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他自残了
    兰宴一听说周沫就要离开剧组了,神色一怔,眼神中露出明显的不舍,“你刚回剧组几天啊,这么快就要走了,我还没有......”

    “我人是离开了这里,但心还在这里的。”周沫喜滋滋的说着:“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我看你的心现在就已经飞走了!”兰宴语气幽怨的说着。

    周沫深吸一口气,说:“我真的是被苏菲菲他们父女整怕了,我想快点让自己强大起来,得到观众们的认可,这样就不怕被他们黑,被他们整了。”

    兰宴自然清楚杰森和苏菲菲是什么人啊,也知道周沫受的那些委屈,忍不住伸手揉揉周沫的头,“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

    他撩妹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只听不远处响起嗷的一声叫,“周小姐......蓝先生......啊,你们在聊天啊!”

    周沫和兰宴都被这样特殊的打招呼声音吓了一跳,兰宴猝然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而周沫却知道此人是谁,稍稍将身子往兰宴那边靠了靠。

    盛东跃向得了疯牛病一样,腾腾的冲了过来,目光蹿火的瞪着兰宴,“兰先生!”

    “二少,你好。”兰宴压下诧异,礼貌的跟盛东跃打招呼。

    盛东跃点点头,转头盯着周沫,“周小姐,你......你......走,我们到一边谈谈去!”

    “盛总裁,你有什么急事找我吗?这里是片场啊,我等下还有戏要拍的!”周沫对着盛东跃扯扯嘴角,算是笑了,言辞间提醒盛东跃不要乱来。

    盛东跃平日里看着好像个智障儿童,其实他骨子里自带着盛家人的精明,他知道自己拿周沫没有办法,就对兰宴下手,“兰先生,公司有点要紧的事情,我要和周小姐谈点事情。”

    兰宴也不是傻瓜,他一眼就看出盛东跃的神情不对,一副丈夫跑过来抓那啥的即视感呢!

    但他现在跟周沫什么关系都没有,盛东跃又把话说的冠冕堂皇,兰宴只能对盛东跃笑笑,转身走到一边去了。

    周沫一见兰宴走了,立即变了脸,皱眉看着盛东跃,“你要干什么啊?你是故意跑来砸场子的啊?”

    “我还要问你呢,你要干什么啊?”盛东跃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哥容许你出来,是让你来拍戏的,是让你追求自己理想的,不是让你跟其他男人卿卿我我的!”

    周沫一听盛东跃这话,小脸彻底黑下来了,双眸微眯,懊恼的盯着盛东跃,“我现在跟你哥没有任何关系,你们管我跟谁卿卿我我啊?你们一个两个都是我的什么人啊,对我指手画脚的!”

    盛东跃被噎了一下,一眨巴眼睛之后,满脸的强势已经变成了可怜兮兮的软弱,他哭丧着脸对着周沫,“我的小嫂子啊,你着到底是闹哪样啊,我哥这次对你都这样好了,你咋还在外面......”

    “我在外面怎么了?我在外面无论怎样,你们都管不着我!”周沫一想到盛南平和费丽莎的关系,更加怒火中烧,妈蛋的,只需你们满山放火,不许我夜里点灯啊!

    周沫气急,一时忘形,伸手指点着盛东跃的鼻子,“你要再敢跑我这来多管闲事,我就大嘴巴抽你!”

    “你......”盛东跃被气的直翻白眼。

    “你什么你,赶紧走!”周沫毫不同情的,狠眉厉眼的瞪盛东跃,让你在我面前瞎比比!

    盛东跃不敢把周沫怎么样,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哭丧着脸在周沫面前碎碎念,“你砸就这么凶残呢,你知不知道,你都把我哥气魔怔了,昨晚他又犯老毛病了......”

    这回轮到周沫懵逼了,她狠厉的神情骤变,诧异又紧张的问:“你哥......他犯什么病了......他原来有什么病啊?他现在怎么样了啊?”

    原来有什么病?杀人病!!!

    “他原来一旦被人气到了,就会发狂,就会想见血腥......”盛东跃有些为难的对周沫解释着,又不敢说的太露骨,怕吓到周沫。

    “他.....他自残了!”周沫惊恐担忧的问。

    盛东跃的一口老血卡在了嗓子眼,他哥那么强悍的人会自残吗?只有他哥残害别人的份啊!

    但他哥那恶魔般的行径还真的没办法跟周沫细解释,看着周沫无比担心的样子,盛东跃顺势点点头,“恩,自残了!”

    “他......他把哪残了!”周沫脑海里瞬间出现电视剧里男人疯狂自宫的画面,哎妈呀,盛南平不会那啥了吧......

