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谁给发的信息啊,这个年代了还发短信,真够老土的啊!”盛东跃念叨着,下意识地将短信打开,只看了一眼,下一秒顿时瞪大眼睛,表情如同见了鬼般。

    盛东跃也算是机灵鬼投胎的,他盯着手机看了几秒钟,立即将电话往衣兜里一揣,“哥,我那边有点急事,我先走了啊!”说完,脚底抹油,转身就想开溜。

    他的异样自然引起了盛南平的注意,盛南平清冷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过来,“你站住。”

    ”啊......我有急事......你刚刚不还是嫌我烦,撵我走吗,我这就走了......”盛东跃打着哈哈,往外面挪蹭着。

    盛南平多了解盛东跃,盛东跃越是这副样子,盛南平越是怀疑,他看着盛东跃的目光一寒,“你马上把手机送过来。”

    “哦......”盛东跃知道他哥的底线,这次他不敢耽误了,赶紧小心翼翼的双手把手机送到盛南平面前。

    盛南平接过手机,手指不由紧了紧,稍微停了片刻之后,才将手机打开,看着盛东跃收到的那条短信。

    短信里没有任何文字,而是几张照片,照片里的人物是周沫和兰宴。

    盛南平的深邃的眸光不由的一紧。

    拍照片的人技巧不错,完全捕捉到人物的表情与神态。

    第一张,窗外茭白的月光,漂亮的雕花窗棂,俊男美女两两相望,如果一副画般美好,分分钟可以拿出张贴做海报。

    第二张,周沫半仰起头,看着兰宴笑着,整张脸流光溢彩,清亮的眸子里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是盛南平久违的生动热烈。

    曾经,盛南平最喜欢看周沫这样的笑容,每每看到周沫这样笑的时候,盛南平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亮的,美好的,把他一颗坚硬冷酷的心润得柔柔的,暖暖的。

    周沫这次回来以后,再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笑容,盛南平以为周沫经历生死,心意受挫,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的笑了。

    现在他知道了,周沫会的,只是不肯对着他轻松释怀的笑了。

    第三张,兰宴稍稍倾身,大手搭在周沫的胳膊上,两人面贴面耳语,神态无比亲昵......

    任何人看到这些照片,都觉得照片上的男女感情非常好,而且二人特别般配,年龄相仿,神彩飞扬,完全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真特么滴扎心啊!

    盛南平看着这几张照片,真想让自己双眼变瞎,握着手机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收拢,站在他伸手的盛东跃,清楚的听见手机发出嘎的一声脆响。

    word妈啊,我这手机可是新买的,这可是全球限量版啊,我的手机是无辜的啊......

    盛东跃都要仰天长啸了......还好,盛南平的大手慢慢的松弛了下来......

    盛南平想起周沫屡次三番的嫌弃他年纪大,还骂他老奸巨猾,原来是她找到情投意合的年轻帅哥了!

    而这个兰宴,确实是个极其好看的男人,笑起来眉目都好像带着光,耀得盛南平眼睛都一花。

    周沫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才闹着去住酒店住的?周沫是不是真心要离开他,所以才说出今天那番绝情决意的话语!

    盛南平觉得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他闭了闭眼睛,才强行控制住即将崩溃的心神。

    盛东跃就站在盛南平的身后,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几张照片,同时也看见盛南平阴云密布又痛苦万分的脸庞。

    他咽了口吐沫,大着胆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哥,不要看这些照片了,这定然是有心人发来故意气你的,他是想挑拨你和小嫂子之间的关系的,你们不要中了这些人的诡计啊.....”

    盛东跃在心中暗暗祈祷着,大哥啊,你千万不好发火啊,千万不要摔我的手机啊......

    还好,盛南平并没有预想中的大发雷霆,只是大手连按,把那些照片全部删除,冷声问盛东跃,“你知不知道给你发来照片的人是谁?”

