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得了便宜卖乖
    周沫这一口正咬在盛南平的手腕上边,疼的盛南平一皱眉。

    看来小丫头是真生气,咬起他来一点都不留情,盛南平感觉周沫一定是咬到他的肉里面了,不然不会这样疼。

    周沫的嘴里感觉到了血的甜腥,但她就是不放口,她这次真是太生气了,盛南平竟然敢这样对她,这等同于强那个啥了啊.....

    她就是要盛南平疼,就是要报仇,她恨不得咬死盛南平!

    盛南平并不没有阻止周沫咬他,尽管胳膊疼的一跳跳的,他愣是忍着没出声,相反的,他还挺开心。

    等下周沫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定然会为下口咬他的事情愧疚的,他要的就是周沫对他的愧疚,而他根本不在乎这点皮外伤的。

    周沫昨晚元气大伤,刚刚只是一股激劲咬住了盛南平的胳膊,这样用力咬了一会人,她身体就支持不住了,不得不放开了盛南平的胳膊。

    盛南平顾不得自己还在流血的胳膊,看着周沫嘴角处都是血,体贴的递过水给周沫,“来,漱漱口吧!”

    “你别跟我假惺惺的装大尾巴狼了!”周沫一扬胳膊,将盛南平手里的水杯子打翻在地,随手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迹,“盛南平,你别想仗势欺人,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完结,我要去告你,我要让你声名扫地......”

    盛南平头疼的捏捏眉心,苦笑不已的说:“沫沫啊,昨晚你被人在酒中下了药,那个姓孙的都跑到你房间来了,你差点被人......是我救了你啊!”

    “什么???”周沫有些懵圈了,什么情况啊,盛南平版本的剧情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不会的,定然是盛南平在找借口脱身呢!

    “我呸,老奸巨猾的臭流氓,你别想为自己开脱了,满嘴谎言,你说的我都不信......”

    盛南平的脸都绿了,这辈子还没有人敢这么骂他呢,他也不同周沫辩解了,干脆拿过手机打开视频给骂骂咧咧的周沫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就是想花招.....”周沫看了两眼视频,嘟嘟囔囔的嘴巴终于停了下来,凝神看着盛南平手机上的视频。

    她在宴席中间去了卫生间,胡菱儿抬手在她酒杯上掠过,后面有拉近的镜头,可以看见有些白色的粉末由胡菱儿手里落入她的酒杯里。

    盛南平对周沫一挑眉,“看看吧,胡菱儿趁机离开座位时,往你的酒杯里下了药。”

    “原来是她?”周沫又惊又恼,愤恨的叫着:“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跟她无冤无仇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啊!”

    盛南平伸手拍拍周沫的背,安抚她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解开这个疑问,一定会帮你教训她的。”

    周沫咬了咬牙,忍着愤恨继续往下看,之后的视频就是胡菱儿送她回房间,将她推入房内,揣着她的房卡跑掉了。

    没过多久,脑满肠肥,心花怒放的孙启明哼着小曲上来了,拿着那张房卡打开房门,钻进了她房中......

    周沫看到这里,脑袋‘嗡’的一下,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多亏盛南平伸出强而有力的大手,牢牢的扶住了她。

    怎么会是这样啊?

    如果睡了她的人是恶心龌龊的孙启明......

    卧槽,周沫死的心都有了!

    盛南平洞悉世事,一眼就看出了周沫的心思,伸手摸摸周沫的头发,“在这件事情上,我跟那头猪比起来,我是不是让你舒服了很多啊!”

    周沫一听盛南平这么说,放下心来,看来昨晚跟她睡的人是盛南平!

    但看着盛南平偷腥般得意的笑容,周沫气恼的在盛南平脚上重重的踩了一下,“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趁人之危,落井下石!”

    盛南平只穿了双拖鞋,被周沫重重的一脚踩下去,疼的他又一皱眉头。

    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彪悍野蛮了!

    盛南平真是要被冤枉死了,捏了捏周沫粉嫩的小脸,笑着问:“昨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你被胡菱儿下了最猛的药,当时我如果不那么做,你就会气血逆流,不死也会变残废的,或者眼睛看不见东西了,或者腿不能走路......”

    周沫被盛南平唬住了,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盛南平说那些话都是吓唬周沫呢,他见周沫害怕了,乘胜追击,“你知不知道吃了那种药是什么状态啊,整个人完全疯狂的想要了,你死抱着我不放手,我本来是不喜欢在你酒后做的,做的质量不好,还不够和谐,很不爽的,但你那是生扑啊......”

