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霸气护妻
    段鸿飞在电话那边继续向周沫大放厥词,“小沫沫,你绝对不可以因为胡菱儿的事情折磨自己啊!什么事情都不要怕,不要怂,谁欺负你就跟她干,不行就弄死,一切后事交给我处理!”

    这言论非常符合段鸿飞这好战分子的性格,周沫轻轻的笑了一下。

    “你安安心心的在家里睡觉,我去吊打那些死喷子!”段鸿飞安慰了周沫几句,挂断了电话。

    周沫相信段鸿飞的毒舌实力,他再率领着那些毒舌水军,估计可以把网上的舆论势头扭转过来。

    但事情终究是她做的,无论怎么扭转舆论,周沫的心里都打烙下不安愧疚的阴影。

    周沫到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后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刷,网上的画风果然变了,段鸿飞率领的水军已经东风压倒西风了。

    “不作不会死!胡菱儿如果不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谁会爆她的黑料啊!

    “就是,就是,胡菱儿不但做了,而且还照了那些照片,明显是腹黑至极,准备留着威胁那些男人呢!”

    “艾玛,这个胡菱儿不但放行浪骸,而且还阴险卑鄙,这种人死就死吧,不然也是个祸害!”

    “刚刚谁特么瞎比比的啊,胡菱儿她自己作死,竟然还赖到我们家沫宝身上了,你们有什么证据啊,就信口雌黄!”

    “是滴啊,警察那边还没有定性是他杀,还是自杀呢,你们就在这里说是有人逼死的胡菱儿,难道是有人指使你们这么说的啊!话不可以乱说,是要负法律责任滴!”

    “沫宝就是宅心仁厚,不然采取法律手段,你们这是诬陷,知道不!”

    ......

    周沫看着这些留言,好像都在为她的行为开脱,辩护,这个段鸿飞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她把手机放在一旁,打算小睡一会儿,但她刚闭上眼睛,电话就响了。

    这次是盛南平打给她的。

    “沫沫,你在哪里呢?”

    “在家呢。”

    “哦。”盛南平好像松了口气般,“我今天参加了一个很重要的招标会,不知道网上那些情况,我会安排人处理的。”

    “没事,让他们随便说吧,我不在乎的。”周沫强颜欢笑,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我等下就回家去,我们见面说。”

    “我没什么事,你有工作就去忙,不用回来看我的。”

    “你等我吧!”盛南平那边挂了电话。

    周沫不管盛南平了,走到阳台上的藤条椅子上坐下,看着窗外思绪飘飞,天慢慢暗了下来,暮色四合,万家灯火。

    胡菱儿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对对错错都让它过去吧,但妈妈那边怎么办?她是去看妈妈,还是不去啊?

    周沫眉毛忧虑的蹙起,手按太阳穴,她今天头疼,特别的疼。

    盛南平今天开会的地点在城郊的一个大型度假村,回到市区来费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他都在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车。

    他打开家门,屋内静悄悄的,在半明半暗中,他看见周沫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孤零零的,看着脆弱又飘渺。

    盛南平换了鞋,疾步走到周沫身边,见周沫闭着眼睛睡着了。

    借着外面路灯融融的光亮,可以看清周沫柔白的脸,精致的下巴,垂下的浓密睫毛好象两把小扇子,花瓣一样的唇轻轻抿着,整个人像个怯懦无依的孩子。

    盛南平心中又软又疼,走进卧室拿了条毛毯出来,盖在周沫的身上。

    周沫甚是机敏,毯子一盖到她的身上,她就由朦胧的睡意中醒了过来,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盛南平。

    盛南平见周沫醒了,索性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疼溺的说:“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我倒想有人陪我坐啊,但家里没人啊!”周沫伸开手,主动的抱住盛南平结实的腰身。

    在这个时候,她需要从这个强势的男人身上获取力量。

    “我回来了,我会陪着你的。”盛南平胳膊一用力,将周沫整个人抱起来,抱到客厅的沙发上,“窗口处会进冷风,以后不要坐在那睡觉!”

