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为民除害
    周沫深吸一口气,对季苏苏说:“我......我有点不舒服。”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季苏苏伸手将周沫扶了起来。

    “不用,大概昨晚没有休息好,上楼去坐会就好了。”周沫极力打起精神,跟季苏苏一起往楼上走。

    季苏苏挽着周沫的胳膊,幽幽的说:“我昨晚也没有睡好,总是会想起胡菱儿,她前两天还是风光无限的大明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没想到竟然闹出那样的丑闻,被逼的跳楼自杀了,真是太惨了!哎,这个娱乐圈看着金光灿烂的,其实就是个人吃人的地方,爆料胡菱儿照片事情的,一定也是圈内的人!”

    周沫的心又被人狠狠的揪扯了几把,她却不能喊疼,心中充满愧疚自责的旁听着。

    她们到了楼上乔娜的办公室,乔娜看了周沫一眼,眉头微微皱起,“沫沫,我昨天嘱咐你养足精神,今天美美的去拍广告,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啊!”

    季苏苏抢着替周沫解释,“娜姐,沫沫姐有些不舒服,刚才我看见她自己坐在大厅的休息区里!”

    “哦!”乔娜的神色缓和了一些,“沫沫啊,你今天要不要休息一天啊?”

    “不用休息。”周沫用力的摇摇头,“我喝点热水就会好的。”

    “好,苏苏,你给周沫买杯热奶茶来。”乔娜吩咐季苏苏。

    季苏苏答应一声,出去了。

    乔娜让周沫坐在沙发上休息,她坐在办公桌前边处理事情。

    周沫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努力把乱七八糟的思路从大脑里清空:是胡菱儿先来害她的,胡菱儿的死是她自找的,胡菱儿的死跟她无关......

    她要把胡菱儿自杀这件事情抛开,她还有她的生活,她的事业,她不能被胡菱儿这件事情拖入泥潭里面去。

    周沫喝了杯热奶茶,气色变好了很多,她又看了两遍今天要拍的广告文案,然后就由季苏苏和保镖们陪着去拍广告了。

    这条广告难度系数不大,周沫用了两个多小时就把广告拍完了,乘车往回走的时候,周沫忍不住打开手机,翻看关于胡菱儿的新闻。

    网上关于胡菱儿的新闻有了新的动向,因为胡菱儿的惨死,骂胡菱儿的人渐渐少了,开始有人感慨,唏嘘了。

    还有人开始反思胡菱儿惨死的真正原因,最终都把矛盾对准爆胡菱儿黑料的人。

    “这个人没有一点儿道德底线,爆料人家这样的照片,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就是这个人逼死了胡菱儿,就像曾经的阮玲玉被流言蜚语逼死一样!”

    “应该把这个人揪出来,他要为胡菱儿偿命!”

    ......

    周沫看着这些舆论,太阳穴更加一跳一跳的疼,果然,大家把胡菱儿的死归咎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这时,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周沫没有想太多了,随手把电话接听起来。

    “周沫,我是苏菲菲。”

    “苏菲菲!”周沫一怔。

    “妈妈病了,现在在仁爱医院,她病的很重,一直念叨你,你能不能过来看看她?”苏菲菲语气很沉重的说。

    “妈妈病了,什么病啊?”周沫急切的问着。

    “心绞痛,肺炎,乳腺还查出有结节,医生正准备给她做切片化验呢!”

    “这么严重啊?”周沫不由心焦,无论苏梅对她怎么不好,终归是她的亲妈啊。

    “妈妈这两天总是念叨你,你能不能过来看看她啊?”苏菲菲再次重申这件事情。

    “我......”周沫很想一口答应下来,可随即想到之前苏梅绑着*来见她的情景,还有杰森和苏菲菲阴险狡诈,她迟疑了。

    “我这边还有些事情,暂时不能去医院!”周沫无奈的找个借口拒绝了,这件事情她要回去跟盛南平商量的。

    “周沫,你还是不是人啊,她是你的亲妈啊,现在病的很严重,一直念叨着想你,你都不肯来看她啊?”苏菲菲马上炸毛了,在电话那边大叫着。

    “我不是不去看她,是我现在有事情过不去,等我有时间了马上去看妈妈。”周沫为难的解释着。

    “你的意思就是,妈妈现在病死了,你都不管呗!”苏菲菲强词夺理的说。

    “你不能这样曲解我的意思啊,我会找时间去看妈妈的,只是现在不行。”

    “别废话了,不来看就算了!”苏菲菲气呼呼的把电话挂断了。

    周沫被苏菲菲气个半死,又担心妈妈的病情,一时间只觉得头晕脑胀,无比的难受。

    她的心情差到极点,闭着眼睛靠在车座椅上。

    周沫休息了一会儿,忍不住又拿出手机翻看新闻,震惊的发现舆论导向竟然指向她了。

    “爆料胡菱儿照片黑料的人,一定是跟胡菱儿有过节的人!”

