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隐婚娇妻
    周沫进到卫生间里,洗了洗脸,振作下精神,直接去衣帽间里穿好了衣服。

    她穿戴整齐从衣帽间出来时,见盛南平斜靠在床头上,就像休息的猛虎,慵懒随意中透着几分危险。

    周沫吞咽了一下,端正了神色,对盛南平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好,酒喝多了,谢谢你救了我啊!”

    盛南平脑中立即警铃大作,小丫头这是又要翻脸不认人,跟他划分出水北天南的界限了。

    “我们两个是夫妻,刚刚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你跟不用这样客气的!”盛南平对着周沫一挑眉,掀开被子下床找他自己的衣服。

    周沫一看盛南平这副坦诚相见的样子,神色一囧,马上把脸转到一旁,脑袋瞬间糊掉了,之前想好的措辞都忘光光了。

    这个奸猾的老男人,她的每一个小心思都仿佛会被他轻易看穿!

    盛南平不紧不慢的拾起床边的衣服,从容不迫的将衣服穿好,走到周沫面前,英俊的眉眼微微敛起,“沫沫,我的存在不会影响你的演艺事业,你的事业也不妨碍我们的关系,为了你,我愿意同你隐婚,做你的隐婚丈夫。”

    “这......”周沫为难的皱眉,“我们这样......”

    还没等周沫找借口拒绝,盛南平低头亲住她的嘴,“现在隐婚的演员有很多的,还有很多演员就算名义上是单身,其实是有很多情人和朋友的,生活都很混乱的。

    但我们只有彼此,而且我保证我们的关系不会被曝光,除非你自己愿意公开。”

    周沫还是觉得这样很不妥的,怎么一夜之间,她和盛南平的关系就回到从前了,她的那些坚持和疏离,都成了枉费心机了。

    她懊恼的看着盛南平,“我不想这样的,我就想专心的演戏......”

    盛南平见周沫又要开始浑身长刺,开始跟他剑拔弩张了,他的大手落在周沫的脑袋上,如同安抚炸毛的小兽,轻轻揉了揉,“我不会影响你演戏的,你要没有空来见我,我就来见你,我们白天各自有工作,就是晚上见见面。”

    哼,说的好听,哪里是见见面那么简单,你是真枪实弹的做啊!

    周沫一撅嘴,赌气的嚷嚷:“我凭什么要做你的隐婚妻子啊,我这等于白白的陪你睡,你白白的占我便宜!”

    盛南平被小丫头气笑了,“我当然不会让你白白的做我的妻子,我会把我所有的都给你,我的就是你的!”

    周沫翻了个白眼,轻嗤着说:“你这等于给我画了天那么大的饼,让我只能看着,却无从下口,根本吃不下去!”

    “那你想要什么?你说!”盛南平一脸宠溺的看着周沫。

    “钱!”周沫很干脆的回答,大多数男人都讨厌女人跟他谈钱,讨厌贪慕虚荣的女人,谈钱就会伤感情,周沫就要谈钱。

    “好啊,你想要多少!”盛南平很痛快的点头。

    周沫转了转眼睛,干脆狮子大开口,“我要十个亿!”

    “行,我给你二十亿!”盛南平豪爽的说。

    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不科学啊,盛南平怎么不生气啊,怎么不讨厌她啊!

    对啊,盛南平拥有最多的就是钱了,他不在乎这个啊!

    周沫懊恼的轻哼一声,“神经病!我要出门了,你不许跟我一起出去啊!”

    “遵命,老婆大人!”盛南平很听话的点头,随后苦笑一下,他怎么混成这样了,竟然甘心情愿的给这个小丫头做见不得光的老公。

    周沫出了房间,四处看看,见只有她的两个保镖站在房门口,整个走廊都非常安静,她疾步走向电梯。

    来到楼下,周沫见大厅里有几个记者模样的人,贼头贼脑的看着她,偷偷摸摸的给她拍了几张照片。

    她按照之前乔娜的吩咐,记者没有上来招惹她,她也绝对不要先去招惹记者,人家也是靠这个吃饭的,拍几张照片就拍几张吧,反正她也没有跟盛南平走在一起,不怕见光的。

    周沫叫司机送她去公司,一路上都在盘算着怎么收拾胡菱儿。

    胡菱儿此时也正在盘算着周沫呢。

    她昨晚把房卡交给孙启明以后,就换了个手机号码,给熟悉的几家新闻媒体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周沫的房间号码,告诉那些记者有大惊喜给他们。

    记者们听到这个消息,就像蚊子看见了血,很快就纷纷赶了过来,乘坐着电梯来到周沫房间所在的楼层,一个个无比激动的样子……

    “房间里面的真是周沫和那个孙某人?”

