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我要跟你离婚
    盛东跃此时的语气神态竟然跟盛南平很是神似,强大的威压感令胡菱儿身体一抖。

    原来这个看似吊儿郎当,温和无害的盛东跃,也是有凶神恶煞的一面啊。

    “二少,我听见了。”胡菱儿忍着羞窘,尴尬,对着盛东跃连连点头。

    盛东跃轻哼一声,继续往前走,经过胡菱儿身边时,微微一顿脚,压低声音说:“如果你想活着,就离周沫远一点儿。”随后带着他的人,扬长而去了。

    胡菱儿站在原地,差点呕得吐血,顿时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剧组里其他人看似在各忙各的,其实全都盯着这边看呢,离的近的一些人,都听见了盛东跃对胡菱儿的斥责,而盛东跃对胡菱儿的厌恶,简直是毫不遮掩啊。

    胡菱儿自以为是高人一等,平日里在剧组颐指气使,狂妄欺人,很多人都受过她的闲气,都在心里暗暗的恨她。

    看见盛东跃把胡菱儿给吼了,许多人都幸灾乐祸,站在旁边说起风凉话。

    “嗷,这回真相帝了!”

    “word妈呀,这……这简直太让人大跌眼镜了,原来二少不喜欢她啊!!!”

    “何止啊!你刚刚没见二少怎么训斥她的啊,明显就是讨厌她好不好啊!”

    “这种骗子,就该这么对她!总摆出一副盛家夫人的架势来吓唬我们!”

    “是啊,什么东西啊!盛家夫人,她也配!”

    “做梦当盛家夫人吧!”

    “哈哈哈!”

    ......

    胡菱儿又气又恼又羞,几步走进自己的休息室,把桌上的东西霹雳巴拉的都摔在了地上。

    短短一会儿的工夫,她的世界就翻天覆地,之前所有的人都要小心翼翼的讨好她,看她的脸色的,现在竟然都在嘲笑她……

    自从她入了盛氏影业,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都是被人捧着,被人尊敬着的,可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的存在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周沫!是周沫害得她失去了一切!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样完了!

    胡菱儿的眼中露出一抹阴毒的精光,她一定要让周沫出丑,一定要让周沫受万人唾弃,一定要让盛东跃彻底嫌弃了周沫。

    周沫此时正心急如焚的往家里赶,她刚刚太着急,没有在盛东跃哪里细问盛南平的伤情。

    她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开口问扑克脸的大康,“盛总伤的重不重啊?”

    “什么伤?盛总受伤了吗?”大康一脸震撼莫名的看着周沫,他怎么不知道盛南平受伤了!

    “你.....你不知道他受伤了吗?”周沫觉得很奇怪了,盛南平受伤的事情,大康应该知道的啊。

    大康多机敏啊,立即感觉出不对劲了,联想到刚刚盛东跃去了片场,问周沫,“这件事情是二少告诉你的?”

    “啊......”周沫的大脑突然开始“嘟嘟嘟”的报警,让她有种上当受骗的预感呢…...

    盛东跃那个不靠谱的家伙,会不会是骗她呢!

    大康此时隐约知道了盛东跃的用意,明智的闭上嘴巴,并且偷偷的给了司机一个暗示,让司机加速开车。

    周沫眨巴着眼睛,开始思索自己应不应该回家呢,她犹犹豫豫的不想回家了,抬头吩咐司机,“司机,我不回家了,送我回片场吧!”

    大康一见周沫要跑,只能违心的说谎:“我刚刚问过小康了,盛总是受了些伤,他们怕我们担心,就没有告诉我们......”

    周沫盯着大康看了几眼,但大康一直是张扑克脸,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时,司机已经把车子开进了康庭雅苑,周沫再不下车就是矫情了,她咬了咬嘴唇,下了车,往公寓楼里面走去。

    周沫上了六楼,见她家门口站着几个面孔冰冷的保镖,李羿也守在门口。

    李羿的清冷沉稳和大康有一拼,但今天一见周沫回来了,眼睛立即放出光来,欢喜的连连搓手。

    周沫走到李羿身边,本想由李羿这里问问盛南平的情况,但见家里的房门虚掩着,她也没必要在门口这打听什么了。

    她慢慢的走进去,落脚在门口厚厚的地毯上,无声无息的。

    周沫一边缓步往里面走,一边探头看,只见盛南平仰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眼睛下面一片青影,指间夹着根烟,烟马上就要燃尽了,快要烧到手了……

    他身边的茶几上摆放着一溜精致的饭菜,一点都没有动过的样子......

