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迷妹收割机
    周沫嘟嘟嘴,轻哼着对盛南平说:“你如果不那么霸道的对我管手管脚的,我会说这些吗?”

    盛南平在周沫的嘴上轻轻咬了一下,“小没良心的,还不是因为我心疼你!”

    周沫笑笑,伸手搂住盛南平的脖子,亲昵的说:“脑公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啊?”这里可是警院的高级宿舍啊,下面有很严的门卫检查,盛南平是怎么进来的呢?

    最最重点的是,盛南平准备什么时候走啊?

    毕竟教官随时都可能过来的,万一发现她这屋里多了个男人……

    艾玛,尴尬的要撞墙而死了!

    “我想你了,就进来了!”盛南平说的很轻松,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周沫耳畔的一缕头发。

    我靠,你以为这是你的致远国际啊,你想我就进来了!

    周沫当然不敢随便问盛南平走的时间,她哄着盛南平说:“这里离家很远的,你工作一天了,折腾到这里不累啊!”从市区到这里,开车要走两个小时。

    “可是我想你,不放心你!”盛南平用脸摩挲着周沫的脸,呓语般的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没良心的小丫头,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

    周沫当然得表示一下,立即抱着盛南平主动的亲了亲,像作画似得用舌头描绘着盛南平的唇形。

    盛南平很享受周沫难得主动,开心的被周沫吻着,但周沫只吻了他一小会儿,就想抽身而退了。

    “沫沫!”盛南平当然不能放过周沫了。

    小丫头刚刚沐浴后的身体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柔嫩的唇好似蜜糖般美好……

    盛南平体内有只野兽肆虐而起,跃跃欲试,他直接伸手扣住周沫的脑袋,顺着她的唇追着吻,开始时候还吻的很温柔,可可是吻着吻着,动作就又急又凶了,几乎要把周沫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去了。

    周沫一看盛南平这架势,连忙推拒盛南平,“呜呜......不......我这里不行的......”

    盛南平气喘吁吁地抬起头,乌黑的眼睛闪着晶亮的光,哑着嗓子问:“你大姨妈还没走呢?”

    “恩,还有点的。”周沫认真的点点头,其实她大姨妈已经走了,她是不想让盛南平留在这里过夜。

    “老公啊,你快点走吧,这里人来人往的,万一教官过来看见你,那就不好了......”

    盛南平一听周沫提到教官两个字,微微眯起眼睛,“你很在意你的教官吗?”

    “当然在意了,我在这里什么都要靠他的啊!”周沫很认真的对盛南平说。

    盛南平的鼻子都要气歪了,我也没少帮你啊,怎么没看见你这样在意过我啊!

    “我今晚不走了!”盛南平干脆往周沫的床上一躺。

    “啥?”周沫立即傻眼了,随后抓狂的低叫着,“你不能在这里睡的,这里经常有人来的,万一被人看见了......”

    “看见了又怎样?”盛南平俊脸一沉,威严毕现。

    周沫“……”

    她的小心脏很没出息的一抖,她看出盛南平被惹毛了,不敢再强行撵盛南平走,眨巴了两下眼睛,躺在了盛南平的身边。

    这是一张单人床,而盛南平长的又高又壮实,他一躺下,几乎就占据了大半张床,周沫没有办法,只能侧身躺在盛南平的怀里。

    盛南平微微闭着眼睛,感觉小丫头软香温热的身体落入自己的怀里,悄悄的松了口气,顺势把周沫搂在了怀里。

    周沫见盛南平好像不那么气了,又试图劝盛南平回家去,“老公啊,这里的床小,你在这里休息不好的!”

    “能休息好的,有你在,我就能休息好。”

    “这里的床很硬的,跟家里的没法比,你睡不习惯的!”

    “能睡习惯,这样的床我睡了十多年,很习惯的。”

    周沫:“......”

    妈蛋的!她怎么给忘了,盛南平就从这个地方出去的。

    盛南平撇了眼怀里的小妻子,见她小脸上都是阴郁,他伸出大手摸摸周沫的脸,逗着周沫说话,“你今天在这里呆的怎么样啊?有什么感受啊?”

    周沫一个人在警院呆了一天,而且遇见的都是新鲜事,盛南平一问她,她就忍不住跟盛南平巴拉巴拉的开说。

    “今天我算是见识到教官的厉害了,这个林领教官,同我在大学军训那个教官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林领老厉害了......”

