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酒后乱驾
    大康已经听见好几次了,盛南平劝小丫头回家看看,休息一两天,可是小丫头每次都会断然拒绝的。

    向来强势霸道的盛南平,这次竟然在小丫头面前认怂了,小丫头不肯回来,盛南平也不敢强行要求小丫头回来。

    大康真想去警院把没心没肺的周沫抓回来,这个小丫头是聋子还是瞎子啊,她就没看出盛南平巴心巴肺的思念着她吗,盛南平已经这样累了,她还给盛南平添烦恼。

    盛南平是缺她吃了还是少她穿了,她的一条裙子都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了,她还闹着要独立,要事业呢!

    大康真是不知道了,盛南平现在的脾气怎么变的这么好,怎么就由着小丫头折腾他的心呢!

    费丽莎自然也看出了盛南平的烦恼,借着她过生日的由头,攥了个小型聚会,请圈内的这些好朋友去参加。

    盛南平极其不喜欢应酬,但费丽莎曾经舍身救过他,他总觉得欠了费丽莎一个人情,费丽莎的生日聚会他还是要去的。

    他将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已经晚上八点钟了,给周沫打了个电话,那边没人接听,发了微信,周沫也没有回复他。

    盛南平不免有些心浮气躁,想着费丽莎的生日宴会已经开始了,他拿着秘书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带着大康去参加费丽莎的生日宴。

    费丽莎的生日宴在她自己家里举行,她家里的厨师是她花大价钱专程在本市最出名的酒店挖来的,手艺绝对一流。

    今晚的费丽莎穿了一条大红的抹胸晚礼服,如雪一样的肌肤达到耀眼的程度,站在众人中间格外的引人瞩目,仿佛涅磐重生的火凤凰。

    “丽莎,你今晚好美啊,我都忍不住为你心动了!”小康嬉皮笑脸的给了费丽莎一个拥抱。

    “别油嘴滑舌的,我的生日礼物呢!”费丽莎向小康伸出手,眼睛却忍不住往门口瞟。

    “少不了你的啊!”小康将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子递给了费丽莎,“生日快乐,美女!”

    “生日快乐,丽莎!”跟在小康身边的李羿,也送上他准备的生日礼物。

    小康,李羿这些男的都是孤家寡人,经常到费丽莎家里混吃混喝的,大家都以为费丽莎花钱请大厨在家,是为了追求生活品质,其实费丽莎是为了盛南平。

    周沫失踪那两年,盛南平的业余时间都放在两个孩子身上,而盛家的两个孩子身份特殊,他们能去的公共场所很少,费丽莎就请了高级大厨到家里来,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邀请盛南平和两个孩子来她家吃饭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盛南平的很多休息日是带着孩子在费丽莎家里度过的,而费丽莎真的觉得自己成了盛南平的妻子,致远国际的老板娘了,每天都幸福的晕晕乎乎的。

    所有的这些,都因周沫的回归打破了。

    费丽莎恨透了周沫,觉得是周沫让她失去了幸福的一切,而她却忘记了,当初是她让周沫失去的一切。

    小康自然清楚费丽莎的心思,捏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别看了,我哥他们等一会儿才能来呢,你先用心点招待我们吧!”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费丽莎抬手打了小康一下,转头低声问老实的李羿,“老大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过来啊?”

    她心里惴惴不安的,生怕盛南平会不来的。

    “老大在开一个视频会议,会议结束就会过来吧!”李羿诚实的回答。

    费丽莎立即开心了,蝴蝶一般飘走了,去招呼已经来了的凌海,盛东跃,姜安迪等人了。

    小康盯着费丽莎的背影,对李羿挑挑眉,“这个女人精明,能干,善解人意,啧啧,简直是全能型美人啊!”

    李羿不紧不慢的来了一句,“女人还是需要任性些,有缺点,会示弱,耍些小无赖的!”

    小康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是在说小嫂砸呢?”

    李羿点点头,“不是吗?你没见她这次回来就这副样子吗,然后就将老大吃的死死的!”

    小康深以为意的点点头,“这样的女人是老虎啊,以后咱们要遇见都得躲远些!”

    盛南平和大康到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费丽莎笑容灿烂的迎了出来,亲昵的挽上盛南平的臂弯,“南平哥啊,今天可是我过生日呢,你来迟了!”

