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我没撩妹
    杰森和苏菲菲被盛南平彻底铲除掉了,胡菱儿跳楼自杀了,周沫身边的小人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再没有雇佣黑粉在网上对周沫铺天盖地的泼脏水,再没有人对周沫使坏下绊子了,周沫可以安安心心的演戏了。

    而她和盛南平的关系也进入一段空前和谐的时期,没有猜忌疏离,恩恩爱爱,相敬如宾。

    只是在周沫提出要到外地去拍几天广告时,盛南平不高兴了。

    “你们为什么要去外地啊?咱们这里的风景不好吗?”

    “咱们这有大海啊?还是有椰林啊?广告一般都在南方拍的,那里才够诗情画意!”

    盛南平马上联想到了段鸿飞了,不悦的皱起眉头,“你这句话是不是有所指啊,北方的男人也不如南方的好呗!”

    嗷,我的**oss,你这醋吃的也是没谁了!

    周沫这个时候不敢跟盛南平来硬的,只能使用一下她屡试不爽的美人计了!

    “脑公啊,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啊,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周沫对盛南平说着甜言蜜语,搂着盛南平的脖子就亲。

    盛南平感觉着小丫头软绵绵香喷喷的身体,娇柔嫩滑的嘴唇,连反抗一下的能力都没有,马上就从了,搂着周沫反客为主了。

    这一折腾就是一整夜了,等周沫终于可以合眼的时候,东方都露出鱼肚白了,想着今天还要外出去拍广告,她立即闭眼睛补觉。

    盛南平看着周沫情事后粉嫩可爱的小脸,伸手为她理了理贴在脸上几缕碎发,又把小人往怀里紧了紧,低低的叹了口气,“坏丫头,竟然对我使计,我这次不知道几天才能吃到肉了!”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乖顺的往盛南平怀里蹭了蹭,也不知道盛南平说的什么,转头又睡了过去。

    周沫成功去了外地,安安静静的拍了几天的广告,在电话里又让盛南平给她找找关系,安排她到警院做实习生,她要为即将扮演的角色做下准备。

    盛南平很舍不得将周沫送进警院的,再说对周沫讲,“那个地方很苦的,规矩很严的,不会因为你是盛南平的妻子,对你有特殊照顾的!”

    “我也没想要什么特殊照顾啊,我真想做一回警察的,你以前不就是做这个职业的吗,我想夫唱妇随吗!”周沫说着好话哄着盛南平。

    盛南平没有办法了,只能给周沫找了所警院实习,并且找了熟人,叮嘱对周沫稍加照顾一下。

    周沫的车子驶进警校大院,远远的就看见操场上有几队新学员在站着军姿,教官在前面看着他们。

    他们的车子停在了主楼前,一个面目威严的男人龙行虎步的走过来,因为男人戴着帽子,又是一副黑脸庞,周沫看不出他多大年纪了。

    坐在周沫身边的小康友情提醒周沫,“这个就是林领教官,你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的,好好跟他相处啊!”

    “哦!”周沫为了讨好这个林教官,主动拉开车门下了车,对着林领教官灿烂的一笑,“林教官,你好!”

    林领一看周沫,瞬间瞪大了眼睛,眼前的女人白皙的小脸仿佛透明,眉目灵动,脸颊上一点浅涡,俏生生,娇滴滴,好像鲜嫩的花骨朵一样......

    这个女人也太好看了吧!

    林领诧异的看向周沫身边的小康,“小康,这.....这就是你们要送来培训的人?

    “是,如假包换的!”小康笑嘻嘻的点点头,显然,他跟林领很熟悉的。

    林领抿了抿嘴唇,纠结的说:“我可告诉你们啊,我们这里是警院,不是舞蹈学院,如果弄伤了什么的,我们可不负责赔的啊!”

    周沫这时才看清楚,这个林领教官大约三十左右岁的样子,深色皮肤,剑眉厉眼,一看就不是善茬子。

    “我没有那么娇气的,我可以的。”周沫对着林领晃晃她的小细胳膊。

    林领看着周沫白嫩嫩的胳膊,脸色一僵,不自然地别开了脸。

    小康抬手将周沫的胳膊打下来,“像麻杆似的,就别拿出了显摆了!”

