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恩怨从头说
    “乐阿姨,我们到前面的餐厅去坐坐,我和我朋友都没有吃东西呢,我们边吃边聊天啊!“乔娜热情的握住乐云逸的手。

    乐云逸抿了抿嘴,微微局促的看了周沫一眼。

    乔娜拍拍周沫的肩膀,笑着对乐云逸说:“阿姨,她是我最好最好的妹妹,跟我如同一家人一样,你不用顾忌她的,我们走吧!”

    “是啊,阿......阿姨,我跟娜姐亲如姐妹,我看见你也非常亲切的,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周沫也伸手挽住了乐云逸的胳膊,有那么一瞬间,她又想到了乐盛。

    “好吧。”乐云逸这才勉强的点点头,同乔娜和周沫一起走进附近一家不太显眼,但很是精致的私房菜馆。

    她们是私房菜馆今天最后一桌客人,周沫等人进店之后,客就满了,外面的门关上了。

    在餐厅明亮的灯光下,周沫才看清楚,乐云逸穿的是很薄很透的纱裙子,下面是一条薄薄的黑色丝袜.....

    此时已经是深秋时节,马上就要入冬了,穿着这样单薄会很冷的,最重要的是,乐云逸四十多岁的人了,穿的这样清凉,有点太......

    乐云逸也感觉自己这副打扮很是轻佻,尴尬的往下拽了拽裙子。

    “乐阿姨,你坐啊!”乔娜很亲热的拉着乐云逸坐下。

    乐云逸点点头,坐下了下来,端着一杯热咖啡,慢慢的喝着。

    周沫从她的举止行为上,依然能看出几分优雅和高贵,只是脸上扑着厚厚的脂粉,脂粉下面细细的皱纹,将她又拽入风尘之中。

    “阿姨,我三年前在巴黎遇见你的时候,你还生活的很好啊,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乔娜小心翼翼的问着。

    乐云逸凄然的一笑,“一个人要想变的面目全非,无须三年,也无须太多事情,只要一夜就够了。”

    “阿姨,你到底遇见什么事情了?你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啊!”乔娜心焦的说。

    乐云逸满面忧伤的摇摇头,“没用的,你是帮不上我的,谁也帮不上我的!”

    “阿姨,你在那种地方工作,无非就是为了赚钱吗,我现在有钱了,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养活你的,你不用再回去那里工作了......”乔娜急急的说。

    “不是钱的问题,是有人让我必须在那里工作,不准我离开的!”乐云逸说着话,声音有些激动,都在微微的打着颤。

    “是谁啊?是谁这样无耻狠毒啊?”乔娜杏眼圆睁,气的攥紧了拳头。

    乐云逸抿着唇,不说话。

    “阿姨,你说吧,我现在也是有些人脉的了,我可以帮助你的!”乔娜摇着乐云逸的胳膊,恳求乐云逸快点说出来。

    周沫见乐云逸的样子也很可怜,忍不住开口说:“阿姨,你说吧,我和娜姐情同姐妹,她的事情就我的事情,她的阿姨就是我的阿姨,或许我也可以帮上你的!”

    乐云逸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们谁都帮不是我的,你们是斗不过他的!”

    周沫眉梢一跳,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谁啊,难道他还能只手遮天啊,我们合力还斗不过他了......”乔娜不服气的说着。

    乐云逸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的说:“如果你们一定要问,我可以告诉你们,但这件事情你们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会给你们引来极大的麻烦。”

    乔娜被乐云逸严肃的样子感染到了,郑重的点点头,周沫也跟着点点头。

    乐云逸缓缓的说:“那个人是盛南平啊!”

    盛南平!!!

    乔娜惊叫出声,“怎么会是盛总呢?怎么会是他呢......”

    周沫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下慢慢上升,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浑身发冷。

    虽然之前她隐约感觉到这件事情可能跟盛南平有关,但真听到乐云逸说出盛南平的名字,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阿姨,盛总怎么会为难你呢?你和他有什么冤仇吗?乐盛哥哥呢,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吗,他不能帮你吗?”

    “乐盛......”乐云逸一听就乐盛的名字,立即神色大乱,“绝对不能让盛儿只这件事情的,绝对不可以的,如果那样,我宁愿现在就去死啊......”

