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他是她的解药
    徐浩东见周沫的样子真像是生病了,立即关心的询问周沫。“哟,沫沫啊,要不要给你叫个医生啊?”

    “不用了,导演,我就是有些酒精过敏了。”周沫连忙摇头拒绝,她现在想尽快回房躺一会儿。

    兰宴见周沫很不舒服的样子,站起身, 想要送周沫回房。

    胡菱儿立即伸手扶住了周沫,很内疚的说:“都是我不好,不知道沫沫会酒精过敏,是我让她喝的酒,就由我来送她回房间吧!”

    ”好,那就让菱姐送我回房吧,你们大家继续聊天啊!”周沫还没有彻底晕菜呢,知道此刻她处于众目睽睽之下,绝对不能让兰宴送她回房间,那样明天的新闻就有得看了。

    周沫在胡菱儿的搀扶下进了电梯,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重,她只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眼花的。

    “沫沫啊,你感觉怎么样啊?”胡菱儿故作体贴的问询周沫。

    “我.....我......”周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要虚脱了一样。

    胡菱儿看周沫这个样子,知道她是药劲快上来了,她扶着周沫出了电梯,向周沫要了房卡,快速的刷卡打开周沫的房门,将周沫推进屋里。

    周沫浑身虚弱,一个站立不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胡菱儿顾不得管周沫了,她把房门一把关上,揣着周沫的房卡就匆匆的跑下楼,去找朱启明了。

    这个房间是个套房,在里间的落地窗前站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背对着门口看着窗外璀璨迷离的夜景。

    听见房门的开合声,盛南平迅速的转过身,冷硬的俊脸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周沫回来了!

    随后传来‘砰’的一声,还伴着低低的痛叫声,盛南平眉头一挑,几步奔了出来,看见周沫侧躺在地上,微微闭着眼睛,急促的喘息着,用手揪扯着裙子的领子,好像很难受的模样。

    “沫沫!”盛南平连忙俯身下来,闻到了一阵浓重的酒气,不由一皱眉头。

    “热......好热啊......”周沫声音模糊,吐字不清,神智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看着周沫脸上不正常的红色,盛南平立即意识到,周沫被人下药了!!!

    盛南平懊恼的一皱眉头,伸手就把周沫抱了起来,放到里间的大床上面。

    他用手摸摸周沫的额头,凑到周沫的嘴边闻了闻,周沫呼出的酒气中掺着种幽幽的香味,盛南平判断出来,周沫被人下了种极厉害的‘炫舞’。

    盛南平瞬间有了杀人的冲动,他马上打电话给大康,怒声低吼着:“你们是怎么保护的夫人,她被人下药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大康在电话那边明显的一愣,立即愧疚的说:“对不起啊,盛总,是我们失职了,夫人现在在哪里呢?”

    其实,是周沫不许大康和这些保镖跟着她宴会厅的,她想宴会厅里的人都是熟人,不会有危险的,别人都不带保镖,就她带着几个保镖进去,会被人笑话她装大牌,矫情的。

    但这些话大康不能对盛南平说了,失职就是失职了,再说什么都是借口了。

    盛南平低头看看躺在他身边的周沫,轻哼一声,“多亏我今天过来了,不然后果不敢想象了!”

    “对不起,盛总,我现在就去查给夫人下药的人。”大康很清楚他现在应该干什么。

    “找到那个人以后,你给我留个活口,我要让他生不如死!”盛南平咬牙切齿的发狠,敢给他的妻子下药,这人真是活腻歪了。

    周沫此时药效发作了,身体越来越滚烫,不断是呓语着,感觉到身边有男人的身体,她也不管是谁了,伸手就抱住盛南平的腰,额头在盛南平的身上不停地乱蹭,“我.......我好难受啊.......”

    盛南平看着周沫这个样子心疼的要死,他知道自己越是靠近周沫,周沫就会越难受,“沫沫,你稍稍忍一下啊,我去给你拿水来!”

    他硬起心肠,将周沫从自己身边推开,走到浴室里面去给周沫弄两个凉的毛巾过来,他想用凉的东西给周沫镇定一下,她会好受一些。

    这时,房间的门又开了,色胆包天的朱启明拿着房卡走了进来。

    朱启明不管怎么重色,也混迹社会多年的老江湖了,也怕这是一个陷阱,他先探头探脑的四处看看。

    当他看见周沫躺在卧室的大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急促的喘息低哼着,朱启明的眼中立即露出邪恶的光。

    “周沫小姐,我来了!”朱启明像饿狼扑羊般的向着大床这边扑来,嘴里兴奋的叫着,“周小姐啊,你可想死我了,周小姐,今晚我要让你好好做一回女人,我要.......嗷......”

