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将计就计
    周沫知道盛南平忙,担心打扰到盛南平,先问:“盛南平,你现在忙不忙啊?”

    盛南平斩钉截铁的说:“不忙,你有事就说!”

    围绕在盛南平身边,平日都是说一不二,日理万机的高层领导们:“......”

    “我这边出状况了,现在必须去医院看我妈妈, 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下啊!”周沫忧急的说。

    盛南平俊眸内是带着毫不掩饰的关心,“我现在就做安排,等下我陪你过去。”

    “你有空陪我吗?”周沫很惊喜,有盛南平陪她,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有的,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过去找你。”

    “好滴!”

    盛南平挂断电话,对分公司的经理说:“今天先到这里,我改天再来视察。”之后看都不看众多集团高层,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撩起长腿就往车间外面走。

    公司的一群高层领导集体懵逼片刻,要知道盛南平工作认真严谨,极其自律克己,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过啊!

    盛南平坐到车上,先打电话给大康,问询周沫那边发生的情况,知道苏菲菲又在网上黑了周沫,盛南平的脸上顿时北风呼啸了。

    这对父女两个,真是活腻了,他不杀他们,他们就以为他是吃素的呢!

    盛南平挂断了大康的电话,又给李羿打电话,问询仁爱医院那边的情况。

    “老大,我们已经调查了,苏梅女士确实生病了,心绞痛,还有其他小毛病,目前看没有什么大碍。

    杰森和苏菲菲都在病房里面,他们的人埋伏在那周围的也很多,好像就在等着夫人自投罗网呢!”

    盛南平眯了眯眼睛,深黑的眸底闪过一抹危险的光。

    这个杰森真够阴险的,如果周沫不去看望苏梅,就会被扣上‘不孝女’的大帽子,以后在娱乐圈抬不起头来,如果周沫去看望苏梅,就会投入杰森的陷网里面。

    之前看在欧洲那边‘威神’的面子上,盛南平一直没有动杰森和苏菲菲,这次是杰森自己要找死,盛南平准备顺便借力打力,将计就计,送他一程吧!

    “你们在医院里做好周密的准备工作,我等一下带着夫人去医院。”盛南平冷声吩咐李羿。

    “老大,你不能来这里啊,这里太危险了,杰森这次布了个大局,也是在等你......”李羿紧张的劝阻盛南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盛南平的眉头结着寒霜,眼中露出摄人心魂的坚毅,“记住,你们等一下要全力保护好夫人!”

    “是。”李羿听出了盛南平的决心,他没有办法劝阻,只能服从命令。

    盛南平的车子停在周沫所在的会所外面,打电话叫周沫出来上车。

    周沫带着帽子,口罩,把自己武装的严严实实,一路小跑的上了盛南平的车子。

    盛南平伸手把周沫的帽子摘掉,笑着说:“你不用这样紧张的,记者们都认识我的车子,没人会爆料的。”

    周沫一见盛南平,眼圈就红了,强忍着眼泪对盛南平说:“你知不知道,苏菲菲又爆我的黑料了,她总是不肯放过我......”

    盛南平抱抱周沫,哄着她说:“没事了,今天我会一次性将他们都解决掉的。”

    周沫不太懂盛南平的意思,兀自苦恼着:“我是他们的眼中钉,只要我在娱乐圈一天,他们就不会放过我的!”

    “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些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好的,你现在想想,我们要给妈妈带点什么东西过去啊?”盛南平哄着周沫,柔声问询着。

    “哦......”周沫这才恍然,去看望妈妈是需要带些礼物的,她想了想,说:“等下在路边买点鲜花和水果吧!”

    苏梅大概也不需要她去看的,只是想借机陷害她,她买点东西意思一下就好了。

    “好。”盛南平点点头。

    车子经过鲜花店的时候,盛南平吩咐保镖下去买了鲜花和水果。

    在车子进医院前,盛南平落下车子前面的挡板,从车后面拿出一件非常薄的防弹衣,递给周沫,“沫沫,你把这个穿上。”

    周沫是认真这个东西的,立即紧张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盛南平,“怎么了?等会还会动枪吗?”

    “不会的,这只是以防万一,你知道杰森有多卑鄙狡猾的。”盛南平揉揉周沫的头,安抚着她。

    周沫一把抱住盛南平,“如果有危险,我们就不要进去了,苏菲菲愿意黑我,她就黑吧,最多我不演戏了!”

    盛南平心里一暖,小丫头终于再次关心他了,不再把他视为路人甲了!

