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神助攻
    盛南平一直在电话里哄着周沫,轻声细语的,“沫沫啊,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情还没有通过最终的鉴定,不能定性为自杀的, 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沫沫,你在听我说话吗......”

    周沫咬着嘴唇,极力抑制住自己上下牙发出的打架声音,她觉得冷,从未有过的冷,嗓子眼像堵了块棉花,让她有种窒息的难受。

    她们的车子还没等走到家,盛南平的车子就追了上来,盛南平借着夜色快速蹬上周沫所在的车子,一上车就把周沫搂进怀里了,“沫沫!”

    周沫憋了一路的眼泪,见到盛南平后就决堤了,她抱着盛南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的很委屈,边哭边对盛南平说:“我没想逼死她的,我就想报复她一下的,谁让她先害我了......”

    “沫沫,你没有错的,错的是胡菱儿自己,她死有余辜,死不足惜,这种人不值得你自责的......”盛南平拍着周沫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

    无论盛南平怎么哄周沫,周沫就是哭,盛南平多少知道这小丫头的性子,她要真哭起来,唯有让她哭够为止,他只能抱着周沫,任凭她的眼泪把他的衬衫打湿,默默的做她最坚实的依靠。

    周沫一直哭到家,车子停到了地下停车场,她才慢慢止住了哭泣,红肿着双眼,睁大了眼睛,直瞪瞪的目光茫然看着车窗外。

    盛南平看着这样的周沫,心疼不已,伸出握住周沫的手,柔声哄着她,“这件事情不怪你的,跟你没有关系啊,不要再自责了......”

    “恩,我知道不怪我的。”周沫这次倒是很乖的,哽咽着嗓子说:“我就是有些憋屈,哭一场就好了。”

    “那就好!”盛南平抱抱周沫,“我们上楼吧,家里已经做好饭了。”

    周沫点点头,同盛南平一前一后的上了楼。

    家里的房门一打开,就听见屋内有孩子欢快的笑声,周沫心中一喜,她的两个宝贝来了。

    “妈妈回来了!”雪儿听见开门声,立即扭头过来,颠颠的奔着周沫跑过来。

    “我的小宝贝啊!”周沫欢喜的把呆萌可爱的雪儿抱起来,终于抱到她想念多日的小肉球球了,周沫脸上又露出灿烂的笑容。

    盛南平看着周沫笑了,偷偷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妈妈!”向来矜持的小宝今天也表现的很激动,他欢叫着奔着周沫跑过来,直接抱住周沫的大腿。

    一旁直接被两个孩子忽视掉的盛南平,没有任何失落感,他负责接过周沫手里的包包,负责蹲下身体给周沫拿来拖鞋,负责给周沫脱掉高跟鞋,穿上拖鞋。

    周沫只负责亲着小肉球,搂着小宝,往屋内走就好了。

    站在门口的大康和小康目睹了这一切,小康拉着大康就往楼下走,“嗷!我的狗眼啊!卧槽卧槽卧槽,我的钛合金狗眼啊,都要被老大虐瞎了!他也太宠着这小丫头了!”

    大康也深以为意的点点头,盛南平最近把周沫宠的,简直是要上天了。

    两个小娃娃今天似乎格外高兴,特别活泼,雪儿粉雕玉琢的小脸一直带笑,酷酷的小宝脸上都放着光。

    周沫有了两个孩子在身边,什么忧愁烦恼都忘记了。

    吃过晚餐后,周沫就带着两个孩子在客厅玩,雪儿拿了一本书要周沫读给她听,小宝即使已经听厌了这个故事,依然靠在妈妈身边听着。

    盛南平坐在书房里看文件,视线却一直坐在客厅里嬉戏玩耍的母子三人身上。

    暖暖的灯光下,一大两小美好的画面,就像是沁人心脾的油画,莫名让人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

    盛南平抬手看看腕表,见时间差不多了,给李羿打了个电话,冷声问:“那边的情况查的怎么样?是自杀?还是他杀?”

