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化为绕指柔
    盛南平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捧起周沫四处乱蹭的脑袋,涩哑着声音问:“沫沫,你知道不知道我谁啊?沫沫,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啊?”

    周沫此时已经被折磨的要死,恨不得一头扎进盛南平的怀里,但盛南平的大手牢牢束缚着她的头,她只能努力睁大眼睛,认真辨认眼前的人,喃喃的说:“你......你......”她根本看不清眼前之人是谁了。

    盛南平见周沫不认识自己,浑身的热切都冷了几分,此时此刻,哪怕周沫面对的是个陌生的男人,她也会有这样的反应。

    周沫就如同一个被控制住灵魂的木偶人,完全受着药力的摆布,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了。

    盛南平想另外找办法帮助周沫,就在他一分神的工夫,周沫难受的又在胸口处抓了几把,洁白如玉的美柔上出现了三条红色的抓痕,别提多醒目勾人了,看得盛南平眼睛都有些直了。

    “啊啊......唔唔……”周沫双眼紧闭着,含混不清的呢喃,浑身都有种热切的渴望,仿佛一把火灼烧烧着她,急切地需要身边的人帮她纾解一切的烦躁苦恼。

    周沫将身体更紧地贴向盛南平,主动热情的亲吻着盛南平,两双手急切的上下游走......

    盛南平听着耳边娇媚的喘息,搂着怀里柔软的身体,纵然他是铁人,也全线崩溃了,盛南平血脉贲张,他俯身就吻向周沫的嘴唇,急切的一路向下……

    爱如潮水,怀里的人儿瘫软如一池春泥,热切如燃烧的火焰,饶是百炼钢也被化为绕指柔了。

    忍耐了两年多的盛南平的动作狂野猛烈,怀里细腻如瓷的小人带给他致命的快感,他恨不得用全身的力量去摩擦那一小块地方。

    被子一片凌乱,床垫有节奏地抖动着......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盛南平才算停止了折腾,周沫的药劲也过去了,看着身边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呼吸均匀的周沫,盛南平又是满足,又是惆怅。

    今天他是尽兴了,不知道明天小丫头会怎么跟他闹腾呢!

    盛南平搂着周沫躺在床上,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周沫的头发,脸颊,他发现周沫这次回来后变了,变的有个性了,爱闹腾了。

    这些天盛南平心情可以用忐忑不安来形容,他真觉得周沫是要跟他离婚了,至少是在一点点的疏远他了,所以他今天低下高贵的头颅,偷偷的来到周沫住的酒店。

    周沫发微信说她累了,不想出去玩,她不去见盛南平,盛南平只能来见她了。

    今晚发生的这件事情,让盛南平有些不安,同时脑子里紧绷的弦放松下来了,他和周沫终于再次合二为一了,再次做了夫妻,他多少日子以来的孤单寂寞冷,都得到了满足。

    盛南平忍不住在周沫被亲肿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小丫头,你这次真是把我吓坏了,我们有了第一次,你以后再跟我闹,我直接就办了你!”

    他好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而这大半个晚上运动下来,他也真心累了,搂着周沫很快就睡着了。

    周沫第二天早晨是被口渴醒的,她在梦里都是在喝水,嘴巴干的像要着火,实在太过于渴了,眼睛一睁,醒了过来。

    她一醒过来,就感觉自己是被人搂在怀里了,而且还没有穿衣服.....

    周沫忍着剧烈的头疼,迅速转头看向搂着自己的人,正对着盛南平一张微微含笑的俊脸。

    她愕然的眨巴了两下眼睛,随后惊叫一声,“你怎么在这啊......”但她昨晚已经喊破了嗓子,发出的声音又哑又低。

    盛南平立即下床,去给周沫倒水喝,一副无比旖旎的画面不其然的落入周沫的眼睛里。

    从窗帘缝隙中透进的光晕,勾勒出了盛南平修长的身形和锻炼结实的肌肉,还有.....

    周沫连忙闭上眼睛,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不穿衣服的盛南平了,嗷?不穿衣服的盛南平......

    她猝然大惊,马上感受到身体某处火辣辣的一片不适,因为刚刚过于头疼口渴,她把下面的疼痛暂时忽略了。

    盛南平!!!

    周沫在心里咬牙切齿,这个不要脸的老流氓!!!

    “沫沫,喝点水吧!”盛南平把水杯送到周沫的嘴巴,并且体贴的在水杯里放了吸管。

    识时务者为俊杰,周沫此时浑身虚弱无力,头疼欲裂,自然没有办法跟盛南平争执理论了,她顺从的喝了些水,感觉舒服了不少,又涩哑的对盛南平说:“我头疼,很疼很疼......”