    “我......我不知道啊......这个号码不在我的通讯录里面的,是匿名发来的。”盛东跃紧张的回答着。

    盛南平狠狠的眯了眯眼睛,吩咐盛东跃,“你马上叫人去查。”

    “是!”盛东跃接过他的宝贝手机,劫后余生般马不停蹄地跑了出来。

    妈蛋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往他的手机里发这种照片,等他找到这个人,定然揍得亲妈都不认识,太特么可恶了,宝贝手机差点被大哥给摔掉了。

    盛东跃走了,没有别人在场,盛南平强自镇定的神色一下子就颓败下来,心情也是极度的灰暗。

    他默默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夜色迷漫。

    平日里,工作压力大,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生活琐碎......这些盛南平都可以克服,甚至这两天有刺客潜伏在周围,随时准备要他的命,盛南平也不畏惧,他只是受不了周沫的渐渐远离。

    看来周沫今天吵架时说的不是气话,她是铁了心要跟他分开了。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残酷如此?无情如此?

    盛南平真想马上冲到酒店,去把周沫抓回来了,把她的翅膀打断,囚禁在身边,让她哪里也去不了!

    但这种想法刚刚一出现,就被盛南平否决了,他已经伤害了周沫一次,绝对不能伤害周沫第二次,也没有资格再伤害周沫了。

    周沫曾经对他全心全意的好过,无怨无悔的付出过,是他自己不珍惜,他今天哪有脸再要求周沫啊!

    盛南平从来都是足智多谋,无所不能,可是此时除了痛苦无奈,他暂时还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好再盛南平是个善于理性思考的男人,很快就从难过愤懑的情绪中突破出来,开始思考令周沫同他大吵大闹,坚决离开的原因。

    明明周沫答应过他,会试着重新开始的,明明前两天他们还好好的啊!

    尤其前天晚上,盛南平清楚的感觉到来自周沫身上温柔的气息和浓浓的情意。

    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

    盛南平忽然想到昨晚周沫打过来的那个电话,自始至终周沫也没有说清楚为什么给他打电话,而好像自从那个电话之后,周沫对他的态度就彻底的转变了。

    那个电话......是费丽莎接听的......

    盛南平修长的手指轻叩着办公桌,好像有些找到了事情的*。

    宴会上,周沫一直都在同兰宴聊天了,兰宴做演员多年,熟练掌握了一套哄女孩子开心的办法,一个晚上逗得周沫开心大笑了好多次。

    周沫郁闷的心情被纾解了不少,她发现了,只要远离盛南平,她的生活里还是可以有快乐的。

    大家明天还要拍戏,玩到晚上十点就散了,各自回房。

    因为兰宴,周沫和胡菱儿几个主演是今天搬过来住的,他们的房间被安置在同一楼层。

    “哎呀,今天可累死我了,兰宴晚安,周沫晚安,我回房睡觉去了!”胡菱儿伸了个懒腰,大大咧咧的同兰宴和周沫打着招呼,半闭着眼睛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菱姐晚安。”周沫为了少惹麻烦,对胡菱儿的态度一直是很客气的。

    “菱美人晚安!”兰宴笑闹着跟胡菱儿道晚安,然后送周沫到房间门口。

    “好了,你也回房去歇着吗,明天还有你的重头戏呢!”周沫笑着催促着兰宴。

    兰宴在周沫身边负手而立,微微低着头看着周沫,温柔的说:“今天晚上我过的很开心,有你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周沫被兰宴光辉灿烂加深情款款的脸晃的一阵失神。

    艾玛,她只是个普通女人,真的经不起大影帝这么撩的。

    “我.......我也过的很开心,晚安啊!”周沫慌慌张张的刷开房门,想要迅速逃开兰宴的迷之诱惑。

    “你很害怕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兰宴脸上的笑意加深,柔情好像要从眼睛里跳出来,“周沫啊,我真想这一刻能天长地久。”

    周沫只觉得一阵脸红心跳,慌乱的抬手推了兰宴一把,“哎呀,你快点回房睡觉去,被人看见不好的!”然后就把房门砰的一下关上了。

    兰宴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门,非但没有懊恼,反倒开心的吹了声口哨,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和周沫以后就可以朝夕相处了,他相信自己可以在电影杀青前,搞定周沫的。

    周沫把房门关上了,不由重重的松了口气,她真有些害怕兰宴这样半真半假的乱撩。

    一个念头突然闯入周沫的脑海里,如果兰宴是真的,她该怎么办?

    周沫忽然隐隐不安,她心慌意乱的倒了杯水,大口的喝了下去,镇定自己慌乱的心神。

    就在这时,放在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周沫一跳,被水呛的连续咳了几声。

    周沫轻咳着,拿过电话看了看,见电话依然是盛南平打过来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