    李羿踌躇了一下,回答:“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胡菱儿的管家说,胡菱儿家里今天一直没人去过,是胡菱儿自己说要去天台透透气的,胡菱儿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异状。

    天台上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但这里的监控设备今天下午却坏掉了,管家说胡菱儿走之前接过两通电话,一通电话是打给费小姐的,但另外一通电话我们却没有查到通话记录,好像被人删除了。

    按照这两个疑点来看,胡菱儿应该是他杀,但现场却找不到任何证据,如果真是他杀,这个人的手段也算相当高明了。”

    “哦。”盛南平应了一声,“你把这种情况跟负责办案的人说一下,这个案子一定要定性为他杀。”

    “是。”李羿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盛南平幽深的目光又落在客厅里笑容如花的周沫身上,他的小丫头已经受了太多的苦,绝对不能再背着心灵的枷锁活着了。

    周沫跟两个孩子玩的无比开心,晚上睡觉的时候,独立的小宝主动要求自己睡一间房,他自己刷了牙,换好睡衣就睡觉了。

    雪儿爱娇,腻在周沫身边要跟妈妈一起睡,周沫也想搂着雪儿一起睡,母女两个一拍即合。

    盛南平见雪儿要睡在周沫身边,想今晚大概没有他什么事了,他过来跟周沫和雪儿说晚安时,雪儿一把拉住了盛南平,奶声奶气的说:“爸爸,你也和我们一起睡!”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盛南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了雪儿一眼。

    周沫连忙在旁边说:“雪儿啊,爸爸可以睡其他房间的。”

    “我想让爸爸在这里睡,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过,但我还从来没有呢,我想让爸爸,妈妈一起陪我睡。”雪儿靠在周沫怀里撒着娇。

    周沫总觉得亏欠雪儿太多,怎么忍心逆了孩子的愿望呢,抬头对盛南平说:“那你就留下来睡吧!”反正昨晚他们已经睡了过了,也没什么可矫情的了。

    “好!”盛南平满心欢喜的答应着,低头在雪儿的小脸上亲一下,你真是爸爸的神助攻,太了解爸爸的心思了,不枉老爸疼爱你一回啊。

    周沫洗了澡,搂着雪儿躺在床上,盛南平端着两杯牛奶走进来,“你们两个把牛奶喝了再睡。”

    “噢,喝牛奶了!”雪儿欢快的起来,端起小杯子将牛奶喝下。

    盛南平把另一杯牛奶送到周沫手边,“哦……”周沫接过杯子,感觉盛南平好像把她也当做了孩子。

    周沫和雪儿喝完牛奶躺下,盛南平则半靠在床的另一侧看翻看报纸,他头发微湿,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身上穿着睡衣,时不时的看向周沫和雪儿一眼,目光温柔,就像一个普通人家的丈夫,看得周沫的小心脏一阵乱跳。

    雪儿一只小手拉着妈妈,一只小手握着爸爸的大手,开心的呵呵直笑,小腿随便乱蹬着。

    “雪儿啊,已经很晚了,闭上眼睛睡觉吧。”周沫哄着兴奋笑闹的雪儿,随后对盛南平说:“你也不要看报纸了,马上躺下,把灯关掉,这样孩子才会睡。”

    “是。”盛南平很听话的答应着,俯身在雪儿额头上亲了一下,又探身在周沫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周沫很想揍盛南平一巴掌,碍于雪儿瞪眼看着他们呢,她没有出手。

    “晚安!”盛南平看着周沫郁闷的小脸,眸底荡漾着一丝窃笑,然后关了灯。

    雪儿眨巴了两下眼睛,见强悍严厉的爸爸都要听妈妈的话,她只能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妈妈,你给我唱首歌吧,不然我睡不着!”雪儿小声的对周沫说着,还讨好的亲亲周沫。

    “好的,我的小宝贝!”

    周沫轻轻嗓子,给雪儿唱了一首《虫儿飞》: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西南北......

    这是首婉转的儿歌,但词曲间隐约透着爱情的忧伤,听的盛南平心中一抖。

    小丫头活的还是不快活的,竟然把儿歌唱的这样凄婉,过去的那些事情伤害她太深,他以后要加倍对她好。

    第二天早上,周沫自然而然的醒过来,觉得自己这一觉睡的太香了,靠在坚实温暖的怀抱里,全身上下都热呼呼的......卧槽,坚实温暖的怀抱......

    周沫立即睁大眼睛,入眼真是一片肌肉结实的胸膛,她竟然真的睡在盛南平的怀抱里!

    她立即风中凌乱了,这是什么情况啊?雪儿不是应该睡在她和盛南平的中间吗,她怎么跑到盛南平的怀里了!

    周沫微微一侧头,见雪儿睡到一边去了,小脸带着微微的笑意,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事情。

    不行,她的马上起来,这要让孩子看见成何体统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