    盛南平听周沫肯同他说话了,本来的很开心的,但听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些不对味了。

    小丫头嘴里说的最多的人就是林领啊,而且还好像把林领当做偶像一样崇拜着,“林领教官林领教官”的叫个不停。

    一个林领算什么啊,就让你崇拜成这样的,想当年盛南平做教官的时候,一次性收到几十封情书,绝对的就是行走的迷妹收割机,荷尔蒙爆表......

    “我们林领教官今天老帅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周沫,还在双眼放光的说着。

    小丫头,你能不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啊!

    盛南平实在受不了了,一侧头,抱着周沫就亲,我让你说,我把你的小嘴堵上。

    一直到小丫头气喘吁吁,好像要窒息了,盛南平才放开周沫。

    “你......你干什么啊?你要再随便发情,马上回家去吧!”周沫被惹恼了,气恼的撵盛南平走。

    “沫沫啊,别在我面前不住的提别的男人,更不要说别的男人好,我听了都想杀人!”

    周沫顿时一噎:“呃……”

    盛南平的眸光幽深,带着嫉妒的火焰,“你要时刻记住了,我才是你老公,你心心念念的人应该是我。”

    周沫咽了口吐沫:“那个……睡觉吧!”

    盛南平觉得应该好好跟周沫谈谈,他微微沉吟,酝酿了一下措辞,刚想开口训话,听见怀里的小丫头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了。

    他垂眸一看,只见柔和的灯光下,小丫头如同乖乖猫咪般蜷缩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唉,盛南平无奈又怜惜的叹了口气。

    这个不听话的小丫头今天一定是被累惨了,他自然是舍得再教训她了!

    盛南平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让周沫躺的更舒服些,而他就只能侧躺在床铺上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大概就是别人常说的那种贱骨头,这丫头不喜欢他了,他开始喜欢她了,她越嫌弃他,他越想跟她腻在一起,而且是主动送上门来找小丫头嫌弃的。

    周沫这一觉睡的很安稳,除去她疲惫,更多是她躺在盛南平熟悉的怀抱里,闻着盛南平身上熟悉的气息,觉得特别踏实,安心了,睡的又香又沉。

    盛南平为了不给周沫招惹麻烦,天刚刚亮就起来了,他见周沫睡的正香,也没舍得叫醒周沫,把昨天带来的零食水果放在周沫的床头,俯身亲亲周沫的小脸,恋恋不舍的走了。

    他在下楼坐车离开的时候,看见了在操上晨跑的林领。

    林领的步履矫健,朝气蓬勃,身上带着种阳光的味道,眼神中透着干净和正气。

    这样的林领确实很容易吸引住一票小女生。

    盛南平坐在车里,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周沫是*场上整齐的“一二一”震醒的,她睁开眼睛看看腕表,才早晨六点钟,这些人真是够早的啊!

    别人都已经出晨操了,她也该起来了,周沫从床上坐起来,突然想到盛南平。

    屋内空无一人,盛南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真是神出鬼没的!

    走了也好,免得被人看见麻烦!

    周沫睡足了觉,满血复活,精神抖擞的迎接来叫她的林领。

    “教官,我们今天去做什么训练啊?”周沫同林领接触了一天,不太害怕林领了。

    林领看着宿舍内活泼乱跳的周沫,微微吃了一惊,看着她昨晚跟半残废了似得,以为今天周沫就会临阵脱逃呢,没想到这娇滴滴的女生竟然有小强般的生命力。

    “今天我带你熟悉一下枪械。”林领真怕把周沫给累坏了,今天的训练任务减少了体力消耗。

    “好啊,等下我拿枪的时候,教官要帮我拍几张照片,酷酷的那种!”周沫眉飞色舞的对林领比划着。

    林领:“......”

    盛南平公司最近有个大型的会议要开,他黑天白天忙,还要抽时间回家陪两个孩子,就没有时间每天来回四个多小时车程的去看周沫了。

    这段时间大康一直跟着盛南平的,他觉察出盛南平很明显的郁闷和烦躁。

    最开始的时候,大康以为盛南平是因为会议的事情累了,后来慢慢发现,盛南平的情绪跟周沫有关系。

    盛南平每天不给周沫打电话,他会心烦意乱,六神无主的,如果给周沫打了电话,他就会眉头紧锁,戾气满身的。

    大康隐约听见过他们讲电话,小丫头叽叽喳喳的经常会提起她的教官,每当小丫头提到她的教官,盛南平的脸色就会迅速黑下来几分。

    虽然盛南平这个醋吃的有些丧心病狂,但错误还是在可恶的小丫头身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