    林领努力武装了自己身为教官的尊严,将周沫领到一个单人宿舍里,“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对别人说是你是过来交流的学生。”

    “是。”周沫对林领敬了个不太标准的礼,脆生生的答应着林领。

    林领神色微怔,随后说:“你在这里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候后我带你去训练。”警院教官的作风就是利索,刚一说完话,几乎是“呼”的一下,人就消失不见了。

    周沫耸耸肩,开始安置她带来的那些衣物。

    她刚把东西归置好,微信有消息提醒,周沫猜到是盛南平,拿起一看,真是盛南平。

    盛南平现在已经深刻体会到微信的好处了,随时随地可以给周沫发信息,还可以跟周沫视频聊天。

    周沫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当初真不该叫盛南平用微信,这个男人现在时时刻刻用微信监控着她了。

    “你到警院了,感觉怎么样啊?如果不适应,马上回来,哪里都没有家好的。”

    周沫看着盛南平的信息撇撇嘴,都这个时候了,还想把她诱骗回去。

    “这里很好的,我很喜欢。”周沫给盛南平发了个开心的小表情,这是她的心里话,她第一次到警院来,很兴奋的,看什么都新鲜。

    盛南平那边沉默了小一会儿,马上发过来了视频聊天请求,他现在习惯用这种方式,随时随地看看周沫身处何地,在做些什么。

    周沫无奈的接听视频,“盛总啊,你现在是上班时间,这样视频撩妹不好吧!”

    “我没撩妹,我在关心我妻子。”盛南平一本正经的说。

    “你好好工作吧,你不用担心我了,我在这里很好的。”周沫美滋滋的笑着。

    盛南平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的,太知道这里的苦和累,他轻哼一声,“不用你臭美,有你哭的时候!”

    “不许你诅咒我!”周沫对着盛南平叫,“好了,看见我在这里就行了,不聊了,我要准备一下,等下要出去训练呢!”

    盛南平轻轻的叹了口气,“沫沫啊,你总能轻而易举找到替代我的东西,随随便便就能把我忘了,到哪里都是如鱼得水一般,可我却始终找不到能替代你的,你一一离开,我心里就空落落的。”

    周沫被盛南平说的有些愧疚了,揉揉鼻子,说:“我很快就回去了,就在这里半个月。”

    “半个月!”盛南平微微皱眉,“你不是想熬死我啊!”

    周沫之前去拍广告的时候大姨妈就来了,走了四五天,昨天回来大姨妈还没走呢,盛南平这些天别说吃肉了,就连肉汤都没喝到。

    “我大姨妈走了,我马上回去看你的!”周沫有些羞窘的哄着盛南平。

    “恩,不许说谎骗我啊,我可记着日子呢!”盛南平很认真的敲敲桌上的台历。

    “总裁大人明察秋毫,洞若观火的,我哪里敢骗你啊!”周沫对盛南平嘻嘻笑着。

    盛南平隔着屏幕摸摸周沫的小脸,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视频聊天。

    周沫穿上迷彩装,带上帽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有几分女警的范了。

    过了一会儿,林领就过来找周沫了,他敲了敲周沫的房门,示意周沫跟他出走,他看都不看周沫,大步在前面带路。

    周沫一路小跑的跟在林领身后,来到训练场,林领把周沫送到一队正在休息的迷彩服方队里,跟这里的小教官交代一下,犹犹豫豫的,还是转头看了周沫一眼,之后就走了。

    原地休息的学员们,一看见周沫眼睛都齐刷刷的都亮了,“哟,我看你怎么很像那个女演员周沫啊!”

    “是啊,我看着也很眼熟啊!”

    周沫跟他们打着哈哈,“我要是女演员,我会来遭这份罪吗,我跟你们一样,普通学员!”

    洗去妆容,戴上帽子的周沫跟大屏幕上还是有些差别的,这些人学员也不太相信大明星会到他们这里来受罪,也就相信了周沫说的话。

    “上身挺直,双腿夹紧,两手贴近裤缝,目视前方,保持不动!”教官大声吆喝着,严厉的目光盯着每个学员看着。

    学员们都努力保持着笔挺的军姿,前面有个男学员稍稍走神一点,教官立即走过来,嗷的一嗓子,“干嘛呢,你又不是刘罗锅,挺直了!”

    周沫被吓得啊,自觉地挺直了脊梁骨,尽可能的保持军姿笔挺,她不想被教官盯上,被教官骂。

    此时正是中午,头顶的太远还是很烈的,很快的,汗水就由周沫的额头流了下来,有些落在眼睛里,咸咸的,很难受的。

    周沫看见别人都不动,小教官还在黑着脸四处巡视着,她也不敢动,别提有多难受了。

    她忽然想起了盛南平说的话,才知道盛南平阻止她来警院,真是为她好的。

    终于,教官大喊了一声“休息”,所有人都如获大赦的松了口气,周沫则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