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再闹腾也是宝贝
    大康自然清楚,盛南平是个很严谨的人,不是诗情画意悲秋伤春爱聊天的人,盛南平肯对他说这些,还不是因为小丫头。

    盛南平担心大康对小丫头生出芥蒂来,把责任都揽到他自己身上,免得大康以后不肯尽心尽力的保护周沫了。

    大康闷闷的点点头,“老大,你放心吧,我会多派人去保护夫人,还会派得力的人过去,足够保护夫人的安全。”

    大康是知道轻重的, 如果周沫再出点什么事情,盛南平得恨成什么样子啊,按照盛南平现在对这丫头片子的心思,如果周沫真出了什么事,盛南平最少得去了半条命了。

    “不要别人,你亲自过去,把小康换回来吧。”盛南平知道小康跳脱,不安分,不能天天藏在车上保护周沫。

    大康瞪眼看了盛南平三秒钟,最后还是点点头。

    小丫头喜欢闹腾人,非常可恶,但是,盛南平喜欢啊,再闹腾那也是宝贝,他就得认命是去守候着。

    盛南平休息了一会儿,就站了起来,脸上的苍白虚弱苍凉仿佛迅速褪去,周身裹挟着铺天盖地的王者气息,一瞬间,叱咤风云的商界枭雄又复活了,站在在阳光中不怒自威!

    他先给小康打了个电话,吩咐小康认真保护周沫,等下大康就会带人去把小康换回了。

    电话那边的小康,欢喜的就要跳起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刚才小康跟着气呼呼的周沫来到酒店里,周沫依然担心别人认识小康,让小康留在车里。

    “不带这样的,我哪怕去给你守门,也不想再留在车里了。”小康捂着胸口,无比受伤的看着周沫。

    “不愿意留在车子里,你可以回到盛南平身边去。”周沫甩下一句话就进了酒店了。

    小康毫无办法的留在车里,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过来替换他了。

    周沫到酒店的时候,兰宴和胡菱儿等主要演员都到了,大家都在宴会厅等着她了。

    徐浩东包下了一个豪华大包房,包房里面金碧辉煌,舒适宽敞,可以吃饭,可以k歌,还可以打麻将。

    摆放在正中的餐桌旁已经坐了许多的人,胡菱儿此时坐在徐浩东的左手边,兰宴坐在徐浩东的右手边。

    胡菱儿想挤兑周沫,故意把个二流女演员拉坐在她的身边,这样周沫的座位就得往后排了,看着明显是不受重视的。

    谁知道兰宴在他身边给周沫留了位置,一见周沫进来,兰宴就招呼周沫坐到他的身边去了。

    “非常抱歉,我迟到了,让大家久等了。”周沫歉意的对餐桌旁的众人说。

    胡菱儿换了一条玫红色的抹胸礼服裙,将她整个人衬托的娇艳欲滴,她笑着对周沫说:“沫沫啊,我们这里可是有个规矩的,迟到者是要自罚三杯酒的!”

    周沫看看自己面前满满一大杯啤酒,轻轻皱了下眉头,这个狐狸精开什么玩笑啊,这三大杯啤酒相当于一瓶半酒啊,当她是傻逼啊。

    她笑了笑说:“今天真对不起大家了,不能按照你们的规矩办事了,我这几天在吃调理的药物,医生嘱咐我不能喝酒的。”

    “哦,没关系的,身体要紧,我们要听医生的话啊。”徐浩东招呼周沫坐下,为周沫解了围。

    其实桌上众人都知道,哪里有受罚三杯的规矩,就是胡菱儿想整周沫的,大家见导演说话了,也没人跟着胡菱儿瞎起哄了。

    胡菱儿讪讪的笑了一下。

    “《御剑》这部戏马上就要杀青了,感谢大家在这段时间里辛苦的付出,我在这里敬诸位一杯酒!”徐导演先提酒。

    众人跟着响应,因为周沫刚刚说不能喝酒了,兰宴体贴的招呼服务员,为周沫换了一杯果汁。

    其实,周沫今天是想喝点酒的,同盛南平的这场争吵,让她心里乱糟糟的,憋着的一口气是发泄出去了,可是另外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心底蔓延,是难过,是委屈,是伤心......又好像都似是而非。

    导演敬过酒,其他人也都各自找了个由头敬酒,周沫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但也不能眯着不说话。

    她在兰宴敬过酒后,抓个机会举起酒杯站了起来,“借着徐导这个场子,我在这里感谢桌上各位对我的包容和帮助,因为我的原因,给剧组带来不少的麻烦,给大家带来许多困扰,在这里诚挚的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啊!”

