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镇定自若的盛南平有些紧张了,捏捏周沫的小手,问:“你又怎么了啊?”

    周沫探过头,主动吻上了盛南平的唇,水嫩的唇软软的,带着沁人的气息。

    盛南平现在一惊,随后大喜,他反客为主,抱着周沫好好亲了一会儿,觉得所有的千辛万苦都值得了。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轻声的嘟囔着:“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总是拖你的后退,如果不是我又哭又叫的没有理智,你已经把杰森抓住了吧!”

    盛南平听出周沫还在为杰森的事情耿耿于怀,拍拍她的背,“这件事情无所谓的,不要多想啊!我现在已经人到中年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志向了,我的后半生只想围着你和两个孩子打转,极尽所能的帮你们达成心愿。

    你想要演戏,我就支持你,你想要救妈妈一命,我当然也支持你,而你的选择也是对,如果你是个连自己亲妈的命都不顾惜的人,我也不会这么爱你了。”

    周沫想了想,问盛南平,“你真的放杰森跑掉了吗?他们还会回来作乱吗?”

    “他们不会回来了。”盛南平坚定的回答周沫,“杰森现在已经被列为重犯通缉名单了,在华国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了,不会再回这里了。

    我估计他会想办法潜回米国去的,但他这次伤了元气,而且还得罪了威神,回到那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周沫点点头,不由的又想起了苏梅,轻轻的叹了口气。

    盛南平摸摸周沫的头,安慰她说:“你别担心了,我会派人关注着他们的,只要有妈妈的消息就告诉你。”

    “恩。”周沫闭上眼睛,靠在了盛南平的怀里。

    他们两个回到家里,周沫先去洗澡,盛南平一直站在客厅里打电话,今天的事情闹的很大,后续事情很多需要处理安排的,有一些事情应该盛南平亲自去处理,但他不放心周沫。

    周沫洗过澡出来,躺在床上翻看手机,诧异的发现她和特警们的照片已经上了新闻。

    “苏菲菲再次施毒计,周沫医院险丧命!”

    “腹黑女苏菲菲假说妈妈得了重病,利用合成录音带,煽动舆论攻击周沫小姐,黑化周沫小姐,周沫小姐今天去医院探望妈妈时,却落入苏菲菲及其父亲联合设置的陷阱,差点惨遭杀害。

    多亏特警迅速赶到,救下了周沫小姐,苏菲菲和其父畏罪潜逃,现在在全国范围内通缉。”

    新闻下面还附着两张周沫同特警一起走出医院的照片,周沫灰头土脸,神色黯然,衣服上还沾染了不知道是谁的鲜血,看着很是惹人怜惜。

    此消息一出,网上立即又炸锅了!

    “word天啊,苏菲菲真够阴险狠毒的啊,竟然设计想杀了周沫啊!”

    “ 特么的,这个女人也太阴险了,她是借助舆论压力逼迫周沫去医院探母,然后就要弄死周沫!”

    “其实这件事情也怪网上一些瞎逼喷子,说话不带眼睛,硬逼着周沫落入了苏菲菲的圈套了!”

    “是啊,现在网络言论太自由了,前几天逼死一个胡菱儿,这次又差点逼死了周沫!”

    ......

    周沫看到胡菱儿的名字,一下想起了胡菱儿的死,没来由的头又疼起来。

    “怎么了?头疼啊?”盛南平打过电话,冲了个澡,此时神清气爽站在床边,关切的看着周沫。

    “哦......有点,大概之前被震到了!”周沫对盛南平笑笑。

    盛南平掀开被子坐到周沫的身边,伸出修长的手指为周沫揉捏着太阳穴,“今天的事情一定吓到你了,是我考虑的不周全,等下我叫医院的人给你开点养心安神的药......”

    “没事的,我睡一觉就会好了!”周沫闭上眼睛,怕敏锐的盛南平发现她的心事。

    “好,我就坐在这里陪着你,不要害怕,乖乖的睡觉啊!”盛南平声音温柔,像哄小孩子一样。

    “恩。”周沫真想睡觉了,她把电话调到静音,放到枕边,闭上眼睛睡觉了。

    有盛南平在周沫身体,让周沫觉得异常踏实,很快就睡着了。

    盛南平俯身看着周沫的小脸,想着小丫头终于肯主动承认她没有失忆的事情,心中安稳了不少。

    她肯对自己打开心扉,证明她准备抛开之前的那些事情,准备重新接受自己了。

    盛南平正美滋滋的想着,见周沫的手机亮了,屏幕静悄悄的一闪一闪的,他随意的看了一眼,下一秒后,瞳孔骤然一紧。

    来电显示的名字“坏小子”。

    这个称呼可够耐人寻味的啊!

