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你想死我了
    费丽莎不自觉地一步步走近盛南平,就像一条马上要窒息的鱼,终于可以重回到水里,眼神和呼吸都带着饥渴的贪婪。

    她刚刚将手伸向盛南平,旁边一双大手率先伸向了盛南平,“丽莎,还是我来照顾老大吧!”

    费丽莎一怔,发现醉倒在盛南平旁边的大康竟然站了起来,目光清明,并没有多少醉意。

    “你......”费丽莎愣了愣,然后笑了笑,说:“南平在这里睡的一定不舒服,扶他去卧室睡吧!”

    大康冷冰冰的扑克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答得轻描淡写:“不用五卧室了,就让他在这里睡,我照顾他就行了。”

    费丽莎气的要死,忍不住瞪了大康一眼:“你刚才喝酒了,怎么能照顾好他呢?”

    “我没喝多少酒,今天难得尝到你家大厨做的菜,我只顾吃菜了,喝不下酒!”

    费丽莎:“......”她真要被扑克脸的大康气出内伤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说:“老大在这里睡会不舒服的!”

    “老大在草地上,树林里,哪没有睡过啊,现在能睡沙发已经是很舒服的了!”大康淡漠的说着,并且用身体将盛南平和费丽莎隔开了。

    “你也真是有心了!”费丽莎气的冷哼一声,一扭身,踩着她精致的高跟拖鞋哒哒哒的走进卧室了。

    她这个晚上只顾盯着盛南平了,还真没有注意不太说话的大康,千算万算,竟然在这里失算了。

    大康的扑克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让盛南平尽可能舒服点的躺在沙发上,他则坐在一旁守着盛南平。

    费丽莎悻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屋内转了几圈,依然觉得不甘心,隔了一会儿,趴着门缝向外面看看,见大康竟然没有睡觉,坐在盛南平身旁喝着茶水,看着狗血电视剧呢。

    这个该死的大康,他到底收了周沫什么好处啊!

    费丽莎气的握紧双拳,真想冲出去把大康打晕菜了。

    能够跟在盛南平身边的人,自然不是傻子,大康一看费丽莎今晚的架势,就知道费丽莎打的什么算盘。

    大康虽然跟费丽莎共事多年,他跟费丽莎的感情要比跟周沫的亲厚些,但他跟盛南平更亲厚。

    盛南平现在对周沫的心思,大康看得明明白白,周沫这些天嘚瑟的要上天了,盛南平都舍不得说周沫一句,明显是把周沫当成宝贝了,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摔到。

    今天费丽莎和盛南平真要闹出什么事情来,依照费丽莎的性格,一定会让周沫知道的,那样周沫定然会跟盛南平闹,搞不好还会跟盛南平分手的。

    艾玛,周沫现在跟盛南平闹分手的话,非得要了盛南平半条命不可,所以大康就算看不惯周沫,也不能让醉酒的盛南平和费丽莎搞到一起。

    如果盛南平真喜欢费丽莎,盛南平清醒的时候爱怎么搞就怎么搞,跟他没有关系的。

    费丽莎在屋内的气的要死,她就算不能得到盛南平,今天这场大戏也不能随便落幕的。

    前段时间,费丽莎在胡菱儿的微信好友里发现了周沫的微信,以备不时之需,她申请加周沫为好友,周沫也没好意思拒绝她,她们两个现在是微信好友。

    费丽莎将今晚生日宴会上照的照片,精心挑选了几张,发到了朋友圈中,“生日聚会中ing......最重要的人都陪在我身边,只愿今生永远相随......

    她发的几张照片里面,都没有盛南平的正面照,但盛南平挺拔修长的侧影,背影都恰好出现在照片里,相信以周沫跟盛南平的熟稔程度,一眼就会认出来的。

    周沫此时刚刚躺倒她的小床上,这些天她是起早贪黑的训练。

    她知道盛南平不喜欢她呆在这里了,而她也想念两个孩子,所以她抓紧一切时间训练,想及早的回家去。

    她躺到床上,想起晚上盛南平给她打的那通电话,主动给盛南平发了条微信,“脑公,你干嘛呢!”

    盛南平那边没有回复。

    周沫看看时间,不到十一点钟,按照盛南平日常的作息时间,现在应该没有睡觉呢,而盛南平每天临睡前,一定会跟她在微信上道晚安的!

    “亲爱的老公,你睡觉了啊?”

