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出嫁从夫
    “美女,给你喝水啊?”一个男学员给周沫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谢谢啊!”周沫真渴了,伸手不客气的将矿泉水接过来,猛灌了两口。

    “美女,给你毛巾擦擦汗!”

    “美女,我给你扇风吧!”

    ......

    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感觉不对劲了,这些人是不是对她太热情了,这样她会成为所有女生的公敌的。

    还没等她说话,就听见凌空一声爆喝,“集合!”

    一时间,所有学员都齐刷刷的站好,周沫也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挺了挺腰,这才看清队伍前面矗立着林领高大的身影和包公一样的黑脸。

    队伍的前面站着气势威严的林领,学员们一看见他,明显更加紧张了,有的人脸都白了。

    林领,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林老虎啊......

    “盛开,出列!”

    周沫突然听见林领叫自己“盛开”,稍微有些不适应,迟疑了两秒钟,才小跑的出了队伍,心中忐忑不安的看着黑脸林领。

    她在这里不能用真名的,决定给自己另外起个名字,盛南平霸道的说女人出嫁从夫,她的新名字必须得跟着他姓,于是就给周沫起名叫盛开了。

    “跟我走!”

    “哦。”周沫点点头。

    “你要说‘是’!”林领在周沫耳边喊了一嗓子。

    周沫清晰的听见队伍里面飘来的几声窃笑,她小脸涨红,用尽全力地挺直了背脊,喊了一声“是。”

    林领臭着一张黑脸,带着周沫往前走了。

    周沫以为是自己惹林领不高兴了,小跑的追着林领,“教官啊,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我没有要他们的东西的,我......”

    林领突然站住脚,正猛追林领的周沫一个猝不及防,一头栽进了陆领的怀里,撞在林领结实的胸腹上,她的头都‘嗡’的一下。

    她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陆领用力一推搡她,她头晕脑胀的一屁股跌坐了地生,屁股生疼生疼的。

    妈蛋的,你干嘛这么凶残啊,我只不过是撞了你一下啊,至于吗!

    周沫委屈的眼圈一下就红了,泪光盈盈的抬头看着林领,意外的发现林领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狼狈和无措,黑脸都涨成紫红色了。

    “你.....你没事吧!”陆领立即向周沫伸出手,想要把周沫拉起来,但大手要接近周沫的时候,又像被静电打了一样,迅速的缩了回去。

    “我没事的!”周沫对陆领笑了笑,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周沫见陆领没有继续骂她的意思,她就很庆幸了,自己摔一下就摔一下了,谁让她莽撞呢。

    林领看着周沫含着眼泪的笑容,好像清晨花瓣上闪耀的露珠,晶莹剔透,流光溢彩。

    他的心重重的一抖,立刻又转头看向一旁,声音稍稍缓和的说:“你是来体验生活的,而且在这里呆的时间很短,不用跟他们一直站军姿,感受一下就好,我现在带你去熟悉一下散打,搏击,你还要学习一下射击。”

    “哦......”周沫习惯性的答应着,随后意识到不对劲,提高音量吼了一嗓子,“是!”

    毫无防备的林领被周沫吓了一跳,拿在手里的武装带差点掉地下,他转头看了周沫一眼,带着周沫走向散打班。

    林领这次学聪明,把周沫送到全部是女队员的散打班,这样就不会引起骚动了。

    他之后就回到办公室坐着,手里一直拿着本资料翻看着,心却好像没全在这上头,时不时地看看窗外不远处的散打班。

    周沫在散打班训练了一下午,整个人被摔拎的像要散架子了一样,到了这里她才发现,之前的站军姿简直是太幸福了。

    盛南平曾说过,你不明白警院的意义,那时的周沫真的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但现在她最起码明白了一件事,做警察,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沫此时饥肠辘辘,可是她觉得自己走到食堂去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现在只想躺会,缓解一下被摔得要零散的身体。

    她拖拖拉拉的走回自己的小寝室,往床上一躺,再也不想动了。

    累了一天的周沫很想睡一觉,但肚子却咕噜噜的叫着,饿的她根本睡不着。

    此时此刻,周沫真希望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发生啊!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

    “谁啊?”周沫警惕的问。

    “林领。”

