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欺人太甚
    盛南平那样高壮的体重直直地钉向周沫最软嫩的地方,“啊!”周沫疼的低叫一声,“盛南平......你是混蛋......”

    盛南平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些天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他也不管周沫骂他什么了,也不管周沫对他又掐又打,他的大手往下滑,力道有些重,充满渴望,而身体则一门心思的对付着周沫那一小块地方。

    这个小丫头片子,仗着他最近宠她,越来越登鼻子上脸了,还敢在他面前提那个该死的教官,看他怎么收拾她!

    在这种事情上,周沫原本就不是盛南平的对手,尤其此时盛南平身上戾气勃发,发狠了一样的折腾,周沫真是一点儿招架之力都没有了。

    周沫整个人就像要被折腾散架子了似得,她知道想让盛南平停下来,或者撤出去都是不可能的了,她只能娇软幽怨的地哀求着:“盛南平……你......你快点......”

    盛南平邪邪的一笑,骤然加快速度。

    “啊......”周沫惨叫一声,“你干嘛啊,疯了啊.......”

    “你不是让我快点的吗!”盛南平很无辜的笑着,低头亲亲周沫。

    周沫真要被盛南平气死了,用力的掐了他两下,“我不是让你做的快点......我是让你快点出去啊......”

    盛南平低低的笑了一声,让他出去,那可早着呢!

    周沫怕外面有人听见屋里面的声音,极力放低娇号,而这样隐忍的,压抑的声音,听在盛南平的耳朵里,都要令盛南平发狂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急切,好像要将周沫生吞活剥到肚子里。

    这一场恩爱下来,外面的天早就亮了,屋内终于静了下来,被累趴下的周沫分外清晰的听见了操场上整齐的口号声。

    “艾玛,几点了啊?”周沫慌慌张张的看时间,见已经是早上八点多钟了。

    每天这个时候,周沫都已经出去训练了,今天却还躺在床上,而且是没穿衣服的同男人躺在床上.......

    如果林领来找她怎么办啊?

    周沫惊得忽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休息的盛南平疑惑的看着周沫,“怎么了啊?一惊一炸的?”

    “都怪你,你还好意思问啊......”周沫又急又恼,眼圈都有些红了,抡起拳头就往盛南平身上捶打。

    “我怎么了啊?”盛南平由着周沫捶打了几下,然*住周沫的手,哄着周沫说:“好了,你有话好好说,别这样疯狗一样,等下你会手疼的!”

    周沫也没计较盛南平说她什么,急声催促着:“你快点穿衣服走啊,等下我们教官过来看见你就糟了!”

    盛南平脸立即黑了,没好气的说:“大康和保镖都在楼下呢,他们会拦下你那个教官的,他是不会上楼来找你的!”

    “啥?”周沫瞪着大眼睛看着盛南平,随后小脸迅速涨红了,“你......你让他们守在楼下,那.......那教官就会知道你在楼上的,就他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啊?”盛南平这次没有向周沫妥协,而是很严厉的盯着周沫,语气咄咄逼人:“我是你丈夫,我在你宿舍里很正常的!你为什么怕林领知道我们的关系啊?你和林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

    盛南平最初送周沫来警院训练的时候,怕对周沫的演艺道路有影响,并没有对林领说周沫是他的妻子,是凌海和大康他们出面办的这件事情,只说周沫是他们的朋友。

    周沫突然失声,看着盛南平,愣愣的,良久才突然‘嗷’的一声扑向盛南平:“你个混蛋,王八蛋,你竟然恶人先告状,你这个人渣......”

    盛南平身体灵敏,身体一偏就躲了过去,他盯着因为扑空跌趴在床上的周沫,呼吸骤然急促,眼睛好似寒冷夜空中的星星:“周沫,我可以忍受你打我,但绝不容忍你因为别的男人打我!”

    周沫用尽全力去扑打盛南平,结果扑空了,重重的跌趴在床上,身体和床结结实实的来个亲密接触,真是又疼又羞恼的。

    她发现盛南平真是够不讲理的了,明明是他去给费丽莎暧暧昧昧的过生日了?明明是他跑到这里影响她学习的?明明是他凭着孔武有力欺负她的?结果他还不讲道理,还仗着身体敏捷欺负她!

