我很不放心的,怕他惹出什么事情来,我就跟着回来了,谁知道我一回来,便惹的华玉清生气了。

    此时的华玉清不比当年了,她精明强干的大儿子盛南平已经取代了吃喝玩乐的盛华庭,强势的掌控了盛家大权,华玉清可以大胆的同盛华庭闹,同盛华庭吵了。

    有一次,华玉清和盛南平在车上吵开了,车子正在快行道上,华玉清激怒之下下了车,没想到,被后面疾驰而来的车子撞倒了......”

    “啊!”乔娜惊呼一声,瞪大眼睛,“盛夫人.......她死了......”

    周沫已经知道这场车祸的后果,脸上只是有些悲戚,华玉清死的确实有些惨!

    乐云逸疲惫的揉了揉脸,重重的叹了口气,“华玉清这场车祸,是我和盛儿所有厄运的*啊!

    华玉清在车祸里没有马上死,但她伤的很重,住进医院不久后就死了。

    其实这件事情跟我和盛儿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盛南平却迁怒于人,恨上了我们,盛南平发了狠一样针对盛儿的公司,还做了很多事情陷害盛儿,最后致使盛儿的公司破产,盛儿还被抓了起来。

    我去求盛华庭救盛儿,盛华庭就去找盛南平理论了,谁知道盛南平狠起来六亲不认的,他竟然指出盛华庭挪用公款,找了司法部门的人过来,将盛华庭也抓了起来!”

    “啊!!!”这下子周沫真的无法淡定了,她万万没想到,盛南平会狠得如此丧心病狂。

    她这次回来后,一直没有听说关于盛华庭的事情,她以为盛华庭又在国外度假呢,没想到他竟然被盛南平送进了监狱!

    乔娜面有惧意的说:“以前我经常听人说盛总是个狠茬子,那时候我就像听笑话一样,看来他是真狠啊,连自己的亲爹都能下手!”

    乐云逸苦涩的笑笑,“盛南平把盛华庭抓了起来,剩下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当然就随便他修理了!

    他对我说,我原本就是夜总会的小姐,攀上了盛华庭的高枝算是幸运的,但我却不肯安分守己,害死他的妈妈,他要替妈妈讨回公道,他说要把我打回原型,让我回到夜总会来做小姐!”

    周沫和乔娜此时已经没有瞪大眼睛惊诧的力气了,她们只能同情悲悯又无奈的看着乐云逸,谁让她的对手是盛南平呢!

    乐云逸闭了闭眼睛,好像在一瞬间苍老了数岁,“我当时是不肯接受盛南平的安排的,如果让我再来夜总会做小姐,还不如让我去死,我宁可自杀也不会来夜总会。

    但盛南平拿盛儿要挟我,他说如果我肯来夜总会,他会尽快放了盛儿,如果不来夜总会,他会让盛儿在监狱里呆上三十年,让盛儿最好的时光都在监狱里度过,但他不会让盛儿死在监狱了,三十年后他会把盛儿放出来,让盛儿无依无靠,无钱无势,而且同社会严重脱节,他要让盛儿生不如死,自己去寻找死路......

    我没有办法,只能听了盛南平的安排,忍着屈辱和眼泪去夜总会做小姐,客人是领班帮我安排的,过了些天后,盛南平下面的人就找到了我,手里拿着一个硬盘,那里面是我和客人们在一起的.......”

    乐云逸说到这里,羞辱的低声哭泣起来,乔娜连忙去安慰乐云逸,而周沫却面色惨白的呆坐着。

    她知道盛南平狠,知道盛南平毒,但没想到盛南平的手段竟然如此阴险残忍,竟然冷酷无情的到了这个地步。

    其实这事真的不稀奇,很符合盛南平一贯的行事风格,他能残忍的命人狙杀她,他能将自己的亲爹抓进监狱,他对间接害死他妈妈的乐云逸怎么可能手下留情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