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你的情商有问题
    盛南平被周沫气的要死,他眯着眼睛,煞气腾腾的吩咐身边的几个人,“去,把她给我抓回来!”

    李羿和小康两人额上都是冷汗涔涔,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沉稳的大康还可以战战兢兢地开口,劝着盛南平,“哥,你稍稍冷静一下,然后我再带夫人回来,你放心,夫人这次一定跑不掉的。”

    盛南平大手握成了拳头,捏的咯咯直响,冰冷的眸光直射向了大康。

    饶是大康艺高人胆大,也被盛南平这一眼吓得半死。

    盛南平剑眉一挑,吼大康,“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下去跟着她啊!”

    艾玛,危机总算是化解了!!!

    “是!”大康劫后余生般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急忙下楼去追周沫了。

    周沫此时已经坐上了车子往片场去了,她越想越觉得后怕,刚刚多亏她反应快,不然盛南平大概又要骂她,又要杀她了!

    这悲催的人生啊!她怎么就遇见了盛南平这个大魔王了呢!

    周沫在后怕的同时,还觉得很窝囊,这个可恶的老男人,做错了事情还这样的蛮横,她真心不能同盛南平在一起生活了!

    她心情不佳,没有去片场,先回到酒店休息一下。

    躺在床上,周沫越想越气,突然想到了始作俑者可恶的盛东跃!她不敢骂盛南平,骂盛东跃还是很在行滴!

    周沫拿起电话打给盛东跃。

    盛东跃此时就呆在盛南平的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刷手机,等着向他哥邀功领赏呢!

    他见周沫给他打来了电话,很开心的接听起来,贱兮兮的叫着:“小嫂砸!什么事啊?”

    “嫂砸你妹啊!盛东跃,你个混蛋,二百五,你为什么要害我啊!!!”周沫对着盛东跃骤然发难了。

    “我......我怎么了?”盛东跃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快败露了,看周沫这来势汹汹的架势,他哥是没能摆平周沫啊!

    “你说怎么了?盛南平哪里受伤了,他明明壮的能打死一个头老虎,你个不靠谱的东西,竟然敢骗我!”周沫对着盛东跃嗷嗷叫着。

    “矮油,我这哪里是在骗你,我是想让你看清楚自己的真心,让你知道你对我哥的在乎,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啊!”盛东跃油嘴滑舌的解释着。

    “你个智障骚年,我用你帮啊!”周沫磨着牙,把刚刚在盛南平那受的气都发泄到盛东跃身上了,“我告诉你,我这次回去还真看清楚自己的心了,我跟你哥是绝对不能生活在一起的,我会马上去找律师,我要跟他离婚,以后你们盛家人都离我远一点儿!”

    盛东跃顿时被吓尿了,如果因为他的搅局,害得周沫和他哥离婚了,他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他哥非得踢死他不可了!

    他连连哀求着周沫,“小嫂砸,你别生气啊,一切都是我的错,跟我哥没有半毛关系的,你千万不要跟我哥离婚啊......你发发善心吧,他跟你离婚后,他就讨不到老婆了,就得孤独终老了......”

    “哈哈......”周沫被盛东跃逗笑了,嘲弄的大声说着:“这是我本年度听见过的最佳笑话,你哥那样的高富帅会讨不到老婆?除非他在那方面有啥障碍,他是不行了吧......”

    我哥有障碍!!!我哥会不行了!!!

    盛东跃还没等反驳,一只大手将他的电话抢走,冷飕飕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周沫,你跟我提出离婚,就是怀疑我有某方面的障碍吗?

    对啊,你失忆了,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我不介意带你重温一下的,看我到底有没有障碍,行不行......”

    周沫吓得顿时懵圈了,抬手就把电话掐断了。

    艾玛啊,这回撞到枪口上了!

    男人最讨厌被人说不行的,这回她可捅了马蜂窝了,大魔王非得杀了她不可!

    盛南平听着电话被周沫挂断了,把手机扔给盛东跃,寒着脸问:“你们谁先给谁打的电话啊?”