    周沫被盛南平说的又羞又囧,羞恼的叫着:“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什么不爽啊,什么不够和谐啊,既然真是这样,你推开我就好了,你长的人高马大的,我还能强了你啊!”

    “你当时那疯狂的样子,我哪能推的开啊!”盛南平做出一副委屈又无奈的样子,“我早就知道你会恶人先告状的,所以我多了个心眼,用手机把昨晚的事情录了下来,你看看就知道你是什么状态了......”说完,又打开手机翻找着。

    “我不看,谁要看你录的那些东西啊!”周沫急了,伸手就去抢盛南平的手机,却被盛南平轻轻巧巧的躲过去了。

    这个老流氓,竟然把那些事情录下来了,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卑鄙的小人吗!

    周沫又气又急,但她却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吵大闹,对着盛南平又是骂,又是咬了,只能软下声音求盛南平,“我不看啊,你马上把那些东西删除了吧!”

    盛南平手机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视频,只是吓唬周沫呢,他见周沫不再骂他了, 轻笑一下,将手机收了起来。

    周沫羞臊又着急的低下头,正看见盛南平血淋漓的胳膊,抿了抿嘴,轻声的说:“我......我给你的胳膊包扎一下吧!”她不敢再跟盛南平动硬的了,她要哄着盛南平,把昨天录的那些视频都删除了。

    周沫说着话,转身去找急救药箱。

    盛南平哪舍得他的小妻子折腾啊,他忍着手腕疼,把周沫扶坐到桌旁,忍着脚疼,自己去取来了急救药箱。

    “我.....我来帮你包扎伤口吧!”周沫主动接过药箱。

    “好。”这个活不用太费力气,盛南平愿意被小妻子照顾一下。

    周沫看着盛南平胳膊上血肉模糊的伤口暗暗咧嘴,真不知道她刚刚怎么就那样恨,差点咬掉盛南平一块肉呢。

    她抿了抿嘴,低声的说:“对不起啊,我误会你了!”

    盛南平心中得意的狂笑,果然,这个罪没有白受,小丫头有负罪感了,这样就可以跟她讲条件了。

    “咱们是夫妻,不用说这么客气的话,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周沫皱了皱眉,很想说咱们只是法律上的夫妻,并不是真正的夫妻了,可是自己刚刚把盛南平咬成这样,而他们昨晚又那样了,再说什么都是矫情了。

    她闷闷的问盛南平,“昨晚你什么时候来的?那个姓朱的......他有没有......”周沫一想到这件事情就后怕,就是被那头猪亲了一下,也够她恶心半辈子的了。

    “没有。”盛南平果断的回答,打消了周沫的担心,“我昨天很想见你,早早就来你房间等你了,正好遇见你酒醉被胡菱儿送回来,之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了,那头猪一进来,就被我狠揍了一顿。”

    周沫放心的点点头,随后又恨恨的磨牙,“我等下就去找胡菱儿算账,她怎么如此恶毒,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啊!而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害我了!她屡次三番的陷害我,这次我绝对不会饶了她的!”

    “你放心吧,这个胡菱儿我们一定要收拾她的,只看你想怎么做了,是想恨揍她一顿,再杀了她?还是将她毁容,永远演不了戏?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身败名裂,臭名远扬?”

    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抬头看了看盛南平,难怪大家都说盛南平狠,确实是够狠的,竟然想出这么多恶毒的办法来对付胡菱儿。

    她想到自己手上还有胡菱儿做那些事情的视频,眯了眯眼睛,说:“这是我和胡菱儿之间的恩怨,不用你出手了,我自己就可以让她身败名裂的。”

    周沫早就握着胡菱儿的小辫子了,只是她心地善良,不想随便毁了胡菱儿,但这个女人实在太恶毒,三番四次的陷害她,如果昨晚不是盛南平在这里,后果简直不敢想象了。

    盛南平的眸子里充满宠溺,握握周沫的手,“好,你先自己去处理,如果有什么搞不定的,随时跟我说。”

    周沫感觉到盛南平的目光如同温润的水将她紧紧包裹,果断的语气有着让她安心的力量,她的心又不由自主的一阵狂跳。

    不可以的,她不能随便陷入盛南平编织的玄幻情网里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