    “沫沫,你应该进去探望妈妈,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有危险的,我给你穿这个,只是以防万一,我不想你有一点的闪失。”

    周沫对盛南平的话半信半疑,但盛南平坚持要她进去看妈妈,她只能把防弹衣穿上,幸好她今天穿了件宽松的大衬衫,穿上防弹衣也看不出来。

    车子开进了仁爱医院,盛南平和周沫一前一后的下了车,两个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一起往苏梅所在的二楼住院处走。

    住院处的楼房有些年头了,楼房外面的树木已经长的很高,枝丫伸出奇怪的形状,映照在玻璃上,颇有些诡异幽清的感觉。

    周沫心里莫名觉得很紧张,不由握住了盛南平的手。

    盛南平反手紧握住周沫的小手,他的大手有力又温暖,给周沫平添了许多力量。

    苏梅的病房门口站着两个杰森的保镖,伸手拦下了盛南平和周沫,“你们不能进去!”

    周沫不悦的皱皱眉头,对保镖说:“麻烦你进屋告诉一下,说周沫来探望妈妈了!”她已经想好了,如果里面的人不容许她探望苏梅,她转身就走,免得连累了盛南平。

    她在进来时多了个心眼,把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了,她要留下证据,是他们不许她探望妈妈的。

    保镖很快出来,对周沫二人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请进吧,夫人在里面等你们。”

    周沫有些失望,只能拉着盛南平的手走进苏梅的病房。

    苏梅的病房是vip病房,里面很宽敞,杰森和苏菲菲坐在沙发上,苏梅侧卧在床头,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苏菲菲一见周沫和盛南平进来,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先落在盛南平身上,眼神惊艳倾慕,在看见盛南平和周沫紧握的手时,神色顿时变冷了。

    她讥诮的对周沫说:“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妈了?是不是看了网上的视频,迫于舆论的压力才来的啊!你真是够虚伪的!”

    周沫厌恶又蔑视的看着苏菲菲,“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你心里最清楚,卑鄙无耻的小人!”

    苏菲菲立即炸毛了,“乡巴佬,你敢说我.....”

    “菲菲!”杰森站了起来,呵斥住大叫的苏菲菲,“妈妈还在生病,不要大吵大闹的!”

    苏菲菲瞪了周沫一眼,没有再说话。

    “盛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啊!”杰森走到盛南平面前,皮笑肉不笑的伸出手。

    盛南平的神色是一贯的冷傲沉稳,他没有同杰森握手,只是稍稍点点头,很公式化的说:“杰森先生,你好。”

    杰森尴尬的把手缩了回去,冷冷的笑了一下。

    周沫走到苏梅的病床边,声音艰涩的叫了声:“妈!”

    “沫沫......”苏梅开口说话的同时,眼圈红了,她紧紧握住周沫的手,声音哽咽的说,“妈妈对不起你啊......”

    周沫一见苏梅哭了,她的心瞬间变软了,反握住苏梅的手,“妈,你别这么说,我也让你操心了。”

    “不是的,沫沫,我......”

    “你还病着,这样哭哭啼啼的对身体不好的。”杰森阴冷的声音打断了苏梅的话,并且走到了苏梅的床边,目光警告的看了苏梅一眼。

    盛南平一见杰森靠近了周沫,他也走到苏梅的病床前,用手搂住了周沫的肩膀,微微俯身对苏梅说:“妈,你不要担心难过了,周沫有我照顾,她会永远平安快乐,你好好养病吧!”

    苏梅看见了盛南平,眼睛不由的一亮,上下打量了盛南平一圈,激动的说:“你就是盛总吧,真是比电视和杂志上看着还要帅呢,周沫有你照顾,我就放心了......”

    杰森拍了拍苏梅的手,淡笑着说:“你还在病中,不能太疲惫的,既然见过沫沫了,你就休息吧!”

    苏梅脸色一变,哀求似的看着杰森,“老公啊……”

    杰森斜睨了苏梅一眼,带着森寒怒意,苏梅咬着嘴唇,无奈的闭上了嘴。

    周沫见杰森是要撵他们走了,她握握苏梅的手,“妈妈,你好好养病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啊!”

    苏梅眼角含泪的看着周沫,目光无限悲戚,“沫沫啊,妈妈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时时注意安全......”

    “好了,你歇着吧!”杰森厉声打断苏梅的话。

    盛南平看见了苏梅的欲言又止,看出了苏梅生离死别般的眼神,更加确定杰森准备在这里动手,要他们的命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