    “小嫂砸打给我的啊。”盛东跃意识到自己惹事了,连忙把宝贝手机揣进衣兜里,往门口挪蹭着。

    “你别忙着走,坐下,陪我喝杯茶。”盛南平坐到沙发上,叫秘书送进一壶提神的茶来。

    盛东跃一听傻眼了,知道他哥又要对他发难了。

    “她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盛南平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觉得周沫突然回家来很不对劲,就问过了大康,才知道周沫是见过盛东跃后跑回家的。

    “她想我了,跟我唠唠嗑......”盛东跃跟盛南平打着哈哈,试图蒙骗过关。

    “说实话!”盛南平声音骤然变冷。

    “哦。”盛东跃吓得缩缩脖子,怯怯的说:“我见小嫂子不回家,你的心情不好,就去片场找她,对小嫂砸说你受伤了,然后她就回家去看你了。”

    盛南平握着茶杯,深邃的黑眸盯着飘渺上升的热气没有说话。

    盛东跃一见大哥没有发飙,马上来了精神,笑嘻嘻的说:“哥,其实这件事情我做的挺好滴,透过现象看本质啊,小嫂子还是很在乎你的,一听说你受伤了,二话没说就跑回家去了.....”

    盛南平抿了口茶,幽幽的看着茶杯,还是没有说话。

    盛东跃顺风扯大旗,越发的来劲了,“哥啊,这件事情我做的好吧,是我让小嫂子看见了她的真心啊,是我......”

    盛南平见盛东跃一脸求奖励的样子,冷哼一声,“她是看见真心了,刚刚跟我提出要离婚!”

    “哦......”盛东跃后面的话一下子被噎了回去,他瘪了瘪嘴,小声的嘟囔着,“这能怪我吗,我已经把人给你送回去了,是你自己把事情搞糟的,明明是你的情商有问题啊......”

    “我的情商有问题???”盛南平的瞳孔骤然收缩,眼光如刀刃般砍向盛东跃,“你说谎把她骗回去,她当然要把一肚子火撒我身上了,你教教我,要多高的情商才能圆了你说的谎啊,我在身上戳几个血窟窿啊!”

    盛东跃彻底被盛南平吓慌了,抓耳挠腮的解释着,“我没想骗她的,我当时也是太着急了,你不知道的,我到片场的时候,她正和兰宴在一起呢,两人站在没人的地方,很亲密的说着悄悄话......”

    “咔擦”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分外震耳朵……

    盛东跃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见盛南平的手里的茶杯,被生生的捏碎了……

    word妈啊!这也太凶残了吧!

    盛东跃吓得直舔嘴唇,“没有,没没……哥,我当时也没有看清楚,就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说话,我就是胡思乱想了,小嫂子肯定不能喜欢兰宴的,你这么英明神武,器宇不凡,小嫂子怎么可能喜欢兰宴呢......”

    他一边说话,一边留神着盛南平的脸,眼见着自家亲哥的脸色明显更加难看了……

    盛东跃明智的闭上了嘴,不敢再乱说话了。

    现在的情形,说什么都是好危险的事情啊!!!

    周沫在酒店里调整了一下情绪,下午的时候去了片场,积极认真的连续拍了几场戏,把上午落下的都补齐了。

    依照今天的情形看,她必须得跟盛南平这个变态魔王分开了,今天多亏她跑的快,不然大概又要重蹈覆辙,两年前被杀的情形再重演一遍了!

    她还年轻,这样死里逃生的日子过够够的了!

    周沫一定要努力的出人头地,绝对不能依靠着喜怒无常,精神分裂的盛南平活着了。

    她连续在剧组里片了三天的戏,这三天里她每天都是剧组里面最后拍完戏的,最晚回到酒店的,明天再有一天,她就可以领盒饭离开剧组了。

    在回酒店的路上,周沫翻看手机,见上面有个未接电话,是盛南平打给她的。

    这三天里,盛南平给周沫打过几次电话,周沫一想到盛南平那阴鸷骇人的样子,每次都假装听不见,不接听盛南平的电话。

    周沫不敢再同盛南平接触了,多说多错,等盛南平消消气了,她就直接跟盛南平提离婚的事情。

    她回到酒店,盛南平的电话又打来了。

    艾玛,看着这誓不罢休的样子,盛南平是还要教训她了!

    周沫苦恼又惶恐,上火了,晚餐也没有吃,喝了杯酸奶就去洗澡。

    洗澡出来,周沫见电话上面的提示灯一闪一闪的,有人给她发来了微信,她打开微信,见信息竟然是盛南平发给她的。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因为什么如此生气,不知道你那天晚上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你因为什么要吵闹着离婚?就算你不想跟我再续前缘,也不至于不接听我的电话,我们之间不至于弄的像仇人一样啊!”

    周沫撇撇嘴,哎哟哟,盛家大少爷啊,你还真会装无辜啊,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那是我无理取闹了啊!我自己在这里唱独角戏,我自己闹着玩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