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惹是生非的熊孩子
    盛南平听周沫直接挂断了电话,更是气的脸色铁青,这世上敢直接挂断他电话的人,也就这个放肆任性的小丫头了。

    这个小丫头真要被他惯上天了!

    费丽莎就在盛南平的办公室里面,听着盛南平和周沫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在心里暗暗得意。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医院里装病,今天听说有刺客来伤盛南平,费丽莎躺不住了,第一,她真心实意担心盛南平的安危,要回来帮助盛南平,第二,她要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让盛南平知道她对他的赤胆忠心,一腔情意的。

    费丽莎从医院出来直接到公司来找盛南平了,盛南平把得力的小康派去保护周沫,把李羿派回家去保护家人,身边正需要人手呢。

    盛南平问询了费丽莎的身体情况,知道费丽莎没有什么大碍了,就把费丽莎留在了身边。

    对于费丽莎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来讲,促使周沫和盛南平吵一架,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费丽莎先将周沫的火气挑起来,然后去叫忙的焦头烂额的盛南平,她巧妙的用语言为两人制造出误会来,两个同样烦躁忧急的人,一接上头就碰撞出火星子了!

    真的就应了那句老话,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盛南平被周沫气的半死,也没弄清楚周沫到底要干什么,她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很想不理睬周沫了,却又忍不住担心周沫,只好又打电话给周沫。

    小丫头的电话竟然关机了!!!

    盛南平又急又气,转头冷声问站在一旁的费丽莎,“周沫打来电话是你接听的?”他之前去小办公室去接听重要电话,把手机落在办公桌上了。

    费丽莎一阵心惊,看着盛南平兴师问罪的架势是要找她算账了,她连忙解释着说:“你的电话响了好多声,我怕是谁有重要的事情找你,我就拿起电话看了看,见是夫人的电话,而夫人已经打了三遍电话来了,我怕夫人遇到什么情况了,就接听了起来。”

    盛南平因为担心周沫,心神大乱,并没有太留意费丽莎的表情,闷闷的问,“夫人都跟你说了什么?她打电话的时候,身后有没有杂音的......算了,我打给小康吧......”

    小康下午的时候已经被派去保护周沫了,负责管理保护周沫的那些个保镖。

    电话只响了一声,小康就接听了盛南平的电话,“老大,你有什么......”

    盛南平粗暴的打断了小康的声音,“夫人在哪里呢?”

    “在家里呢。”小康听着盛南平紧绷的声音有些发懵。

    “你确定夫人在家里吗?”盛南平生怕周沫有什么事情,再次确定。

    “在的,刚刚佣人下来的时候,还说夫人今晚不吃饭了呢!”小康被盛南平追问的有些发慌了,“要不,我上楼去看看啊?”

    “你别挂断电话,随便找个借口,去楼上敲门看看。”自信沉稳的盛南平,一遇见周沫就关心则乱了。

    “是。”小康答应一声,抓起桌上的一袋子零食跑出门。

    盛南平为了确保周沫的安全,派了许多的保镖过来,周沫的房间门口,楼房外面,有影的加没影的保镖就有八个人,每隔六个小时一倒班,换班的人在楼下房间里面休息。

    小康很麻利的顺着楼梯跑上楼,心急火燎的按着周沫的门铃。

    “谁啊?”周沫在屋内警惕的问。

    “夫人,是我,小康啊!”小康听见了周沫的声音,很是高兴,如果周沫出了什么事情,盛南平得踢死他。

    “你要干什么啊?”周沫马上变得恶声恶气起来。

    盛南平隔着电话,都听见周沫中气十足的声音,闭了闭眼睛,提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下了。

    “我给你送零食来了。”小康贱兮兮的说。

    “我不吃,我减肥呢,你把零食拿回去吧!”周沫没有开门,隔着门对小康吼。

    “夫人啊,我都已经把零食送来了,你就给个面呗,有你最爱吃的榴莲干,芒果干,椰塔......”

    房门忽的一下被打开了,敷着绿色面膜的周沫赫然出现在小康面前,吓得小康“妈呀!”一声惨叫。

    电话那边的盛南平一下坐直身体,面容紧绷......

    “别叫我妈,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周沫嘲弄着小康说,抬手就接过装零食的袋子。

    小康气的直翻白眼,因为电话开着,有盛南平在那边旁听,他也不敢跟周沫对怂,只能偷偷的瞪了周沫两眼,幽怨的说:“我好心好意来给你送好吃的,你还占我的便宜!”