    盛南平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矮油,这不符合盛南平的风格,这段时间盛南平几乎都是秒回周沫的微信,即便跟周沫生气了,也会惜字如金的单字回复,绝对不会不回复的。

    周沫担心盛南平有事了,立即给盛南平打了个电话,电话没人接听。

    她纳闷的皱起眉头,一边琢磨着盛南平,一边随手翻看着微信朋友圈,视线马上定格在费丽莎火红的晚礼服和雪白的膀子上了,还有,盛南平高大挺拔的背影。

    尼玛的,这个老男人不回自己的信息,不接自己的电话,原来是给那个死女人过生日去了!

    亏得她还在这里担心盛南平,患得患失的以为盛南平出了什么事情呢!

    周沫气的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又给盛南平打电话,盛南平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她想了想,给小康打,小康电话无人接听。

    给李羿打,李羿电话无人接听。

    靠,她怎么忘了,这些男人跟费丽莎都是一丘之貉,自然都去给费丽莎过生日去了。

    最后,周沫盯着大康的电话号码看了好一会儿,最终也看敢打出去,只能憋着一口气,给盛南平发了条微信,“盛南平,你去死吧!”

    盛南平酒量好,就算喝醉了也比别人醒的快,他在凌晨三点左右就醒了,很迅速的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绝对不能如此随便放纵自己,更不能让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啊!

    盛南平倏的睁开眼睛,入目就是坐在自己身边看着电视的大康,盛南平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他感觉到有些头疼,口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哥,你醒了!”大康立即转头看向盛南平。

    “恩,帮我倒杯水来!”盛南平伸手揉揉发疼的太阳穴,又习惯性的伸手把电话拿出来。

    他这些天同周沫发微信习惯了,没事的时候总想看看电话,小丫头有没有给他发信息。

    盛南平拿出手机一看,黑屏,没电了。

    大康这些日子都已经了解盛南平的习惯了,把水杯递给盛南平,立即去找快充给盛南平的手机充电。

    盛南平的手机性能好,他喝一杯水的时间,手机就能开机了,随后就有信息响起。

    是小丫头给他发微信了!

    盛南平立即拿起手机看,看了两眼后,马上起身走向卫生间,简单的洗了个脸,漱漱口,之后就往门口走。

    “老大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大康急忙跟着,外面还黑着天呢!

    “去看看周沫。”盛南平低低的应了一声,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

    大康抿了抿唇,选择认命的跟着盛南平去看周沫了,小丫头折腾盛南平,他们这些人都是奴才命,也不能有安生日子过。

    盛南平进到周沫的宿舍时,就看到小丫头一条白嫩嫩的腿露在被子外面,其实房间内的温度不算太高,盛南平立即走过去,把被子为周沫盖好,抬手摸了摸周沫的头,并没有受凉发烧,他这才放了心。

    他这样一碰触,惹得周沫翻了个身,顿时,一股清淡的香气迎面向盛南平扑来——是沐浴露的香味混着少女淡淡的体香,刺激的盛南平忍不住吞咽一下。

    眼前的周沫睡衣歪斜,如玉般光洁的肩膀露在外面,在往里一点儿的曲线曼妙起伏,呼之欲出……

    数天断肉的盛南平当时就有了反应了,他就像一个人在沙漠中渴了很久的人,天上突然掉下来一瓶甘露,他恨不得连瓶子一起吞下肚子。

    他努力忍了忍,还是没有忍住,低头就亲向了周沫。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不断的啃咬她的嘴唇,她先是一惊,随后感觉到了盛南平熟悉的气息,她安心下来,任由盛南平亲吻了几下......

    啊,盛南平!!!

    她现在在警校的宿舍里啊,盛南平怎么来了呢!

    周沫的瞌睡虫一下子都跑开了,她猛的睁大眼睛,见盛南平果然近在她的眼前,不断的热吻着她,带着凶猛而霸道的力量。

    “呜呜......”周沫立即晃头,抬手推搡着盛南平。

    这个老男人,不是嘚嘚瑟瑟的跑去给费丽莎过生日了吗,又跑她这里来发什么情啊!

    而这里是警院宿舍啊,天马上要亮了,等下教官要过来的,看见盛南平这样......艾玛,丢死人了......

    盛南平见周沫醒了,气喘吁吁地抬起头,“沫沫......宝贝......你想死我了......”

    “你想我也不能跑这里胡来啊!”周沫用力掐了盛南平两下,“你快点放开我吧,等下教官要过来了......”

    周沫不说这句话还好,盛南平一听说‘教官’两个字,马上一脸凶相了,势不可挡的直接就冲了进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