    “抱歉啊!”盛南平低声解释着,“临时加了个视频会议。”

    “我跟你开玩笑呢,知道你忙的!”费丽莎咯咯笑着,好像很单纯,很开心的样子。

    酒宴已经摆好,盛南平这个最重要的人物一落座,宴席就开始了。

    盛东跃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立即咋呼开了,“哇哦,全是我哥爱吃的……咳咳咳,不,都是我爱吃的!”

    盛南平有些无语地斜睨了他这个傻缺弟弟一眼,然后率先举起酒杯,“丽莎,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年轻!”

    “谢谢你啊,南平哥!”费丽莎自从救了盛南平一次后,自动自觉的换了对盛南平称呼。

    盛南平说过祝酒词后,其他人开始轮番敬酒,花式祝福费丽莎生日快乐了。

    一时间饭桌上吵吵嚷嚷的,好不热闹。

    盛南平跟着大家喝了两杯酒,对桌上其他人说:“你们先喝着,我去阳台吸支烟。”

    其实费丽莎的家对盛南平来说是绝对自由的,干吗非得出去吸烟啊?但大家没人敢多说。

    小康见盛南平进到阳台吸烟了,低声问大康,“哥,老大怎么了?今天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大康看傻逼一般的眼神看着小康,“你长脑袋干嘛的啊!”

    小康撇撇嘴,“又是因为那个小丫头,让她回来不回来,我看她就是迷上那个教官了!”

    坐在旁边的费丽莎握着筷子的手不由一紧,不等她好奇开口,已经有人替她询问了,“什么教官啊?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嫂子对别的男人着迷了?”盛东跃心急火燎的问着。

    “小嫂子去警院学习,负责带她的警院教官,小嫂子好像很崇拜那个人呢!”小康对盛东跃挤挤眼睛。

    盛东跃一拍桌子,“妈蛋的,竟然敢挖我哥的墙角,咱们还等什么啊,揍他丫的......”

    “矮油,我的二少爷啊,你小点声吧!是小嫂子崇拜人家教官,跟教官没有任何关系的,老大都拿这事没办法,你就别添乱了!”小康连忙安抚盛东跃。

    盛东跃嘴巴嘎巴着,还要说话,见盛南平握着电话从阳台方向走过来,俊脸上乌云密布的,盛东跃很识时务的闭上嘴巴。

    盛南平再回到酒桌上,同之前懒得举酒杯的画风完全不同了,大马金刀的落座,“东跃,把我酒给我倒满!”

    一听盛南平这句话,桌上众人都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盛南平终于肯放松一回了,忧的是盛南平喝起酒来,那是丧心病后,壕无人性的,他们谁也不是对手啊。

    看着盛南平举杯豪饮,最高兴的人当属费丽莎了,她将自己事先准备的稍稍加了点料的酒拿到桌上。

    自从胡菱儿死后,费丽莎更加憎恶周沫,这个死女人竟然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这么多人算计她,害她,她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费丽莎意识到了,保护周沫的男人都太强大了,她以后更加要小心行事了。

    她这些日子一直蛰伏着等待时机了。

    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妥妥的酒后乱性,酒后乱驾啊!

    盛南平这几天就觉得很郁闷,他总觉得周沫对林领的感情不一般,他几次劝周沫回来了,不要再学习了,但周沫就是不肯回来,他想要把林领这个教官换掉,周沫又向他嗷嗷叫着抗议。

    他刚刚给周沫打电话,清楚的听见周沫身边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周沫说他们在射击训练场呢,叫盛南平不要打扰她,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都特么这么晚了,还练习个屁啊!

    盛南平气的差点吐血,真想驱车去把周沫抓回来,最后只能郁闷的把这口气咽下,但咽到肚子里的郁气无发纾解,索性一醉解千愁了。

    很久不喝酒的盛南平,酒量很好,喝酒的姿态也极其干脆爽快,大有一种人间豪客,快意江湖的架势。

    大家见盛南平如此痛快的喝酒,其他人自然不会落后了,举杯就干。

    酒精趋势下,众人的兴致越来越高,这顿酒宴一直持续到半夜,从屋里喝到露台台,从露台喝到屋里的......

    费丽莎心存小伎俩,没怎么喝酒,张罗着给大家烤了些肉串,鸡翅,势必要把盛南平等人灌醉。

    最后的结果,盛南平等人果然醉了,而且醉的很厉害,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费丽莎叫她的两个保镖进来,将其他人扶到客房去休息,而她则激动又欣喜的走向了盛南平。

    盛南平今天真是喝多了,伸着长腿,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垂着的浓密睫毛挡住了犀利如刀的眼神,面容慵懒放松,全然没有了平日的傲然阴冷。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