    盛南平这是哪里受伤了?

    周沫偷偷打量着盛南平,不由又往屋内走了一步。

    “谁?”屋内突然响起冰棱一般的声音,周沫吓得一哆嗦,妈呀…

    而这时,盛南平长腿一收,已经利落的从沙发上坐起来,一双晶亮湛然的眼睛定定的盯着周沫。

    周沫稳了稳心神,上下打量了盛南平几眼,

    她见盛南平穿着居家的衣裤,头发有些微的凌乱,但完全不影响他威严的气势,而且浑身上下都没有受伤的迹象啊,除了气色不太好,哪里都好啊!

    她无比确定,自己被盛东跃那个坏小子欺骗了!

    盛南平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周沫,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正在这时,手指处传来一阵烧灼感,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做梦的,连忙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周沫不喜欢他吸烟的。

    周沫见盛南平完好无损的样子,心中不由有气,冷声质问盛南平,“你躺在我的家里干什么啊?”

    心高气傲的盛南平,何时被人这样质问,嫌弃过啊!多少人请他都请不到,周沫竟然这副厌恶的语气质问他!

    盛南平只觉得这两天憋着的愤怒尽数从胸口涌上来,引得两边太阳穴都在隐隐跳痛。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习惯性的霸气开口,“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就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又来了,又来了!

    周沫现在最反感的就是这样的盛氏霸道!

    “盛南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话很讨厌啊!我们昨天已经因为这件事情吵过架了,你要记住,我就是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周沫不顾一切的对盛南平吼着。

    “周沫,你也别太过分!”盛南平脑子中一下子出现周沫和兰宴在一起的画面,身上徒然爆发出森寒至极的暴戾之气,拖长的尾音里都带上了危险的味道,“你虽然是失忆了,但很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我们在法律上还是夫妻,你在外面最好检点些,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站着房间门口的李羿,大康,小康彼此看了一眼,缩了缩脖子,完蛋了,世纪大战又要爆发了!

    他们三人几乎同时在心中祈祷,祈祷周沫软下态度来,祈祷周沫不要再跟盛南平对着干了,祈祷周沫千万不要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了…...

    昨天晚上盛南平犯病发飙,把他们这些人真是吓得半死,那么晚了,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亲自去引蛇出洞。

    那些杀手也都是傻妈生的,还真的跟傻叉一样冲出来杀盛南平了,结果被杀神附体的盛南平用无比残忍的手段活活揍死了两个,还打残废了一个......

    一想起昨晚那血腥恐怖的场面,饶是大康几个人久经血雨腥风,也都吓得直打寒战。

    盛南平狠起来,那是真狠啊,狠如魔鬼!

    哎妈呀,见过恶人先告状的,没见过这么能抢先的恶人啊!

    明明是你跟费丽莎不清不楚的,却诬陷我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你特么的嘴大啊,随便血口喷人,混淆是非!

    周沫很想像昨天一样,跟盛南平大吵一架,可是她清楚的感觉到了盛南平身上浓重的戾气弥漫,原本温馨的房间已经在瞬间化作炼狱,杀意肆虐了。

    周沫识时务的把要骂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她添了舔嘴唇,色厉内荏的说:“我是回来取点东西的,不是回来跟你吵架的!”说着话,她假装转身往里面的屋走,远离盛南平。

    盛南平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精神很差,并没有留意到周沫闪烁的眼神,听着周沫软下了语气,他烦躁的心情好了不少。

    他以为周沫终于肯听话一点了,兀自坐到沙发上,架起两条长腿,大手拍拍身边的位置,招呼周沫,“来,到我身边来!”

    尼玛的,你当我傻逼啊,我到你身边去坐!

    周沫见盛南平坐下了,她以最快的速度掉头就往外面跑,把站在门口听墙根的小康都撞了一个踉跄。

    她几步奔到电梯旁,按开电梯,扯着嗓子向屋内喊了一声:“盛南平,你个独裁**的资本家,我要跟你离婚,我不想再跟你这种野蛮人有任何关系!”

    盛南平本以为周沫会乖乖的来他身边坐下,结果却看见周沫突然跑了出去,他有些疑惑周沫这样的反应,随后就听见周沫大骂着他,要跟他离婚!

    这个小丫头片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盛南平气的一皱眉,‘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撩开长腿,几步追了出来,却看见周沫乘坐的电梯已经到了一楼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