    “word天啊,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你看看你长这副歪瓜裂枣,土眉坷眼的样,我稀罕占你便宜啊!我要有你这么个丑儿子,我得呕死,我儿子小宝比你帅酷一百倍呢!”周沫把她在盛南平那里生的气,转移到小康身上了。

    小康:“……”他好想死啊!

    盛南平听着两人斗嘴,在电话这边放下了心,脸上还露出一抹笑容,他好像看见了周沫张牙舞爪欺负小康的嚣张样子,这个小丫头的可恶,他是深有体会的。

    费丽莎就站在盛南平旁边,因为盛南平要听见周沫说话,把手机开了免提,费丽莎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周沫蛮不讲理的对小康进行欺辱,也看见了盛南平脸上宠溺般的笑容。

    费丽莎恨不得立即瞎了双眼。

    周沫翻看着零食袋子,心情终于好了些,表扬小康,“你虽然长的不咋地,但挑零食的眼光还是很好的,都是我喜欢吃的呢!”

    盛南平真想隔着电话喊,那些零食是我亲自去给你买的,是我买的好不好啊!

    小康脸都绿了,摸摸自己帅如明星的脸,很是冤枉的说:“我长的可以啊,不是歪瓜裂枣啊,外面追我的女生有很多......”

    “那是她们眼睛瘸了!”周沫说着话,“哐当”一下把房门关上了。

    小康真是要崩溃了,对着电话跟盛南平嚷嚷,“哥啊,你听没听见啊,你媳妇都说些什么啊?她太欺负人了啊?你还担心她有事情,她都把我气出内伤了......”

    盛南平很想说一句,我刚才受的内伤比你还重呢,但却要出言维护惹是生非的小妻子,“她年纪小,爱开玩笑,跟你又混熟了,所以随便些。”

    这是爱开玩笑!!!这是随便些啊!!!

    小康见盛南平一点儿约束,教训周沫的意思都没有,嗓子口一哽,差点背过气去。

    “我的哥啊,你什么变得如此是非不分,重色轻友了?”

    盛南平捏了捏眉心,“大概是摊上周沫以后吧。”

    “就算摊上了,你也不能认命啊,你的人生路还长着呢,她能这样欺负我,就能欺负你......”

    “你到楼下去吧,吩咐其他人一定要打起精神,认真保护夫人。”盛南平淡淡的吩咐小康。

    小康听盛南平这话,知道盛南平是不能为他主持公道了,气的直磨牙。

    哼,你家那熊孩子你就惯着吗,早晚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

    小康气呼呼的诅咒着盛南平。

    盛南平知道周沫没事以后,也不那么生气了,转身又到里面的小办公室去打电话了。

    周沫这边可没那么容易消气,因为费丽莎。

    盛南平此时一定和费丽莎在一起,他们在做什么,真是在工作吗?还是在......

    周沫明知道这样想太龌龊了,但却控制不住自己去猜疑,因为在乎,因为嫉妒。

    她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气闷,上帝,不要再各种证明了,干脆的让暴风雨猛烈的到来吧,她想一次性的同盛南平断绝这种关系。

    周沫想着明天还要拍戏,要保持好的脸色,好的心情,闭着眼睛,强迫自己马上入睡。

    第二天,周沫刚刚起床,开机,电话就响了,她见是盛南平打来的电话,把手机扔到了一旁,不接听。

    随后,微信响起了来信息的提示音,周沫打开微信,见是盛南平发给她的,“起床了吗?等下我回去陪你一起吃早餐。”

    滚tm犊子!别来骚扰我!

    你忘记昨天高声吼我的时候了!你不是时刻带着费丽莎在身边吗,你们一起吃早餐去吧!

    周沫可是很记仇的小女人,她咬牙切齿的把盛南平的微信删除了,想了想,还觉得不够解气,干脆把盛南平拉进了黑名单。

    她不想见到盛南平,早饭也不知道了,穿上衣服就拎着包出门了。

    小康正守在周沫房间门口,看见周沫出来一愣,随后笑笑,装作很随意的问,“周小姐,你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周沫随便的答了一句,看着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康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啊?”

    “我现在负责保护你了。”小康对着周沫一拱手,笑嘻嘻的说:“周小姐,以后多多关照啊!”

    “你怎么负责保护我了?”周沫疑惑的皱起眉头,小康可是盛南平身边重量级别的人物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