    周沫像只小猫一样,靠在盛南平的怀里,乖乖的点点头。

    盛南平在心中轻叹,真不知道胡菱儿的死对他来讲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件事情让周沫在他面前收起了尖利的爪子,变的乖巧柔顺了,也同时让周沫心事重重,背上了道德的枷锁。

    “沫沫,今天我已经问过警察那边了,他们说胡菱儿确实是他杀,只是暂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没有找到凶手,所以没有公布最后的定论。”

    周沫上午见过费丽莎了,她知道费丽莎是胡菱儿非常亲近的人,相信费丽莎说的那番话,她想盛南平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安慰她。

    她不想盛南平再为她担忧,抬头对着盛南平一笑,“我知道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想这件事情了。”

    周沫嫣然一笑,仿佛一种释然,可是笑容再甜,梨涡再醉人,眼中却带着一种忧虑,化不开,挥不去一样。

    盛南平微微皱眉,“你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放下?我会安排人去处理,网上不会再有任何关于胡菱儿的消息,更不会再涉及到你了。”盛南平真有些恼了,不能让这个胡菱儿阴魂不散的缠着周沫啊。

    周沫知道自己装的不像,索性收起笑容,叹了口气,“我不是为了胡菱儿的死烦恼,今天苏菲菲给我打电话了,说妈妈病了,让我去医院看看妈妈。”

    “你答应她了?”盛南平声音一紧。

    “没有啊,我这不是回来同你商量了吗!”周沫这两天心神俱疲,对盛南平的态度特别的柔软。

    盛南平点点头,开心的抚摸着周沫光洁的面颊,“这就对了,以后凡事不要自己贸然行动,要懂得迂回,要知道和我商量。”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茫然的瞪着眼睛,“这件事情怎么办啊?苏菲菲说妈妈病的很重,我想去看看她!”

    “你可以去看,但我要先派人去调查一下,做些安排后,你再去医院看妈妈,你也知道杰森和苏菲菲是什么,搞不好又是他们设计害你。”

    “好的。”周沫听话的点头。

    周沫第二天起床后,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翻看新闻,网页上都是关于最近要举行的电影节的消息,还有当红花旦大婚在即的话题。

    胡菱儿那些黑料的照片,胡菱儿的死亡猜测,关于胡菱儿的一切消息都无影无踪了。

    盛南平为了他的小妻子,这次真是动怒了,霸气护妻。

    没有了胡菱儿新闻的影响,周沫的心情好了不少,抖索精神去工作,继续去拍广告。

    周沫拍了一天的广告,晚上的时候回到公司,因为乔娜为她接了几部戏,让周沫过去看看本子。

    翻看着剧本,周沫想起盛南平之前说过的话,试探着问乔娜,“娜姐,这几个本子里有没有床戏和吻戏啊?”

    “没有的。”乔娜意味深长的对周沫一笑,“盛总找我谈了,他说要你走清新,纯情路线,绝对不能拍任何暧昧镜头的,这些本子都是盛总亲自给你过目的。”

    周沫咧咧嘴,乔娜一定以为她和盛东跃有什么特殊关系呢!

    乔娜对周沫一挑眉,“你手头上这四个本子盛总过目了,我看着也不错,你拿回家去看看,选一个中意的来演,以你现在的位置,最好不要轧戏,所以选一个就好。”

    “好的,娜姐!”周沫点点头,拿着这四个本子回家了,也许霸道的盛南平还要过目的。

    周沫回家的时候,盛南平还没有回来,她先翻看剧本。

    这些剧本都是不错的,每一部创作都有它特殊和新颖的地方,让人为之心动,但周沫最喜欢《来日可期》。

    故事讲的是年幼的女主家里收养了男主,他们一起长大,但女主幼小,并不知道男主不是她亲哥哥,后来两人在家乡的地震时离散了,各自被人收养。

    男主机缘巧合的找到了已经成为大富豪的亲生父亲,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少爷生活,身边美女环绕,但他一直在努力的寻找女主。

    女主被地震中来救援的年轻特警收养,特警一直心系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女友,多年未婚,女主在慢慢的成长中,对这个亦父亦兄的特警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女主为了追随特警的脚步,长大后也做了警察,有次执行任务时,遇见了男主。

    女主很讨厌嚣张跋扈,公子哥气息十足的男主,而男主也不喜欢率直,粗暴的小女警,但两人屡屡相遇,像一对欢喜冤家一样斗来斗去。

    男主慢慢的喜欢上了女主,但心中还有失散的妹妹身影,很是纠结矛盾。

    当两人发现彼此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时,都很高兴,尤其是男主,他准备了场盛大的晚宴准备向女主表白,但女主却把当哥哥一样依赖,告诉他,她喜欢的是特警叔叔。

    男主没有把爱说出口,只能像哥哥一样守护在女主身旁,看着女主对爱情求之不得,煎熬受罪。

    后来,特警在执行任务中牺牲了,女主精神受了重创,神智恍惚,男主一直陪在她身边......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