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掉落陷阱
    盛南平挽着周沫的手往外面走,眼睛警惕的眯了起来,眼角余光留意着对着他们的那扇玻璃窗。

    就在他们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盛南平耳朵里的微型耳麦,突然传来大康的急声提醒,“右侧方,十一点方向。”

    “趴下!”盛南平以极其迅疾的速度将周沫搂倒在地,周沫只觉得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拽趴下来,胳膊和腿磕在坚硬的地面上,火辣辣的疼。

    周沫无意间的一侧头,见刚刚她和盛南平站的房门旁,门玻璃上出现了一个拇指般粗细的小圆孔,孔周围的钢化玻璃有数条裂纹,好像蜘蛛网一样正慢慢的炸裂扩散。

    那是个子弹孔!

    如果她和盛南平动作稍稍慢一点儿,那子弹就会打在他们身上了!

    周沫这一眼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就在这瞬间,从病房门口冲出很多端着*的人;就在这一瞬间,盛南平抱着周沫往一旁翻滚数下;就在这一瞬间,病房的一面墙突然爆裂,非常专业爆破技术,只破坏掉了那面墙,并没有伤到屋内的人......

    下一秒,便是一长串凌乱而急促闷闷的爆裂声,虽然大家用的都是消音枪,但在这个危机万分的时刻,那点声音都被无限放大,让周沫胆战心惊。

    周沫一直被盛南平紧紧的护在怀里,依然能感觉到子弹嗖嗖的从身边掠过,那些冲进屋内的杀手,目标就是盛南平和周沫,对着他们的方向不断射击。

    盛南平一进到这间病房,就观察好了里面的布置情况,杰森准备蓄意杀他,这屋里并没有什么掩体, 除了杰森坐着的那张长沙发。

    还好,vip病房里摆放着两盘高大的绿色盆栽,盛南平包着周沫就往盆栽的方向翻滚,一脚利落的将盆栽踢到,暂时掩护一下他和周沫。

    盛南平要的只是这几秒的时间,因为他的人已经穿墙进来了。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她又怕又慌,真怕这些呼啸的子弹会打到保护她的盛南平身上。

    还好,这种情况只是几秒,随后射向他们这边的子弹减少了,爆破的墙体后面是盛南平的人,他们同那些杀手交手了,分散了他们这边的火力。

    无数子弹在屋内呼啸,子弹撞击在屋子墙壁上,有着沉闷连续的砰砰声。

    盛南平终于稍稍放开了周沫一点儿,周沫连忙抬头去看,只盛南平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枪。

    乌黑的枪身在周沫的眼前晃动,隐隐发出诡异阴森的墨光。

    此时那些杀手已经被盛南平那边人的重火力逼退出病房,躲在病房门口,盛南平的人躲在爆破出来的残墙后面,互相射击着。

    早有准备的杰森,已经将他们刚刚坐着的特制大沙发立了起来,苏菲菲和苏梅几个人被掩护在沙发后面。

    杰森恨透了盛南平和周沫,前段时间不惜重金请来世界有名的杀手来暗杀盛南平,他想盛南平死了,周沫自然随便他捏扁揉圆了。

    谁知道盛南平真像被战神附体一样,先后派去的两拨杀手都被盛南平给灭了,而盛南平的胆魄还非常大,竟然以身涉险,亲自做出引蛇出洞的事情。

    那天晚上,在盛南平开发的楼盘里,三个数一数二的杀手都被盛南平以极其骇人手法打死了,剩下的两个杀手被盛南平吓破了胆,不想再赚杰森的佣金,第二天就坐飞机跑掉了。

    盛南平原本就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打将,这些年从商了,大家都以为他的技能退步了呢,但这一战,盛南平在国际黑白两道上再次威名大震,杰森无论出多高的价钱,也没有杀手愿意来暗杀盛南平了。

    杰森没有办法,只能又想出这个计策来,他本想借着舆论声势逼着周沫来探望苏梅,然后抓住周沫,为女儿雪耻,用周沫来要挟盛南平,没想到盛南平也跟着周沫一起来了。

    哈哈,盛南平这是自动送上门来找死了,杰森立即吩咐外面的人,准备杀了盛南平和周沫。

    杰森躲在沙发后面,见盛南平和周沫并没有被杀死,急了,掏出了手枪,对着周沫他们这个方向瞄准。

    “不要啊......”苏梅低声哀求着。

    “滚!!!”杰森怒声呵斥。

    盛南平寒星般凛冽的双眸中杀气毕露,杰森的枪口在大沙发边上刚刚露出头,盛南平一手持枪,子弹奔着杰森呼啸而去,另一只手搂着周沫的腰上,大力快速地向旁边一翻滚。

    伴随着杰森清晰的一声惨叫,一颗子弹带着凌厉的热度,在周沫刚才趴着的地方掀起一块大理石的碎屑。

    看着坚硬的大理石上被烧焦的弹孔,周沫吓得脸都白了。

    只差几秒钟,只差几公分啊,这枚子弹就会打在她身上了啊!

