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你觉得开心就好
    看见苏梅被生生的打了一枪,小腿上血流如注,苏菲菲和周沫齐齐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妈妈!”

    “妈!”

    “你为什么要打我妈妈啊......”苏菲菲惊痛交加的要扑向占影。

    “你站住!”杰森厉声呵斥住苏菲菲。

    苏菲菲见杰森的眼睛都红了,满脸的凶狠样子,胳膊上都是血迹,好像从地狱走出来的厉鬼,苏菲菲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凶过,眨巴了两下眼睛,委屈的瘪瘪嘴,吓得不敢乱叫乱动了。

    “你们马上放我们走,不然我就活活打死她!”杰森如同亡命徒一样,疯狂的嘶吼着,用枪指着苏梅的头,死死的嘞着苏梅的脖子。

    周沫见苏梅脸色惨白,浑身发抖,鲜血不住的从伤口处流出来,虚弱的好像马上就会死去的模样,她的心像被抓出来一样疼。

    尼玛的,这个该死的杰森,下手真是够狠的啊!苏梅是他的老婆!

    周沫痛苦的闭了闭眼睛,苏梅是她的亲妈啊!

    无论苏梅怎么不好,都是爱她的,刚刚在病房里,一直在用话语暗示她,一直在努力的阻止杰森杀害她!

    盛南平这边的人和特警那边的人都没有动,空气中却散发出强烈的一触及发的危机。

    周沫见盛南平的表情凝重而冷酷,就像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豹子,正在等着最佳的时机......

    如果盛南平去抓杰森,可能会伤了苏梅的!!!

    周沫知道所有事情都掌控在盛南平手里,她拉住盛南平的手,哀求的说:“放他们走吧,放他们走吧......”

    盛南平眉头微微皱了下,轻声的说:“沫沫,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杰森非常狡猾,我们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抓捕他的......”

    “可是那是我妈妈啊!”周沫的脸色有些发白,却愈发衬得一双眼睛异常的黑亮,她定定看着盛南平,“我不能眼看着我妈妈死啊!盛南平,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妈吧,救救我妈吧......”

    周沫说到后来,再也忍不住,炙烫的眼泪滚下面颊。

    向来果决坚定的盛南平,被周沫哀求的心软了。

    她只是个小丫头,却因为他的原因,屡次不得不经历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场景和危机。

    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他不好,如果当年不是他误会了周沫,害得周沫落水被杰森抓住,也不会有后来这些麻烦了。

    盛南平眯眯眼睛,向对面的特警指挥官示意了一下。

    指挥官收到盛南平信息,吩咐特警们给杰森等人让出一条路,杰森拖着苏梅,一路往楼上的天台走,占影和另外两个保镖持枪殿后。

    盛南平和特警指挥官还想找机会抓住杰森,大家都一路追着往楼上走。

    周沫担心妈妈,一直跟在盛南平的身边,看着一路上都是苏梅伤腿拖出的血印子,她的泪如泉涌,“盛南平.......不要再试图抓杰森了.......他已经疯了,他会杀了我妈妈的......”

    盛南平看着周沫哭成这样,轻轻叹了口气,终归是血浓于水,苏梅对周沫怎么不好,也是周沫的亲妈。

    他决定了,如果杰森不再放肆杀人,他就放杰森带着苏梅走了。

    杰森毕竟在黑道行走多年,还是有些实力和计谋的,他事先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叫人将之前准备的直升机飞过来。

    特警指挥官小声的问盛南平,“真的放他们走吗?”

    盛南平看看怀里哭成泪人的周沫,点点头。

    杰森他们没有受什么阻碍的上了直升飞机,直升机马上开动,轰隆隆的飞走了。

    周沫定定的看着飞机眩窗边的苏梅,杰森让苏梅坐在飞机的门口,是以防盛南平他这边开枪突袭吗?

    苏梅已经伤的那么重了,还要被杰森利用着!

    这是苏梅的宿命吗?她为了荣华富贵不择手段,为了留在杰森身边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肯做,却没想到杰森会这样对待她!

    “好了,沫沫,妈妈安全了,没事了!”盛南平抱着周沫,轻声的安抚着她。

    特警指挥官带着他的人识趣的撤离这里,大康等人去做善后处理。

    周沫看着遥遥远去的直升机,极力的止住哭声,哽咽的对盛南平说:“谢谢你......放他们走......都是我不好......不然你可以抓住杰森的......”