    “哦!”周沫被吓了一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想快点把房门打开。

    但越急越出错,脚下一绊,“啊!”周沫‘砰’的一下摔倒在地上。

    “盛开!”机敏的林领听见了屋内的声音,几下将房门打开,急火火的冲了进来。

    “你这是怎么了?”林领把手里的餐盒放到桌上,大手一伸,就将周沫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我没注意到脚下......”周沫红着脸,有些尴尬的对林领笑笑。

    林领拧着眉头,很认真的上下打量着周沫,见周沫好像没有伤到哪里,他才悄悄松了口气。

    “你怎么没有去食堂吃饭啊?”林领语气稍稍放温和的问周沫。

    周沫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我不饿!”

    “怎么会不饿呢!你都训练一天了......”林领拧了拧眉头,看着周沫的脸色,问:“你是不是很累啊?”

    “不......不是......”周沫怕林领看出她的疲惫,明天不许她去训练了。

    林领极其不擅长应付周沫这样的小女人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周沫说实话,搓了搓大手,然后指指桌上的餐盒,“你吃东西吧,然后就在房中休息,今晚的晚课你不用参加了!”

    艾玛,还有晚课呢!

    周沫一屁股坐到床上,她要认怂了,晚课无论如何参加不了了。

    这里的菜肴跟盛南平家里比起来,那是很粗糙的,但又累又饿的周沫吃的非常香。

    吃过了晚饭,周沫有了点精神,进到里面的浴室洗澡,洗个了热水澡,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洗过澡后,周沫边擦头发边从浴室里走出来,突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她。

    “妈呀!”周沫吓得一声尖叫。

    “宝贝,别害怕,是我!”

    周沫听见盛南平熟悉的声音,惊恐,意外,疲惫,气恼都化作了委屈,她听见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盛南平……你干嘛吓唬我啊......你这个混蛋......”

    盛南平就是想跟周沫笑闹一下,没想到周沫要哭了,他连忙抱住周沫哄,“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什么惊喜啊,你就想吓唬我!你是坏淫!”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就是觉得鼻子酸酸的,明明是她拼命要到警院来锻炼的,但受了苦,又想跟向盛南平诉委屈了,她是真把盛南平当做依靠了。

    “好了,宝贝,别生气了!”盛南平伸手就把周沫抱在怀里,抱着周沫坐在了床上,闻着周沫沐浴后身上淡淡的清香,无比的满足,“宝贝,跟我说说吧,谁让我宝贝受委屈了!”

    盛南平多精啊,一看周沫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有其他事情。

    “我没有受委屈,就是你气我了!”周沫死硬着嘴。

    盛南平笑笑,随手打开了屋内的灯,明亮的灯光下,他一眼就看见了周沫胳膊上,腿上,还有肩膀上的一些淤青,小丫头皮肤又白又嫩的,这些淤痕看着触目惊心的。

    “你不要再练了,等下就跟我回家!”盛南平心疼的跟什么似得。

    “不行,我今天刚来的啊!”周沫立即对盛南平瞪眼睛。

    盛南平指指周沫身上的淤痕,“你看看这身上,都成什么样子了,还练啊!”

    “我当然要练了,我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情就退缩了啊!”

    “沫沫啊,你明明可以什么都不用做的,即使要演戏,也可以选择些好驾驭的电影演的,不用这么辛苦的!”盛南平有些气急败坏的。

    周沫见盛南平又开始旧话重提,固执他的己见了,有些不高兴了。

    她收起脸上的委屈和懊恼,很严肃的看着盛南平,“我是不能按照你的那种想法活着的,我现在在演艺路上刚刚起步,我什么都没有,我不能像你那样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所以我只能一点一点的努力,我要努力证明我自己,让大家认可我。

    我知道你不需要一个能干的妻子,你需要的是乖巧温柔贤惠的妻子,可是我不想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如果你觉得你不能接受我这样的妻子,我不勉强你,喜欢你的人也有无数,我们可以分......”

    “周沫!”盛南平一声断喝,把周沫下面的话吓回到肚子里。

    “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你不要上纲上线好不好啊!”盛南平越发用力的抱住周沫,“如果我不支持你的事业,我会送你到这里来吗?以后你不要动不动就拿这种话来气我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