    只有关系很亲近的人,才会用这种看似骂人,实则无比亲厚的称呼。

    这个人会是谁呢?

    盛南平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影!

    手机闪烁了一会儿,那边挂断了,盛南平刚刚要转过头,谁知那边有打了过来,屏幕又开始闪动。

    盛南平真有些恼了,修长的手指拿起了手机,走到了卧室外面,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男人急躁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沫沫啊,你怎么样啊?有什么受伤啊?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人在哪里呢......”

    盛南平阴沉着脸,“……”

    他无比确定了,这个对周沫紧张至极的男人就是段鸿飞。

    “喂?沫宝,你在听吗?你怎么不说话啊?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啊.....”

    盛南平一听段鸿飞叫周沫为‘沫宝’,一张俊脸彻底黑了,冷冷的开口,“你是段先生吧,我是盛南平,周沫正在睡觉,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给你解答,但请你以后不要再叫周沫为‘沫宝’!”

    段鸿飞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五秒钟,就在盛南平以为段鸿飞会挂断电话不理会时,段鸿飞邪邪的笑了起来,“呵呵,你也说了,你是盛南平,不是周沫,你怎么能代表周沫接听电话呢?你怎么能代表周沫的意思呢?周沫都喜欢我叫她‘沫宝’的,你有什么权利干涉啊!”

    “我是她丈夫!”盛南平威严又傲娇的说。

    “呵,盛先生,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周沫现在都不记得你是谁了,你是什么她丈夫啊!真是太搞笑了!”段鸿飞讥诮的在电话那边笑着。

    盛南平从段鸿飞言谈的腔调中,嗅到一种熟悉的感觉,稍稍一想,对的,段鸿飞说话的语气和周沫如出一辙。

    一想到周沫,盛南平冷硬狠厉的心不由柔软了下来,对段鸿飞的敌意和憎恶也减少了一些,他很淡然的告诉段鸿飞,“沫沫已经跟我说了,她一直都在装失忆的,她已经跟我坦诚相见了,她说以后都不会这样小孩子脾气了,会好好跟我过日子!”

    段鸿飞听了盛南平的话,鼻子差点气歪了,重重的哼了一声,“你不用跟我在这里秀恩爱了,那个小丫头早就告诉我她没有失忆的事情了,你知道的都是二手消息了!哈哈哈,就算她答应会跟你好好过日子,她的心里也是有我的!”

    盛南平一股怒气涌了上来,刚想要厉声斥责段鸿飞,猛然想起两年多前,他也是因为嫉妒段鸿飞和周沫关系,一时冲动急躁,对周沫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他是聪明人,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犯两次的!

    盛南平压下怒意,幽幽的对段鸿飞说了一句,“是啊,周沫对我说过了,她在心里会永远把你当哥哥的!”

    这句话如同一记窝心脚,正踹在段鸿飞最大的忌讳上,这些年,让段鸿飞最为愤懑不平的事情,就是周沫一直把他当亲人看待,而不是爱人。

    盛南平成功的听见段鸿飞在电话那边极力压抑着的喘息声,甚至还有磨得咯咯的牙响。

    向来威严酷冷的盛南平,难得露出恶作剧得逞的开心笑容。

    真是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段鸿飞一口老血卡在了嗓子眼,气咻咻的说:“我打电话不是跟你斗嘴的,我就想问问周沫今天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到惊吓?”

    盛南平无奈的轻笑一下,段鸿飞这副后脑勺子都不讲理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周沫了!

    明明是他先开始冷嘲热讽吵架的!

    “周沫很好,没有受伤,受了点小刺激,但也没有大碍的......”

    盛南平的话还没有说完,段鸿飞在那边兀自挂了电话。

    这个没有礼貌又嚣张的家伙!

    盛南平盯着电话眯了眯眼睛,看在周沫的份上,他懒得跟段鸿飞计较。

    他想了想,将通话记录删除,然后坦然自若的走进卧室里面,躺倒周沫身边。

    身边的小人呼吸均匀,熟睡中的她仿佛多一层孩子气,长长的睫毛静静的垂着,怎么看怎么乖巧可爱。

    看着周沫熟睡的小脸,盛南平心中淌过一阵清流,缓缓的,柔柔的。

    盛南平疼爱的,小心的吻吻周沫的额头,无论段鸿飞怎么蹦跳叫嚣,无论段鸿飞和周沫的关系是怎样的,周沫是他的妻子,此刻躺在他的怀里,这比什么都让他觉得安慰和幸福。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