    盛南平知道周沫会头疼的,已经叫人给周沫送来了药,“来,把这个药吃了,过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周沫又顺从的把药吃了,然后就闭着眼睛休息,顺便脑补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胡菱儿将她扶进电梯里面,她头晕眼花,虚软无力,之后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

    是胡菱儿把盛南平叫来的?

    还是盛南平让胡菱儿把自己灌醉,送到他的床上的呢?

    “沫沫,有没有胃不舒服,要不要吃点东西啊?”盛南平声音温柔的在旁边问着。

    “要。”周沫点点头,她一定要吃点东西的,只有吃饱了东西,才有力气同盛南平斗啊。

    盛南平觉得周沫表现的有些反常啊,她太过乖顺了吧,她应该跟他吵,跟他闹才对啊!

    无论怎样,周沫想吃东西这是好事,盛南平心怀忐忑的走到套间外面去打电话,吩咐人给周沫送早餐过来。

    周沫忍着不适,裹着被子四处寻找自己的裙子,见她的裙子被仍在床角,衣领处都已经被撕扯坏了,心中更加气恼,盛南平这个丧心病狂的老流氓,竟然把她的裙子都撕扯坏了,这得有多猴急啊......

    她正对着残破的裙子愤懑不平,盛南平将一件睡裙送都周沫面前,小心翼翼的说:“我在你衣柜里面找到的。”

    周沫咬着嘴唇,快速的将睡裙套在身上,然后准备下床去卫生间洗漱。

    “我抱你过去!”盛南平知道他昨晚把周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周沫现在大概没有什么力气了。

    做都做了,抱一下还算什么啊,周沫身体正不舒服呢,任由盛南平把她抱进浴室里面,为她调好水温。

    “要不要我帮你......”盛南平轻声提议。

    “盛南平,你够了吧!”周沫忍无可忍了,嘶哑着声音吼盛南平。

    “好好,我出去,有事情你叫我。”盛南平毫无脾气的走了出去。

    周沫脱下睡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布满青紫和红痕的身体,尤其大腿根处,简直是一片狼藉......

    尼玛的,这个变态老男人!!!

    难怪盛南平一直对她温柔体贴,小心翼翼的,原来他趁着她喝醉,做了这么多卑鄙龌龊的事情。

    周沫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把盛南平生吞活剥了。

    她冲澡的时候在身上涂抹了很多沐浴露,但也无法冲刷掉这些暧昧的印记,她快速的洗漱之后,阴沉着脸就走了出来。

    盛南平担心周沫有事情,一直等在浴室门口,见周沫小脸黑的如同要滴下水了,盛南平暗叫不好。

    昨晚周沫太过热情撩人,他实在控制不住了,做的时候没深没浅的,而周沫的皮肤又白又嫩的,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满身印子了,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别提多触目惊心了。

    外面的保镖已经给他们送来了丰盛的早餐,中式的有稀粥,小菜,油条豆浆,小笼包,西式的有牛奶,三明治,吐司培根小披萨,随便周沫吃什么。

    周沫暂时压下怒火,向餐桌走去,她得攒足了力气,才能跟盛南平吵,尽管周沫此时是没有任何胃口的,但还是勉励喝了点粥,吃了个小笼包。

    盛南平这顿早餐吃的食不知味,时时刻刻要留神着周沫的神色,揣摩着周沫的心思。

    周沫吃过早餐,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看着盛南平的眼神就跟要咬他似的,“盛南平,你真是够卑鄙,够阴险啊,竟然趁着我喝多了,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

    来了,无论盛南平怎么陪着笑脸,万般小心,周沫还是不肯放过他的。

    但刚刚洗过澡,喝过热粥的周沫粉颊微红,眼含秋水,就算是瞪着盛南平,看着也像是娇嗔勾人一样,看得盛南平的心不由的一动......

    “......盛南平,亏你还是跨国公司的大总裁,竟然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你不觉得丢人吗......”

    盛南平听小丫头嗷嗷的还在骂他,连忙收敛心神,走到周沫身边去哄劝她,“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我昨天也是迫不得已的......”

    卧槽,你还迫不得已,还能是我强了你啊!

    周沫气的要死,看见盛南平伸出胳膊来搂抱她,她“嗷”大叫一声,抓住盛南平的胳膊就咬上一口,像只发狂的小狮子一样,咬住了还不松口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