    周沫知道她打不过盛南平,也吵不过盛南平的,她不顾身体的疲惫,裹着薄被,咬着牙从床上起来,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盛南平还在为刚刚的事情怄气,他不在意周沫的花拳绣腿,平日里周沫想怎么捶打他都随便的,但他在乎周沫对林领的在乎。

    如果是往日,周沫被他折腾累了,他会抱着周沫去冲洗的,但今天他很生气,看着周沫去卫生间也没有管,这个小丫头被他惯坏了,他得好好教训她一下。

    周沫快速的冲了个澡,找了身干净的训练服换上,出来拿上她的小包就往门外走。

    “哎,你去哪啊?”盛南平见周沫气呼呼的走了,喊了一声。

    周沫没有理睬他,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周沫......你给我站住......”盛南平见周沫跑出门了,起身就想追,但马上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呢,郁闷的咬咬牙。

    周沫憋着一口气跑出宿舍,懊恼,委屈,愤怒等等情绪混杂在一起,这种情绪在她心中逆流成河了。

    她抿着唇,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她不能在这里训练了,她的脸都让盛南平给丢尽了!

    大康和保镖们坐在车子里面,等着楼上的盛南平呢,昨天晚上大康一夜没睡,现在有些熬不住了,闭着眼睛打盹,其余两个保镖盯着门口。

    保镖们知道周沫在警院里训练,见周沫穿着一身训练服下来,以为周沫要去集训了,也没有理会,一心一意等着盛南平下来呢。

    周沫绕过车子,疾步就往学校外面走,盛南平真是欺人太甚了,她要离盛南平远远的,越远越好。

    盛南平穿好衣服下楼,郁闷的点燃了一支烟,坐在车上吸着。

    大康一见盛南平这样,就知道他和小丫头又吵架了,大康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盛南平这是大半夜的跑来受气了!

    他都服了这小丫头了,她真是太有本事了,能把盛南平这样的人物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大康真是一肚子的气,低声说:“哥啊,你不能由着她这么折腾了,也就你这么由着她折腾,换个人早大耳刮子抽她了……”

    盛南平斜睨了大康一眼,“要不你现在去抽给我看看啊?”

    大康一下子噎住了,闭嘴不说话了。

    其实大康是个特别不爱多说话的人,如果不是心疼盛南平,他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呢,偏偏盛南平还不领情。

    “对了!”盛南平沉默了一下,对大康说:“你去找那个教官说一下,周沫从明天开始不在这里训练了,看看如果可以的话,等下就带周沫回去。”

    大康犹豫了一下,问盛南平,“这事......你跟小嫂子商量了吗?”

    盛南平抬腿踹了大康的座椅一脚,愤懑的说:“你觉得这点事情我做不了主啊?”一个两个的竟然都敢看不起他了啊!

    大康抿抿嘴,也没肯定的说盛南平能不能做主,直接下车去找林领教官谈了。

    一个小时前,林领到这里来找过周沫,被大康拦在楼下了,“林教官,有人在楼上同盛开说话呢。”

    “有人.......”林领先是一愣,随后就恍然了。

    大康现在也是非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能让大康在外面站岗放哨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的。

    而盛开那么漂亮,开朗的女孩子,自然要匹配极其有身份的男人了!

    “好,我知道了。”林领点点头,转身就走,不让大康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大康领了盛南平的命令,在搏击馆找到林领时,林领正发疯一般对着个沙袋子猛打着,一张黑脸上大汗淋漓的。

    看着林领这种训练方式,大康不由皱皱眉,这有点不科学啊!作为一个专业学校的职业教官,应该知道这样的做法等于自残啊!

    大康怕盛南平等久了,开口叫住了发疯的林领,“林教官......呃......林教官......”

    林领被大康叫了两声,才转过头来,抹了把汗,喘息着对大康点点头,“啊.....你好.....有事吗?”

    大康对林领一点头,“盛开小姐在哪里训练呢?”

    “她不是在......在宿舍吗,我一直都没有看她过来训练啊!”林领一头雾水的看着大康。

    “她没有过来吗?”大康眉头一皱,脑中不由警铃大作。

    “盛开今天还没有过来训练呢!”林领很肯定的回答着,他气息也平定了不少。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