    盛南平抱着周沫躲过了杰森这一枪,盛南平打出的那一枪却正中杰森的胳膊。

    第一局pk,盛南平秒杀杰森了。

    杰森不像盛南平,会双手用枪,他右边胳膊被盛南平打伤了,再用枪时也打不准了,他怕盛南平再开枪射击他们,嘶声对着外面大吼,“占影,马上带人冲进来!”

    “是!”守在门口攻击的占影立即带着一伙人,顶着盛南平那边人的重火力冲进来,瞬间,就有几个人倒在了血泊里,不知道是死了,还是伤了。

    而这些人冒死冲进来以后,距离缩短,盛南平那边人的枪就派不上用场,大康他们也担心屋内杰森的人多,对盛南平和周沫不利。

    大康和小康也带着他们的人冲进来,两伙人开始了近距离的搏击。

    嚣张的苏菲菲此时被吓得脸色苍白,躲在杰森的身边,杰森拉扯着苏梅从病床上起来,催促着:“快点,我们走!马上离开这里!”

    盛南平一见杰森要跑,立即招呼打斗中的小康,“小康,过来护着夫人!”

    小康应了一声,向对面的人扬手甩出一枚匕首,跟他打斗的杀手不得已的退后一步,小康立即带着个保镖奔向盛南平和周沫。

    盛南平握握周沫的手,“你待在这里,不许动!”

    周沫被盛南平异常冷肃的语气吓了一跳,她呆了呆后,立即乖乖的点头。

    杰森此时已经扯起了苏梅,在占影和两个保镖的保护下,由门口逃了出去。

    周沫眼见这一幕,看了看旁边匍匐不动的盛南平,她觉得盛南平是有意放杰森他们出去的。

    果然,杰森他们一逃出房门口,盛南平无比敏捷的一跃而起,大步追了出去。

    “杰森,站住!”盛南平在走廊里大声吆喝,声音传出很远。

    杰森即使胳膊受伤了,还是习惯性的握住枪,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讲,枪就是胆,就是机会,就是底气。

    护着杰森的占影回手就往盛南平的方向打了两枪,盛南平身体一晃,躲到旁边一间病房的门口。

    就在这时候,有道无比威严的声音顺着扩音器传了出来,“前面的人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杰森和占影等人俱是一惊,抬头一看,之见走廊的尽头齐刷刷的站着无数名全副武装的特警。

    “**!!!”杰森又气又恼,至此才知道被盛南平给算计了。

    在华国持枪是违法的,盛南平是故意让杰森跑出病房的,故意让杰森举起枪,这样官方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抓住杰森了!

    盛南平看着杰森狼狈懊恼的样子,轻轻的笑了一下。

    杰森老奸巨猾,之前他几次暗杀盛南平,陷害周沫,都不是他亲自出面做的,警方也没有办法抓他,此时杰森手里就握着枪,想洗白也不行。

    “前面的人,放下武器,政府会会给你宽大处理的!”

    特警的指挥官还在喊话,声音传到周沫所在的病房内,杰森的那些手下听到喊话,有的慌了神,被大康等人几下打趴在地上,有的发了狠,疯狂的踹出几脚,纵身跳窗而出了。

    病房内的情况一得到稳定,周沫连忙爬起来,跑到门口去看外面的情况。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能不能别乱跑,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情,老大得揍死我啊!”小康无比幽怨的在周沫身边碎碎念,但保护周沫的动作却毫不含糊,周沫的前前后后都站着保镖,把周沫护得风雨不透。

    周沫见杰森眼睛血红的看着盛南平,突然一把揪住苏梅,扬起枪对准了苏梅的太阳穴,疯狗一样大叫着:“你们马上放我们走,不然我就开枪打死她!”

    “啊!”周沫惊骇的叫出了声。

    盛南平看见周沫站在病房门口,立即返身走回来,把周沫抱在怀里,他的小妻子,只有他自己来保护才放心。

    “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特警的指挥官再次大喊。

    “马上放我们到楼顶去!”杰森嘶声大喊着,见那些特警不肯动,他对身边的占影一示意,占影抬手就往苏梅的腿上打了一枪。

    “啊!”苏梅惨叫一声,在空旷的走廊上回荡,无比的凄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