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神,也得蹲下身体
    小康连声安慰着周沫,“夫人啊,你别激动,盛总只是想跟你好好谈谈......”

    “我不想跟他谈,我跟他这种霸道,独裁,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无话可谈!”周沫性子倔强,吃软不吃硬,最讨厌别人强迫她了。

    “夫人,你也知道盛总的脾气,他认准的事情,没有改变的,如果你不回家去跟他谈,他就会追到酒店去找你,到时候你们的关系一定会曝光的......”

    “你......你敢威胁我!!!”周沫被气的呼呼直喘。

    ”我没有威胁你,我就是说了个事实。”小康一直陪着笑,笑的脸上的肌肉都要僵死了。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鹰犬啊,盛南平那些烂招数,被小康学个十足啊!

    周沫知道盛南平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她真怕盛南平会到酒店去找她,只能乖乖的回到家里。

    周沫回到家里,一边等盛南平,一边开始收拾东西,没过多久,房门一响,盛南平回来了。

    盛南平看见周沫正在往皮箱里装东西,眉梢跳了跳,但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坐到了沙发上。

    周沫一见盛南平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里,眼神淡然的看着她,整个人跟高高在上的王者一样,浑身都透着一股莫名的威压和笃定……

    他是笃定自己跳不出他的手掌心吗!

    周沫心头的火蹭地一下窜了上来,耐性大失,把手里的衣物扔到皮箱里,冷冷的对盛南平说,“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吗,快点说吧,我等下还要去酒店。”

    盛南平看了一眼周沫,语气稍重的说,“你不能去酒店住。”

    “我不能!?”周沫一脸好笑的看着盛南平,“我自己想去哪里住,还要你说了算啊?”

    盛南平放柔些声音,哄着周沫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杰森那边还在打你的主意,你去酒店住会有危险的。”

    “我不怕,我就要去住酒店住。”周沫‘啪’的一下将皮箱重重的合上,‘刺啦’一声拉上拉链。

    盛南平从沙发上忽的站起来,压抑着怒气又说了一遍:“我说过了,你不能去酒店住!”

    周沫被盛南平强势的态度惹得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大声嚷嚷着:“你管我去哪住啊,这跟你有关系吗?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你管我的事情……”

    “我是你丈夫,我必须为你的安全负责。”盛南平逆着光的俊脸染上了一层怒意。

    “呵,你是我丈夫, 你要为我的安全负责!”周沫满脸嘲弄的看着盛南平。

    昨天晚上你还和费丽莎鬼混在一起呢?昨晚你的电话还由费丽莎接听呢?昨晚你还凶巴巴的吼我呢?今天摇身一变,变成了关心我的亲密丈夫了!!!

    当然,这样醋味十足的话周沫是不会说出来的,那样显得她太小家子气,聪明的盛南平会知道她还爱他,会像从前那样,把她对他的爱做成鞭子,随时拿出来抽打她,让她皮开肉绽的!

    周沫另外还有一招杀手锏,她知道怎么说会让盛南平疼。

    “当年是你亲口下令要狙杀我的,那个时候,你想过为我的安全吗?你恨不得一枪崩了我啊!

    我在国外受人囚禁,吃苦受罪的日子,你这个丈夫又在哪里?我的安全谁来保障啊!

    盛南平,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最老奸巨猾的商人了,可以把谎话都说得天衣无缝,可是我在你那里吃过大亏的,不会傻傻的再相信你了!”

    “你......”盛南平被周沫这句老奸巨猾打击的不轻,连上吊的心都有了,他真的很老了吗,老奸巨猾!!!

    周沫昨晚被盛南平和费丽莎气的半死,这口气一直在她心里发酵,蒸腾,今天终于找到了出口。

    她的一张嘴就向机关枪一样,疯狂的打向盛南平,力求让盛南平遍体鳞伤。

    “你别再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一切都是你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你想要我了,就为我的安全负责了?要我乖乖呆在家里,等你临幸啊!等你一变脸,第一个要杀我的人就是你!”