    “我是菱姐的死忠粉,我细数了一下菱姐最近的行程,她一直在忙于《御剑九天》的拍摄,唯一同菱姐有过节的人,就是女二周沫了!”

    “这个周沫可是个人物了,前段时间采用霹雳雷霆的手段挤走了苏菲菲,不会为了上位,又害了胡菱儿吧!”

    “我真心要跪了,这个娱乐圈,太特么黑暗了!”

    “为了上位,为了成名,真是不择手段啊!”

    ......

    周沫看着这些言论,心脏一阵狂跳,手心都冒了冷汗,虽然这些人没有确凿说是她爆的黑料,但只要有人怀疑她了,将她引到这件事情里面,那就是后患无穷啊。

    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是她敢做不敢当,而是胡菱儿陷害她在前,而那些证据早就已经没有了,就算找到证据,她再占理,也撕比不过一个死去的可怜人啊!

    周沫发现了,胡菱儿的事情好像在以一种不可抑制的状态发酵着,而发酵出来的腌臜恶臭,最终会把她包围,将她淹没。

    她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盛南平还没有下班,家里空荡荡的。

    周沫疲惫的瘫坐在沙发里,望着窗外的天空出神,这时,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段鸿飞打来到。

    这个坏小子很多天没有骚扰她了,不知道打电话来干什么,周沫疑疑惑惑的把电话接听起来。

    “沫宝啊,有没有想我啊?”段鸿飞开口就跟周沫嬉皮笑脸。

    “想了,都想不起来你是谁了!你这段时间忙什么呢?咋这么消停呢?”周沫疑惑的问。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啊,要我邀请赵国栋来这边玩,那个闹人的东西来了就不走了,每天缠着我,真是烦死人了!”段鸿飞马上嗷嗷的跟周沫抱怨。

    周沫这才猝然想起,赵国栋上次为她解了围,她把赵国栋打发到段鸿飞那里了。

    她对着电话轻哼一声,“你还好意思说赵国栋招人烦,你是什么好东西啊!你们两个半斤八两,正好凑成一对,玩呗!”

    段鸿飞立即磨牙,“周沫,你个小死崽子,你把这点牙尖嘴利的劲都用在我身上了,网上的傻逼们那么喷你,你怎么不去怂他们呢!”

    周沫一听段鸿飞提网上的事情,她立即没有声了,这个死小子,专门往她心窝子上捅刀子。

    段鸿飞见周沫安静了,他反倒不适应了,轻咳一声说:“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赵国栋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我该帮你还是要帮你的,网上那些喷子你不用管,看我怎么灭了他们,让他们一个两个的瞎比比,小爷要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可是......胡菱儿那些黑料,你应该知道是谁爆的吧!”周沫小心翼翼的问段鸿飞,真害怕段鸿飞像网上那些道德表一样骂她。

    “我知道是你做的,那些照片一出来我就知道了。”段鸿飞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说,“但一定是她招惹你在先的,不然你是不会这么做的!”

    艾玛,这个坏小子有时候真让人感动的流鼻涕!

    周沫差点哭出来,哽咽的说:“真的是她先害我的,她在我酒里下了药,还给我找了个老男人,害得我差点......她把我气急了,所以我才会一时冲动,将那些照片爆出去的......”

    “卧槽,那个死女人敢这么害你,你爆她的黑料算对了!”段鸿飞咬牙切齿的骂着:“臭三八,我马上再搜集点她的黑料,全部爆出来,让大家掘她的坟,鞭尸她!”

    周沫狂汗,谁要是跟段鸿飞做仇人,真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算了,我爆的那些料都逼死她了,这我已经很不安了,你就不要再折腾了!”周沫制止段鸿飞。

    “你不安个屁啊,这种女人就该死,她如果不死,以后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呢,不定想什么恶毒手段害你呢!”段鸿飞愤愤然的说:“我告诉你,不准再有任何不安,愧疚心理,别做讨厌的圣母表,该死的人就得弄死她,你这是为民除害了!”

    周沫发现了,听了段鸿飞这番三观不正的言论,她的心情好了少呢,大概她也三观不正的人。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