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没有进化好
    周沫抬手撑着身体想坐起来,没想到手下失了准头,一下按到了盛南平身上,而且还按到某处凸起的重要地方……

    艾玛!

    周沫惊的连忙缩回手,但为时已晚,被按的某人发出一声闷哼,双眼睁开,慑人心魄的精光露了出来,墨玉般的瞳仁里,倒映着周沫羞窘懵逼的脸……

    “咳......”周沫尴尬的轻咳一下,磕磕巴巴的解释这坑爹的一幕,“我......我好像是睡癔症了,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你这边来了......”

    盛南平躺在枕头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抓耳挠腮想词解释的周沫。

    周沫被盛南平看得越发尴尬了,挣扎着再次坐起来,“我......我这就回去我那边......”

    “来都来了,还回去干嘛啊!” 盛南平长臂一伸,稍微一用力,又把周沫拉进了他的怀里。

    “呜......”周沫还没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压在床上了,随后灼热的吻就落到她的唇上,盛南平略带薄茧的粗糙手指四处游走,肆意的掠夺扫荡......

    盛南平这个吻非常有诱惑力,他的舌尖跟周沫的一碰触,周沫从头到脚就像过了电一样,酥麻酸软。

    “嗯……”周沫无意识地低哼了两声,这声音像是给了盛南平鼓励似的,盛南平的动作更加凶猛了。

    意乱情迷的周沫忽然感觉到盛南平焦躁不安分的紧贴着她,而且明显是子弹上膛了......

    尼玛的,这怎么能行呢,雪儿还在旁边睡着呢!

    周沫连忙推拒盛南平,用手指指睡在一边的雪儿,“不行的,孩子在这里呢!”

    盛南平动作稍稍放缓一点儿,伏在周沫耳边低声说,“我慢点,尽量不弄出声音来,你忍着点,不要叫啊!”

    “不,不,不行的......”周沫摇着头,但盛南平已经强势的将她侧过身体,从后面抱住了她,“乖,我会很快的,没事的……”

    周沫扭过脸气冲冲的瞪盛南平,本意是想让盛南平看出她的不高兴,让他识时务点的快点放手,哪知道盛南平今天像没长眼睛似的,凑过来就亲她。

    她一下扭过头来,挣扎着想脱离盛南平,但盛南平牢牢的搂住她的肩膀,从胸腔发出低沉的笑声,下面的动作温柔又坚定,强行把周沫固定在他的前面......

    碍于雪儿就在旁边,周沫不敢太过大力的反抗盛南平,结果是只能半推半就的从了。

    周沫觉得这个场面好污啊,孩子就在旁边睡着,盛南平却在她身后动着,真是太邪恶了,盛南平这个老流氓......

    她干脆闭上眼睛,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偶尔控制不住的时候,鼻子里发出一点儿轻哼。

    盛南平觉得从未有过的刺激,而他也爱死周沫这个样子了,他不断亲吻着周沫的脸颊,脖颈,热烈如火。

    周沫总担心雪儿会醒,不断催促着盛南平快点,快点,盛南平嘴上答应着马上了,马上了,却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折腾着,没完没了。

    多亏雪儿够配合,一直呼呼的睡着,让盛南平酣畅淋漓的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觉得圆满了。

    周沫身体一得到自由,抬手狠狠的在盛南平的身上掐了两把,盛南平哑着嗓子问她,“看样子你还很有力气啊?我结束的好像早了点!要不要再来一次啊!”

    “啊......”周沫伸出去又要打盛南平的手,立即缩了回来,气哼哼的瞪了盛南平一眼,下床去洗漱。

    周沫越想越郁闷,洗漱出来后一直阴沉着小脸,盛南平在外间的浴室冲过澡了,神清气爽的走进来,周沫一看他的样子更加生气了。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到这里来住了!”周沫气恼的对盛南平说。

    盛南平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沫,“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来住了?”

    “你说怎么了?”周沫凶巴巴的瞪视着盛南平,“你太不守规矩了,你根本就是没有进化好,随时随地的兽兴大发!”

    “我不守规矩!?”盛南平一脸的委屈,“明明是你自己跑到这边来,睡到我怀里的啊,我如果把你推开,多伤你自尊心啊!”

    “你......”周沫气的要吐血了,但确实是她莫名其妙睡到盛南平的怀里了,她嘎巴了两下嘴,气急败坏的说:“我是睡到你身边了,但我已经准备起来了,我要走开的,是你又把我拉回去的......”