    人真的不能做错事情,一旦做错了事情,就会被人掐住了七寸,对方随时在这里捏上一把,踢上一脚,都会令人窒息的。

    能言善辩,强悍无敌的盛南平瞬间哑口无言了,凌厉的目光颓废下来,充满伤痛懊悔。

    “盛南平,你别以为让我住在这个房子里,我们就可以日久生情的,告诉你,永远都不会的!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是非不分,不听我的解释,随便的把罪名扣在我的头上,然后无情狙杀我的一刻!我宁愿被杰森杀了,也不愿意被你的花言巧语而蒙蔽!”周沫抓起行李箱,转身就往外面走。

    盛南平心中一急,两步奔过来,抓住周沫的胳膊,“我已经跟你承认过错误了,我会用下半生来弥补这个错误,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沫沫,你听话啊,外面不安全......”

    “谁稀罕你的下半生?谁稀罕你的好啊!”相比盛南平的深情款款,周沫叉着腰恶形恶状的样子像个泼妇,“盛南平,谁给你的自信啊,以为我会一直在意你啊!以后你不要再自以为是的多管闲事!”

    这丫头竟然变得如此冷漠无情了!!!

    盛南平瞪眼看着周沫,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急气攻心之下,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绞痛打断……

    大康和小康就站在房间外面,听着屋内两个人的争吵,脸色都尴尬又心疼啊。

    他们英明神武,万人敬仰的老大啊,竟然被周沫像损孙子一样,骂的狗血喷头,最可悲的是,无所不能的老大好像还没办法控制住小丫头片子了……

    正在这时,房门忽的一下被打开,周沫拖着皮箱,像冒着烟的火车头一样冲出房间,直奔电梯而去,小康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大康转头看向屋内的盛南平,见盛南平脸色灰败,正按着左胸下的部位跌坐在椅子上......

    “老大!”大康立即奔进屋内,去察看盛南平的情况。

    大康知道盛南平有心绞痛的老毛病,这些年盛南平一直处于重负荷的工作压力下,加班熬夜是常态,长期这样的情况促使盛南平患上了心绞痛。

    知道盛南平有病的人很少,致远国际的大总裁,就应该是不老,不死,英勇强悍如神一般的存在,怎么能患上心绞痛呢!

    盛南平知道自己得病后,一直在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吃了很多调理的药物,这个毛病已经很久不犯了,没想到今天又被周沫刺激犯了!

    大康二话不说,立即到盛南平西服上衣内口袋里翻找,找出盛南平随身携带的硝酸甘油,倒出一粒,忙不迭地送到盛南平的嘴中。

    盛南平此时已经一头冷汗,脸色煞白,硝酸甘油含在嘴里,才慢慢地缓过了一口气。

    大康把盛南平扶到沙发上坐下,盛南平头靠在沙发上,胸口急剧地起伏着。

    他知道周沫心里恨他,却没想到这么恨他,他这段时间矮下身段,竭尽全力的对周沫好,可是却半点都没有感化她。

    盛南平感到了重重的挫败感,也让他心里发酸,他抬起双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哑声吩咐大康,“她要住酒店......就让她住吧......大不了多派人手过去,加密防范。”

    大康憋着嘴不说话,那个死丫头片子竟然把他心中神一样存在的盛南平气犯犯病了,她死了才好!

    盛南平的呼吸渐渐趋于平缓,抬眼看了眼冷厉如冰雕般的大康,察觉到了大康的心思。

    他缓缓的说:“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对不起周沫的,而今天的事情,也是我自私,我有私心的。

    这段日子是不太平,但多派些人保护她,那些人也翻不出大天去,她是可以住在外面的,是我,不希望周沫离开我的身边。

    其实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有喜怒哀乐,我会担心,也会害怕,我年轻漂亮的小妻子离开我,每天跟那些花样美男在一起,我做不到淡定如水。

    我在一天天的变老,周沫还很年轻,我在周沫面前没有自信,我怕我只要一放开她,她就会远走高飞了,而我会懊悔这一辈子的。”

    大康有些惊恐的看着英伟如神,正当壮年的盛南平,就算此时盛南平脸色有些发白,依旧还是帅到炸裂啊!

    “哥啊,你怎么了?就因为小嫂子刚刚说的那番话,你就这样受打击啊?”大康很难受的看着盛南平。

    在大康的印象里,盛南平一直是自信强悍地,还有些傲娇高冷,盛南平是知道自己优秀的那种人,平素里对人的客气也是有些举高临下的。

    可是神一般存在的盛南平竟然被那个小丫头片子打击成这样啊——那么春风得意,高高在上的一个人,此时竟然如迷路的孩子般凄惶,伶仃。

    盛南平对着迷惑的大康苦笑一下,“你没喜欢过人,你不知道这种滋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神,也得蹲下身体,也会患得患失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