    盛东跃脑瓜子急转,对周沫说:“手,手伤了......”他刚刚看见了,他哥的手好像碰破一块皮。

    “他现在在哪里啊?”周沫真的慌了,什么都顾不得了,什么都不计较了。

    “在你的家里。”

    “康庭雅苑?”

    “是!”盛东跃老实的点点头。

    周沫心急如焚,转身就跑,跑到徐浩东身边,惶急的说:“徐导演啊,我家里有点急事,我能不能请会假,回家里一趟啊,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徐浩东见周沫气喘吁吁,一脸忧急,大眼睛中隐约有水光闪现,看来定然是家里出了什么急事了。

    而她刚刚见过盛东跃的,她指着盛东跃鼻子的那一幕,也没有逃过徐浩东精明的眼睛.....

    徐浩东联想到周沫随随便便送他那两盒进口零食,立即和蔼可亲的对周沫笑着说:“沫沫啊,你不要着急啊,我把你的戏往后串一下,你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过来。”

    “谢谢导演。”周沫谢过了导演,一路小跑到她的车旁边,跳上车子,吩咐大康,“快点回康庭雅苑。”

    “好。”大康不是多话的人,周沫吩咐他去哪里就去哪里。

    盛东跃一直站在原地盯着周沫,见周沫以最快的速度请假,离开,他笑了,这个丫头明明是在乎盛南平的啊,他哥还在家发什么疯啊!

    他见成功把周沫诱骗回盛南平的身边,心中很爽,等下就可以去盛南平身边邀功去了!

    盛东跃是什么人物啊,帝都第一个豪门的二少爷,风流倜傥的高富帅啊,他刚刚一到片场,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坐在一旁休息的胡菱儿自然也看见了盛东跃。

    她一见盛东跃来了,第一件事情是拿起镜子照,看看自己有没有妆容失仪的地方,她想盛东跃一定是看见了昨晚的那些照片,发现了周沫的真面目,今天过来安抚自己的......

    胡菱儿整理好仪容,满怀期待欣喜的站起身,款款走向盛东跃,可是盛东跃却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周沫。

    她又气又恼,目光追随着盛东跃的身影看过去,见周沫正和兰宴黏糊在一起,胡菱儿兴奋的都要大叫起来,真是太好了,捉奸捉双啊!

    胡菱儿也算男女争斗的老江湖了,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往前凑,她假装活动关节,在原地做起了瑜伽动作,眼睛瞄着盛东跃和周沫那边。

    只是盛东跃是背对着她的,她看不见盛东跃的表情,但是周沫的表情变化非常丰富,并且拿手指点着盛东跃!

    难怪苏菲菲骂周沫是乡巴佬,这个女人真是够粗鲁了,竟然敢如此对待盛家二少爷!她的活腻歪了!

    哼,盛东跃一定是要她滚出剧组呢!

    果然,没过两分钟,周沫自己颠颠的跑去找导演了,然后就眼圈发红的乘车离开了。

    一定是二少把周沫撵走了!

    活该!看你还嘚瑟个p啊!

    胡菱儿唇边露出一抹又嫉妒又畅快的冷笑。

    她见盛东跃把周沫撵走了,欣喜若狂,将身上的裙子用力往下扯了扯,让里面的二两肉呈现出半露不露,呼之欲出效果,然后脚步轻移,脸带媚笑,迎着盛东跃走过去。

    盛东跃成功把周沫骗去见他哥,心中欢喜,哼着小曲,毫不避讳地显露出自己的好心情,带着两个下属,仰着头往他停车的地方走。

    他一抬头,看见款款生姿,风情万种的胡菱儿向自己走来,盛东跃的气就涌上来,都是这个死女人,害得他昨天挨了一顿骂,害得他大哥犯了魔怔!

    “二少,你来了!”胡菱儿声音甜的都要滴出蜜水,看着盛东跃媚眼如丝。

    盛东跃疏离的眉眼微抬,逆着光的俊脸染着不悦,上下的打量了胡菱儿一眼,“你是盛氏的签约艺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盛氏公司,你要多注意一下自己形象,多揣摩剧本,多在角色上用心,别把心思用歪了,做些惹人讨厌的事情。”

    胡菱儿万万没想到盛东跃一张嘴就训她,而且是当众这样训斥她,她神态一僵,随后满脸羞红,咬着嘴唇,万般委屈的看着盛东跃。

    盛东跃见胡菱儿这副样子更生气了,脸上那点温和之色全部褪去,转为凌厉的冷然,“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怎么不回答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