    “你哪里要走开啊,你明明把手放到我这里了,是你把它叫醒的,它只能配合你一下了!”盛南平一本正经的说着。

    周沫顿时气结,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盛南平不愧为大奸商,几句话就把他从犯错者变成了受害者了。

    “好,算你狠,我......”周沫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出来,床上发出一声绵软的叫声,“妈妈!”

    “哦,宝贝,你醒了!”凶巴巴的周沫立即换上一副笑脸,扑倒大床上去抱她的小公主了。

    盛南平站着她的身后,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周沫和盛南平带着小宝和雪儿吃了早餐,由盛南平去送两个孩子上学,回家,周沫去公司,准备今天的广告拍摄。

    离开了盛南平和孩子,周沫不其然的又想起了胡菱儿,虽然不像昨天那么自责难受,但还是很憋闷的。

    她打开手机看新闻,胡菱儿的名字依然占据着今天的热搜榜,周沫一点儿胡菱儿的名字,就看见了各种相关的新闻链接。

    “胡菱儿死因可疑,暂时不能定性为自杀,具体情况不便于公开,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看到这个新闻标题,周沫的心情好像豁然开朗了许多,只要胡菱儿不是自杀的,她就不用愧疚了。

    周沫到了盛氏公司,在一楼大厅里遇见了戴着黑墨镜,穿着一身黑衣服,面色憔悴的费丽莎。

    “周小姐,早上好!”费丽莎站定在周沫面前,很客气的同周沫打招呼。

    周沫看费丽莎这架势,是有话要跟她谈了,她对费丽莎一点头,“费小姐,你好。”

    费丽莎扬扬手上的两个袋子,黯然的对周沫说:“我来给菱儿取东西,她的家人因为她的事情,被人肉搜索,被人身攻击,被网友和粉丝们骂的很惨,一家人都不得安宁,他们都觉得是菱儿连累了他们,都不肯为菱儿料理后事呢!”

    “哦,这样啊!”周沫抿了抿嘴唇,自责不安的情绪又开始上涌了。

    “菱儿就是傻,就算被人曝光了照片,最多不再娱乐圈混了,也不至于自杀啊!”费丽莎很是伤心的样子,还流下了两行眼泪。

    周沫诧异的问费丽莎,“我看新闻了,新闻上说胡小姐不是自杀,可能是其他情况的!”

    费丽莎苦笑一下,“新闻这样报道,是有很多难言之隐的,但菱菱死之前给我打过电话的,她当时情绪很崩溃,嚷着说爆料出来的人心太狠了,那些爆料尺度太大了,把她逼的没有活路了,她要跳楼自杀的。

    我劝她不要冲动,然后就开车往她家里赶,等我到她家里的时候,她已经跳楼自杀了......”

    周沫瞬间瞪大眼睛,震惊又惶然的看着费丽莎,“她.....她真是自杀的?”

    “是的。”费丽莎无比肯定的点头,轻叹了一口气,又说:“都怪爆料出来的那个人心太黑,他可能是跟菱菱有些恩怨,也不至于这样狠啊!爆料出来的那些东西简直没有道德底线了,让菱菱和她的家人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世上立足了。”

    费丽莎的话,如同沾了辣椒水的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着周沫的良知,周沫的脸色发白,表情僵硬,看着费丽莎都说不出话来。

    费丽莎仔细留神着周沫的表情,她说出的每一句都是带有目的性的,她要把周沫往自责愧疚的道路上引导,看周沫此刻的情形,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她拍了拍周沫的肩膀,“周小姐啊,我知道你和菱菱在一起拍戏,感情很好的,但你也不好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的!

    唉,可怜的菱菱啊,她牺牲那么多,就是为了可以出人头地的,没想到最后却被人活活的逼死了!周小姐,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再见啊!”

    费丽莎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无比哀伤的模样走掉了。

    周沫呆呆的站在原地,脸色惨白,过来好半晌才缓过神来,慢慢的挪到一旁休息区的沙发处坐下。

    胡菱儿真的是自杀死的,也就是说,她爆料出来的那些东西直接逼死了胡菱儿!

    她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了!

    周沫痛苦的埋下头,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脸,怎么会这样啊?

    “沫沫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陷入痛苦愧疚中的周沫一惊,抬头见季苏苏站着自己面前。

    “沫沫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啊?”季苏苏疑惑的看着周沫。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