    “妥妥的是啊,给咱们消息的是内部人!”

    “是啊,刚刚我们已经收到几张周沫酒醉回房的照片,估计现在已经开始办事了,嘻嘻......”

    “卧槽,要不要这么惊喜啊!这段时间娱乐新闻一直围绕着周沫,总是有人想黑她,但每次都被她成功洗白了,这次如果抓她个现行,那可真是够劲爆的!”

    ……

    这些记者悄悄议论着,等来了帮他们开门的服务员,这个服务员被胡菱儿重金买通了,让她拿房卡帮忙开一下周沫房间的门。

    记者们跟着服务员一起往周沫房间那边走,再拐过一个弯,就到周沫的房间了,艾玛,想想就兴奋的要死了!

    他们呼呼啦啦的跟在女服务员的后面,拐过弯,“啊!”前面的服务员猝然的停住脚步,发出一声惊呼。

    记者们以为服务员有什么重大发现,争先恐后的挤过来,都想抢先拍到周沫和孙启明的照片......

    可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排身形高大,面容阴狠,一看就绝非善良的黑衣男人。

    这些男人身上透着一股冷冰冰的,阴森森的死亡气息,那个女服务员被吓得脸色惨白,双腿发抖。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站着里面的大康冷声质问。

    一股莫名的寒意在这些记者脚底蔓延开,好冷的声音啊,冷的让人毛骨悚然,前面几个胆小的记者立即缩身退了回去。

    两个胆大些的记者探探脖子,色厉内荏的说:“我们要去前面的房间做采访,跟你们没有关系的,请你们让路。”

    “这半个楼层被我们公司包下了,不要影响我们主人的休息,此路不通,你们马上滚!”大康的声音里已经隐隐带着冷意的杀机,宛若地狱中走出来的使者,满是阴暗。

    在配上这幽暗的走廊,两排高大森寒的黑衣人,所有人都开始胆战心惊。

    这些记者们都是人精,看这阵势就知道那个在休息的‘主人’来头不小,不是他们这些人敢招惹的,有人开始悄悄的后退了。

    有个不怕死的记者,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傻逼呼呼的往前走了一步,“我们要进行采访......嗷......”他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保镖迎面踹了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撞倒了后面几个记者。

    “哎呦!”

    “word吗!”

    .......

    随后另外两边保镖上来,将这条走廊的入口完全封住。

    “如果你们还想保住饭碗,立即消失!”大康冷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的声音离这些记者们又近了几分。

    记者们都被吓得半死,有个眼尖的记者,认出前面的一个保镖,低声的说:“那个人......好像是盛家的保镖......我见他跟过盛南平的.......”

    “word妈啊!盛家,盛南平!!!”有几个聪明的记者拔腿就跑。

    其他人都听见了盛南平的名字,如同见到嗜血的阎罗,都以最快的速度跑下了楼。

    胡菱儿坐在楼下,激动又期待的等着好消息,隐约看见记者们见了鬼般从电梯里奔出来,急匆匆都跑掉了,她很是纳闷啊。

    她给一个相熟的记者打电话,问询情况,“你们怎么都出来了?抓拍到劲爆新闻了吗?”

    “我的大小姐啊,下次请你搞搞清楚再给我们消息啊,我们都差点被你害死了!”记者愤愤然的埋怨胡菱儿。

    “怎么了?上面什么情况啊?”胡菱儿被搞得一头雾水。

    “我们压根接近不了周沫的房间,那半个楼层都被一个大人物包下了,满走廊的冷面保镖,好像是盛家的人啊,胡小姐啊,你真是害人不轻啊!”记者气咻咻的抱怨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盛家的人啊?”胡菱儿不由大吃一惊。

    怎么会这样啊?

    莫非是盛东跃来?难道她灌醉了周沫,成全了周沫和盛东跃了?

    胡菱儿又急又气,却不敢到楼上贸然查看,她想了想,大起胆子给盛东跃打了个电话。

    盛东跃的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有人接听,背景音乐吵吵闹闹的,好像在娱乐场所。

    胡菱儿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激动的声音都发抖了,“盛总!”

    “什么事啊?”盛东跃懒洋洋的问。

    “我前几天做错了事情,惹你不高兴了,我想请你吃饭,给你赔礼道歉。”胡菱儿小心翼翼的说。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