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做老婆的权利
    周沫忽的一下从桌边站起来,绷着小脸对盛南平说:“我得马上走了,今天我得到公司去,娜姐还有事情要跟我谈呢!”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了,我让东跃帮你请假了。”盛南平长臂一伸,将周沫拉坐到他的怀里,轻笑着说:“你身体不舒服,太累了,今天得留在家里休息一天。”

    “啊......你.....你放开我!”周沫伸手推向盛南平,想要脱离盛南平的怀抱。

    盛南平当然不肯轻易放开周沫了,越发用力的抱紧周沫,“你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啊,昨晚可是我救了你啊!”

    一听盛南平提起昨晚的事情,周沫又有些羞恼了,抬手毫不客气的捶打了盛南平几下,“你是救了我,你也乘机占了我的便宜啊!这件事情我跟你没完呢!”

    盛南平伸手捏捏周沫的小脸,“小丫头,你记不记我们第一次在一起,是你爸爸给我下了药,而你也乘机占了我便宜,我们现在这样算是扯平了!”

    周沫一下子哑口无言了,那次的事情,是她和盛南平所有孽缘的开端,如果追根究底,这一切都只能怪她爸爸。

    盛南平紧了紧怀里的小身体,大手摩挲着她的头发,“沫沫啊,有了这次事情的教训,以后再遇见这样的场合一定要注意了,绝对不能喝离开座位以后的酒水,容易被人算计的。”

    “哦,我知道了。”周沫乖乖点头,知错能改。

    盛南平喜欢死周沫这副乖巧可爱的样子,满满的情意要从胸口里溢出来,他忍不住又凑过来亲吻周沫,这个小丫如同毒药,让他上瘾的欲罢不能,只要沾染了一次,很快就想下一次了。

    周沫有她的小打算,柔柔弱弱的让盛南平亲了一会儿,亲着亲着,她忽然觉得不对劲了,她坐在盛南平的腿上,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那里硬了起来。

    “呜呜......不......”周沫立即摇头,想要脱离盛南平的掌控,但为时已晚了,盛南平哪里会放开她,直接把周沫扑倒在大床上,埋头向下。

    周沫的嘴终于得到了自由,大口的呼吸两下,然后推打盛南平,“你放开我,不行的,我那已经很不舒服了,会疼的啊!”

    “ 宝贝,你忍一个忍,这次很快就会好的!”盛南平含糊其辞的说。

    “干嘛要我忍......啊......你怎么不忍着啊!”周沫委屈死了,却拿又高又重的盛南平没有办法,她这点力气对抗盛南平,等同于蚂蚁撼大树。

    “我还怎么忍了,你刚刚没感觉到吗,我这都成这样了,还能忍得住吗!”盛南平动作利落的除去了周沫的睡裙,让她无遮无拦地出现在他眼前。

    这小丫头的皮肤好到逆天了,如同一块上好的美玉,温润细腻,又如冬日暖阳下堆积的初雪,白皙剔透。

    上面再点缀着他昨晚弄出的一些红痕,青紫,这视觉上的冲击,简直能把人诱惑疯了。

    周沫知道大势将去,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用脚踢踹着盛南平,嘴里叫着,“你那忍不住我,我也忍不住......”

    “忍不住你就叫出来啊......”

    “什么叫出来啊,我是说疼啊,疼的忍不住啊.......啊.......盛南平,你流氓......你欺负人......”

    周沫一下子哭叫出来了,她真的有些受不住了,紧皱着秀气的眉头,咬着被吻肿的红唇,揪着床单的手泛着苍白。

    盛南平放慢了动作,亲着周沫,哑着声音哄着周沫,“沫沫乖啊,一会儿就好了,沫沫,我爱你......”

    周沫被盛南平这样亲着,哄着,慢慢的有了些感觉,不再躲避,乖乖地任盛南平吻着,动着......

    一时间,房间只听见他和她恩爱绞缠的声音。

    在最后结束的时候,周沫浑身就像散架子了一样,瘫软在床上,累的一动不能动,脑子里面都是空白。

    盛南平抱着周沫去冲了个澡,然后用大浴巾包裹着把周沫抱出来,拿过吹风机,扯掉周沫包头发的毛巾,给周沫吹头发,他自己的头发只拿毛巾随便擦一擦。

    周沫靠在床头,听着吹风机嗡嗡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突然皮肤上被溅了两滴水,凉凉的,周沫一下子醒了过来。

    她突然想到这次忍气吞声献身的原因,哑着嗓子问盛南平,“你之前录的那些视频呢?拿过来我看看!”