    朱启明兴奋的话还没等说话,被人当胸踹了一脚,这一脚踹的真是够狠,朱启明肥胖的身体都横空飞了出去,直直的撞到了后面的酒柜上。

    “砰!”朱启明笨重的身体重重的摔趴在低声,他清晰的听见后腰和肋骨处传来‘嘎巴’两声响,随后胸口和后腰一阵巨疼,疼的他差点晕过去。

    “谁......是谁......暗算劳资......”朱启明匍匐在地上,忍着巨疼抬起头,想看看是谁踹的他。

    但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他只是抬头的一瞬间,对方就将一件浴袍罩在他的头上,让他什么都看不见,随后对着他的身体一阵猛踢。

    盛南平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听见有人进了屋,他立即放轻脚步来到浴室门口。

    进来的是个河马一样的老男人,这个不知死的家伙竟然色昏头的扑向周沫的床......

    盛南平胸口怒火蹭蹭的燃烧着,身体内的凶狠残暴劲一下被逼了出来,对着朱启明就是一脚,恨不得踢死朱启明。

    但无论盛南平怎么暴怒狂躁,心中总是顾忌周沫的想法,他不能随便暴露他和周沫的关系,随手扯了浴袍蒙住朱启明的脑袋,对着朱启明又是一通狠踹。

    “嗷......嗷......”朱启明连连痛叫着,但因为头上裹着浴巾,声音也没有传出太远,但盛南平是谁是,几脚下去朱启明就没有声音了。

    正在这时,大康得到消息赶了过来,朱启明急着见周沫,没有关严实房门,大康直接就冲了进来。

    大康一看见盛南平魔王般嗜血的面容,心就‘咯噔’一下子,再看瘫软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朱启明,心都跌倒谷底了,仗着胆子劝盛南平,“哥,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我要的就是他的命!”盛南平冰冷薄削的眼神中带着嗜血的狠厉,如同把朱启明大卸八块也不解恨。

    大康焦急的搓了搓手,突然听见周沫在屋内的呓语低哼,他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连忙对盛南平说:“哥,你快点进里面去看看小嫂子吧,你知道的,这种情况也会出人命的......”

    盛南平骤然惊醒,狠狠的瞪了大康一眼,“都是你们失职,我回头再找你算账!”

    “是,是,都是我的错......”大康连连点头认错,见盛南平进到里间去看周沫了,他连忙抱起朱启明走了出去,顺便把房门为盛南平关好。

    屋内的周沫此时已经把自己的裙子都拉开大半,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燃烧,都要宣泄,整个人像要死了一样......

    盛南平看着周沫小脸上染着不正常的红晕,满脸都是细密的汗水,长发凌乱,浑身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他曾经被周广东算计过,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如同浑身都要爆裂开了一样,这时候只有一样东西可以纾解,由他来做周沫的解药,他会让周沫马上解除痛苦,快乐起来!

    盛南平想周沫此刻一定经受着非人的折磨,他是可以帮助周沫度过这一劫的,但明早周沫清醒过来怎么办啊,以小丫头现在的坏脾气,一定会大吵大闹的......

    躺在床上周沫突然惨叫一声,用双手抓着胸口,很快就抓住血淋淋的印子,“啊......啊......”整个人都仿佛遭遇了极大的酷刑。

    “沫沫,不要抓!”盛南平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来阻止周沫。

    周沫一接触到盛南平的身体,马上如藤蔓一样妖娆的缠了上来,仿佛焦渴的人迫切要得到甘露,毫无意识地搂住盛南平的脖子,拼命地亲吻着盛南平。

    同样焦渴了两年多的盛南平,整个身体和意识‘轰’的一下炸开了,反手紧紧的抱住了周沫。

    这是他熟悉的曼妙,她身上的每一分每一寸他都铭刻于心,他们曾经恩爱缠绵,曾经**蚀骨,曾经度过无数两情相悦的好时光。

    盛南平比谁都想鸳梦重温,但又怕做了以后,明天周沫会跟他吵,跟他闹,之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枉然。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