    “小傻瓜,怎么能说你不好呢,我抓住杰森也是为了你,你不许我抓他,我就放他走好了!”

    周沫点点头,她知道盛南平为了今天的事情一定花费了很大的心思谋划,一定投入了很多人力和财力,结果因为她的一句话,放走了杰森这个混蛋。

    只是,她现在没有力气跟盛南平说这些了,在这场突发的事件中,周沫又是害怕,又是哭泣的,整个人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盛南平叫人送了水过来,让周沫喝了下去,周沫慢慢的恢复了些力气。

    “我叫两名特警留下来了,你现在能不能跟他们一起走出去,拍几张照片,然后发篇报道到网上,驳回之前网上那些不利于你的传闻。”

    周沫觉得盛南平想得太周到了,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我可以的。”

    盛南平送周沫到两个特警身边,用力握了握周沫的手,周沫努力挺直脊背,跟着两名特警走向了医院门口。

    一离开盛南平的身边,周沫觉得有些惶然不安,刚才劲爆惊险的场面,还有苏梅受伤的一幕,严重刺激了周沫的神经,脑中走马灯似的闪过之前不同的画面。

    两个特警陪着周沫往外面走,边走边低声说话:“没想到盛先生这么厉害,一个大总裁,竟然能打败杰森这样的亡命徒!”

    “你不知道吧,盛总原来是icpo,在国际上都是赫赫有名的,有战神之称呢!”

    “哦,那么厉害呢!”

    “是啊,我听队长说,前些天的时候,这个杰森就聚集好多杀手过来,暗杀过盛总三四次呢,都被盛总带人给灭了......”

    走在特警身边的周沫猝然一震,瞪大眼睛看着那个特警,惊问着:“你说什么,有杀手暗杀过盛南平啊?”

    那个特警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抿了抿唇,低声说:“我......我只是听说而已,周小姐啊,你千万不要跟我们队长说这些啊,他会把我调离的......”

    “哦!”周沫当然不会做那么不懂事的人了,但她心中已经起了疑虑,更加不安起来。

    头发凌乱,衣裤沾面灰尘的周沫跟着特警在医院门口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就被特警护送到她的车子旁。

    虽然有两个身高体壮的特警在身边,周沫还是觉得惶然紧张的,她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破胆子了。

    打开车门,周沫见盛南平竟然坐在她的车子里,周沫眼圈不由的一红,哽咽的叫:“盛南平!”

    盛南平长臂一伸,直接把周沫拉进车里,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紧紧的抱住她,“好了,沫沫,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啊......”

    周沫一坐进盛南平的怀里,就紧紧的搂住盛南平的脖子,心急的问盛南平,“前些天有杀手来暗杀你吗?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啊?”

    盛南平无所谓的一挑眉,“对我来说那都不事,暗杀什么的太小儿科了,怕你跟着担心,就没有告诉你!”

    周沫此时同盛南平离的很近,可以清楚的看见盛南平眼睛下面的青影,看见他眼角细细的皱纹,看见他脸上的疲惫之色,看见盛南平下巴上稍稍冒头的一片浅青的胡碴......

    盛南平是不是很累啊?

    他要处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要应付她的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要帮她解决一切难题,还要绞尽脑汁的铲除狡猾阴险的杰森,对付那些冷血残忍的杀手......

    其实,盛南平只是个血肉之躯的普通人,他也会累,会病,会疲惫......

    周沫心中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想到刚刚在病房的凶险时刻,盛南平一只大手紧紧的把她护在怀里,一只大手护着她的后脑,就连耳朵都被他遮起来,仿佛担心枪声会吓到她一样!

    她只觉得心头又闷又疼,清丽精致的脸上,泪花婆娑。

    盛南平紧张的为周沫擦着眼泪,“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啊?”

    周沫咬了咬嘴唇,对盛南平说:“其实我......其实我没有失忆的,我是故意骗你的,我想要报复你,故意折腾你的......”

    盛南平有些诧异周沫的主动,坦白,心里涌起一阵浪潮,泛着甜意,迅速蔓延到了全身。

    他俊眸含笑,伸手捏捏周沫的鼻子,“小坏蛋,我已经猜到你没有失忆了,但你想要折腾我,我就只能由着你折腾了,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周沫抬起头,长睫扑闪扑闪地看着盛南平,认真的表情让盛南平心底直发毛。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