    徐浩东哈哈的笑起来,“周沫客气了,很多事情都是福祸相依的,之前闹的那些事情,对你的影响很大,我们大家都知道真相的,事情的责任并不在你。

    但因为那件事情的一闹腾,你的知名度反倒提高了,我们这部剧也跟着上了热搜呢!

    凡事都要看两面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所以你千万不要再说抱歉的话,也许以后我要感谢你呢!”

    周沫不得不承认,大导演就是有水平,一番话说得她心里热乎乎的。

    胡菱儿低头吃着东西,暗暗撇撇嘴,感谢她,恩,等着这个女人接着传出丑闻来,你再好好的感谢她吧!

    在徐浩东的张罗下,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吃过饭后众人也没有散去,有人去唱歌,有人打麻将,包房里十分热闹。

    周沫和兰宴两个没有唱歌,也没有去打麻将,而是靠在窗边僻静的地方,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兰宴喝了不少的酒,一张俊脸更是神采奕奕,黑眸子波光粼粼,嘴角微微上挑,笑得有点邪气,“周沫,我们可以再次聚在一起,像从前一样,真是太好了!”

    “我能重新回到剧组,多亏你帮忙了,其实我能来这里演戏,也多亏你带我过来,但我却不是你要带的苏菲菲,这件事情,我还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对不起呢......”周沫一想起过去的那些荒唐事情,自己都觉得如梦亦如幻一般。

    “谁说我要带的是苏菲菲啊,当时我就因为是你,我才愿意带着的,如果还是从前的那个苏菲菲,我才懒得理她呢......”兰宴着急向周沫解释,同周沫靠的很近,将头探到周沫的耳边说着。

    胡菱儿一直在旁边盯着周沫和兰宴呢,刚刚一见兰宴和周沫走到旁边去说悄悄话,她心里就冒出了坏水了。

    她坐在离兰宴和周沫不太远的地方,看着好像是拿着手机刷着玩,实际上是把手机的镜头对准了兰宴和周沫,抓住刚刚的机会,用借位的手法,偷拍了几张周沫和兰宴的照片。

    胡菱儿翻看拍下来的照片,心中一声冷笑,将照片传到自己假名字的电话里面,发送给了盛东跃。

    盛东跃不是很欣赏周沫吗,就让盛东跃自己看看,他喜欢的女人是个什么东西。

    周沫是个什么东西,声名狼藉,踩着苏菲菲爬上位的,她这样的女人也配受到盛东跃的喜欢吗!

    盛东跃是什么人啊,是盛家的二少爷啊,是整个z国第一大富之家的公子啊,对普通人来讲那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啊。

    而她呢,同盛东跃关系熟稔,同盛南平见面过,去过小型皇宫一样的盛家大宅......

    一想到奢华磅礴的盛家大宅,想象着有朝一日成为那里的女主人,想象着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盛东跃的关系,接受无数人羡慕敬仰的目光,胡菱儿兴奋得都要在地上打几个滚了。

    胡菱儿深信盛东跃对她是与众不同的,盛东跃带她去过盛家大宅,盛氏最好的资源随便由她挑选,只要她遇到难事,稍微在盛东跃面前提一下,盛东跃都会为她解决掉的。

    盛东跃对周沫只是图一时的新鲜,不是真感情,看到这些照片后,定然会讨厌周沫的。

    胡菱儿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双颊都激动的染上红晕,脸上带着幸福得意的笑容,想像着盛东跃看到这些照片时的表情......

    盛东跃此时正在盛南平的办公室呢,同盛南平巴拉巴拉说着:“哥啊,你已经够累了,给小嫂子挑选剧本的事情我来就好了,你放心吧,我知道底线的,床戏 ,吻戏都不要......”

    低头工作的盛南平抬起头来,冷飕飕的扫了盛东跃一眼,“你把那些剧本放在这里,你可以回去了。”

    “哦......”盛东跃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把一摞子剧本放在盛南平的办公桌上,挠着脑袋说:“哥啊,我想......”

    “别想没用的,回去工作!”盛南平粗暴的打断了盛东跃的话,撵盛东跃走。

    盛东跃一撅嘴,干脆一屁股坐在盛南平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耍起无赖,“我就是想要小嫂子做我公司的形象代言人,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赚钱的好机会应该给小嫂子的......”

    “她不缺你那点钱,这件事情你不准跟她提。”盛南平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墨色的眸子里都是怒意。

    盛东跃不敢再说话了,正要起身离开,他的手机‘叮咚’一声,进来一条短信息,同时手机屏幕也亮了起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