    “阿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能不能告诉我啊!”乔娜挽着乐云逸的胳膊,红着眼睛哀求着。

    “我可以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但你们要记住了,绝对不能去招惹盛南平,盛南平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周沫的脸色很难堪了,虽然她也觉得盛南平像魔鬼,但自己的老公被人说成是魔鬼,她真的很难为情的。

    “我记住了,阿姨,我是不会招惹盛南平的!”乔娜连连点头保证着。

    乐云逸叹了口气,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好像穿透了岁月,许久,她才缓声说:“我现在落到如此境地,都是盛南平一手操控的,但这件事情的起因,却要追溯到三十多年前了。

    娜娜啊,你知道我们的老家有多穷苦的,但我们乐家的孩子学习都是非常棒的,尤其是我的堂姐乐云静,她凭着自己不懈的努力,考到了帝都上学。

    但那时候家里真是太穷了,根本拿出钱来给堂姐交学费和生活费用,没有办法,堂姐只能自己四处打工赚钱。

    堂姐的英文特别的好,就到外面给人做翻译,认识了大富之家的公子盛华庭,也就是盛南平的爸爸。

    我堂姐岳云静长的非常漂亮,人又温柔单纯,盛华庭对我堂姐一见倾心,并且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堂姐是山沟里出来的姑娘,哪里见过这样浪漫又奢华的追求阵势啊,很快就同盛华庭坠入爱河了。

    幸运的是,盛华庭对我表姐一直是很好的,并没有做那些始乱终弃的事情。

    后来,我表姐怀孕了,盛华庭非常高兴,想要同我表姐结婚,但盛家那样的豪门世家,又怎么是我堂姐能嫁进去的呢!

    盛家坚决反对我堂姐进门,盛华庭同家里大吵大闹,后来盛家二老怒了,把盛华庭送到国外软禁起来,盛家老夫人亲自出面跟我堂姐谈话,她叫我堂姐把孩子打掉,她会给我堂姐一笔钱,帮我堂姐家里盖新房,做生意。

    如若我堂姐不听她的话,她就会让人把这件事情告到我堂姐的学校,让学校开除我堂姐,把我堂姐撵回老家去,这辈子都没办法做人了。

    我堂姐是农村出来的,那时候年轻胆小,盛华庭又不在她身边,只能答应了盛家老夫人的话,跟着他们去医院拿掉孩子。

    但到了医院以后,医生说孩子月份大了,我堂姐心脏不好,不能做引产了。

    盛家老夫人只能让人给我堂姐找了处房子住下,将她安置到那里,等着孩子生下来。”

    周沫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乐云逸说着这段陈年旧事,心中恍恍惚惚的,她知道,故事的结局无论怎样,她的丈夫在这里面都扮演着狠毒,卑鄙的角色。

    “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吗?你堂姐又见到盛华庭了吗?他们后来怎么样了?”乔娜很是好奇的追问着。

    乐云逸嘴角掠过一丝苦涩的笑意,“孩子生下来了,但我堂姐却没有等到盛华庭回来,她在怀孕期间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后来一段时间一直在思念着盛华庭,盼着盛华庭。

    我堂姐怀孕期间一直是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她生孩子的时候难产,精神崩溃,心脏病发作死了,终究也没有见到盛华庭的最后一面......”

    “啊!”

    “啊!”

    周沫和乔娜同时惊叫出声,一脸的接受不了。

    这也太特么的悲催了!

    虽然周沫早就知道盛家的主母不是那个乐云静,但听说乐云静死的这么惨,她的心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和郁闷。

    乔娜握着乐云逸不住发抖的手,低声的问:“阿姨,后来呢?那个孩子去了哪里?盛华庭回来了是吗?你遇见了盛华庭?”

    乐云逸喝了口咖啡,缓和了下神色,继续说:“盛家的人虽然各个都是心狠手辣的主,但虎毒不食子,他们没有残害那个孩子,孩子由老夫人代养了,就是现在盛家的长姐,盛乐。”

    周沫脑海中一下闪现出盛乐娇美,娴静的一张脸,想着她刚刚到盛家大宅的时候,盛乐对她的维护和暗中的帮助,善良温和的品行,确实像是乐云静的女儿。

    “我堂姐死了,盛家的人就没有必要将盛华庭软禁在国外了,他们还需要盛华庭回来进行商业联姻呢。

    盛华庭回来以后,跟家里发了一通脾气,但小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盛家以继承权来要挟盛华庭,盛华庭只能满腹怨恨又委屈的娶了华家那个女人。

    刚结婚的时候,他假装对华家的女人不错,让家里人渐渐放松了警惕,华家的女人肚子很争气,为盛家添了一个真真正正强悍狠辣的继承者,那就是盛南平。”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