    “什么视频啊!”盛南平轻轻捋顺着周沫的头发,这丫头的头发其实不算好,细而薄,但这样他也喜欢——原来爱一个,就是她什么样他都会觉得好。

    周沫一下坐直身体,有些懊恼瞪着盛南平,“你装什么糊涂啊,你刚才跟我说的,怕我恶人先告状,把昨晚的事情录了下来......”

    盛南平笑了笑,伸手捞过周沫,搂着她躺到床上,“没有视频,我逗你玩呢!”

    逗我玩呢!!!

    周沫气的直磨牙,“你神经病啊,拿这事逗我玩......不行,你把手机给我看看,我不放心......”今天她一定要永绝后患,不然哪天盛南平再拿出这些视频威胁她,她这辈子都会被盛南平吃的死死滴。

    “遵命,老婆大人!”盛南平将电话递到周沫手里,“我的手机你可以随便翻看的,这是做老婆的权利!”

    周沫轻哼一声,将盛南平的手机打开。

    盛南平这款手机还是周沫没有出事的时候买的,当时周沫的手机是跟盛南平同款的,盛南平说是情侣手机。

    周沫很熟悉这款手机的功能,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有关昨晚的视频,她又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她有些疑惑的问盛南平,“你是不是把视频藏到其他地方了?”

    盛南平揉揉周沫的小脑袋,笑着说:“我的傻丫头啊,我会愚蠢的给你录那种视频吗,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万一视频流落出去,对你影响多坏啊,你还怎么活啊!我有那么弱智吗!”

    周沫也觉得盛南平不会那么弱智,抿了抿嘴,将盛南平的手机仍在一边,躺在了床上。

    盛南平伸手重新把周沫抱进怀里,大手在她身上慢慢的摩挲,轻声的说:“我已经伤害了你一次,尝够了那种后悔的要死的滋味,以后绝对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了。”

    周沫心头又暖又酸,眼泪差点流了下来,她将头垂下,埋在盛南平的颈间,呼吸着熟悉的味道。

    盛南平看着怀里要多乖有有多乖的周沫,冷硬的心彻底软化了,他亲亲周沫的小脸,笑着说,“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可爱,有多么招人疼啊!”

    周沫闭着眼睛,不理盛南平。

    盛南平看着周沫闭着眼睛懒散的小模样,红嘴被他吻得有点肿,粉白的脸上因为之前的情事还浮着些红晕,怎么看都是风情万种的小美人。

    “沫沫啊.....”

    盛南平刚张嘴同周沫说话,听见怀里的小丫头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真是把这孩子累坏了!

    盛南平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周沫的脸颊,额头,滑过她的发丝,越发紧的抱住周沫柔软的身体,低低的说着:“沫沫啊,别再躲着我了,别再离开我了,我真的不会伤害的,之前就算我做过错事,也只是因为太爱你了,仅此而已……”

    周沫这一觉睡的很安稳,一直睡到了下午,她醒来的时候,见自己依然躺在盛南平的怀抱里,盛南平闭着眼睛还在睡着。

    她安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盛世美颜,这个男人真是俊帅到完美无缺,连一根头发丝都显示着造物主的极尽偏爱。

    这次归来后,周沫从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盛南平,在盛南平锐利的视线下,她不敢对视他的眼神。

    她极力的逃避,躲闪,可是最后兜兜转转,她还是又回到了盛南平的怀抱里。

    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她和盛南平的缘分,最初是她和她爸爸硬扯出来的,所以在最开始,她就不敢对盛南平抱有什么幻想和奢望,没想到成了这样的局面,这对她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周沫想到这里,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警觉的盛南平立即醒了过来,眼睛一睁,露出湛然的精光。

    “怎么了?为什么叹气啊?”盛南平微微紧张的问。

    “我......我耽误了这一天,怕娜姐说我。”周沫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

    “小傻瓜,怕什么,万事有我呢!”盛南平搂搂周沫,一副要抱着周沫继续睡的架势。

    周沫太知道盛南平的能力,尤其睡醒觉以后,他那巨龙随时会苏醒,卷土重来,而且威力十足,她可不想再被折腾一次了。

    她在盛南平的怀里挣了挣,说:“我要去卫生间啊!”

    “哦,那好吧!”盛南平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周沫。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